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我成了公司公共汽车

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 第一章

木钟从超自然学院毕业的时候,‘波姆森’就已经临近天年,到现在毕业了十四年,好些他认识的老教授,都已寿终正寝。

那些大魔法师,每一位都有超阶的能力,但都选择以人类之身走向超脱。

…….

待老店长哭得够了,木钟出声安慰道:“有位跟波姆森一样令人尊敬的老教授曾跟我说过,‘人类的超脱是轮回’。对于同为人类的我们来说,他现在跟一位活着超阶者没多大差别,都是离我们很遥远。你为他的离世伤心,他为自己的选择开心,他与你一样,一直都是人类。”

“……”

老店长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又喘了一会儿粗气,“加菲,你说的有道理。波姆森大人从不在意寿命的长短,他总说要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他喜欢当个人类,这是他喜欢的结局……我应该为波姆森大人感到开心……”

凝噎了一会儿,他又说道:“加菲……你能跟我说说波姆森大人的事情吗?”

“当然可以。”

“……”

接下来,木钟将自己知道的,跟波姆森教授有关的事情,尽量都讲给了老店长听。

老店长听得眼睛发红,常常忍不住又掉了眼泪。

……

木钟知道的有限,讲了一个多小时后,便把自己记忆里的东西都讲完了。

话语一停,两个人都安静下来,各自回味着泛上心头的事物…….

过了好一会儿。

老店长释然地吐了口气,悠悠问道:“加菲,你觉得,我还有多少时日?”

木钟顿了一下:“……问这个不好吧?”

“呵~你在意我的感受干嘛?直说就是了。”

木钟笑了笑:“大概不到十年吧。”

“说多了。”老店长提起笔,在信纸上慢慢地写起了字,同时继续道:“我觉得,我可能还有几个月时间。”

“再怎么低估,几个月也太少了吧。”

老店长停住笔,苍老的面容上,露出了柔和的笑容:“加菲,我想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这样能方便我安排一些后事……兽人的老年不像人类,人类可以有十多年时间慢慢习惯变老,而兽人往往是说老了,就真的老了。”

“……”

见着对方真的在意,木钟便不再敷衍,他直说道:“如果不生病的话,我觉得……你还有三、四年时间。”

如果生病的话,可能真的就只有‘几个月’。

老店长耸着肩膀笑了起来:“呵呵~看来我还能多读几本书。”

没什么可说的了。

——木钟告别道:“老店长,我先回去了,下次过来,再给你添几本新书。”

老店长:“哦,下次别把新书藏进书架里,我的眼睛也老了,找不到就太浪费了。”

木钟笑着摆了摆手,魔法‘空间瞬移’发动,身形消失在了这里。

少了一个人,藏书厅内,又有了‘寂寞’的意境。

……

……

冰寒森林内。

木钟坐在沙发上,手上端着一杯热咖啡,眼睛看着窗外,心绪在飘忽。

‘人类的超脱是轮回。’

——这句话从一个超阶者口中说出来,可谓相当简单,但如果换成一个人类,这大概就是一句晦涩难懂的哲思话语。

大部分人类,都不能淡然地面对死亡。

今天晚上,木钟向老店长说了波姆森教授的事情。

老店长年轻时跟随波姆森,往后大半辈子都崇敬着波姆森。

不管是有意无意,木钟说的那些话,确实的填补了老店长心灵、乃至人生中一片重要的空缺。

老店长现在正在跟随波姆森的背影,渐渐走向超脱……

“最后的结局……”

“老店长走到了波姆森教授的身边……”

“这是人生完美的落幕啊……”

“……”

对情感的触动在木钟心里聚集,然后化作一道热流,涌上了他的眼睛。

他感觉眼眶湿了一下,接着面前便出现了两颗‘女武神之泪’。

看着这两颗新诞生的‘泪珠子’,木钟揉了揉头发:“奇怪,我虽然有些感动,但还不至于掉眼泪吧?”

“怎么突然之间,泪珠子就冒出来了?”

“……”

——‘女武神之泪’的形成与‘感情’有关,而‘流眼泪’主要是走个形式而已。

……

喝了一夜的咖啡。

第二天上午。

木钟来到冰寒森林的冰雪区域,在这里找到‘冻牙草’,砍了一些,拿来压榨草汁。

而就在他挤草汁的时候,小青霜悄无声息地出现了。

小青霜没情绪的声音忽然响起:“木老爷,你在做什么?”

“?!”

木钟没放开感知,也就没发现被人接近了。

他先是惊了一下,然后转过身,伸手捏住对方的小鼻子:“小青霜,我还想问你在做什么呢?走路没声没息的,想吓我是吗?”

“木老爷,我在冰天雪地里走路是没有声音的。”——带着鼻音的声音。

“哦…忘了你是冰女了。今天怎么没跟卡茜雅一起玩?”

“小老师有事。”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在找雪兔子。”

“找兔子做什么?”

“烤兔子。”

“注意点,不要把兔子吃绝了,还有尽量不要找有家室的兔子。”

小青霜撇过了脸,不情不愿:“哦……”

……

木老爷发了一番威风后,说起了自己正在做的,“这些冰蓝色的草叫做‘冻牙草’,它的汁液很甜美,可以直接挤着喝,也可以加水稀释后喝。”

说着,他将自己挤好了的一瓶草汁递了过去,“这瓶草汁给你,你喜欢的话,就自己去尝试。”

“哦~谢谢木老爷~”

声音散散漫漫,没有半分对‘木老爷’的尊敬之意。

木老爷又捏了她的鼻子一下,接着快速将剩余的草挤压完毕,化作一道白光,飞走了。

小青霜仍在原地,她端着一瓶草汁,抬到嘴边,好奇地用舌头舔了一下。

甜美的味道立马充盈齿间。

她像是发现了野生的红烧鱼一样惊喜:“哦——”

——‘成年冻牙草’的末日到了。

……

另一边。

木钟带着榨好的冻牙草草汁,来到了‘隐雀之森’。

都是老邻居了,他一来到这里,就找到了这里的‘大家长’。

双方寒暄了几句之后,木钟直奔主题:“老瓦尔,我有个小想法,你帮我出出主意。”

“……”

老瓦尔对这个‘想法多’的邻居也是见怪不怪了,“什么想法?”

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 第二章

候勇闭上了眼睛,却发现自己还活着。

难道……

“哈哈……你个傻鸟!”那军官笑了起来,“你想死得痛快,做梦,老子要把你带回去,慢慢折磨。”

“来人,把他给我绑起来,看好了不能让他自杀!”

“是!”

两名士兵走了过来,将候勇五花大绑。

“对了,还有一个跑了。”那名军官说道:“快追!”

也算是孙宏命大,他被候勇踹下山破,滚到中途,被一棵小树卡住了,只是身上多处擦破了一点皮。

“候勇你个混蛋!你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不让我陪着你死?”

就在这时,山坡上传来一阵话语声。

“妈的,那么大一片山林,要找一个人犹如大海捞针。”

“是啊!不如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等会儿回去就说没找到。”

“对!我也是这个想法。”

说着,这几名士兵便坐了下来,开始在大树底下休息。

而孙宏被困在半山坡处,动也不敢动,担心发出声音让他们发现,只能忍着疼痛躺在原地。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几名士兵终于起身离开。

而孙宏早已经支撑不住了,动了动身子,那棵小树被他一动,顿时折断,孙宏顺着山坡滚了下去。

终于停了下来,孙宏感觉身下一片柔软,并且脸上传来一阵温热。

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滚到了一个牛圈里面,此时正躺在一堆青草上面,一头黄牛正用它的舌头舔自己的脸。

孙宏感觉浑身乏力,刚想站起来,就感觉一阵目眩,随即晕了过去。

而在京城里,陆杭,简春阳,戴思平,赵充和肖云五人当日去外执行任务,所以躲过了野战军的攻击。

此时,他们被困在了城里,无法出去。

因为这个时候,赵泽恩派人加大了搜查力度,凡是出城的男子都要把上衣脱下来检查。

而只要是参加过炎龙军的将士,身上都会被雕刻上一条龙,张牙舞爪的飞龙,所以,他们此刻想混也混不出去。

当然,炎龙军全体阵亡的消息,早已经在整个炎黄国被传开。

而此时,他们通过手机,已经知道了这个噩耗。

“炎龙军……全部阵亡了!”陆杭不敢相信这一切,“不……不会的!”

简春阳摇了摇头,“我也不相信,是不是赵泽恩故意让人造谣,动摇我们的军心。”

“是啊!”戴思平道:“我们炎龙军是不可战胜的,岂能败给这些乌龟王八蛋!”

陆杭捂着头,蹲了下去,良久后,他才站了起来。

“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们都要为炎龙军作自己最后一点贡献。”

简春阳双手搭在他的肩上,“陆杭,你现在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哪怕是去死。”

“好!”陆杭目光坚毅,冷声道:“现在,是我们为炎龙军献身的时候了。”

“不过,这次我们去了可能就回不来了,我不强迫你们。”

戴思平怒道:“你这什么屁话?不就是死吗?老子不怕,你要去干什么算老子一个。”

“是啊!不要瞧不起人,我可不是孬种。”

“还有我,大不了赔上一颗人头,说吧你要让我们干什么?”

这时,赵充和肖云也附和了起来。

“好!”陆杭眼睛阴冷了下去,“你们都不愧是炎龙军的铁血男儿。”

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 第三章

《千与千寻》的故事结构其实并不复杂。

真正让人觉得困难的是它那夸张的手绘量。

与后世流行的电脑CG作画不同,宫崎骏与其工作室一直都讲究的是原汁原味的手绘,很少有采用电脑CG作画方式。

整部《千与千寻》就画了至少十一万枚手绘画稿,平均每秒钟十五枚画稿切换——虽然有大量重复画稿,但要做到这个份上却依旧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工程量。

甚至在东野司那个时代还有人表示无法理解宫崎骏。

毕竟拥有更为便利的电脑动画制作,能够大量节约制作时间,为何宫崎骏还要采用落后于时代的手绘制作画法。

这些疑问有各种各样人的说明。

有人说是因为宫崎骏个人观点,觉得长时间运用机械作画会妨碍人的进步,说这是对方的一己之见。

但东野司却不这么认为。

作为漫画作者以及职业画家,东野司其实明白宫崎骏坚持使用手绘的原因。

因为手绘与电脑制作就是有所不同。

线条的弯折变化,场景线条的硬度以及柔和感…用电脑制作出来与画师一笔一划在纸张上画出来的感觉就是不同!

这是当然的。

你借助工具与你实际上手操作的感觉自然是不同的。

打个简单的比方,你手绘作画是用自己的手去画,自己的手去感知,线条的宽度,长度,硬度…这是很直观的一种感觉。

但是用电脑去制作,就相当于是你用自己的手握住了其他人的手,用其他的人代替你的手去画画…这就是间接的了。

这之间的差距就好比是李逵与李鬼的差距,自然十分之大。

当然,东野司并非对电脑制作有什么偏见。

这顶多也就是他对动画、漫画的自己的看法而已。

抛开以上想法,这也是为何《千与千寻》以及宫崎骏其他动画电影总是带着一种说不出韵味的重要原因。

所以按照东野司的想法,在这个世界制作的《千与千寻》也需要采用手绘的方式进行绘画。

为此,东野司其实早就已经有所准备了。

从《胜者即是正义》开始,到现如今

文学

的《非自然死亡》,东野司大部分时间都要求的是画师亲自手绘。

除了类似于‘夕阳’、‘水波’、‘光影’等特效是使用电脑外,《胜者即是正义》、《非自然死亡》基本上都是靠着东野工作室的画师手绘完成的。

没错。

之前的《胜者即是正义》、《非自然死亡》是为了《千与千寻》累积经验的练手之作。

东野司就是这样的人。

下定决心,先缓慢铺垫,然后再毫不犹豫付诸实施。

他并不害怕《千与千寻》失败,毕竟只要是人都有失败的时候,大不了再继续努力。

而且…东野司也不认为《千与千寻》这样一代名作真会失败。

经过了两部动画的制作…

东野司觉得,也差不多该让东野工作室的画师拿出真本事了。

“差不多到这里就可以了。”

东野司放下键盘,看着已经密密麻麻敲上去的《千与千寻》的剧情,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一个晚上的时间,倒是足够他把《千与千寻》的前半部分剧情给写出来了。

但正如以前所说,东野司并没有文学、文字上面的天赋。

虽然不至于说是惨不忍睹,但东野司写出来的东西毫无疑问是干巴巴的。

因此,他压根儿就没考虑过去电视台当编剧…

因为就这文笔写出来的玩意儿,估计那些制作人看都懒得看上一眼。

不过在东野工作室就不同了。

这里是东野司独裁统治的地方。

因此,就算他的文笔不怎么样,但写出来的东西也还是总会有人认真去看的。

这就是地位上面的不同了。

虽然文笔不怎么样,但从实际来看,东野司写出来的《千与千寻》的剧本好歹还是把故事梗概交代清楚了。

至少还是能让人看懂的。

“这就够了。”

东野司点点头,抬手将文档保存。

翌日。

东野司没有多犹豫,很简单明快地就叫来细川小春他们,将打印好的《千与千寻》的剧本草稿交给他们浏览。

濑尾大悟与矢野龙一都有些怀疑的看了一眼东野司…还真的就一个晚上就写出来了?

这不太科学啊。

他们俩半信半疑,细川小春却并没有多犹豫,接过对方手中的剧本草稿,一眼扫下去。

濑尾大悟他们见状也翻看起手中的打印稿。

过了一会儿,不说细川小春,濑尾大悟他们就忍不住皱起了眉毛。

没别的。

东野司这剧本草稿…虽说是草稿吧。

但这…

未免也太粗糙了吧?

就凭这份文稿的文字功底来看,东野司也确实不太适合写剧本。

不过抛开文字功底,只去看剧情…

濑尾大悟与矢野龙一却惊讶的发现——这剧情真的挺不错的。

根据东野司所说的,这只是文案的前半段。

但也就只是文案的前半段对其中建筑物、魔法的描写,就好像能把他们带入那个怪诡神秘的世界当中。

服侍神灵鬼怪入浴,洗去身上污秽的汤屋…

煤灰的小精灵,六只手臂的锅炉爷爷,琥珀川河神…

神灵妖怪共存的世界。

“东野老师…关于这个汤屋…”

濑尾大悟抬头,准备问问东野司汤屋的细节,毕竟这是故事的主舞台,按照这剧情的话,汤屋的整体设定必须要完善才行。

只不过东野司的文字功底…实在难以启齿。

他暂时想象不出来,因此才想问问东野司是否有什么想法。

然后…

他就看见东野司从旁边扯了一张纸,一顿猛画。

差不多十多分钟后,一座由铅笔构筑的,带着浓浓幻想风格的怪奇却又豪华无比的建筑物在纸上被栩栩如生画出。

看着这精雕细琢的汤屋,饶是刚刚才开口说话的濑尾大悟都未免有点失声。

他只是想询问具体细节。

但从来没想过东野司居然已经能完整画出来了。

这真让濑尾大悟感到吃惊。

要知道一段画面描写要从文字转化成纸笔画面…这可不是随便动动嘴皮子就能完成的。

这就好像你写小说。

虽然有了想法,但要把想法转化成完整的小说,这又是需要长时间思考的。

关键是东野司这画出来的成品还这么优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