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 清糖类似: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

难逃(h) 清糖类似 第一章

对于郑殊只是举手之劳,这个要求倒也不过分,他举着手电筒到了门口,腾出的手反过来,用手背敲击房门。

叩叩~~

在黑暗中的生田听到响声,慢慢的蹲下来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动,郑殊隔几秒钟就敲门一次,直至生田找到正确的方向,摸到了门把手之后,打开了门。

外面用手电筒照出光亮的郑殊,看着只穿着单薄一件衣服的生田!

“谢谢”

“不用……妳家里有没有手电筒?”郑殊待会要下去看看,不可能时刻待在这。

询问了生田有没有手电筒,她摇了摇头,这停电的情况是非常少见的,一年里可能都遇不到一次,哪曾想今天碰上了,再说了她一般用手机就足够了。

“郑桑能不能等我一下,你也是要下去对吧,我不太敢待在黑暗的环境里太久。”生田打算把外套重新穿上然后再下楼。

“好吧”郑殊也不进去,只是用手电筒为她照亮屋内的情况,她进门后就把外套丢沙发上了,穿好衣服再戴上围巾之后,两人一块冲紧急通道下去到了楼底下也看到了保安人员正在进行停电后的一个善后工作。

文学

“不好意思,这边出了一点小问题,可能需要二十分钟到四十分钟左右的处理时间,十分抱歉。”

目前已经在抓紧时间抢修,现在回屋横竖是没有事情做,郑殊是想着到附近走走,幸亏只是公寓里的电路出现点小问题,要是区域性停电,那才叫难办。

“我……”

“一块去吧,我知道有哪个餐厅比较好!”生田抢先郑殊一步说出了这话,现在早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但是因为突如其来停电搅和了。

总感觉这场停电来得有些不是时候……

事已至此,看来保持与对方有一定距离的方式是行不通的,郑殊不是反感与人打交道,只是不太希望做没有太多意义的交流而已。

生田给郑殊的感觉是,她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很不一样,感觉跟平时见到的霓虹人一副“丧”表情不同,保持着元气满满的形象。

感觉像是从事于服务业的人,像商场的导购,或者是咖啡厅的店员。

但是以她能够住在这复式公寓里来说,她的身份也不像是会在这种行业里工作的人。

所以郑殊才觉得挺麻烦的,减少与对方接触是最好的!

也许这就是属于“不可抗”的因素影响吧。

由生田带路,郑殊一直是走在后边的,在汤岛小巷的一家招牌为“くろぎ”的店门口,生田驻足后介绍道:“这一家是我们这边的日料店,如果你吃不太习惯,这里面也有不是生食的料理。”

这一家店的布置一看就不一般。

“我有预订位置,所以临时加座也没事!”生田说着走进屋子里,郑殊亦步亦趋。

生田在报上自己的名字后,由专门接待的人员引他们穿过庭院,来到一处依着假山,附近还有潺潺涓流缓缓流淌的庭阁。

在脱鞋走进屋内,有负责专门调配食物和茶水的两名穿着和服的中年女子在旁边侍奉,在互相行礼后直接入座。

难逃(h) 清糖类似 第二章

极限突破,逆境爆发!

虽然只是一丝丝的突破,却也使得周青的力量突破了原有的限制,在短短时间里就得到了巨大的提升,方天画戟锋芒所向,直刺凌峰身前要害!

“来得好!”

眼见着周青在自己的强压下竟真的突破了极限,凌峰脸上忍不住的涌现出一抹欣喜,随即横刀向前,巍然以应,但闻一声“铿锵”,刀戟再交锋,火花迸溅间,映现出周青几近疯狂的模样。

“我……….”

“绝不能就此认败!”

至极的信念,逼上了极限,催发出突破极限的力量,伴随着口中一声沉喝,方天画戟于激烈争锋中捕捉到一点破绽,直奔着凌峰的胸口刺来。

“阿峰小心!”

见到这一幕,场外观战的单英不由得脸色大变,作为凌峰的妻子,她自然关注场中的战斗,然而,这变故来的实在太快,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刚刚还被压在下风的周青,竟在眨眼之间,突破了自己的极限,更突破了凌峰的防线。

相比之下,夏侯武就镇定的多,在看到这一幕后,他的心里不自禁的涌现出一股兴奋,因为,他很清楚,能够做到这一步,代表着周青已经突破,不管这一击的结果如何,无疑都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但……….

周青此时的情况并不是很好,正是因为突破了往昔的极限,所以此刻的他才能更加清晰的体会凌峰的恐怖。

“这就是‘打破虚空、见神不坏’的力量吗?”

“怎么会强大到这种地步?!”

“这未免也有些太不科学了吧……….”

那种强大,强大到让身为对手的他都感到一股难以言说的无力,即使突破

文学

了极限,豁尽一切力量进行反扑,但手中方天画戟的锋芒在逼到凌峰身前一尺的时候,就已经被一股无形的墙壁生生挡住。

是的,是一堵墙!

一堵明明肉眼看不见却又切切实实存在的墙壁,如同一座不可撼动的山岳,生生的挡住了周青突破了极限境界的反扑一击。

“这就是你的极限吗?”

“如果只有这样,那你未免也太令我失望了!”

“再来!”

演武场中,凌峰吞吐风云,周身血气蹿腾,罡劲爆发,溢出体外,形成一堵无形气墙,越发坚实厚重,不断地向外扩张,渐至两尺,三尺………无形的气墙,浩大的力量,不可突破的极限壁障,推动来袭的外力,不住的向后退却。

“这……怎有可能?!”

感应到前方不断传递而来的可怕力量,周青的脸上满是惊怒之色,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同时,他心下一横,也在瞬息间,做出了此生最为疯狂的决断。

“朝闻道夕死可矣!”

“既然如此,那我就如你所愿,豁出一切,再做突破!”

武者修行,越是到了顶峰,越是难以突破,哪怕一丝丝的突破都是难能可贵的,可现在,在凌峰的强势压迫下,受到巨大刺激的周青,竟不惜一切代价,燃烧了自己的生命源力,做出了最疯狂的突破。

“喝~~~~”

一声沉喝,浩势倾吐的磅礴劲力,是周青超越极限的至强一击,手中方天画戟的锐利锋芒,无可阻挡的恐怖力量,被他收缩成一道耀眼惊虹,横贯四方,穿破了空间限制,宛若飓风狂飙,雷霆怒吼!

“很好!”

“就是这样!”

凌峰见状,脸上神色不变,只是言语之间多出了一分赞赏:“来来来,保持节奏,将力量推上极限,不必担心损耗,等战斗结束之后,我会为你恢复。”

说话间,罡劲外放,护持周身,凌峰轻轻一抛,将长刀送回原来的兵器架上,随即缓缓摊开了双手,仍凭周青长戟来袭,轰然一击,登时气浪翻腾怒涌,呼啸扩散。

“噗!”

手中方天画戟的锋芒尚还未能突破护身罡气,受到庞大的力量反震,周青身子一颤,口中已是忍不住的狂喷出一股鲜血,熊熊燃烧的生命源力,也不足以为他提供足以突破凌峰防御的力量。

虽然很不情愿,但这就是现实!

“你很气馁吗?”

“不必如此!”

“相信我,能够做到这一步,你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三师兄。”

眼见着周青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浓浓的灰败之色,凌峰当即开口,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也并没有什么深厚的情感波动,但却蕴含着一股神异的精神力量,使得周青在听到这番话后,剧烈波动的情绪竟而开始渐渐恢复,随即,奋起最后的神威,再次爆发。

“嗯,这一战打到现在,也是时候该结束了。”

心知两次突破极限,燃烧了生命源力,这对于周青来说已经是无法再继续承受的庞大消耗,凌峰心念一动,沉声一喝,体内气血沸腾,额头之上,乍然浮现的本源雷印,雷元激化气血,形成无边磅礴伟力,在这一瞬之间,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

“轰!”

如九天惊雷,轰然炸响,整个合一门演武场,场外上百观战者,上至夏侯武、单英这样抱丹练罡的大高手,下到思诺这样才刚刚踏入武道门槛的学徒,在这一刻,都被震动了,仿佛间感应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在震动。

“这………”

就在这快不及眨眼的瞬间,再次爆发的周青,最后的一次反扑,方天画戟再次刺到了凌峰身前,然而,纵然点燃生命源力换来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他终究还是难以逾越极限,护身罡气,阻绝了一切,将他手中方天画戟的锋芒彻底冻结。

“结束了。”

一声沉喝,周青不及反应,惊见生平前所未见之强,沉如山岳,一击破空,强悍无匹的力量,猛然击在他手中的方天画戟上,直将方天画戟生生崩断当场,同时,凌峰再赞一掌,中宫突破,打在了周青的身上。

“砰!”

气浪翻涌,雄浑的劲力厚重难当,周青整个人如同一只折了线的风筝,猛然被击的倒飞而出,足足飞出了十好几米远,摔落在地上的瞬间,口中一股逆血狂喷而出,但就在这个时候,凌峰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难逃(h) 清糖类似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