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 第一章

“走吧。”

许诺同样有些难以置信,出声再三询问,彻底确认下来之后,皱着眉头说道。

孙烈稍微有些犹豫:“真的要撤离?这里可是补给点,怎么能随便撤离呢?”

许诺看了一眼孙烈,随后叹了一口气:“现在什么时候了,还说什么随便?哪有什么随便啊,现在可是麦芒市的亲下通知。”

孙烈微微皱了皱眉头,半响才点头:“我这就去安排。”

“嗯。”许诺看了一眼远方逼近的兽群,轻轻应了一声。

不得不说,孙烈的办事效率非常的高,并没有过太久,就将一切安排妥当,该装的物资全部装上了车,拖累的全部丢下来,人员统一登上了车,只待一同出发。

许诺走到最前面的一辆车前,这里面是孙烈亲自在开车。

许诺一跃而上,直接来到了车顶,坐稳之后,他开口说道:“走吧,出发。”

听到许诺的话,孙烈直接踩动油门,驾驶着车,朝着第十五号战斗区域驶去。

远处凶兽的嚎叫声犹如在耳边一般,许诺心情稍微有些沉重。

一路上,许诺一行人遇到了足足数百支车队,无一例外,全都是朝着第十五号战斗区域的方向赶去的。

显然,这些全部都是来自于前线的清理小队。

“问题似乎超乎寻常的严重。”许诺眉头紧锁,坐在车顶之上,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

锋市第二十号战斗区域。

钱多多站在补给点的哨塔上,目光遥望着远处,在距离这里大概几百米的地方,无边无际的兽海映入眼帘,让人头皮发麻。

在她身后不远处,正倒着二十多只凶兽的尸体,被整齐的摆列在那里。

这二十多只凶兽从未耳闻过,具备隐身能力,实力强大无匹,若不是钱多多,换做其他人,只怕此时已经被袭击破防了。

她刚刚已经让人通知了第一区所有的前线城市,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些太迟了。

在这场雨出现之后,大片大片的迷雾出现在前线战场上空,而且似乎具备特殊的磁场,严重影响了卫星监视,不然,如此恐怖的兽海,绝对早早就会被卫星发现的。

她还尝试联系了一下麦芒市坐镇的林武,以及宣市坐镇的三位副指挥官,但是无论是林武,亦或者是其他三位副指挥官,全部都没有任何的回信。

作为第一区最前线也最危险的三座城市,这种状况以及让钱多多心中顿感不妙,但是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万一……

“钱长官,大家都收拾好了。”这个时候,后面来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索。

钱多多回转思路,随后转过身来,面色认真的说道:“即刻朝着第十五战斗区域撤离,我来殿后。”

“这?您殿后?”这个人明显愣了一下,旋即面色大变。

他对于现在的状况是了解的,宣市那三位副指挥官没有回信,林武也没有任何回信,十有八九怕是出了意外,目前钱多多简直可以说就是第一区的主心骨了,若是钱多多再出了什么问题,第一区怕是要完犊子。

“这绝对不行,我带着一批人来殿后,拖住,请您务必带人立刻撤离,和大部队汇合。”这个人回过神来之后,即刻说道。

目前钱多多已经安排,让锋市以及所有的力量聚集在地十五战斗区域,准备拧成一股力量来抵抗这次的恐怖兽潮。

钱多多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的命令,你想违抗吗?立刻带人撤离,给我留一辆车就行了。”

“可是?”这个人心有不甘,想要继续劝说。

“没有可是,立刻撤离,什么时候,我的话都不管用了?”钱多多声音凌厉了几分。

这下子,这个人再也不敢多说,钱多多长久以来的威严,到底是压过了他心底的不甘和担忧,只能应了一声,咬着牙朝外面跑去。

“是太平洋那里出现了问题吗?”等到众人离开,此时兽海也已经逼近了补给点,钱多多微微眯了眯眼睛,喃喃了一句。

“轰。”补给点的防御设施压根不堪一击,直接被兽海给撞了个粉碎,无数凶兽流着恶心的口水,目光贪婪的凝视着哨塔之上的钱多多,似乎想要把她吞入腹中。

钱多多看了一眼远方车队的影子,又看了一眼底下不远处的一辆车,轻轻闭上了眼睛。

就在她闭上眼睛的一刹那,方圆十里的凶兽,全部身子一僵,下一刻,双目直接失去神采,倒在地上没有了任何反应。

再次轻轻睁开眼睛,钱多多的眸子竟然出现了一抹幽蓝色,看起来诡异无比。

这无数无声无息死去的凶兽,直接震慑住了更远处的兽海,一时之间,原本涌动的兽海,竟然出现了诡异的静止画面,无数的凶兽停住脚步,腿脚有些发颤,目光慌乱的扫视着前方。

“吼!!!”

此时此刻,一声震耳欲聋,仿若晴天霹雳一般的吼声传遍了全场。

紧接着,无数的凶兽开始慌乱的让开身子,很快便避让出来一条空着的道路,一只遍体金黄色的凶兽从其中一步步缓缓走出,接着猛地一个加速,朝着补给点这边冲杀了过来。

钱多多远远的凝视着那只拉出一连串残影的金黄色凶兽,眼中诡异的幽蓝色缓缓闪烁了一下。

“轰。”

一声恐怖无匹的爆炸在那只金黄色凶兽周围出现,地面直接炸裂开一道数百米大小的深坑,犹如一颗陨石砸落在了地面上一般。

不过,如此恐怖的爆炸,却似乎对于这只金黄凶兽影响不大,它全身闪耀着淡淡的金光,从烟尘之中冲出,几个眨眼的功夫,已经逼近了补给点。

临近补给点的刹那,它身子一闪,已经朝着哨塔之上的钱多多扑了过去。

“好强…..可惜了。”钱多多目光微微闪烁,身子没有丝毫的动作。

就在这只金黄色凶兽爪子距离她仅有半米之遥,爪子溢出的能量几乎快要插入她胸口的时候,这只金黄色凶兽眼中徒然流露出一抹惊恐无比的神色,身子就这么僵在了半空中。

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 第二章

“有请来自北京大学的林嘉茉同学和本校金融系的林跃同学。”

说完这句话,主持人拍着手转身离开。

台下响起一阵掌声,当然,远没有陈寻上台时热烈,然而对于方茴、乔燃等人来讲,这两个名字像是晴空划过的闪电。

找了半天没找到他,原来那家伙跑这儿参加歌手大赛了,还不是一人,而是成双成对。

刚还和沈晓棠有说有笑的陈寻脸色一变,心说怎么哪儿都有他,简直烦死了。

他刚要质问沈晓棠为什么不说林跃参加比赛的事,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也没问啊。因为涉及到追方茴的事,他从没跟她讲过两人往日恩怨,而且……这应该是林嘉茉的主意吧,毕竟这个学期开学时出了陈雪来抢人的事,她迫切地想要确定和林跃的关系并昭告天下,免得学校里的女生对心上人生出非分之想。

就林嘉茉那点道行。

呵~

他教出来的徒弟,有几斤几两他还不知道吗?跑来这里参加歌手大赛,还拉上林跃,简直自取其辱。

陈寻在冷笑。

沈晓棠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一脸不解:“怎么了?”

“哦,没什么。”

沈晓棠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追问,因为这时林跃和林嘉茉已经由幕后走出。

面对乌压压的人头,林跃没有一点紧张的意思,毕竟见惯了大风大浪。

林嘉茉因为选修了体操课,去年在晚会上有过舞蹈表演,所以勉强HOLD住。

“别紧张,你只管弹好吉他。”

“嗯。”

林嘉茉活动一下双手,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林跃扫视一圈台下观众说道:“今天给大家带来一首羽泉的《深呼吸》,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这歌儿在去年可是火的很,摩托罗拉T191广告的主题曲,传唱度很高。

大多数学生没太多想法,只是觉得这歌不错,但是对于那些喜欢K歌的人讲,概念就不一样了。

明明是大火的歌,KTV里却没几个人选唱,因为它听起来很简单,旋律歌词什么的朗朗上口,但是真要拿起话筒去唱,你就会发现这是在为难自己。

歌手大赛的评委跟学生的审美是有代沟,可是不代表他们没有真才实学,他们不认可陈寻式的摇滚,对于流行歌曲还是能够接受的,羽泉是两个人,不说前者的高音专业人士都难学,就是后者极具特色的嗓音一般人也模仿不来,这里不是KTV,真不知道是谁给了他勇气选《深呼吸》来唱。

“他怎么选了这首歌。”沈晓棠算是一名业余歌手,自然清楚这首歌里变速唱法不是谁都能掌握的。

陈寻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找死”。

台上的两个人没有想那么多,林嘉茉深吸一口气,按照林跃说的不去看下面,就像练习时一样,只关注他的背影。

“我呼吸。”

“所有的准备都已就绪。”

“等着你的消息。”

“迫不及待开始倒计。”

“在梦里。”

“我进入了另一个天体。”

“体会那飞翔的刺激。”

“……”

当那句高潮的“深呼吸,闭上你的眼睛”唱响,台下沸腾了,听众们摇头晃脑,喊着林跃的名字,连评委老师也不禁称赞鼓掌。

他居然唱出了原汁原味的组合感,“羽”的高音,爆发力,“泉”的清亮饱满,都可以表现出来。

后排坐得刘云薇、李琦、薛珊三个人看傻了,林嘉茉弹吉他的旋律完全被歌声压了下去,毫无疑问哪怕是清唱,下面的人也会听得津津有味。

“方茴,你怎么从没说过他会唱歌的事。”

薛珊看向方茴,发现那女孩儿正紧抓前排座椅靠背,也是一副震惊到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

乔燃表现的还算平静,只是如果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嘴角一抽一抽,眼睛里的情绪特别不自然。

陈寻走了,离开前丢下一句,TMD这个变态!

沈晓棠看着台上站的男生,心情有些复杂。

很多人都在给林跃鼓掌,然而本人并不高兴,不是因为他已经达到荣辱不惊的境界,是因为观众席最后面一排的过道上站着一个人,一个手捧鲜花的人。

是何莎。

她不高兴。

她不高兴是因为他身边的人不是她。

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 第三章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不管这敲锣的邪军统帅,是故意引诱我进入早就布好的天罗地网。还是真的忌惮我连山印的杀气,被迫逃回邪界。

此时既然我来了,那就不会退。

也许他不管自己族人安危,只想见我一人死,足以。

而我为了玄门长存,为了数亿平凡人的安居乐业,就算死我一人,同样足以。

于是我们各怀心思的你追我赶,总能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不再像之前那般穷追猛打,而是勉强维持住连山印即可,防止到最后被他拖死,导致自己气机不足,陷入彻底的被动。

毕竟就算真的落入了陷阱,遇到必死杀局,我还要博上一博,所以我得保留一定的实力。

就这样猫捉黄鼠,兜兜转转一直跑了足足有一个时辰。

我的气机损耗过半,而他道行不知几何,但他气机也真的深厚,加上他是辅助性的玄术高手,所以他看起来依旧虎虎生风。

“小小人皇,你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都来到了我神族之地,你竟依旧要对我赶尽杀绝,真以为自己一个人皇,在我邪界也可以横行无忌了?”

突然,敲锣者猛地停了下来,讥笑着开口。

我不管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没有回应他,毫不犹豫地落连山印,那连绵的群山之气立刻对其进行了镇压。

连山气连绵不绝,气结连山。

这延绵群山势大

文学

力沉的落下,一下子砸在了我的身前,砸在了敲锣邪人的头顶。

那里本就有一座山,连山气开山,将那山头都给削平,一时间地动山摇。

随着连山印的消散,敲锣邪人的身影也随之一同消失。

我楞住了,难不成他就这样被我给镇杀了?

他之前那气机磅礴的模样都是假象?撑到现在终于撑不住了?

我暗暗运气,小心提防地看着。

在那弥漫的山灰下,有一个深坑。

那深坑就像是无底黑洞一般,深不可测,直入地底,一眼望不见尽头。

我忍住跳下去瞧个究竟的冲动,管他是生是死,管他黑洞后连接的是什么。既然他不见了,我也该退出邪界了。

我扭头看向身后,看到圣龙岭内已经尸骨如山。

大部分都是人皇神兵的尸体,那百万神兵,此时还能站立的不足一万,近乎全部战死。

而神兵尸体一旦死亡,他们体内的鬼魂也魂飞魄散,那尸体迅速腐烂,成了烂尸,那一幕看着既凄厉又血腥恐怖。

在神兵腐尸旁,还堆积着玄门风水师的尸体,还有相当之多的邪人尸体。

原本不可一世的邪兵,近乎被团灭,所剩不多的几十个邪人,此时也感受到了人族的坚韧与无畏,自知大势已去,这一仗终究败了。

那存活的邪人被风水师们团团围住,跪在地上苦苦求饶。

闻朝阳大口呼着浊气,这个三教通融的仙人,以武通玄的武夫,为了这一仗近乎贡献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整个人都看着苍老了不少,但他终究无愧天下,站到了最后。

高冷男用重尺支撑着身体不倒,满身鲜血淋漓。

存活的风水师们或瘫倒在地,或倒在血泊,或顽强地单膝跪着……他们的眼中没有劫后余生的侥幸,没有死了无数同胞的伤感,他们眼含炙热光芒,看向邪界方向,看向了我。

是我这个小小人皇,只身入邪界,压制了邪军统帅,才为他们争取了足够的机会,让人道打赢了这震古烁今的惨烈一仗。

所以此刻,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盼我归来,共庆胜利。让我这个人皇,玄门镇玄王,带领他们班师回朝,享世人顶礼。

我心里为死去的同胞心痛,为幸存者而喝彩,这种时刻我自然要与他们站在一起。

哪怕危机还没有彻底解除,也许不久后还会有邪族精锐发动战争,至少这一刻,我们赢了。

我也知道以残存的人道力量,是没有能力一举打入邪族诛邪的,毕竟就连邪界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都还没有弄清楚。

所以,是该撤退了。

于是我将气机彻底爆开,结束朝界河飞去,想要尽快回到圣龙岭。

“好强的力量,不愧是连山禁术。真没想到,过去了几千年,在这世上还能看到有人再次使出连山,难得,难得。”

就在我御气飞行间,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无比苍老的声音。

这不是敲锣者的声音,我暗道不好,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此人深不可测。

我头也不回的往回跑,这时敲锣者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小小人皇,你虽然道行一般,但造化惊人,借你连山气,破了封神印,放出了我族强者,你也算是为我族立了大功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