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全班人享用的校花:新搬来的女邻居不戴乳罩

被全班人享用的校花 第一章

陈青凰凌空漂在泰坦棘龙的龙蛋上方。

死亡,毁灭,再生,三种不同的力量法则,如化作一条条秩序神辉,环绕着她。

此刻的青鸾女皇,尚未现出巍峨的神奇法相,已经气象万千,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像是在直面神祗。

呼!

那座小若芥子的“死亡巢穴”,再一次被她释放出来,奇妙的化作灰黑色的羽翼,在她的背后凝现。

羽翼内流转出的死亡能量,和此刻她散播着的死亡气息,完美地契合。

在这一刻,她给其他人的感觉,犹如是一尊死亡女神,终于成功地进阶了。

格雷克的复活仪式,残留于此的部分意志和力量,没有让她那么谨慎不安。

可在猜出曹逸也在,而且先他们以后,青鸾女皇显得异乎寻常的小心。

她以自己的行动,述说着,对那位玄天宗天才的重视。

而虞渊的阴神,此刻已经和煞魔鼎汇合,与鼎魂虞依依一道儿,也从高空朝着下面的巨蛋端详。

高空视野下,巨蛋裂开的缝隙内,隐隐可见一道血影穿梭不休。

熟悉的血影,让虞渊很快就确信,陈青凰的判断是对的。

的确是那位反杀安岕山,参透了血神教的邪恶法典,和玄天宗灵诀秘术融会贯通,学究天人的曹逸。

“大魔神格雷克,曾经想孵化泰坦棘龙的龙蛋,所以用吞月猿的十级妖神之身,去慢慢滋养它。”陈青凰移到煞魔鼎旁,用一贯冷漠的语调,继续不紧不慢地说。

“星空巨兽的孵化,需要漫长的时间,不是一朝一夕,而是数百年,甚至千年之久。那颗不知从何寻来的心脏,心脏和吞月猿胸腔连接的一束束血线,是将这头十级大妖残存血能精炼。”

“精炼之后,输送到上面的龙蛋,供龙蛋内的幼小泰坦棘龙成形。”

“只不过,格雷克自己在千鸟界出了事,他被迫无奈之下,要以那颗心脏内的遗留力量复活,便停止了孵化一头幼小的星空巨兽,反而通过那隐秘的复活仪式,从龙蛋内敛取能量。”

青鸾女皇解释。

“诺薇不行了。”

谭峻山轻叹一声,看着双眸冒着红光,脸上,脖颈上,渐渐覆盖了血色秘纹的月夜族长老,遗憾地说道:“她势必会化作血奴。”

“既然曹逸来了,她就算成了血奴,也不会将我们视为首要目标。”陈青凰很冷血地,看了一眼诺薇,特别留意着诺薇眸中的血色痕迹,道:“她会被格雷克残存意志奴役着,去那破裂的龙蛋,先寻曹逸的麻烦。”

嗤嗤!

虞渊的本体真身,胸腔悬浮的那座“生命祭坛”,已将陈青凰先前抛来的一块块血之精华消融炼化,他心念微动,祭坛重返胸腔气血玄门天地。

其本体,也向着高空而去,和阴神汇合。

这时,他也大抵看明白了,知道那位心机深沉的玄天宗天才,该是知道大魔神格雷克被困千鸟界,所以趁机潜入血魔族的此方禁地。

曹逸选在这时候,和他们一样是猜出格雷克回不来,他在看到泰坦棘龙的龙蛋时,该是激动至极,立即破开了蛋壳,以血神教的神通秘术,炼化幼小星空巨兽的精髓,用来壮大自己。

而格雷克,因为在千鸟界自知会遇难,兴许已动用隐秘神通,激发了复活仪式。

复活仪式一开始,星空巨兽的孵化计划,也就宣告停止。

格雷克不仅要收回,孵化那头星空巨兽的力量,还要将不知有没有成形的幼兽,一并加入到他的复活仪式中。

被全班人享用的校花 第二章

第3107章以大欺小?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被全班人享用的校花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

文学

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

文学

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