妈妈今天晚上都是你的,松冈贵美子

妈妈今天晚上都是你的 第一章

帝国最前线的部队,已经拿下了几处小型的零散复活点,把部分勇者送回了老家。

并且帝国所占领的阵地,距离弗林所

文学

设置的一处大型秘银复活雕像据点阵地,也剩下了最后5公里不到的路程。

剑锋直指复活点,可以说那些把复活点定在这里战斗的勇者们,他们非常的危险!

连人带复活点被一波流,也不是不可能。

帝国的主力,距离弗林的一处大型复活点,说是一个冲刺的距离或许夸张了。

以帝国的实力想要打穿这最后的5公里,占领一处重要的复活点阵地,不是什么难事。

马奇诺防线沦陷了40%,复活点也渐渐的接近了前线,开始有被敌人清掉的危险,似乎局势不容乐观。

但是,也必须看到帝国这连续奋战所取得所有战绩,全都是用鲜血换来的,在这一天之内,帝国的阵亡士兵绝对超过了30万,而受伤的数量还要至少加一倍!

大概的估算一下的话,帝国他们用了40%以上的兵力,才勉强占领了40%的马奇诺防线。

帝国虽然兵多将广,但也无法承受这样的损失。

损失惨重,绝对的损失惨重!

帝国方面,所希望的就是继续前进一小段距离,顺利的拿下此处的所有复活点,从而开始快速的打扫战场。

否则的话,大军就必须要休整再战了。

是的,帝国也到了最紧绷的时候。

他们必须要尽快的摧毁掉勇者们的复活点,快速的推进一大段距离,在战场上取得决定性的优势,否则的话帝国就无法再继续维持如此强力的攻势了。

要知道帝国不仅伤亡惨重,而且经过了大半天的激战,所有的帝国士兵都已经上过了好几轮战场,处于疲惫不堪的状态。

虽说帝国方面,一直比较重视军队的轮换,他们会用合理的战术搭配,和在这个时代独一档的基层指挥能力,在每一次激战的过程中轮换帝国的部队,让所有的部队都可以在打仗的间隙得到休息,从而变得更加的持久。

但即便如此,帝国的军队还是不可避免的陷入了极度疲劳的状态,整体战斗力大打折扣。

这不仅仅是体力上消耗殆尽所带来的疲劳,更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部队伤亡所带来的精神打击。

战斗持续了一天了,帝国伤亡几十万人,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看着旁边的友军部队,一个个的被打到失去战斗力。

帝国的剩余的军队们,又怎么可能不产生动摇呢?

特别是他们自己的战友,仍然在不断的死亡,而前方敌人的勇者,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是越打越多!

这就很绝望了。

本来,在一开始战斗的时候,由于复活点距离战场比较远,所以被杀掉的玩家们赶来复活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这导致了勇者部队增援效率比较慢,让帝国在许多地方都取得了兵力上的优势。

而现在,随着帝国将战线推进到马奇诺防线的深处,玩家们距离复活点的位置也变近了。

如果放在常规的古代战场上的话,就是帝国军队的补给线越拉越长,而守军的补给距离现在越来越短。

妈妈今天晚上都是你的 第二章

当游到水底时夜语看着眼前的景象暗道一声:果然是这样!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艘海底沉船,还好现在应该还处于浅海所以光线虽然昏暗但勉强还能看见东西。

当时他看到渔点的形状就感觉有点问题了,因为平常的渔点都是圆形的,而这里的渔点却是一个超大的椭圆形,正好跟船的形状有点相似。

而后钓上来的东西更加印证了他的猜测,因为这个渔点虽然也钓上来了不少稀有鱼类但更多的却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和很多箱子。

所以他才咬咬牙跳了下来,结果不出所料。

望着眼前的沉船夜语快速靠近,打算从船头开始仔细搜索。

一脚踢开船舱的门后,望着眼前漆黑一片的通道夜语不禁暗咽一口唾沫,果断变成人形磕了一瓶水下呼吸药剂后一边掏出魔法灯笼开始照明一边缓缓向前游去。

望着眼前昏暗的走廊和两旁一排排的房门夜语总感觉现在的场景有点像恐怖片…

不过这一排排的房间里说不定会有点好东西,夜语缓缓推开离他最近的一个房门。

就在这时他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同时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抽了一下倒飞出去。

“卧槽!”

突入其来的攻击差点把夜语给吓尿了,连忙抬起手里的灯笼向前方照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只章鱼怪,跟之前钓上来的差不多。

确认攻击来源的夜语松了口气固定好灯笼后开始朝着章鱼怪攻击。

水下的章鱼怪跟陆地上完全不同,攻击闪避方式灵活很多,而且夜语之前从来都没进行过水下战斗,因此束手束脚打了老久才把章鱼怪给弄死。

还好这怪物只是只32级的小怪要不然夜语还真打不过。

战斗结束后他拿起灯笼游向刚打开的房子,幸运的在里面发现了一个宝箱。

“您打开宝箱,获得物品:水手弯刀、教程:盾牌猛击Ⅰ、黑珍珠*3、金币*38。”

水手弯刀是件30级的蓝装自己正好能用,强化技能等会问问清风与酒看看她要不要。

开完箱子后夜语继续一间间的仔细搜索,砍死十几只章鱼后成功收获两个宝箱,里面都是些装备和一些小玩意,倒是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探索完这个走廊后夜语打开走廊尽头的门,门后是一个大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通体金黄的宝箱,而后是盘踞在宝箱旁边的一只巨大的章鱼。

沉船海妖,34级精英。

夜语皱了皱眉头,34级的精英比自己高了4级,而且还是在水下,不用打都知道自己肯定搞不定啊。

唉,看来只有请帮手了。

夜语转身回游,开始联系北唐梦。

“喂,会长,你们任务做完了么。”

“还早呢,怎么了?”

“我这边钓鱼发现了一个沉船,里面有个高级宝箱,但是有只34级的精英怪守着,所以想找你们帮个忙,有空么。”

“哦,没问题,你直接过来接我们吧,就在我们上岸的那个地方集合。”

“好,我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到。”

半小时后,小岛岸边。

“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到达海岸的夜语看着早已在此等候的几人说道。

“客气啥,听说你发现了一个沉船,怎么样,里面好玩么。”夜小柒至今还没见过沉船所以有些好奇。

“里面啊,应该可以说是‘特别好玩了’”夜语笑着回答。

妈妈今天晚上都是你的 第三章

年仅六七岁的女孩,在一名穿着道家衣袍的白发男子怀中,睁着好奇的双眸看着周围的一切。

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山门。

小时候自有记忆开始,她看到的便是一个小小的庙宇,还有庙旁的两间耳房,以及一间后厨。

庙宇的屋顶是漏的,下雨天的时候总会有雨水哗啦啦的落下,如同珠帘。

左边的房间是她和两位姐姐的房间。

她不知道姐姐是什么意思,但老师父让她喊姐姐,她也便喊了。

右边的房间是老师父和哥哥们的房间,她同样不知道哥哥是什么意思,只是随着别人一起喊。

后厨总是传来香香的味道。

她偷跑进去过好几次,但却从来没有发现香香的味道是从哪来的,只有在哥哥们和老师父进去后,香香的味道才会传来,她就知道接下来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有好吃的了。

两位姐姐,三位哥哥,老师父,还有四面高高的红色围墙以及一棵大大的树,这就是她看到的世界。

也是她,以为的世界。

不管春夏还是秋冬,不管炎热还是酷寒,不管狂风还是暴雨。

她能看到的,也仅有这些。

她不喜欢那四面高高的红色围墙。

但哥哥和姐姐说,这是必要的。

那她愿意尝试着去喜欢。

她看到姐姐们和哥哥们总是日复一日的念着什么,偶尔会随手拍出一团让她觉得比炎夏还要炎热的光,又或者让她觉得比寒冬还要冰冷的气。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高高兴兴的拍着笑,又叫又跳。

她也想学。

可是老师父说,她还太小了,要再多读些典籍,明白“天法道,道法自然”的道理。

那会她就会问:师父呀,什么是孜然?好吃的吗?

老师父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还会伸手摸着她的头。

然后她就不高兴了。

因为姐姐哥哥们也是如此。

她想要长大。

长大就不会被摸头,不会被说还小,然后就可以明白好吃的孜然了。

再然后。

有一天。

高高的红色围墙倒了。

有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从倒塌的围墙后冲了进来。

哥哥和姐姐们冲了上去。

她被人放到庙宇的桌子底下,有布帘盖着,周围很黑,她只能听到各种各样的怪叫,还能闻

文学

到一股臭臭的味道。

她想钻出去。

但又想到,老师父让她藏在这里的时候,跟她说的话。

只要她能在这里呆到老师父回来,她就长大了,可以吃好吃的孜然了。

她不喜欢黑暗。

也不喜欢那个臭臭的味道。

但她想吃好吃的孜然。

想跟哥哥姐姐们一样,拍出热热的光和冷冷的气。

接着她就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她被老师父抱着,离开了山门,好奇的看着一切。

她又闻到那股臭臭的味道了。

是从老师父的手传来的。

她看到了跟围墙一样的红色,跟围墙一样的味道。

只是比围墙的红色更鲜艳,也比围墙的味道更浓烈。

她觉得,自己还是喜欢不起来。

她问:哥哥和姐姐们呢?

老师父说,他们睡着了。

她说:哦。

然后,满头黑发的她,跟着满头白发的老师父,走了好远好远的路,来到了另一个山门。

来到了另一个师父的面前,将她的手递给了另一个人。

老师父说:赵嘉敏,你要乖哦。

她只是仰着头,有些不理解。

她看着笑容安详的老师父,然后又看着不苟言笑的新师父,她点了点头:我会乖乖的。

然后她就看到老师父闭上了眼睛,也睡着了。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

原来这种睡着了,叫作死亡。

那种红红的颜色,叫作鲜血。

那股臭臭的味道,叫作血腥。

她没有哭。

也没有闹。

她答应了老师父,要乖乖的。

她说:赵嘉敏会乖乖的。

新师父没有教她那些光和气。

她终究还是没吃到好吃的孜然。

她只是拿起了一把长长的木头。

新师父说:这是木剑。

然后,又有一位新哥哥。

新师父说:这位是师兄。

师兄和哥哥有什么区别吗?

她不明白。

然后,她从小女孩变成了大女孩。

手中的木剑,也不断的更换。

先是铁剑,然后是法剑,最后是飞剑。

她不仅有师兄,还有师姐。

可她依旧不明白,师兄和师姐,跟哥哥和姐姐,到底有什么区别?

但好在,师兄很照顾她。

大师兄很温柔,比哥哥们还温柔,她最喜欢大师兄了。

每次被大师兄说她笨的时候,她都会有些难过。

她真的很努力了。

她恐高。

可是大师兄说,我辈剑修怎么可以畏高呢?

她咬着牙,从三米摔到五米,从五米摔到十米,摔得遍体鳞伤。

她闭着眼,从三米升到五米,从五米升到十米,升得胆颤心惊。

她不知道花了多久的时间,才终于能够踩着飞剑,升到一百米的高空,然后俯瞰着脚下的大地。

她依旧会害怕。

只能升在高空中,却是动也不敢动。

她看着大师兄从她面前飞了过去,她犹豫了好久好久,终于才敢踩在飞剑上,然后缓慢的向前飞了起来。

一点一点。

很慢。

但却很稳定。

那是她,第一次产生了想要和大师兄一起御剑飞行的想法。

所以她很认真,也很努力。

当她第一次终于能够真正的御剑飞行时。

当她第一次终于御剑飞行追上大师兄时。

她看到了大师兄和大师姐两人正准备离开山门。

她那会还不懂什么是降妖伏魔。

她想跟着去。

但大师兄却对她说:她还小,现在实力还不够。

而大师姐则对她说:她还小,现在最重要的是修炼。

他们说:赵嘉敏,你要乖。

赵嘉敏,你要乖。

她想起了老师父。

于是她看着大师兄和大师姐结伴离开,一起下山降妖除魔。

她开始修炼。

按照新师父所说的那样去修炼。

但有时候,并非你认真和努力了就能够有所回报。

她的修炼进度,始终比别人慢了好多倍。

她在通窍境的时候,新师父又收了一批弟子。

她有了师弟和师妹。

可当她还是通窍境时,她的师弟师妹们都已经开始筑灵台了。

而大师兄和大师姐更是已经达到本命境了。

当她终于开始筑灵台时。

她又有了一批师弟和师妹。

而之前那批师弟和师妹,都已经开始冲击凝魂境了。

她也从大女孩,来到了中年。

然后,当她踩着寿元大限的尾巴,终于突破到本命境时,她的大师兄已经是地仙了。

她的师弟和师妹们,换了一批又一批,死了一批又一批。

可她,却还是没有离开过山门。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自己是个没有天赋的人。

而比没有天赋更让她绝望的,是她的努力并未能得到回报。

新师父叹着气,对她说:老师父是他的哥哥,他答应了他的哥哥要好好照顾她,以后她就留在山门里吧。

她第一次产生了不甘心的念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