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一道题学长就顶我一下:大战刚结婚的少妇

做错一道题学长就顶我一下 第一章

跟着那两个小姑娘,灵平安拍着队,从太祖纪念馆的大门走进去。

一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十二根巨大的石柱。

灵平安知道,这些石柱象征着太祖起兵到平定天下的十二年峥嵘岁月。

石柱上,刻画着一个个鲜活的士兵。

从最初的衣衫褴褛,到最后的军容鼎盛,枪炮齐全。

大夏义军从流寇变成了王师。

这些石柱上,没有太祖。

但看着那些士兵,却又能叫人分明感受到,那位太祖皇帝就在其中!

越过石柱群,前方出现了北周著名的雕塑家殷野马的作品。

巨大的石雕上,盘旋着的玄鸟,落到了一条蜿蜒的巨龙身上。

玄鸟的羽翼,慢慢垂下。

巨龙回过头,伸出舌头,任由舌头上的龙血,流到玄鸟那千疮百孔的身体上,治愈玄鸟的创伤,抚平玄鸟的苦难。

毋庸置疑,这作品表达的是,殷商人民的情感,传递着玄鸟的子孙在三千年后与龙的子孙再次聚首,兄弟手足,重为一家,同心戮力,彼此

文学

扶持的精神。

从这雕像下走过去,进入了一条向上延伸的台阶。

一共是六十三个台阶。

象征着太祖一生做过的六十三件事情。

台阶两侧的浮雕上,则对应着那六十三件事情。

走上前后,便能看到一首刻在石壁上的诗。

那位太祖皇帝克复帝都,不顾左右劝阻,决意立刻挥师北伐时,写下的诗。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灵平安念着这首诗,只觉帝王气势扑面而来。

写下这首诗后六个月,大夏王师光复北都,为前朝末帝发丧,废伪朝之谥,改思宗为‘怀帝’。

这自然是半点面子都没给那位将天下葬送的昏君留。

“太祖真人杰也!”灵平安点头感慨。

但不知为何,他心中,却隐隐有着一股念头,似乎想要与这首诗的气势别别苗头。

于是,他抬起头,眼中慢慢的绽放出光彩来。

“卿为豪杰……”

“朕亦英雄!”他轻语着。

旋即就笑起来:“又中二喽!”

但他不会知道,在他道出那两句话的刹那。

帝都上空的云层,忽地搅动起来。

在风云之间,一个头戴冠琉,身披黑底金丝龙袍的伟岸身影,影影绰绰的出现在云层之中。

祂举手投足之间,垂下一缕缕的光带。

琉珠之间,日月山河流动。

祂缓缓低头,注视着身下的城市。

琉珠之间,那双眼眸微微的绽放出钦佩之色。

帝都的无数行人,纷纷抬头惊呼:“快看!太祖爷爷显灵了!”

人们惊呼着。

但头顶的云层,已经恢复了原样。

人们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和身边的人说:“你们是不知道呢!刚刚太祖爷爷的身影,在云层中投射出来……啧啧啧……那霸气,简直了!”

“我都快差点跪下来给太祖爷爷磕头了!”

…………………………

黑衣卫地下指挥中心。

忽地,一盏盏红灯亮起来。

中央超级计算机发出了尖锐的警报。

“警告!警告!”

“仙神级别超大规模灵能反应出现……”

“仙神级别超大规模灵能反应出现……”

“测定中……”

“灵能浓度……”

“缺乏数据!缺乏数据!无法估算!”

工作人员纷纷抬头,看到了卫星和雷达观测数据经过计算机重现后的三维图像。

帝都上空的云层。

遮天蔽日的巨大身影,忽然出现。

搅动起风云。

整个世界的灵能都在呜咽。

人们咽着口水,看着那个从云层中出现的身影。

祂就像是一个倒映在帝都上空的巨人。

从灵能预警卫星和灵能警戒雷达的扫描中,祂的真实体型开始被估算出来。

和路人们所看的不同。

在卫星和雷达中,祂的真实体型,乃是一个宛如月球大小漂浮在外太空的恐怖巨人。

现在,仅仅只是祂的投影,从太空中投射到云层而已。

所有人都咽了咽口水。

“祂是谁?”

卫星给出了最终的三维扫描图像。

那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尊浑身都由某种金属构成的巨大机械体。

但祂却穿着古代帝王的冠冕。

这些冠冕看似是布料,但经过扫描发现,乃是某种未知的超凡金属制成。

那一颗颗垂下来的琉珠,实则是一枚枚被打磨的毫无瑕疵的玉珠。

这些玉珠每一颗,都如同一座大山。

张惠看着卫星最终成像的画面。

他咽了咽口水。

“骊山中的那位!”

毋庸置疑!

这就是骊山中的哪位!

都督曾经深入骊山,见到过骊山地宫刻画的壁画。

壁画中,就有着这样的巨大青铜金人,行走在宇宙中,横扫着一个个世界的画面。

祖龙!

壁画中的铭文是如此称呼那巨大的遮天蔽日的青铜金人的。

但祂怎么出来了?

又为什么出来?

祂想做什么?

下一秒……

所有的警报都停了下来。

超级计算机中的电子声响起:“侦测到灵能反应消失!”

“警报解除!”

所有人都深吸了一口气。

哪怕是张惠,也感觉浑身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他切身的感受到了,在这等存在面前,在如此恐怖的可怕仙神之前。

人类的现在一切,黑衣卫的所有。

都是建立在沙滩上的沙堡。

一个浪花打来,便将全数崩塌。

“这才是仙神啊!”看着显示屏上,超级计算机重建出来的那位方才出现,如今又已消失的巨大金人,张惠悠悠叹道。

是的!

这才是真正的仙神该有的威势。

仙神,本就不是会被俗世的一切所束缚的存在。

用古话讲就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物质世界的一切,是无法解释这种存在的。

与这样的存在相比。

如今地球上所苏醒的所谓神明,大抵就相当于胚胎。

还在发育的胚胎。

不过……

张惠并未被这不可想象的存在打倒。

他看着屏幕上,被三维重建的庞大金人。

“总有一天……”

“我们之中,或者我们的子孙之中……”

“会出现这样的存在的!”

这一点,张惠无比确信!

因为,这就是民族的骨气。

愚公移山,精卫填海的骨气!

…………………………

秦陆,维也纳,神圣罗马帝国地下指挥所。

滴滴滴!

无数仪器发出尖锐的蜂鸣声。

在机械的法兰语呼叫中,无数工作人员抬头,看到了神罗的远程灵能预警卫星传送而来的数据。

“警报!”

“警报!”

“超神级灵能反应出现!”

“坐标XXX、XXX……”

人们咽了咽口水,看着传回来的数据,在中央计算机重建回来的图像。

宛如月球般大小的巨大金人,头戴冠琉,身披黑底衮服,脚踩着茫茫深空。

祂俯瞰整个地球。

一颗颗琉珠垂下。

做错一道题学长就顶我一下 第二章

第517章暴怒

第517章暴怒

咔!!

只一声刺耳的爆响,巨大的蜈蚣脑袋登时被打的爆浆!

红的白的紫的绿的东西一股脑的往外喷涌!

说起来吴龙的修为和实力,实际上比这土行孙,也只是差上一筹而已。

若是当真单打独斗,即便不敌,可显化原型之下,土行孙也难以奈何他。

但那捆仙绳一出,可就要命了。

捆仙绳所缚之下,他一身的灵气,修为,皆是散发不出!

只能被锁在气海之内!

因此之下,他浑身的防御力大大降低!

只能靠着本身妖修肉体硬抗!

那如何能挡住土行孙的攻击?

一棍之下,蜈蚣的脑袋彻底被打爆!

三魂七魄直接粉碎,继而一道真灵就飘飘摇摇的往封神榜去了。

“五哥!!”

常昊见那巨大的蜈蚣登时不动,一身的气息随之消失,顿时尖叫一声,双目都红了!

梅山七圣,情同手足!

“一只妖孽!也敢嘲讽老子!?”

一棍打杀了吴龙,土行孙冷笑一声,随后又看向常昊满脸残忍之色道:“叫!?你这么喜欢叫!那就一起陪他吧!”

说罢,只一招手。

却见那道困在蜈蚣尸体上的捆仙绳顿时一晃,复又化作一道细线,径直往常昊而来!

“该死的矮矬子!我等兄弟,必杀你啊!!”

而常昊虽怒,却不傻,此刻眼见金线过来,顿时嘶吼一声,同时身形一动,就往地面遁去!

在这地底,若是他也被那捆仙绳困住,那定是重复吴龙前车!

土行孙哈哈大笑道:“杀老子!?你们也配!一群孽障!往哪逃!?”

那金线登时激射,直追常昊而去!

“大哥救我!”

眼见金线速度奇快,自己根本无法躲开,必会被捆住。

一时间常昊陡然凄厉的叫喊了一声。

大地晃动,他已然钻了出去。

但与此同时,捆仙绳就到了他的身上,直接将他锁住。

顿时他灵气尽失,法力全消。

直接如同木桩一般就倒在了地上,虽疯狂挣扎,却根本动弹不得。

“老六!?”

袁洪正与几个兄弟一起,鏖战青牛,打算耗死他。

可此刻陡然间常昊钻出地面,被捆的动弹不得,顿时大惊的叫了一声。

“大哥!此狗贼有异宝在身!五哥被他杀了啊!”

常昊疯狂挣扎,此刻他算是明白了吴龙为何毫无反手之力就被打死!

这捆仙绳,着实霸道!

自己一身的法力修为,根本调不动!只能等死!

“什么!?”

一听常昊这话,不光是袁洪,便是其余的梅山七怪,也是一愣,随后一股愤怒的血液就冲上了脑仁!

老五,吴龙,他居然死了!

“叫什么叫!好好去死!”

而这时,土行孙也从大地之中钻了出来,只是大笑一声,一棍就往常昊的脑袋砸了过去!

“大哥!!”

常昊一瞬间魂飞天外,只得凄厉的叫了一声。

他的实力比之吴龙,还要差上一丝!

但袁洪等人和青牛正在酣战,此刻这边的事情又急又快。

也就是刚刚听到常昊说完老五死了,土行孙的攻击就到了!

哪里还来得及救他?

做错一道题学长就顶我一下 第三章

万里城下,妖族天下已经是撤军,浩然天下这次的伤亡很少,可是“少”却不代表没有。

如同往日一样,一些修士们在城下为自己好友,亦或者是不认识的人收尸。

其中有些人尸首残缺不堪,但在怀中还能找到镶嵌在衣服里的遗书。

而有些修士可能只剩下一条断臂,一条胳膊,若是能被朋友认出,死后的骨灰也可送回宗门。

若是幸运,亦可以凭倚灵山,成为宗门的护山灵。

但也有不少连朋友都没有的修士,他们没有人认出,也找不到遗书。

此类修士散修居多,他们皆是来万里城搏命寻找机缘,或许用散修的说法,那便死了就是死了,何必惹人挂念,又有谁挂念……

生生死死,在战场上,再也平凡不过,经历了多次战场的老者,对此早就麻木。

幸运的是,这次第一次下城头的那些萌新修士最多只是受伤,并没有伤亡。

可是活下来的他们却感不到丝毫的开心,看着万里城下的一切,他们神情皆是肃穆。

这一刻,他们知道,原来,这就是战场。

“你们看,那些妖军怎么撤的有些奇怪。”

就当各段城头的萌新修士在感慨人生之时,在各段城头,陆续响起了类似的声音。

他们极力看去,可惜的是他们未足元婴,

文学

还没有到“遥望百里”的地步。

不过一些刚刚回到城头的元婴境的修士却是惊奇不已!

他们眼睛晃动,嘴巴微张,像是看到了什么奇观!

“怎么会?”

各段城头,元婴境及以上的修士皆是看去。

之前搏杀之时,他们只是感觉到什么东西坠入妖军后方,可是没有详细去感知,毕竟在战场上分神,这是很致命的。

可是现在,回到城头的他们再看去。

一个男子竟然在妖军后方搏杀数万妖族?!

而且从骨龄来看,他还不到三十!根本就没有油尽灯枯的问题,甚至他境界极高!至少是元婴境的剑修!而且还是一个六境起步的武夫?!

这样的一个天才男子,定上了后浪榜前十!

可他为什么会在妖族后方?他不要命了吗?

难道是他的道侣死在了某个妖将的手中?

但不可能啊。

若是寻仇,那定是有目的边厮杀边寻找。

可这个人,他就站在原地,等着妖军冲来!

这明晃晃的是送死啊!

“长老,长老,妖军后防到底发生了什么?”

年轻修士们问向自己的长老,他们也很想康康。

“这…..”这些长老们面色复杂,一时都没有回过神。

“哈哈哈……这小子就是那个江临吗?谁说他是采花贼的?我看他分明就是一个疯子……”

城头一个赤脚修士哈哈大笑道。

“这不让浩然天下见一见,怎么行?”

赤脚修士将酒壶往下一扔。

酒壶破裂,可是酒水却像地泉一般,在城下不停蔓延。

最终,酒水形成一个胡泊,胡泊照应的,是那个不要命的男子在妖军之中宛若修罗的模样!

“师父!”

“益达公子?!”

当看到男子面容那一刻,钱甄多浑身一颤,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家师父冲到了后方!

而玉心宗的小倩更是认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