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全肉啊无遮挡,王爷桃儿泻了

bl全肉啊无遮挡 第一章

第三百九十三章倒霉的范总

雷鸣这边,冰雷麒麟和火焰鸡疯狂的交战,火焰鸡想要不断的超越自己的速度,那一次次的踢击威力因为速度的增幅变得越来越可怕,大地为之颤抖。

单论攻击力的话,这已经接近了天王的等级。

巅峰时期,火焰鸡凌空鞭腿,踢出火焰气浪,将场地切成两半。

这威力绝伦的一击让观众热血沸腾。

但为什么这是巅峰呢?

那是因为冰雷麒麟的可怕力量,汹涌的寒气仿佛寒潮降临,密布整片天空,冰与火的刺激让火焰鸡极为的不适,速度缓缓的降了下来。

而它自己,使用着雷电加速不说,连绵的落雷化作擎天的雷柱不断的攻击向火焰鸡。

而无论何时,它身边的冷气都是最强的,天空当中实时有三排落雷等候着火焰鸡的降临,逼迫火焰鸡无法进行斩首战术。

比拼耐力的战斗,但是浩大的场面依旧唯美,寒潮滚滚将天空染成微蓝,赤色流星在其中腾挪躲闪,更有白色的闪电化作游龙起舞。

这是无法想象的场面。

雷鸣和白祸春已经不知道为什么会打到这个地步了,但是白祸春咬牙不断的供应能量。

雷鸣看着冰雷麒麟还有三分钟的时间,脸上大写的“囧”字,考虑是不是要装一下。

毕竟他这个能力只需要付出一点启动资金,之后就不需要投资了,当然,提前完结还是可以的,但是在启动还是投资五点精神力。

雷鸣考虑到对面白祸春真的脸色发白了,自己是不是也需要装一下,不然大庭广众之下显得有些不合群。

但他学过演技却没有学过怎么无中生有改变脸色啊!

这已经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了。

尴尬!

更尴尬的是现在两个摄像头对准了他们两,他两现在的表现已经出现在了屏幕上,鲜明的对比,一个肾虚公子,一个蹁跹公子。

“现在学习变脸色还来得及吗?”雷鸣在羁绊之力里问到。

“喵,我觉得,那完全是超纲的题目,或许您可以憋气把脸憋青了。”

猎龙猫认真的提议道。

“不,不用了。”

把脸憋青那完全是考验人的求生本能,雷鸣感觉自己想做到可能有些难度。

镜头一转。

来到范总这边。

将矿山化作活动性迷宫的螳母以绝对的优势击败了大多数敌人。

炎武王,大钢蛇它们被分割开来,当然普通的岩石也扛不住它们的攻击,只要不被围住没有挥拳空间,这一切都无所谓,但是这岩石迷宫还是作为媒介,让丝线接近敌方的套路。

太古盔甲和大钢蛇都感觉到头疼,而炎武王让全身燃起不灭的火焰,用熊熊烈火焚烧金丝,它是混的比较好的存在。

它也明白自己必然会被针对,想想要应付螳母那样的对手,它虽然感觉到危险但也不怂,都到了这个地步反而热血沸腾起来。

来自于训练师的能力加持忽然到了。

身为天王训练师这点眼力劲怎么没有,熊熊燃烧的烈火包裹住啦炎武王将它化作一颗火球。

温暖啊!

炎武王内心感慨,周遭的金丝有了萎缩的迹象,它一口火焰下去,熊熊烈火将金丝烧断,比之前轻松了很多。

炎武王眼神一凝,好了,现在该去和同伴汇合了,看看是自己先和同伴汇合还是敌方先袭击……

“咚咚!”

脚步声回荡,眼前的岩石开始缓缓的移开。

但炎武王很奇怪,对面那只叫做螳母的精灵应该不会发出如此沉重的脚步声啊!

虽然交手不多,但对方绝对是走轻盈的斩杀路线的精灵,这一点炎武王十分的确定。

但这行动的声音也不想是自己的伙伴啊!

炎武王很快就不用猜测了。

大王铜象首领迈着别扭的步伐走了过来,沉重的脚步就是它发出来的。

但它的样子非常的古怪,眼泪狂飙,嘴里不断的哀嚎着,皮肤之下不断的有细微的凸起游动,炎武王敢保证那不是肌肉运动产生的。

这种怪异感让它提起了精神。

“杀了我!”

来自于大王铜象首领的呼唤让炎武王大吃一惊。

这是残忍操纵的能力。

利用分泌出来的特殊丝线注入敌方体内达到操控肉体的地步,能够完全无视肉体限制发挥出120%的力量,代价则是被操控者几乎就废掉了。

比如大王铜象首领现在哪怕解除控制也必死无疑。

缠绕在它躯体内的特殊丝线已经获取了它身体大部分的控制权,脊椎受损也让它强行行动起来。不仅如此,这种丝线还内部中空,承担了血管的作用,大量的血液被传输到心脏,心脏已经开始超负荷运作。

这还是不完全版的,完全版的设想是能够引发内脏的变异,将被操控者的实力大幅度提高,当然战斗的时限可能只有短短的十分钟吧。

这是极度凶残的招式。

现在运用在了大王铜象首领身上,那种全身传来剧痛,但是身体不受控制的绝望,哪怕它是强大的天王精灵也扛不住。

哀嚎着,乞求被杀戮。

但是它的身体却有了相反的动作,白光开始闪耀全身,伴随着骨骼的呻吟声,这只大王铜象再度使用技能,化身无敌战车朝着炎武王冲了过去。

所过之处,践踏破碎,蛮横到了极致。

炎武王感觉到了颤栗,想要躲避,但是四面八方的岩石围过来缩小它的躲避空间。

炎武王不屑的一笑,身体快速的起跳。

对于精灵来说蹦的高很正常,大王铜象从它身下穿过,携卷的气流让炎武王身子一晃几乎从天空被卷下来。

光明大放,大王铜象首领直接打穿了整个迷宫,光线顺着它打穿的通道传了进来,炎武王发现了拴在大王铜象屁股处的丝线,它敏锐的发觉了这东西和普通金丝的不同之处。

技能:炼狱!

绽放的火焰如同地狱盛开的红莲,对外直冲天际染红了一片,对内更是烧毁了岩石。

大钢蛇和太古盔甲飞速的靠近这里。

大王铜象首领哀嚎。

烧红的丝线没有融化,但是给它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可以想象那种灼热深入五脏六腑的痛苦,这是比炮烙之刑还要恐怖的伤害。

对于螳母的怒火似乎开始转移了,它恨对方不干净利落的杀掉自己,却让自己受到这种苦痛。

很没有道理,但却很符合心性。

调转车头,大王铜象杀了回去,但这次它面对的却是三只天王级精灵的组合,而且沙奈朵和巴大蝴也找到了螳母,螳母放松了对它的控制。

bl全肉啊无遮挡 第二章

时间,回到十多天前。

四川,一个偏远地区小城市。

热闹的街道,满是商贩们的叫卖声,客人们讨价还价的说话声。

但是忽然间他们齐齐噤声了!

只因,

文学

一个女人从街道中间走过,然后他们看呆了,入了神……

这个时候,所有摊贩都齐齐的忘记吆喝,客人也是大多都是拎着东西,而魂,早就丢了。

他们的目光跟随女人的走动而移动,根本舍不得移不开目光。

这是一个用言语去无法形容的女人,简单的头饰,廉价而平常的衣服,甚至还有面纱遮住了半张脸。

可是,她

文学

一出现,自然而然就散发出一股无法抹灭的存在感。

这种存在感,那就是魅力!

一个明明都还瞧不真切长相,你就觉得特别好看,特别想就这么一直看下去的女人!

严实的长袖和长裤,无法遮挡其妖娆的身材。

平底的白帆布鞋,不仅没有降低女人本就傲然的身高,仿佛凭空增添一种惹火而又清纯般的感觉……

这样一个女人,就算没有脸,怕是也足够魅力十足了!

有些男人,甚至忍不住吞咽着口水。

他们有些人之中,开始妄想着,这样一个女人要是属于自己,那该有多好啊!!!

……

而在众多炯炯目光的注视下的女人,却依旧平静,提着一个小菜篮,宛如存在于另一个时空。

女人的目光扫过各个摊位,然后,骤然停下,来到买蔬菜的大妈面前,指着红彤彤的番茄,轻声说道:“你好,这个番茄怎么卖?”

大妈下意识的说道:“三块钱一斤,姑娘你要的话,我给你算两块五。”

“那给我拿四颗吧。”

“好好好。”

大妈一边称番茄,一边对着令人惊艳的女人说道:“姑娘,你这紫色头发染的可真好看。”

“这是天生的。”女人轻声回答,声音轻柔而恬静。

女人又买了几样菜,然后又在众人的注视下离去,有人惋惜长叹,有的人则是眼珠子咕噜一转,仿佛恶胆向边生。

骤然迈步,跟了上去。

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他们自是不敢干什么的,但万一到了没人的地方呢!?

但……跟着的人有些在发现不止只有自己的时候,立刻胆气一泄,直接灰溜溜的就离开了。

只剩下一些真正的勇士……

女人走过几条街,来到一栋小院子,开了院门,径直消失在这些勇士眼皮子底下。

屋内,还有一名少女,正坐在椅子上在发呆。

少女看到女人回来了,转过头朝她露出不熟悉而僵硬的笑容,喊道:“月神姐姐。”

没错……女人正是月神。

月神将菜篮子放在桌上,而后走到少司命身前,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俯下身子,浅浅亲了她一口。

“不要勉强自己,不想笑便不笑了,能够互相依靠且知心意,便比什么都强了。”月神轻声说道。

少司命缓缓点了点头,然后不经意的牵住了月神的手。

十指紧扣的那种……

她抬起头,看向月神,问道:“月神姐,东皇大人现在变成巨兽,被困于地底世界之中,无法出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月神笑着说道:“没了他,只有我们两人不是更好吗?”

“我越是了解这个时代,就越觉得现在的人真的很厉害,曾经我所认为天之涯,海之角的地方,一切神秘而未知的地域,都能被现在的人类,所轻易的探明。”

“现在这个时代,非常适合生活,但却不适合,且难以实现一番宏图霸业。”

“索性,咱们也就不陪东皇太一玩什么重建阴阳家荣光,执掌天下,妄图太多痴心妄想的事情了。”

月神继续说道:“前些天,咱们看到的那个叫做电视机的东西,里面不是有新闻吗?”

“那里面可透露出了有关于这个国家的不少情报,国力,军事,乃至于种种一切,都不是我们几人能够对抗的,就算是全盛的阴阳家在这个国家面前,也不过只是一颗微不足道的小草。”

“东皇太一虽是天人,但这个国家之中,同样有天人存在,而且还是更为强大的天人,咱们惹不起。”

月神通过手机,电视,以及各种渠道了解很多的东西。

此外,她还能够通过观测天象,预测和推算很多事情。

bl全肉啊无遮挡 第三章

“不要试了,禁制失效不可能是全方位的,但部分失效是一定的,且等着吧,这会儿试炼理事会的那帮人正着急了。

禁制的衰退是一种过程,说不得过不了多会儿,便有新的消息传来。”

星空戒内,荒魅半闲不淡地说着。

几乎就在意念传来的刹那,许易的昆仑令中,果然有了新的消息。

令许易惊讶的是,这回他掌中三块昆仑令中的消息竟不再一致了。

当然,这不一致只是具体细节上的,总的要点是一样的,都在说一件事。

这件事便是试炼结束后,给予的奖赏方面的事儿。

三家都颁出了重赏,赏格不仅有道源,南天庭和北天庭甚至承诺给予积分前五名定灵种子的赏格,至于邪庭没有这两家财大气粗,承诺的是前三名有定灵种子。

除此外,三家都提到了禁制出现异变的情况,并承诺快速修复这种异变,让众试炼者正常试炼即可。

接受罢消息,许易寻个僻静所在,开始整顿掠夺来的积分点。

先前当着道一老魔的面,他不好操作。

毕竟,他有三块昆仑令,总不能将掠夺来的积分点光晕尽数打入许易对应的这块昆仑令中。

此刻,四野无人,他正好操作。

此番,陈清北,道一老魔,言无忌等人覆灭,他吃了个饱,再算上先前和道一老魔合灭的那帮人,他积累的积分点即便一化为三,也到了一个可怖的数字。

按许易的设想,这些积分点真的都能兑换成道源,那绝对是一个极为可观的数目。

然则,想象很美好,现实极残酷。

掠夺来的积分点才被投射入昆仑令中,他便发现这些掠夺的积分点都以五比一的比率完成的兑换。

许易一边心中暗骂,一边也飞速地接受了这个现实,三方天庭的抠门,他又不是第一天才了解。

即便是打折兑换,最后落入他三枚昆仑令的积分点,依旧是个极为可观的数字。

即便他此刻捏碎昆仑令离开,此番进入这昆仑仙山试炼界之旅,他也觉得千值万值了。

何况,前面还有奔头,因为荒魅快速吸收了陈清北的命轮,告知了他,世界树种子之争,倒非是陈清北在胡扯。

南庭、北庭、邪庭三方都派出了高层,加入了世界树种子的争夺战中来。

且为了掩人耳目,三方另在昆仑仙山试炼界中布下了结界。

无有界牌,根本不能到达彼处。

恰好,以陈清北的地位,他获得了一枚界牌。

而许易入四色印空间抽炼定灵种子之际,顺手便将这枚界牌炼化了。

显然,他存了进结界掺和一把的心思。

“机会来了,不抓住,说不定会遭雷劈。”

荒魅罕见地表达了对许易入结界冒险的支持。

事到如今,他也看出来了。

距离修炼顶峰只剩几步之遥,若不冒奇险,根本就不可能搏到登临绝顶的机会。

两人统一了意见,许易火速朝结界方向插去,行不过百余里,嗖地一下,他化作了遂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