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压在洗手台从后面用力:揉捏小核鞭打花唇夹子

被压在洗手台从后面用力 第一章

“那就打呗!刚设伏大秦重臣,死有余

文学

辜!”

王离手中紧握青铜剑,一脸的杀气腾腾。

好歹也是出自将门之后,也领兵数千参与了灭六国之战的。

现在竟然被一股群盗给设伏想要偷袭,心头瞬间火起!

和六国的精锐厮杀都不成畏惧,又岂可被一股几百人的群盗给吓退。

堂堂王家子孙,在大秦腹地被一伙群盗给吓跑,老王家丢不起那人~!

虽然己方只有一百人,但这支护卫队的战力可是早已领教过的。

当初统率一千精锐中的精锐,都被杀得大败。

何况区区五百群盗!

即便是六国余孽,也丝毫不惧!

陶方骑坐在战马上,也杀气腾腾的说道:“少爷,只要您一声令下,属下保证将敌人全歼!”

秦轩从窗户处瞥了一眼,心中快速权衡。

目光一凝,沉吟道:“我不会下令。”

“嗯?”

顿时,包括顿弱在内的三人脸上都露出诧异之色。

不会下令?

难道是要退走?

不符合这位小爷的作风啊?

秦轩目光严肃,沉声道:“陶方,你是大队长,该怎么打由你决定!”

“是,保证不会让您失望!”

陶方眼中闪过一抹亢奋的光芒,策马快速跑到前方开始布置。

王离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这支战力超强的队伍,心中也有些痒痒。

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想要指挥的话来。

他心里心情,这个便宜大哥压根没把埋伏的人放在眼里。

让陶方全权指挥,是在考验他的能力。

自己若是争着想要指挥权,那就不识趣了。

只能眼巴巴看着,脸上满是羡慕之色。

秦轩坐在马车里,闭上了眼睛。

正如王离所猜测的那样,让陶方全权负责,就是为了考验他的应变能力。

毕竟,作为火狼的大队长,将来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每一个决定都关系着队员的生死。

只有在实战中,才能更快提升他的能力。

上郡秦匈大战,那种十几万人马的大战不附和火狼的作战风格。

而且,毕竟是秦轩第一次上战场,又听闻匈奴勇猛无比,心里是真没底。

自然要把最信任的精锐放在身边保护自己。

万一败了,也能护着自己撤退逃命不是?

所以,只是在城楼上射了两盒箭矢,并没有冲锋陷阵。

可是现在,练兵的机会来了。

无论对方是流民组成的群盗,还是六国溃散的隐藏的军队。

装备还有武力,必然都不能和这支精锐比。

若是错过这个机会,还想找这种合适的练兵对手就难了~!

秦轩抱臂思索的时候,马车又缓缓前行起来。

显然,这是要正面会会那伙群盗。

咯吱咯吱~

车轱辘发出尖锐的摩擦声,距离设伏的地点越来越近。

小山坡后面,五百人不耐烦的等待着。

经过两个时辰的埋伏等待,之前那一点警惕和兴奋劲早已过去。

横七竖八的趴在地上,一个个脸上透着不耐烦。

不少人在太阳的照射下打起了哈欠,甚至还传出了呼噜声!

被压在洗手台从后面用力 第二章

李泽轩没预料到书院众师生在太原城就会遭遇这么大的危机,他料想到突厥人在得知书院众人北上的目的之后会从中作梗,但按照他的预想,突厥人最有可能是在云州动手,毕竟那里地处大唐边境,天高皇帝远,可他万万没想到突厥人直接就在太原城甩出“王炸”,他们难道不应该先在太原城试探试探虚实、然后再在云州发动“绝杀”吗?

突厥奸细们的这一连串举动不合乎常理,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李泽轩也没有想到他的老丈人会歪打正着地截获了突厥奸细的密信,这可太关键了,要不是这个歪打正着,现在书院众师生的处境只会更加的被动,甚至他们连自己面对的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就更不用谈去对付了!

当然,李泽轩最最没想到的是,突厥的奸细首领居然是赵德言!

前世的他虽说不上是熟知历史,但关于赵德言这个人,他还是有所耳闻的!这家伙可是唐代第一大汉奸呐!

但相比于历史上的其他汉奸,赵德言这个大汉奸并没有在史书上留下多少骂名,相反,许多中原人甚至还对他颇有好感,究其原因,主要还是赵德言这个大汉奸当的并不“合格”,细数其在突厥的作为,不仅没帮到突厥,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反而是帮了大唐!

电视剧《贞观之治》,关于颉利得到赵德言的描写,非常有意思。赵德言原来是大唐刺史,李世民发现他擅长拍马屁,又没有真才实学,就决定让他去祸害突厥。

李世民先是撤了赵德言的刺史之位,然后让赵德言随大唐代表团出使突厥。赵德言到了突厥之后,一番溜须拍马,让颉利大可汗觉得很受用,就决定重用赵德言。李世民为了让赵德言全心全意为颉利服务,还把赵德言的家人送到突厥。

事实上,赵德言并非什么刺史,而只是一个地方小吏。正史限于篇幅,没有记载颉利可汗是如何得到赵德言的。《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二》只是记载说:“颉利可汗获华人赵德言,委用之。”

东突厥在隋末唐初几乎对任何势力都保持绝对的优势,公元615年,依然以千古一帝自居的隋炀帝,北巡到雁门一带。得到消息的突厥骑兵,趁机大举南下。他们一路势如破竹,攻克雁门附近的大部分地区。隋炀帝在仓皇之中,躲入雁门郡城暂避。突厥大军随即将城池封锁,展开围攻。激战中,突厥人的箭矢一度射到了隋炀帝身边。平日里不可一世的隋炀帝,在面对真刀真枪的战场压力后,竟被吓得泪不能止。随着突厥人的攻势加剧,吓破胆的杨广也已哭到眼睛发肿。

此战之后,东突厥汗国的声望更为强盛,成为了当时东北亚草原的霸主。步入巅峰的他们,将地盘扩大到东起契丹和室韦部落,西至吐谷浑与高昌国之间的广袤区域。各方部落的酋长与小国君主,都臣服在东突厥可汗之下。

隋朝灭亡后,东突厥人更是混的风生水起。当时中原北部的各路军阀,或多或少都和东突厥汗国有所交易。其中也包括了以山西被基地的唐高祖李渊。他甚至不惜向突厥人称臣,以便在便在攻打长安的时候,借到五百突厥骑兵。通过这种狐假虎威的手段,给对手以极大的心里压力。

东突厥势力日益强盛,甚至眼看已经有了威胁大唐、问鼎中原的资本,但对于东突厥的可汗颉利来说,却始终有一个心病,他渴望拥有李渊、李二那样至高无上的权力!

在突厥势力起家时,统治模式相当的简便。可汗之下的其他贵族,也都有相当大的权力。他们在各自的部族中,保留了自己原先的习惯,不受可汗干涉。中原皇帝在国内所拥有的生杀予夺的特权,在突厥可汗那儿只是梦寐以求的渴望。

于是,颉利可汗便任用了逃亡草原的汉人赵德言,为其进行大刀阔斧的政治改革。颉利希望借此加强自己的权力,将保有自治权利的部落都彻底统一起来。

被压在洗手台从后面用力 第三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

文学

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