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的偷乱|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大炕上的偷乱 第一章

虽然季中赛结束、世界各大赛区的夏季赛还有一个月左右的休赛期,但是这并不代表几个大型赛区之间的各种勾心斗角。

有比赛的时候是在游戏场上互相竞技,而在这休赛期里,竞争的舞台便是从比赛的场上转换到了另一个方位:转会市场。

转会市场,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比赛场地。

在这里比较的不是队员选手之间的竞技能力,而是各大俱乐部的商业、谈判手段。

在这个新开辟的战场上,每一家拥有取得好成绩的俱乐部都无不是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地为了丰富阵容而做出着各种各样的努力。

在这一群俱乐部里,drx毫无疑问就是最活跃的一批。

虽然拥有当今公认的世界第一的中上组合,还有两个前途光明的新人野辅,但是他们还有一个人尽皆知的短板所在,那就是下路的AD。

先是原本的队长deft因病缺阵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比赛,就连现在一个月过去了都还暂时没有消息,然后是跌跌撞撞后好不容易拿到冠军过后,作为替补的hades在一切修成正果的第一时间宣布了离队……

这一来一去之间,本来在春季赛开始之前被给予了厚望的“上中下三叉戟”的drx,竟然只是辉煌了一个春季常规赛,仅此而已。

在这么多的变故过后,之前非常放心的下路AD竟然是成为了最稀缺的位置——要知道,在一切赛事开始之前,最被人所担心的,是野辅两个新人,而这两个新人却成为了现如今队伍阵容里仅次于中上两个核心人物之后的重要位置,这是无论如何也没有让诸多粉丝们所预料的结果。

为了之后的夏季赛、世界赛可以更顺畅的发挥,在这次的转会期里必须要加紧工作力度来为新的AD做出挑选,否则到时候只会面临没有AD可以上场的尴尬局面出现。

但是,现在drx所处的环境也是非常艰难的。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了这支季中赛的新科冠军是缺少AD选手的。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身为买家的drx被宰一顿,已经是所有人可以预见的一刻了。

“华国的食物都很美味,”一手非常自然地挽住了身旁男友的臂膀,一名扎着清清爽爽的单马尾、身着同款短袖的女子,正在其身侧说着话,“下次去,我还想要吃麻婆豆腐……”

如果有认识这一对情侣的人

文学

在现场的话,那么肯定会第一时间就叫出名字来。

这就是当前在lck最为火热的两个不同领域的人:目前声望最高的职业选手,还有知名度最高的LCK主持人。

这两个人就是时下各自所属的领域里最为火热的一员,而此时正处于回到LCK的举办场地,首尔的机场之中。

结束

文学

了为时一周的假期,两个人都是带着饱满的情绪来投入进了之后更多的事物之中,好像所谓的“长假忧虑症”,根本就不存在于这两个人的身上一样。

现在一个星期的假期已经完全度过了,回归了各自工作的岗位,让彼此之间都有足够的热情去对待。

大炕上的偷乱 第二章

“时间不多了。”留在原地等待的丁温看了一眼地图时间,然后对他们两个说道:“你们得抓紧点,刚才一连串的淘汰信息,我感觉会引来一些不怀好意的队伍。”

“冻原?”正在返回途中的烟卷意识到了什么:“对哦,他们貌似也在附近。”

丁温:“之前不算近,但现在我就不知道了。”

烟卷沉吟:“以他们的风格来说,确实很有可能。”

丁温:“所以你们要尽快,我们这边是没有掩体的,小黎那辆车没好的地方停,如果他们已经接近的话,大概率会被发现。”

烟卷:“我还有二十几秒可以回去,前提是车速拉满,你知道的,沙城的路是真难开。”

方落晴跟着道:“我比他快一点,不过我应该不用回去吧。”

她现在越来越聪明了,当然不是说以前她很笨,只是对游戏来说,她显得像个小白一样,很多事都不懂。

但现在不同了,这句话看似说的莫名其妙,仿佛没说完,其实却很能体现一个职业选手的水平,丁温自然也能领会她的意思,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

“没错,你不用回来,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来,可不管来或者没来,我们都要做好来的准备。”

丁温取消之前的3标,在地图上重新做了标记,同时还画了一条不长的直线:“你去这里吧,假如烟卷回来之前我们都是安全的,你再回来;如果不安全,你就在这里找机会,看能不能打掉一个,逼他们走。”

这个位置……

线和标记是给方落晴标的,不过烟卷也顺势看了一眼,尽管已经对丁温的能力适应了,但他看完后还是不禁感叹。

这边附近的地形大多以沙丘和沙坡为主,可跟‘八百沙丘’的地形又不太像,沙丘、沙坡不是连绵起伏的那种,而是几十米有一个,分散的很开。

丁温给方落晴标记的点位是一个沙坡,在该片范围中,这个点位不是最高的,位置也不是最好,只能算中等,不好不坏,而且更关键是,踩在这个点位根本看不到丁温三人这边,它能起到的唯一作用,是可以看到东边最高的一处沙丘。

正常来讲,新3标都不是一个该去的点位,因为站在那的选手,只能照顾到一个方向的敌人。

可丁温的理解能力就在于此,就像他神奇的预测圈型能力一般,在位置选择上,他仿佛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提前抢在了‘可能出现的敌人’前面,猜到了他们会选择哪作为支点。

烟卷是老选手,当然能懂丁温标记点位的利弊,他慢慢想虽然也能看的出来,不过绝不会像他这么快,几乎第一时间就想出来了。

“行,去这的话我就放心了,可以不急着赶路。”

烟卷关掉地图,开始专心开车。

冻原来找机会只是猜测,还没有被证实,所以暗黑童话整体的局势不是太紧迫,他们要是真的敢来,绝对会吃一个小亏。

大亏倒是还不至于,因为作为找机会的一方就算没成功,也还能随时撤退,烟卷和丁温的想法差不多,方落晴到位后,那个点位起码能打掉一个人,但顶多也就是一个人,毕竟没有几支队伍会在同一个侧翼安派两个人,那样太浪费空间了。

跟他们的预料一致,方落晴到位后,果然发现了北方之风的踪迹:“我看到人了,大侧身,他正在拿望远镜看你们这边,老丁,你们小心一点。”

“嗯。”丁温藏在车后应了声,然后问:“可以秒吗?”

“九成把握身体,六成把握打头。”方落晴架着重狙,目光紧盯北方之风:“关键是他老在晃,如果你想我做到百分百一击必杀,我可能需要他停下来,不用太多时间,一秒就够。”

大炕上的偷乱 第三章

如何给“露德米拉”制造出一种逃走的方法,让她以后还可以堂而皇之出现,恶心帝国,并且不会让里昂怀疑到什么,他早就有了一个万全之策。

不久之前,他用露德米拉的血液创造出替身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偶然,但也是必然的意外。

由于实体化魔法只能拥有本体一部分记忆,且露德米拉本尊并未像爆龙王一样逝去,所以那具创造出来的替身,就表现出了暴躁,混乱,攻击性强的特征。

但在帝国研究所看来,这恰恰是生命力量强,很精神活力的特征啊!

昔日的反抗军首领之一被突然抓捕,锁在暗无天日之地,剧烈的心理落差,暴躁是很正常的事嘛。

他们制作的种种实验品也是如此,比如用一些龙之骸骨,仿照邪龙斯皮兹制作的毒气之龙,取名为毛勒图斯的家伙,当初就因为暴躁狂怒的脾气,杀了不少帝国人。

暴躁,总会有安稳的时候。

…………

得到好消息,心情愉快的里昂,坚毅俊朗的面容也变得柔和起来,笑道:“想来,诸位应该也已经认识了,不过,我简单介绍一下吧,卡特琳身边那位就是,在阿拉德赫赫有名,冠之以最强之名的冒险家,年轻之姿,就抵达了吾等望尘莫及的传说之境,剑神夜林。”

虽然他们心里早就有了提前准备,甚至还刻意去调查过。

但如今陛下亲自开口介绍,诸多落席之人,还是纷纷拱手赞美其年少有为,英俊潇洒,个个语气惊叹像第一次才知道有这个人是的。

不过他们表面上洋溢着热情,内心却各有不同的心思。

有人单纯是对他持赞赏态度,比如有过一面之缘的柯纳德爵爷,有人是真的在诚心感激,谢其在山脉之中消灭魔兽,解救了自己的子女后代。

也有些人在心里偷偷把他和巴恩子爵放在一起对比,不过立刻暗自摇头,巴恩子爵礼仪完备让人挑不出毛病,但是实力,才是最大的依仗。

年轻,传说之境!

这就是最大也最无敌的资源,只要能与他牵扯上比较密切的关系,就算这个家族即将日落西山,也能立刻焕发出新生,如日中天。

他们很想从夜林身上得到点什么,哪怕是一层关系,不过现在是阿拉德最大的贵族,也就是帝国皇室的主场,纵有万般心思,此刻也不敢显露分毫。

夜林慢慢起身礼貌的点头致意,心里却一直腹诽,自己的一百亿到底什么时候送来,以及,什么时候吃饭。

安稳坐席间,他还感觉了两道比较特殊的目光。

一道源自于贵妃玛丽的好奇打量,还有一道,则是一位身材面貌皆有些粗犷的男人,金色短发中掺杂着白丝,年龄貌似不小了。

他是皇后约瑟芬的父亲,也就是里昂名义上的岳父,三皇女的外公,常年镇守在灰地沙漠,是一位将近半退休的将军。

随后接过里昂话头的,是担任帝国外交官的大皇女西莉亚,她把近些时日发生的事件,以一种正面,积极向上的口吻,简略叙述了一遍。

现在算是“内部会议”,之后,里昂还会在皇宫门口举办演讲,鼓动人心,谋划未来。

由于诸多事件或多或少都和夜林能扯上关系,他自然又免不了迎来一圈褒奖和赞美。

然后,有一个人的脸色,起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大皇子范恩·弗朗茨。

要不是夜林并非德洛斯帝国之人,不具备继承帝国“正统”的继承人资格,否则他都要深刻怀疑,里昂是不是要废储君,立新贤了。

不过一通看似喜气洋洋的流程,其实多是些无关痛痒的事情,重要机密之事,可不会拿到晚宴来详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