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中术十三图解秘、放荡豪门

房中术十三图解秘 第一章

“吃里扒外的贱人!”

邵鹏指王辅喝道:“拿下!”

王辅喊道:“贾平安,你不得好死!”

一个内侍扑过去,一拳把他剩下的诅咒打回去,接着几个内侍扑上来,七手八脚的把他给控制住。

“老邵,动机别告诉我。”

贾平安知晓里面多半有些肮脏的事儿。

这时周山象出来,“这是查出来了?”

贾平安低声道:“我那边还有事要做,老邵,晚些为我在阿姐那里请个罪,走了啊!”

剩下的事儿他一点都不想沾边。

邵鹏进去禀告。

“皇后,是王辅。”

武媚没抬头,“谁查出来的?赏!”

邵鹏干笑,“是武阳侯。”

嗯?

武媚抬起头,修长的脖颈活动了一下,“平安呢?”

小贾又坑咱……邵鹏说道:“武阳侯说兵部还有事,担心打扰了皇后理事,就先走了。”

武媚揉揉眉心,“他这是不想掺和这些事吧?”

邵鹏堆笑道:“皇后明见万里。”

“平安……”

武媚眼角的笑意消散,“问话。”

晚些,蒋涵也来了。

“口供在此!”

武媚指着一张纸,冷冷的道:“先把王辅也被抓的消息传出来,我倒要看看那些贼子如何惶然不安,上蹿下跳!”

蒋涵心中一紧,“是。”

宫中旋即有些地方闹腾,明静下衙进宫,就见一个内侍上半身赤果,身上涂满了脏东西,疯狂大笑。

“这是疯了?”

明静赶紧避开,担心弄脏了自己刚剁手买来的新鞋子。

“咱发财了!”

疯狂的喊声中,几个内侍狞笑着跑来。

“装疯卖傻?拿下!”

……

贾平安下衙,刚想回家,却看到了老地方多了划痕。

马丹,划分开些啊!差点就看漏了。

铁头酒肆。

“人这一辈子你说为何活着?”

郑远东在来回踱步,许多多在金鸡独立练字。

“出生无知无识,被父母亲人养大,读书识字,随后就得成亲……得想尽办法来养活妻儿,随后就在红尘中来回翻滚,脏的臭的都得忍,只为了钱财。”

许多多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

郑远东负手,依旧不耽误把玩手串,茫然道:“活着……总得有个缘由吧?为了钱财还是为了出人头地?”

他看着许多多,很迷惑的道:“你这般每日练字,带着一帮子恶少开酒肆厮混,不觉着……无趣茫然吗?”

许多多一边写字一边说道:“阿耶在的时候,带着他们好勇斗狠,打赢了,挣钱了,就给我买好些东西,阿耶说那是他最欢喜的时候……”

“为了妻儿!”郑远东的嘴角微微翘起。

“后来阿耶遇到了对头,每当对头吃亏时,他笑的格外的欢喜,说这便是他最欢喜的时候……你明白了吗?”

许多多抬头,“小时候我看蚂蚁搬家就能快活数日,觉着那便是此生最欢喜的时候。大了,蚂蚁在我的脚下,被我无意踩死……人都是会变的。”

她放下笔,“我见过那些恩爱的夫妻,可转瞬就会恶语相向。”

郑远东觉着这个女人太悲观了,“可他们毕竟恩爱过。”

“人活着就是受苦,喜怒哀乐尽在其中……”

“恩义只是一时,情义亦是一时,人心善变。”许多多淡淡的道:“那我何不如平淡度日,不喜不悲,心中波澜不惊。”

郑远东干咳一声,“我却是意志坚定,有始有终。”

许多多微微一笑,“那你为何茫然?”

郑远东竟然不能答。

“老郑。”

贾平安来了,许多多福身,随后收拾东西准备出去。

贾平安猛地想起一件事儿,“那个多多啊!单腿练字也差不多了,再练下去,小腿粗壮不说,伤骨。”

许多多说道:“可奴是换着腿站着。”

我去!

这般快就实现了左右腿互换啊!

那下次要不要让她练练左右互搏?

许多多出去后,郑远东坐下,平静的道:“你给那些学生说了些什么……土地兼并乃是大唐衰弱的根源,你可知晓那些世家门阀,权贵豪强多有兼并土地吗?”

“知道。”

贾平安太知道了,“前汉亡于黄巾之乱,黄巾之乱表面看是天灾,可更多的是人祸。土地被兼并,百姓失地,民不聊生,而权贵豪强的手中握着大把的良田,家中的粮食堆积如山。可谁开仓放粮了?最后被黄巾大军席卷而至,不但粮食没了,一家子也成了刀下亡魂!”

贾平安没想到郑远东竟然也看不透这些,由此可见此刻的大唐多少人还在觉得天下太平……一群棒槌!他起身,“老郑,没想到你竟然也是个看不透的……前汉如此,大唐若是少了土地会如何?”

他走了,现在回家还赶得及和妻儿一起吃饭。

郑远东坐在那里发呆。

许多多进来,“为何不走?”

她要准备晚饭了,但没有郑远东的份。

郑远东苦笑道:“当初我读书时,先生提及黄巾之乱,总说那是天灾,老天爷要让前汉衰弱覆灭,所以就降下天灾。可武阳侯一番话直指其中的弊端,那不只是天灾,更是人祸。”

……

徐小鱼和夏活在贾家的侧后方蹲着。

夏活的右手断了,徐小鱼有些同情,“你练左手吃饭很难吧?”

夏活摇头,“不难。”

前方,一个男子正在往外面走。

“他在坊内转悠了许久,可一直在盯着咱们家。”

徐小鱼冷笑,“却逃不过我的眼。”

夏活觉得徐小鱼过于自信了,“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他路过咱们家前面的时候,脑袋就往左边,看似看不到咱们家,可你去前面试试,在快到咱们家之前,他这般歪着脑袋,恰好能看到咱们家……太做作了。”

夏活:“……”

“还有,他转身时,目光在咱们家会多停留一瞬。”

“小子……”夏活拍拍他的肩膀,“厉害!去了军中操练一番,就是最好的斥候。”

“他要走了。”

徐小鱼起身过去。

“你少了右手,就在边上看着。”

徐小鱼跟了上去。

男子猛地回头,见到徐小鱼后就加快了脚步。

“不打自招!”

徐小鱼发足狂奔。

男子回头,刚想奔跑,夏活装作是路人,从右边飞扑过来。

少了右手的人……

男子挥拳。

夏活用左手灵活的格挡,随即一拳把男子撂倒,单膝跪在他的背上,左手反剪男子的手臂,只是轻轻用力,男子就哀嚎了起来。

全程,他的左手灵活的让徐小鱼不禁看看自己的右手。

见徐小鱼发呆,夏活淡淡的道:“其实我是左撇子。”

贾平安正好回来,“拷打!”

姜融一脸纠结,“武阳侯,此事……”

在道德坊里他才是老大啊!

抓到贼人也是该他来处置。

贾平安说道:“晚些再给你。”

姜融深吸一口气,觉得值回票价了,“好。”

一番拷打,果然不出所料。

“就是黄家的人,说是来看看贾家在何处。”

“这是踩点来了。”贾平安转身出去,“打断他的腿,丢给姜融。”

杜贺在外面,“郎君,弹劾吧。”

“为何要弹劾?”

贾平安淡淡的道:“你来我往才是王道。”

杜贺看了徐小鱼一眼,“要不咱们也去盯着黄家?”

“贾家行事,为何被人左右?”

贾平安杀气腾腾的亲自安排了下去。

……

“贾平安心狠手辣,家中还养着凶兽……与兽类为伍。”

酒楼里,黄渡神色悲痛,“阿弟的半边脸都烂了,郎中说就算是能长起来,以后也没法见人……”

房间里,几个男子都不禁叹息。

“太狠了!”

“是啊!”

“那食铁兽竟然能饲养吗?”

“说是凶悍,也不知贾家如何喂养。”

“也不凶悍吧,有人说道德坊里的坊民都喜欢那个食铁兽。”

“我在想……要不去寻摸一只来养?”

“不好寻,就算是寻到了也追不上。”

“原来如此!”

黄渡干咳一声,才发现自己跑题的几个男子马上冷着脸。

“此事我等自然同气连枝,回头弹劾绝不落人后。”

黄渡要的便是这个,他举杯,“多谢。”

晚些,他醺醺然的出了酒楼,看着外面的繁华,不禁骂道:“贱狗奴,此次定然要让你生不如死!”

几个男子也喝多了,纷纷出言帮衬。

“回头弹劾,首要弄死他家中的食铁兽。”

“放心,明日就弹劾!”

“走了。”

房中术十三图解秘 第二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

文学

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2-28 14:20:54


Fikker/Webcache/3.8.1
</bo

文章

文学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2-28 14:20:55


Fikker/Webcache/3.8.1
</bo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