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 地铁上一寸一寸的挤入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 第一章

三年后,酒楼的生意越来越红火,分店已经开到京城,老大几个兄弟分别坐镇京城的每个酒楼,她如今的身价已经和东方夜幽相比了,而她的积分已经达到足够值,完全可以通过兑换回到现代。

太阳正好,周芷鸢靠在院子里的躺椅上,看着康健陪着孩子玩耍,脑海里想起小九的声音,阔别几年再次出现,顿时觉得亲切的很。

“宿主,你如今的积分已经达到系统要求值,可以兑换一张回到现代的票,你还要兑换吗?”

周芷鸢听到这句话,望着对面的孩子天真般的笑容,他笑起来像极了夜幽,那个深爱自己的男人。

“宿主,你还在听吗?需要兑换吗?时间有限,仅有一天时间,过期就作废了。”

小九以为她没有听到,再次提醒她一声。

周芷鸢紧咬嘴唇,她很难做出抉择,“不是还有一天时间吗?你让我想一想。”

“好,晚上答复我。”紧接着小九的声音消失。

康健看着周芷鸢盯着他们发呆,冲她招了招手,“姐姐,你也来陪我们玩。”

“好!”周芷鸢微微一笑,从椅子上起来,融入到他们的游戏中,跟个孩子似的玩得不亦乐乎。

林氏从厨房走出来,看到他们三个人一起玩耍,周芷鸢在他们两人中间一点也不觉得违和,心里露出一抹满足的笑。

不自觉的扬起头看向天空,欣慰的说道,“孩子他爹,你看了吗?我们现在过的很幸福,康健身体好了,鸢儿也嫁人了,还生了个可爱的孩子,我们的日子过的越来越好,希望你在天之灵能够保佑我们一家人永远幸福下去,永不分离。”

周芷鸢看到林氏站在厨房门口,仰着头看着天空,便让康健陪着孩子,她则走过来,笑着问道,“娘,你看着天空做什么?你怎么哭了?”

林氏抹掉眼角的泪水,解释道,“娘是高兴,想着你爹在天上看着我们日子过的越来越好,他在天之灵也会安心的。”

周芷鸢挽着她的手臂,靠在她的肩膀上,依偎在她身上,“爹肯定会安心的。”

“是啊!只要我们一家人团聚在一起,你爹肯定会安心的。”林氏轻轻拍着她的手,破涕为笑。

这句话刺痛到了周芷鸢,小九的话萦绕于耳,她的积分值已经集满了,而且还有时间限制,若是她不离开就永远都无法离开了。

她是现代人,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这个身份也不是她的,她总不能一直霸占着别人的身子。

“娘!若是有一天我……”周芷鸢对上她的眸子,心中的话说到一半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她实在不忍心说出来,不忍心看到她伤心落泪。

林氏见她欲言又止,好奇的问道,“怎么了?说话吞吞吐吐的,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说?”

周芷鸢轻轻摇头,笑着说道,“没有,娘,你想多了。”

“没有吗?”可她的样子不像是没事啊!

周芷鸢肯定的点头,“真的没事,我骗你做什么。”

“那好吧!”林氏也不再继续追问,“饭好了,你去喊康健他们吃饭吧!我去将菜端到桌子上。”

“好!”周芷鸢松开林氏,朝着两个孩子走去。

……

晚上,东方夜幽从酒楼回来,老大等人都已经离开,酒楼重新找了其他的人,周芷鸢又忙着带孩子,很少搭理酒楼,全部交给东方夜幽搭理。

周芷鸢每晚都会让林氏留饭等着他回来吃,见他回来便将饭菜热好端到房间里,小孩子白天玩疯了,早就累瘫在床上睡着了。

“如今酒楼的生意越做越大,要不然你再找几个得力的人,你一个人要管理者这么多酒楼实在太累了。”周芷鸢见他吃饭的时候,神情之间露出一抹倦意。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 第二章

曾大夫才不在乎有没有重伤,他在乎的是凌画许诺给他的酒,有好酒,他自然乐意跑腿,也乐意为她干活,她说救谁就救谁,只要有一口气,他就能救得活。

更何况,榻上躺着的这个人用的毒,本来就出自他手。

但是,他还是要陪着凌画和萧枕演戏,装模作样为萧枕诊治一番,装作十分棘手的样子,将人的心都给提了起来。

曾大夫好一番看诊后,又看了萧枕的伤势,回身对皇帝拱手,给出一句话,“能治,也能解毒,就是费劲些,怕是要一两个月,才能将他身上的毒素除净。”

这是凌画早就交待好的时间。

凌画的打算是,最好让萧枕自己下的狠手受的这一回伤,物超所值,让皇帝与他父子二人关系近些,虽然萧枕已对皇帝不报亲父子之情的希望,但她觉得,皇帝的助力,若是能够借上,那将省事儿不少。

萧枕在京外已做了初一,她在京城要帮他做十五。

皇帝闻言面上明显松了一口气,“你有多少把握?”

“小老儿敢说八成,这天下,怕是除了小老儿,没人能解得了这个毒,这个毒出自百年前的毒圣之手,因太过歹毒,毒圣被人所杀后,留在世上的仅有流落在外的少许,小老儿年少时,看祖父耗尽心血为人解过这个毒,没想到如今又让小老儿碰到了。”曾大夫装的很像,很高深莫测,“陛下若是信得过小老儿,将二殿下交给小老儿就是了。”

皇帝问,“解了毒后,可会落下什么病根?”

“不会。”曾大夫大手一挥,“只要用心养着,定能活蹦乱跳。”

他邀功地看向凌画,“小画当年伤的重,如今活蹦乱跳,都是小老儿给

文学

她养回来的功劳。”

皇帝看了一眼凌画,见她肯定地点头,皇帝颔首,“不错,从今日起,你就住在宫里,为萧枕解毒吧!”

曾大夫断然地摇头,“小老儿不住在宫里,小老儿还有药园子要照看。”

“一个药园子而已,朕派人帮你照看。”

曾大夫依旧摇头,“小老儿可不放心,药园子里的草药,都是珍贵品种,养死了一株,小老儿心疼死。”

皇帝皱眉,看向凌画。

凌画想了想,装模作样问曾大夫,“给二殿下解毒,需要几日?”

曾大夫立即说,“今夜一夜,我就能给他清除大半毒素,此后三日一泡我特制的药浴,七日换一副药方子。”

凌画闻言对皇帝说,“陛下,曾大夫不喜拘束,不如这样,今夜让他留在宫里给二殿下拔剑治伤解毒,明日一早,让他回府,但有需要时,他再入宫帮助二殿下清理毒素换药方子。”

皇帝点头,“也好,朕给你一块出入宫门的令牌。”

曾大夫没意见,“成。”

皇帝对赵公公吩咐,“将二殿下送去怡和殿,他养伤期间,让他住在怡和殿。”

赵公公一惊,连忙点头,“是。”

怡和殿是位于陛下的帝寝殿最近的殿,昔年高祖做储君时曾住过,后来先皇们懒得去御书房时,便临时用来接见朝中大臣偶尔处理朝事之用。

赵公公带着人抬了萧枕,曾大夫提着药箱跟着,一行人匆匆去了怡和殿。

凌画觉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对皇帝说,“陛下,臣发热了,臣先告退了。”

皇帝这才发现凌画是有些病态,对她关心地问,“怎么发热了?”

“染了风寒,已有几日了。”凌画道。

“你身边不是有这个姓曾的大夫吗?怎么小小风寒,还任其几日不好?”皇帝纳闷。

凌画叹了口气,“臣自当年落了个病根,每到秋冬便要染一两次风寒,发热一两回,以前曾大夫一副猛药下去,臣最多三日就好了,但如今臣已嫁给了小侯爷,总要爱惜身子,以备孕事儿,自然不能再用猛药伤身了,温和的药吃下去,见效慢,要每天半夜烧上一回,七八日才能好。”

“难为你染了风寒发着热还夜里出来奔走。”皇帝知道凌画这三年来掌管江南漕运不容易,就是因为她不止有手段,有本事,还有坚韧的毅力,无论是遭遇刺杀受伤,亦或者病倒,都不曾耽误事情,这些他都是知道的,就因为知道,才更清楚,找一个能与她一般接手江南漕运让他不操心的人,何其难找。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 第三章

少年掌心温凉。

裴初初触电般缩回手,阳光下瞳孔极圆:“陛下这是作甚?”

萧定昭清晰地读出了她眼底的防备。

裴姐姐……

不喜欢他?

他捻了捻指腹,忽然眯眼一笑,柔声道:“幼时经常牵裴姐姐的手,如今长大了,裴姐姐倒是与朕生分了。”

少年笑起来时唇红齿白,暗红色滚玄边的帝服衬得他俊俏高贵。

轻易就叫人卸下防备。

裴初初减去七分戒心:“幼时不知男女大防,如今长大了懂事了,陛下与臣女该保持距离才好。”

萧定昭眼底晦暗不明,面上的笑容却更加灿烂:“裴姐姐说的是,都是朕不好。朕瞧裴姐姐戴着玉镯子的模样极是好看,寻思着美玉配美人,于是特意又为裴姐姐寻来一支碧玉凤头钗,权当今日的赔罪礼。”

他从宽袖里取出凤头钗,借着龙案的遮掩,塞进裴初初的手掌心。

裴初初愣住。

她迟疑地抬起头,天子朝她眨了下左眼。

还是顽劣的少年模样,像极了邻家弟弟。

裴初初自幼陪伴天子长大,是有几分把他当成弟弟看待的。

她不由心软了些,起初的戒心全部消失。

她握住凤头钗,小声道:“谢陛下赏……”

高台之上,两人你一言我一语。

文武百官和秀女们看在眼中,便不是滋味儿了。

裴夫人心疼女儿裴敏敏,着急想知道选秀结果,堆着笑脸打断道:“不知陛下和初初在谈论什么,谈论得如此开心?这众多秀女,可还等着您呢。”

萧定昭看她一眼,吩咐继续选秀。

美人如花,千娇百媚。

裴初初陪着萧定昭看了片刻,注意力悄然放在了选秀场外。

十几位交好的高门公子坐在一处,正笑谈书画。

其中一人生得器宇轩昂,风度含蓄内敛,周身有股难得的血性,与周围那些粉面书生全然不同。

是沈大将军的表侄儿,沈知厌。

沈家门庭显赫,家族十分鼎盛,除了沈大将军掌管京中二十万兵马、大将军夫人掌控天枢,沈家的族人也都在军中担任要职。

比如这位沈知厌,双亲早年战死沙场,他在沈府长大,年纪轻轻就跟着沈大将军做事,如今已坐上副将军的位置。

家中没有双亲,又出身显赫前程锦绣,简直是为她量身打造的夫婿……

这些年来一直没人为她筹谋将来,致使她耽搁了说亲的年纪,眼看即将沦为长安贵女圈里的笑柄,她必须亲自筹谋将来了。

裴初初摩挲着掌心的那支玉钗,遥遥注视着沈知厌,心底起了几分意动。

半个时辰后,选秀终于结束。

萧定昭并未说明谁被选上,只称过两日再公布人选,留下一众懵懵懂懂的秀女,就摆驾回了长乐宫。

裴初初正要跟上车驾,裴夫人寻了来。

裴初初被她带到御花园偏僻角落,刚站稳,就听见劈头盖脸的一顿询问:

“你妹妹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会肚子痛?!这么重要的日子,竟出了如此纰

文学

漏!初初,你究竟是怎么给你妹妹办事儿的?!”

裴初初平静道:“许是妹妹吃错了东西,又或者染了风寒。”

“你胡说!”裴敏敏虚弱地捂着肚子,大约哭过一场,眼睛格外红肿,“我身体一向很好,才不会染上风寒!你是不是嫉妒我要当皇后,所以故意在背地里给我使绊子?裴初初,我若是没选上,你也别想好过!”

裴初初看着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