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箩莉h文|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小箩莉h文 第一章

连意看看那芙蕖,心中有片刻的恍惚。

一直以来,芙蕖在她心中只是一个队友,当然,一路走来,也算得上共患难了。

至少,她没有存了害她的心思。

哪怕是站在了敌对竞争阵营里。

却是没想到,她这没怎么样,她那儿便动了害自己的心思,还主动跳出来。

此事,说起来,换做是一般人身上,若是被这么针对,若是阵被人破了,那么肯定会反噬在她这个布阵人身上。

尤其,她还面对那么三个劲敌。

这是要她的命呢。

若不是她本人阵法造诣深厚,且不按牌理出牌,精通的又不是寻常阵法,变幻莫测,怕真就被害了去了。

她们好歹来自一个界域,以前连意都不认识这芙蕖,只是听说过罢了。

何仇何怨不能解决的,还丢人丢到了其他界域,要来杀她?也是够了。

连意微微蹙眉,焕法阁这门派真真是眼皮子太浅太浅了。

尽是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既然如此,她也没必要客气。

“看在她和我同出一域的份上,她这么对我,我却不能这么对她。”

“便让她捆在此处吧,她能不能获救,或者活着出去,那是她的造化。”

连意虽然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也曾经和粟家人表明过态度,可是这芙蕖犯她,她在毫发无伤之下还真的不能当真杀了她泄愤。

毕竟要考虑他们如今在别的界域,胳膊折了也要折在袖子中,有什么恩怨回到眉昆界再解决,可不能让别人看笑话。

另一点,倒不是她不信任粟家,可是若是她手刃芙蕖一事传出去,传到眉昆界来的人的耳中,难免不好,显得她心狠手辣,目光短浅了。

不过,她不杀她,不代表不从她身上知道些消息。

手一扬,细微的粉末飘飘扬扬随风飘了过去。

那芙蕖一时不察,尽数吸入,她愣了一下,愤恨的眼神变得迷糊起来,此后逐渐变得呆滞。

连意满意的勾勾唇角。

自家阿弟的真言粉还真的好用,连意觉得,必须要给这真言粉好评!

回头再多跟连外要点!

粟骅三人一脸掩盖不住的震惊,粟骈人跳脱一些,又对连意充满崇拜之意。

他一脸兴致勃勃,也不见外,直接问连意:“连家妹妹,这是什么?”

粟骅瞥了他一眼,脸真大,还连家妹妹,比人家至少长了一百岁,修为都没人家高,还好意思叫人家妹妹?

不过,对于连意手上这些稀奇古怪的药粉,他也是很好奇啊。

好像,连外擅药?

连意倒是随性,本就是同阶修士,又彼此相熟,如今又一同战斗过,什么性子都大致清楚。

粟骅谨慎谦恭,粟骈就比较毛躁活泼了,不过都没什么坏心眼就是了。

“连外说叫掏心掏肺粉,其实就是真言粉,效果不错,上一回和粟骄姐姐也一起用过。”

一边说着,连意目光一定,便盯上了芙蕖的眼睛。

她缓缓开口,声音中带上了神识碾压之力。

“芙蕖,你为什么要害我?”

那芙蕖神色木然,可是却是有问必答。

“有你在,我出不了头。”

连意点点头,倒是理解,她本身就是焕法阁以她为标准培养出来的。

若是她是真品,芙蕖便是仿冒品。

早几年,她那时候还在启叠界流浪,回不了家的时候,这焕法阁一直号称芙蕖是第二个连意。

她回来,好事之人在背地里肯定会拿她们比较,连意心思不在这上面,也从不在乎这种事,但是芙蕖这种性子想必会在乎,这些年,不管是有意无意,她连意估计已经是她的假想敌了。

难怪她刚刚看她的眼神那么的愤恨而复杂。

“棉白城用什么条件要你帮他们做事?你又需要做什么?”

想必就是因为芙蕖和她的这一层关系,要么是通过芙蕖了解她?要么是让芙蕖害她?

“赖家老祖找到我,说有办法助我一年内结婴成功。”

“我只需要提供你的所有信息给他们,并且帮忙破下你所布阵法皆可。”

果然与她有关。

“赖城主如何助你结婴?”

结婴这种事本身就是百里挑一的事儿,就算有培婴丹这种八阶丹药在手,也只是增加一丝成功的机率罢了。

可没有百分之百成功的,甚至三成都没有。

金丹修士几百年都不能成就元婴之人,太多太多了。

不说其他,连意刚回连家之时,连家破败而萧条,那会儿晨光老祖逝世,家中长辈全都是金丹修士。

足可见,元婴修士是多么难以成就之事。

如今,能确保结婴成功也就算了,还给加上了个期限,一年?!

这真是做梦都不敢这么做。

连意知道,芙蕖性子使然,若不是得到确切的好处,她肯定不可能就答应此条件。

不说连意被那芙蕖的话噎了一下,粟骅等人也是面面相觑,脸上的震惊之色已经遮掩不住了。

“赖城主有培婴丹?”连意心中一动,试探了一句。

“当然不是,赖城主手中有仙界丹药婴还丹!”

婴还丹是什么?

没听过。

仙界如何,连意不知,但是他们若是不能突破化神,连飞升仙界的机会都没有,这仙界当真会有修士需要磕丹药结婴?

那也太菜了。

“是谁跟你说,婴还丹是仙界丹药?你如何保证此物就一定能助你一年内结婴?”

如今芙蕖不过是结丹中期修为,连意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一年以内就能结婴了。

不止连意好奇,粟骅等人也上前一步,和连意并排而站。

此事听来非同小可。

“肯定能一年内结婴,赖城主说了,此物是鉴宝会竹修星君亲试,若是我这次事情完成了好,能够杀了你,以后化神,飞升都不在话下。”

芙蕖说着此话,语气里有了一丝波动,连原本呆滞的眼眸都起了一丝波澜,显然是太激动了。

连意手又是一扬,真言粉再次纷纷扬扬的洒落,那语气里的神识震慑之力又强上了一分。

“鉴宝会的竹修星君你了解多少?”

小箩莉h文 第二章

秦林叶中止了和诸天万界的融合。

此刻的他虽然被切断了和主宇宙的感知,但,主宇宙的坐标何在,他却十分清楚。

有主宇宙的坐标,又能模拟出诸天万界的规则运转,接下来自然变得简单。

甚至,如果他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强行压制住诸天万界的世界意志,再以自身混沌本源模拟诸天万界意志之力,代诸天万界规则运转,并拉扯着这个世界,强行融入主宇宙中。

可这样……

没意义。

现在的诸天万界世界意志太弱,主宇宙融合他根本不需要花费什么力气。

不用花费多少力气,自然就显化不出多少规则。

就像甲乙两个强者交锋,秦林叶则在旁观战偷师,可如果双方相差太大,甲一巴掌就将乙拍死了,秦林叶自然无法在甲身上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当下,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属性。

目光着重在那门未知功法,以及未知功法那一全新行列上停留。

“永恒法。”

秦林叶喃喃自语:“大能者境界之后,就是永恒境了?”

不过……

这个说法也未必绝对。

毕竟,无上法对应雷劫和真仙境,至高法对应金仙和大罗境,造化法对应无量境和大能者,以此推算的话,永恒法应该也对应了两个境界。

但这两个境界到底是什么,他却不得而知。

整个主宇宙最顶尖的强者就是鸿蒙道人、梵天之主、时光之主等大能者了,他们在主宇宙的份量,大概相当于无极至尊、天尊等人在诸天万界的份量。

当然,考虑到诸天万界有九个大千世界的因素……

鸿蒙道人几个应该比无极至尊等人份量更足一些。

“虽然只是蓝色品级,但也该有一个名字……”

秦林叶目光在“未知功法”几个字上停留了片刻,再看了看混沌、本源两大属性,以及功法所对应的全新行列,也懒得耗费太多时间精力:“就叫混沌永恒法吧。”

一念间,未知功法几个字一阵模糊。

秦林叶再检验一番自己的属性时亦是顺眼了不少。

本源82、混沌81。

基础:……

高级:略。

顶级:略。

无上:略。

至高:虚天炼魔诀三十一层圆满、玄天剑典三十一层圆满。

造化:三千剑道六十一层圆满、造化之门炼神法六十一层圆满、混沌之光炼体术六十一层圆满。

永恒:混沌永恒法五十一层小成。

特殊:量子永生法。

属性点1、技能点52。

目光在属性上停顿了片刻,秦林叶很快将目光落到了前方的无尽虚空上。

伴随着他身上属于诸天万界的规则不断涌现,原本和主宇宙中封闭的通道被从内部开启。

相当于诸天万界生灵朝主宇宙反向降临。

仅仅片刻,通道形成。

秦林叶甚至不需要动用任何外物,仅仅靠着自身对规则的运用就打开了两界通道,然后……

一步虚踏,重新出现在主宇宙他用于布置融合阵法的星空中。

此时这片星空所有星辰、建筑,被神通之力尽数摧毁,随处可见大量星球残骸所化的陨石、杂物。

而在秦林叶现身后,他亦是很快感应到了什么。

伴随着他对宇宙规则的模拟,他的思维感知仿佛融入了宇宙星空,呈百倍、千倍,乃至万倍般朝星空深处蔓延而出。

这一刻……

他的意志直接跨越了数百光年星空,将这片星空当中的一切尽数纳入感知。

强大的感知,再加上光神级算法的辅助,这片范围内所有形迹可疑之人被瞬间标注。

不过眼下,秦林叶最需要去处理的,还是发生在十数亿公里外的那场大战。

他的十位弟子正在和冷云、沧图、光翼、北浩等仙帝进行着激烈交锋。

反倒是龙域、元冥、明殿三位帝尊并未出手,此刻正竭尽全力恢复着刚才施展神通的消耗。

为了确保能快速恢复到全盛时期应对或许可能出现的变数,三人都动用了一份份宇宙奇物。

靠着这些奇物,哪怕秦林叶创出混沌永恒法,再适应自身的力量暴涨,整个过程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可三大帝尊却已经差不多恢复过来。

“咻!”

随着秦林叶一步虚踏,空间流转。

在空间流转之际,秦林叶仿佛想到了什么,体内的混沌力量突然模拟起主宇宙的规则运转,并在下一刻,引起了宇宙共鸣。

以自身规则引起宇宙规则共鸣的刹那,秦林叶猛然感受到了一种浩瀚无垠的伟岸之力。

这种力量……

磅礴到无可计量。

那种感觉……

就好像人类靠着自己的力量,第一次脱离星球,飞上太空,并穿着宇航服近距离观摩太阳一般。

那种发自灵魂,源于内心深处的震撼和感动,将他们的意识完全充斥,以至于……

以秦林叶的意识强度,都有那么一丝分神。

小箩莉h文 第三章

万佛殿乃海外上宗大教之一,传承自上个元气潮汐复苏时代,号称佛门源头,自然拥有关于‘战神殿’的记载。

九祖作为万佛殿老祖一级的人物,非常清楚战神殿代表着什么。那可是陆地神仙层次的强者都无法擅自闯入的地方,传闻中某位至强者所留下的手段。

只不过,随着上个元气潮汐时代的落幕,战神殿同样消失,再无踪迹。

九祖没想到的是,在这座大陆上,竟然会出现战神殿这三个字。

九祖脸色微微凝重。他第一个念头便是金刚寺方丈口中的战神殿,是否与他所了解到的战神殿重名。

毕竟,战神殿这三个字虽然不常见,但也并非真的举世唯一。

只不过,金刚寺方丈后面说到的魔龙,却是让九祖惊疑不定。

如果仅仅只是战神殿,倒可能是巧合重名,但再加上魔龙,却是与万佛殿对于战神殿的记载吻合。

“你没有骗我?“

九祖神色郑重,盯着金刚寺方丈,一字一句道。

战神殿里的那头魔龙,在上个元气潮汐复苏时代,可是数位陆地神仙联手都奈何不得,最后反而灰头灰脸的被赶出来。

这样的凶兽,就算是佛门的大罗汉出手,恐怕也是无功而返,怎么可能会陨落在一位罗汉尊者手上?

“出家人不打诳语。”金刚寺方丈双手合十,低声说道。

“是了。”九祖仿佛突然想到什么,“上个元气潮汐复苏时代距离现在,恐怕已经过去一万多年。”

“这般漫长的岁月,战神殿即便仍旧存世,但那头魔龙想必也是气血衰败,一身实力应该快要跌出神话境了。”

九祖想到这,微微颔首,顿时想通了。

魔龙作为妖族,寿元固然远超人族,但代表魔龙没有寿元大限。

否则,这个世界早就让妖族统御了,还有人族什么事情?

而寿元大限之下,气血衰竭,实力暴跌,让一位罗汉境的尊者斩杀,倒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不过。”

“就算魔龙真的快老死了,但自身天赋神通仍旧在,少林寺的那位罗汉尊者,能够斩杀魔龙,肯定有些手段。”

九祖心里思索着。

他倒是没有怀疑金刚寺方丈是否会说谎话。

九祖刚才一直以领域观察金刚寺方丈反应,对方如果有任何假话,必然瞒不过他。

再说,按照金刚寺方丈的描述,这件事不说路人皆知,但起码并非是什么秘密,他只要出去再确认下不就行了?

金刚寺方丈怎么敢在这方面欺骗他?

“或许,我所寻找的‘佛’,便是与这有关?”

九祖念头疾转,最后抬头望向某个方向:“看来得去一趟少林寺了。”

九祖冒着与长安城那位神话交手的风险,进入唐国,就是为了他感受到‘佛’的气息,如今好不容易有了线索,怎么可能放弃?

想到这,九祖一步迈出,消失在原地,朝着少林寺赶去。

金刚寺方丈与诸位护寺法王相互看了眼,最后,某位护寺法王忍不住问道:“方丈,此人到底是什么实力?”

“什么实力?”

金刚寺方丈扫了这位护寺法王一眼:“你觉得,能够仅仅凭借气息,便将我金刚寺数千弟子压制,会是什么实力?”

这话一出。

众多护寺法王脸色一白。他们刚才心里也有所猜测,但一直没敢确认,此刻听到方丈如此答复,自然心里震撼万分。

“方丈,这人如果是位佛门尊者,我等为何以前没有听说过啊?”开始说话的那位护寺法王试探问道。

“我也不知。”

金刚寺方丈微微摇头,脸上浮现一抹担忧:“但少林寺,恐怕有麻烦了。”

……

皇宫。

唐皇眉头一缩,望着龙案上呈递的情报。

“一位少年僧人?”

“一巴掌拍死一位绝顶大宗师?”

唐皇喃喃自语着。一般来说,不管是蜕变一次的绝顶大宗师,还是蜕变三次的一品大圆满,固然存在实力差距,但绝对不可能大到碾压的程度。

而情报上的这一幕,只有一个可能。

那位少年僧人,实力已经超过武道九品,迈入罗汉尊者的层次了。

至于具体处于罗汉尊者什么高度,唐皇就不知晓了。毕竟,任何一位罗汉尊者,都能一巴掌拍死一位绝顶大宗师。

“陛下,那位少年僧人,可能是万佛殿的人。”道一门的那位老道士开口道。

“万佛殿?”

唐皇放下情报,望向老道士。

老道士来自海外道一门,见多识广,因此唐皇一有疑惑,便将老道士请出来解惑。

老道士也乐得如此,经过这段时间相处,他也能看出,唐皇在苏秦里有着一定地位。

这样能够交好唐皇的机会,老道士又怎么可能放过呢?

因此,对于唐皇的任何疑问,老道士知无不言,哪怕涉及到道一门的隐秘,也会毫不犹豫的说出口。

“不错。”

老道士点了点头。

“这位少年僧人,不久前去了一趟金刚寺,然后离开金刚寺,朝着南方而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