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美艳尤物胯下娇吟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绝色美艳尤物胯下娇吟 第一章

张智博对于雪儿遭遇很是同情,同时也是惋惜淡淡的说:“是呀!这件事情谁也说不准,你想想玩游戏就能挣钱很吸引人,谁不愿意呀?我是没时间,也不喜欢玩游戏…其实当时我就该劝雪儿小心是违法的,可是雪儿却说没什么好多人都玩,可能以为和其他的游戏一样,人家要玩我能说啥?“

佳佳也知道自己说这些强人所难的话很是不好,但是张智博说的也是实话,无奈叹了口气说:“哎,我也知道你的不容易!这件事情要是就这样的,有消息互相通知吧!”

郑珍珠看着孙晓东整个人阴沉不定,感觉就像是下一秒就要爆发的火山,但是自己做事向来是看心情,漂亮脸蛋布满疑惑尴尬笑了笑说:“孙晓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你怎么得罪了张智博?怎么上来就是一拳?“

孙晓东脸色也很是难看,自己被打也是很无辜的,看着郑珍珠也是满脸的不屑气呼呼说:“为什么?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为了那个不愿意提起的雪儿的问事情,一直都认为是我无情无义呗…”

孙晓东说着说着脸色也有些狰狞冷笑呵呵说:“郑珍珠,她现在被抓到了警察局了?谁动的手?”

郑珍珠听到这个消息愣住,随后发狂大笑,更是幸灾乐祸的说:“哈哈,她这种女人早晚出事,早就知道就会出事,看看这报应来了,破坏别人家庭罪有应得!“

孙晓东听了这话理所当然的认为是郑珍珠干的,脸色变得特别严肃气恼说:“是不是你干的呀?是不是你在后面捣鬼让雪儿被人抓走了呀?”

郑珍珠听到孙晓东质问的语气心里很凉,心里很是别扭置气冷哼一声说:”我没那么多的闲工夫去管一个无关紧要人的死活,在你心里我就那么恶毒吗?我现在想通了,我干那些缺德的事干嘛呀,经过上次的事情我也明白了一些事情,我不管

文学

怎么得为我们的孩子积德,还有就是我怎么闹腾你心里有他,我也没办法,还是照顾好我的闺女最好!所以我算是放过雪儿了,没想到他还真是阴魂不散呀,现在被抓进去居然还能找到你,还冤枉我?真是孽缘呀!这种女人就是活该…”

孙晓东听到最后两个字特别的不高兴,觉得雪儿也很是无辜,但是看着郑珍珠心里也是无奈气呼呼说:“郑珍珠,你就不能好好的说话吗?你想想她一个女人在外那么多年不容易,现在又被抓起来了,我们即使不帮忙也不能这样落井下石幸灾乐祸吧!我真的发现你变得越来越可怕了!再说他在我眼里也算是亲人了!”

郑珍珠听了之后冷笑淡淡的说:“孙晓东,你还真是会说风凉话呀,我变成这个样子还不都是因为你不够好?哪怕你对我多一点关心,对孩子多一点疼爱,我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现在居然还有时间去管别人的破事?你也没这本事,他的事也轮不到你管!”

孙晓东满脸的尴尬无奈苦笑淡淡的说:”郑珍珠,麻烦你搞明白一件事,这件事不管是不是你做的,他们都会认为与我有关,经过上次事情就连我的好哥们张智博都觉得是我做的,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给我一拳,你说我天天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

郑珍珠看着孙晓东气恼的模样,还有想到最近一段时间的事情不得不承认,孙晓东的嫌疑很大,但是依旧是死不承认说:“清者自清,你还是把精力多用在我们的小家身上吧?不要去管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孙晓东冷笑说:“郑珍珠,难道我不够疼你们吗?家里的一切事情我从来没让你做过什么,孩子的事情几乎都是我在做,家里做饭家务几乎也是我在做,我只不过是需要有一些自己的空间,我难道没有一点自己的时间了吗?”

郑珍珠心里很是明白自己很久没做家务了,孙晓东这段时间过的也是压抑,需要找到一个宣泄口,但是却在这个时候遇到了关于雪儿的,女人的妒忌心也是无语了,郑珍珠特别不高兴说:“孙晓东,你现在跟我吵架,是不是觉得那个女人在里面受苦受罪,你心疼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麻烦你去找她好吧,别再来纠缠我了,这里的一切我也懒得要了,我带着孩子回娘家以后咱们分道扬镳?“

孙晓东看得出郑珍珠不是开玩笑,突然也意识在郑珍珠眼里,雪儿就是他的头号情敌!满脸的尴尬淡淡的说,“咱能不能别把分手离婚挂嘴边好不好?我不是那样的人,我要对你和孩子负责任,无论怎么样我肯定不会让你们娘俩受委屈的,再说了我只是感慨一下,只要对得起我们的良心就行了,我孙晓东做事就是问心无愧…“

郑珍珠真的是被孙晓东气到,听了解释也不说什么也只是淡淡的看了看说:“行了,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处理,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没有做伤害他的事,这个女的事情和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不相信也没法!”

孙晓东从与郑珍珠对话中就得知雪儿的事情与郑珍珠无关,心里就疑惑了,雪儿为什么会被抓走呢?偷税漏税不太可能,即使知道了也就是补齐的问题…也不至于被抓走,看了看郑珍珠淡淡的说,“老婆,我实在是坐立不安,我去问问什么情况?不然我这良心过不去呀?“

郑珍珠自然是知道孙晓东不去做点事情肯定过意不去,心里也清楚在一起十年的感情,不是朋友也早就升华为亲人了淡淡的说:“你去吧!不过记得按时回家做饭!“

孙晓东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整个呆住了有些难以置信说:“亲爱的,你不生气?“

郑珍珠气呼呼嘟囔说:“我当然生气,但是雪儿的事情希望你把握好度,她有家人有朋友!也许人家根本就不稀罕你的帮助!也许你的出现也会引起误会,我言尽于此,剩下的你

文学

自己看着办吧…”

绝色美艳尤物胯下娇吟 第二章

“我身为四大家族宋氏的继承人,受凌子烈委托亲自坐镇灾区分派我们的救济物资,当然是故意的!”宋斐振振有词。

“……”罗拉竟然语塞。微蹙着眉头,转而镇定:“那好,这里交通中断,物资肯定在驻扎地就会停下,你抓紧时间到那里坐镇指挥去吧。”

“我请求的是坐标这里”他说着指指自己的脚下,俯向她耳边奸诈一笑:“……空、投!”

“……”罗拉简直无语,心口隐怒丛生。果然是四大家族呢,财大气粗啊。她竟忘了人家是有私人飞机私人直升机的……

“这里这么多人,一时半刻也出不去,当然需要物资!”宋斐接着很认真的解释一番,想打消她对他留下来动机的揣测。

罗拉四顾,眼下这里的确缺食少水,大家也都还淋在雨里。她于是忍下心里的那份不适故作无所谓的说:“那就让凌子烈再放点血,投些药品下来。要是能顺带扔下来几个医生就更好了。”她说完将手里的水推回到她手里,头也不回的走了。

宋斐嘿嘿一笑,心情大好。遂不管不顾的扬声应道:“遵命,老婆!”

罗拉被吓了一跳,猛然停住瞪大眼睛转身不解的盯着他。

宋斐见她竟然不怒,遂得了便宜更壮了胆子,卖乖道:“还有什么吩咐,媳妇?”

罗拉这才明白过来:他是有意当着那个对她心怀不轨的同事的面儿给她身上贴标签呢,可鬼使神差的,她竟不愿去澄清,任由他油嘴滑舌的媳妇长老婆短的叫,只怒着瞪他。

宋斐岂是那种见好就收的主儿?

见她不反驳,就蹬鼻子上脸:“没什么别的吩咐我这就按媳妇你的意思去办喽……”

罗拉忍无可忍,俯身捡起一块石头没鼻子没脸朝他扔过来。宋斐咯咯笑着躲,心里只当她是默认了,别提多欢喜,蹦着跑去联系药品去了。

**

自那之后,宋斐几乎狗皮膏药似的紧贴着罗拉,山上山下寸步不离跟着。身前身后护着、撑伞递笔不停献殷勤也就算了,偏偏臭不要脸左一句“老婆小心”右一句“媳妇注意脚下”,越叫越顺口越叫越来劲儿。罗拉虽然反感却碍于险情紧迫她也没时间没精力追究,就随他了。这可酸死那个同样对罗拉心存幻想的男孩。大白眼珠子不知道朝他扔了多少,心想哪里来的小白脸子这么没眼色。

宋斐才不管,只由着性子过足了嘴瘾。

山体滑坡是在搜救队第二波儿搜救结束下山的时候发生的。

罗拉扶着一个受了伤却执意要背伤员的战士正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山下走。宋斐此时也义不容辞背了个难民,紧跟在罗拉身后。自己小心的同时还要提醒罗拉注意脚下,几下忙乱,在地动山摇的瞬间他一个不小心,踩到了滑石上。

罗拉反应的一霎那,人就从她面前“嗖”一下滑出去,直接消失在烟雾缭绕的山间。

“宋斐!”

罗拉惊呼一声,几乎是本能的,她将手里的收声器递给身旁的人,一蹲身,也跟着滑了下来。

**

真是大难不死。

宋斐身体失重滑了一段距离后脚下忽然踩中一块硬地。踩稳了才注意到是一块巨石。他惊慌之余,紧急调整情绪,打算抠着石头向上爬。

“别动!”和他一起滑下来的他背上的难民急忙叫停他:“现在石头还在下落,逆着上去无异于找死。

这是个当地山民,对这里地形熟悉的很,他仰面四顾一下,才惊讶的发现这里竟然是个凹坑,挡了上面落下的碎石的同时,脚下也有了着落。忽然眼前出现两条腿,宋斐想也不想伸手抓住。与山民合力将人拽下来才发现竟然是罗拉。

满脸是血,双目紧闭。

宋斐慌了。抱着她一个劲儿的摇晃,几乎都要哭了:“拉拉,你醒醒。你伤哪里了?醒醒啊……”

“别动她,她应该是被石头砸中了脑袋。你看看她还有没有呼吸!”山民提醒。

宋斐顿时傻了。

还有没有呼吸?

他觉得自己倒是被他这句话说的立时没了呼吸!

忍下脑子里猛然窜进去的极不好的预感,他低头摒气宁息看着罗拉,身体没来由的发紧,紧到他伸出来的手一个劲儿的抖。

颤颤巍巍探了探她的鼻下—-顿时心下一松。谢天谢地,她活着!

宋斐于是一声近似一声的叫她的名字,就在他无计可施,一半救人一半坏心眼的要给她人工呼吸的时候,罗拉艰难转醒。

“宋斐……”朦胧的眼神里宋斐一脸焦急。她下意识叫了他一声。心在此刻似乎迫不及待想与他贴的更紧却更想将他推离到安全地带。

“我在,我在。拉拉不怕!”宋斐被需要,满足感自豪感都不敌失而复得后的感激之情。他恨不得当下就将如来佛祖太上老君上帝耶稣什么都拜一遍。

绝色美艳尤物胯下娇吟 第三章

池子没什么,重要的是池子里面。

十二个身姿曼妙,穿着半透明纱衣的美丽女修士,正翩翩起舞。

就在这档口,其中一名女修士走出池子,跟在一个浑身富态的中年男人身边。

众目睽睽的走进了不远处的客房。

中年男人的随从,立刻拿出一大包灵石,交给老鸨子。

我虽然没吃过猪肉,但好歹也见过猪跑。

花钱快乐,价高者得。

能在这牵走女修士的客人,就算不是修为高深,也绝对是背景过硬,财力惊人。

而且那二人进入客房,不一会儿,便有淡淡的灵力气息扩散出来。

瞧这意思,灵界之众,男女双修也能提升修为。

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吃顿饭都能提升灵力。

灵界充沛到令人发指的灵力,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就在我暗暗搜寻萧铭踪迹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一拍。

扭头一看,是个陌生的中年修士,四五十岁的模样,穿着天蓝色绸缎袍子。

见我一脸懵逼,中年修士不由窃笑起来:“小友,第一次来?”

“用不着紧张,男女之事,说白了也就那么回事,就算一点经验都没有,也能水到渠成。”

“不过瞧你这打扮,可不像有钱人,双修之事就别想了。”

我心里一阵犯嘀咕,这老兄未免也太自来熟了。

再说了,仙池里美娟如云,怎么偏偏对我一个小伙感兴趣?

难道是个老玻璃?

我顿时戒备起来,但好不容易找个能说话的人,我又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只能忍着膈应,昧着良心,满脸赔笑道:

“大叔,这仙池未免也太繁华了,就算用酒池肉林形容,也不为过。”

中年修士立刻打开了话匣子,脸上尽是傲色:

“酒池肉林?怕不是在贬低仙池。”

“就连这最低级的花酒池,也比酒池肉林高上几个档次。”

一听这话,我来了兴趣:

“怎么,这仙池之中,不止一个池子?”

中年修士昂着脸,得意道:

“那是,第一次花酒池最为普通,几百颗灵石就能潇洒一番。”

“第二层荷花池,只有贵客才能进入,里面的女修士,个顶个的倾国倾城。”

“修为也是极为高深,双修起来,修为可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说到这,中年男人顿了一下,一脸向往道:

“至于这第三层,玉宫池,啧啧,只有贵客中的贵客才能进入。”

“我虽然没实力去玉宫池,但也听同道好友提起过,玉宫池里的女修士,宛若仙子下凡。”

“别说双修,就算看一眼,也是受用不尽。”

“不过这个价格嘛,也是吓死人的高。”

我心里一阵感慨,没想到这灵界之中,连双修之事,都能形成产业链,而且有板有眼。

居安思危。

也难怪灵界修士,虽然境界高灵力强,但战斗意志似乎不高。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过久了,多少有点温水煮青蛙的意思。

但话又说回来。

境界的差距,可不是依靠招式或者斗性就能弥补的。

就算是我全盛状态下,也绝对不愿意越级挑战境界高深者。

换言之,这里也算是藏龙卧虎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