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为什么喜欢吃奶,穿越斗罗位面掠夺女神

男人为什么喜欢吃奶 第一章

情报局,堪称各大势力的眼睛,既能看见敌人,也能照见自己。

当青天联邦的中央情报局沦陷,背后秘密资助他们的家族也被一个个揪了出来。有的,是在异能者联盟里身居要职的势力;有的,是在这场冲突中杀得太用力,看似死伤惨重的势力;有的,则是彻彻底底站在对面的势力。

而诡异的是,爱家竟然没有参与其中。任谁都没有想过,爱家竟然采用了两边都不讨好的明哲保身策略,扛着被两边同时打压的压力,安稳存活到了秩序的稳定。

当然,得知爱丽情况的丁大力,也知道爱丽只是上代冥界圣女的克隆体之一,跟爱家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是从小在爱家长大,之后被爱家抛弃的小可怜而已。

至于他的异能能量,则是源于爱家对异能和血脉力量的科学研究。那是一个不稳定的科学实验,幸运的是,丁大力成功地活了下来。

半年后,一切尘归尘,土归土,世界重新恢复稳定。

……

多年后,那是一套滨海别墅。

客厅一角躺着五个豪华生态仓。每个豪华生态仓里躺着五个人,一男四女,男的帅女的靓。若是放出去他们的照片,绝对能让许多模特感到羞愧。当然,没有一家媒体能注意到他们。而知道他们底细的,基本上也是缄口不言。

客厅的沙发上,冷太太和左毓芬打开电视,紧张地看着电视里的游戏比赛。

电视里,只见丁大力留着拉轰的发型,穿着修身的皮甲,手持大盾和短剑,正面硬抗着五个人的输出。他的盾牌翻飞,快得令人目不暇接,而他的血条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下降——这是游戏设定里完美防御的结果。

在对手后力不济之时,只听到电视里传来一声沉闷的轰鸣和炽烈的爆燃声音。瞬间,整个屏幕被火焰覆盖,令人难以看清里面的情形。

镜头突然变幻,成为鸟瞰模式。只见竞技场上,只有一个u型区域没有被烈焰覆盖。而那个u型区域,恰好是大力无双等人所驻足的位置。

就在这时,镜头下方被寒冰浓雾所覆盖,镜头不得已切换道45度角的传统视角。只见寒冰浓雾下方闪过一颗颗晶莹碎屑,那些晶莹碎屑凝聚成一道道冰锥,以暴风雪的姿态,不断下压,不仅压制得火焰即将熄灭,就连观影的观众也赶到呼吸不畅。

话音刚落,屏幕右上角标识轩辕大帝战队的五个血条在不断下降,最终清零。

三分钟后,广告时间,客厅一角的豪华游戏仓纷纷打开。

“太菜了,完全没有当初和小伙伴们热血切磋的感觉!”墨凤从仓里跳出来,不满意地揉揉脖子踢踢腿,脸上挂满了嫌弃。

“你若是虐不了他们,那才叫奇怪呢吧。作为天阶近战高手,你的手速如果慢点,早就被人打死了吧。”冷幽幽面无表情地瞪了墨凤一眼,转头看向丁大力,道:“这不是大力哥哥心血来潮想夺一个冠军圆圆当初的明星梦嘛,只要开心就好。”

“嘿嘿,好吧,不虐菜了。”丁大力不好意思道。

三个月前,他看见《战魂·傲世无双》的比赛挺火热的,便想到当初自己一心想要成为当红的职业玩家和网络主播的梦想。

男人为什么喜欢吃奶 第二章

战场中的一个大型城市的上空,正在上演一场空中大战。

1个骑乘着翼展30多米的黑龙的男子和1个骑乘着翼展近20多米的青鸾的少女,在几十个骑乘着各式10米左右翼展的坐骑的玩家中游刃有余地穿梭,从2人淡定如常的面部表情来

文学

看,根本没把对方的人数放在眼里。

黑龙“呼”地一下冲向1个法师的龙鹰,无视法师打在身上的魔法技能,一爪就猛地拍中龙鹰的头部!龙鹰身体瞬间失去平衡惨叫着向一旁摔去。

与此同时,黑龙身上的男子手持单手长剑对着龙鹰身上的法师就是一挥!一道普通的剑气砸在法师身上,瞬间击破法师的魔法盾,将法师击飞出坐骑!紧接着男子再次挥剑,发出漆黑色的半月剑刃停在身前不动,似在酝酿着什么。

这时正在下落的法师也反应过来,自身飞起来靠向调整好身形的龙鹰。也几乎是同时,漆黑色剑刃瞬间消失!再出现时就在法师眼前,在法师惊讶的表情下猛然砸了过来!法师中招,惊讶的表情瞬间变成骇然!惊恐!“这是什么技能?!”他发现技能突然失效,甚至连道具都无法使用!就这样叫喊着生生地掉落到地面上活活摔死!

干掉法师后,男子利用黑龙的速度迅速脱出10几个玩家的包围圈,如法炮制再次干掉一名法师。接着冲向一个手持弓箭进行远程攻击的玩家,撞上对手的坐骑欲将对手甩下坐骑。

这个玩家反应同样迅速在相撞瞬间立即跳到黑龙身上,见识过男子剑技厉害的他对着男子扔出个道具并且喊到:“没了武器我看你还怎么嚣张!”收弓换短剑就要向男子发动攻击。

男子中招后手中长剑顿时消失,但他并未惊慌,玩味地说到:“缴械吗?有意思。”突然快如闪电的挥出普通一拳!手臂与空气间擦出剧烈的火花!拳头未至对方身前仅凭拳风就将根本反应不及的对手砸飞出去!

随后男子单手手臂弯曲后前挥做出一个切菜的手势,身前便形成一个漆黑色的手刀形印记,“没有武器照样可以哦,”男子打趣般地说了句,随着他的话语结束,印记消失而后击中掉落的弓手。

没在理会已失去威胁的对手,男子继续迎战其他

文学

人。

男子显得威风霸气十足!但是战果却略微不及骑乘青鸾的少女。

少女手持弓箭,蓄力几秒向扎堆的6,7人射出一支粗如枪杆的能量型箭矢!箭矢几乎是眨眼及至!猛然在几人之间的空中爆开!由爆开的点形成无形的气浪如波纹般向着四周迅速发散,强烈的冲击力顿时将几人掀飞出坐骑,他们的坐骑也打着转的翻转起来。

少女乘胜追击,手上的动作就如电影快进般,拉弓搭箭不停地对几人进行攻击,每一箭都准确无比!而威力更是惊人!仅仅是普通攻击就能把空中的对手再次击飞一段,并且还打断了几个想要使用技能的玩家动作!最后仅有2人安然落地,其他人全部摔死!

解决对手后,少女继续向扎堆的其他人进行攻击,弄的对手都不敢聚集扎堆,而散落的对手又被男子很快解决掉。

空中不时有玩家从坐骑上摔落下来,最后剩下的人知道不是速度快实力又强的2人的对手,只好放弃对抗纷纷降落下去,期间又被2人击落几个。

在解决所有空中威胁后,2人俯冲下来对城墙上的玩家进行打击,干掉几个最次都是铜级大陆的玩家引起一阵鸡飞狗跳后,在被巨型守城武器锁定前就拉升高度离开。换一处地点如法炮制,如此这般折腾一阵,弄得这个城市的防守玩家干脆当起了缩头乌龟,反正攻城的只有这2人,只要不来摧毁界石就随他们闹去吧。

最后觉得无趣的2人便安然离去。

飞行途中的少女突然叫到:“咦?哥哥,有个人的个人贡献怎么都快追上我了?”

男子看了眼排行榜,发现一个同样匿名的玩家已经4000多分跃到第二位,仅比他妹妹低500多分,而且还在上升。他不由有些好奇地说,“还真是啊,这人会是谁呢?肯定不是我们知道的那几个人,他们的分数都在榜上呢。”

“会不会是刚升到金级大陆的玩家,同时也是源力很多并且懂得使用方法的人?”少女问道。

男人为什么喜欢吃奶 第三章

也许一个养了许久没宰的读者朋友突然看到这四个字会一脸懵逼

“what!???”

“这破书养着养着就tm完结了?

“不会是作者烂尾跑路了8!这个该死的家伙!!”

嗯……我只能说,爆更9章然后完结其实是把以往摸的鱼积攒了起来……而且,我也想让追更的朋友睡个好觉啊!

结局还算圆满吧?

洛坎多一人又少一人……预言完美实现……所有的因果报应也都一一交待了,基本合家欢。

嗯,我觉得行了。【确信。

这书签合同时我预估了220w字,现在看来有10w的出入。

严格来说,赫鲁卷写得略长了,那段脑子不太灵光,能挤出不少水来。

而在原本的计划中,结局卷本该有好几场壮烈的战役,就跟第五卷格雷泽老师一样。沐言杀上萨弗隆也本该很悲壮(嘉顿方的悲壮)……

一来我心软,没舍得让沙恩斯死(可能是谐星之力护体)。二来写了一两万字,但自己读起来不是那么回事,索性删改了,因此看起来略微仓促。

三来,我也写的累了,身心俱疲那种。

所以总体来说,还算完整,但需要改进的地方同样很多。

情节上有些没来得及说,实在没地方插进去了,所以说得很隐晦。比如“两个坎洛什”。

其实有老徐作为铺垫,有沐言和夏穆两个人的猜测,有结局里那个人的自言自语,大家也能猜到不少,就是人格分裂,类似老徐那样。

坎洛什看到结局,压制住自己的贪欲,拯救人类,直到备份发往地球之前他还都好好的,但发备份这个过程里,他被奥杜因袭击,洒脱的那部分和备份一起去了地球,想不开的那部分留在了洛坎。

但因为他一开始就“看到了”整个过程(备份发往地球,沐言穿越,然后blablabla),所以夏穆听到的“蛊惑”实际来自于副人格。

但副人格不知道,他的蛊惑和夏穆的自我醒悟也是“必经之路”。

总之,路只有一条,压根就没有所谓if线。

然后关于怀恩这个人,以及他为什么会找维尔福的g胖做游戏,后记里那对男女是谁,以及他们口中的“惠惠”等等一系列……作为补充,可以参照另一本埋了无数坑的《黯夜行》。

好,既然说到了这本书,那么就来顺理成章说说前因后果以及对未来的规划。

长求总就是,会有新书,但不是《黯夜行》,那本书作为番外性质会一点点摸完,而且不收费,但那就猴年马月了……

然后来展开讲一下。

其实我这个人写东西的目的性很明确(说白了就是自嗨),《黄昏》也是。

虽然过程艰辛了点,但一些关键节点都没有因为外力而崩坏,这就够了。

你要问这样做的下场,那自然就是成绩一塌糊涂,惨不忍睹。

可你要问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爽吗?其实一点儿都不。

嗨吗?用键盘敲个几万字从来都不能算“嗨”。

所以答案大概是问心无愧吧。

我以前很喜欢一个作者,很喜欢他早期一本相对晦涩,而且不那么‘爽’的书。尽管那时我沉迷爽文,可每当读到那本书,看到他花大篇幅写一个被人喷“喂屎”的失败之后,都觉得有些其他东西在里面。(虽然后来他也妥协了,开始写‘战无不胜’的桥段。)

后来阅历丰富了些,爽文无法满足我了,我便开始读一些相对‘深’的东西,开始读之前无法欣赏的悲剧,渐渐发现了一些‘共性’。

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以前无法命名的那种感觉,可以称为‘深度’。

这种共性,或说深度,无法用‘好’和‘坏’进行简单的二元评价,它因人而异。

对阅历足够丰富的人来说,这是无病呻吟。

对见识浅薄的人来说,这是单纯喂屎。

只有对处于成长期,并在缓慢进步、塑成三观的人来说,这是肥料。

既然是肥料,那么注定有好有坏,成分驳杂,但是这一瓢泼上去,但凡能有1%的营养被吸收,对这个个体而言就是好的,有收益的。

所以我很崇尚这种‘共性’,这种‘深度’。

但是等到自己进行文字输出时,我才发现,想要从贫瘠的文字中提供给人同样的深度,这就是个技术活了,尤其是在这个传统作家不受追捧的年代,如何在商业写作中夹杂‘私货’,不动声色地将‘深度’融入,这就非常非常难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