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岳坶双飞 宝宝你都湿还不要

我和岳坶双飞 第一章

陈辉说完,直接在夏子辰面前露出了自信之色。

而这个时候,夏子辰听到陈辉的话,却是愣了一下。

随后露出了冷笑。

心中腹诽不已。

这个老家伙是个傻子吧!

居然要给自己一条活路?

夏子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而这个时候,见到夏子辰没有说话,陈辉一扶胡须,继续自信说道:

“你要知道,倘若本长老将你的行踪暴露出去,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来杀了你而后快。”

“到时候,天下群雄围攻之下,你就算插翅也难飞。”

“而我,现在却是可以给你另外一个选择,也就是给你一条活路。”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夏子辰闻言,嗤笑一声。

刚想说朕现在打死你之后,不就没人知道了?

不过,转念一想,夏子辰觉得很有意思,不禁问道:“哦?是吗?那你倒是说说看!”

闻言,陈辉看了夏子辰一眼,赞赏道:“这就对了,做人嘛!就要知进退。”

夏子辰倒是没说话。

心中却是想着,要不快点儿将废话说完,朕就直接宰了你。

陈辉不知道夏子辰的心思,此刻却是自顾一笑。

紧接着,对着夏子辰说道:

“两个要求,答应了,本长老便放你安然离去,还保守你的行踪。”

“说!”夏子辰额头满是黑线,这老头废话真多。

陈辉也不在意夏子辰的表现,而是继续说道:

“第一,放了齐林,他毕竟是为云海宗的弟子,还容不得迫害。”

闻言,夏子辰眼睛微眯。

果然。

这个老家伙目的还真是这样。

夏子辰之前就猜测是这样的。

现在一看,还真是如此。

然而,这个时候,听到陈辉的话,那齐林便是脸色一变。

心中顿时鼓声宛如雷鸣一般响起。

大感不妙。

而这个时候,陈辉却是开始说他的第二个条件。

只见他一指一旁一直没有发话的黝黑少年阿蛮。

淡笑道:“交出这小子,本长老要带他走。”

陈辉眼睛眯起。

眼中有着十足的自信。

他相信,夏子辰一定会答应的。

他现在顿时有了其他的心思。

只要这小子答应了,本长老便带走这小子和齐林,顺便把这小子的行踪公布出去,赚点儿小东西。

简直是一举两得!

他来这里的目的,可不单单是为了保护齐林。

而是要查探此处出现异常的原因。

而他现在也是看了出来,这出现异常的原因,就在那黝黑少年身上。

所以,他想带走阿蛮。

如此一来既解决了事情。

还能坑杀夏子辰。

他哪里能够不开心?

然而,这个时候,听到这老家伙的话。

夏子辰眼睛眯了起来。

他看了看阿蛮。

心中顿时了然。

看来,这个老家伙也看出来阿蛮的不同寻常。

这是想半路截胡啊!

难怪这老家伙没有直接出手。

而是在这里废话。

原来是打了这种算盘啊!

有点儿意思。

夏子辰心中冷笑连连,自己搞定的一切,还真能让人截胡了不成?

他顿时冷笑,道:“那要是朕一个都不答应你呢?”

陈辉冷笑道:“不答应,那么你会死的很惨。”

“我云海宗的少宗主,可不是你想杀就杀的。”

陈辉皱了皱眉,故意将话题引到齐林身上。

为的就是不让夏子辰察觉到异常。

我和岳坶双飞 第二章

一击退众人!

似乎所有人都未曾想到,楚墨竟会如此强大!

“你的道……与众不同。”

老王硬生生挨着这一击,口吐鲜血,神色惊骇地望向楚墨,他的攻击,太过纯正,与楚墨相比,他的武道力量,就显得很薄弱。

“你对道,并不懂。”

楚墨扫了眼老王,手中长剑横空,紫光顺着长剑全身开始蔓延,光芒流苏,衬托着那张英俊脸庞,宛如神仙下凡。

什么?老王用一辈子研究武道,此刻,竟被人嘲讽,他不懂道?

“这世上,没人比我更懂道!我若愿意,随时可踏足宗师!”

老王面色冷酷,双拳紧握,发怵咯咯响声,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不懂道,即便是剑老等人,也不敢说这样的话。

楚墨,他又凭什么这么说?

仅凭一击?可笑!

“道,并非是境界!”楚墨摇头叹息,或许经历过大起大落,才会懂得道为何物吧!

“无知!”

老王厉声吼道,战意开始蔓延全身,全身力量汇集双拳处,使得那双拳气势大增,在他身边那气息如同怒浪咆哮,以他为中心,迅速朝着周围扩散去。

周边,不少弟子纷纷后退两步,只因这股气势太过骇人。

剑老则是大手一挥,一股淡黄色的气罩将整个长老院笼罩其中,不让那气势波及他人。

只见老王眼中流露出自信与傲慢,双拳抡空,丝毫不留余地的朝着楚墨头顶方向砸下,周围几名九境巅峰长老见状,也都纷纷御起手中长剑,同一时间朝着楚墨发动进攻。

“大道无形,孕育天地!大道无情,日月轮换,大道无心,万物轮回。”

楚墨叹了口气,望着面前那扑面而来的攻势,手中长剑挥舞在空,一剑凭空刺去,啪的一声剑罡锋芒毕露,在空中化成一道恐怖的烈焰,一分为四,围着周边无数九境长

文学

老不停的攻击。

这一剑,太过锋芒,使得众人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而他们所化的攻击,再一次被楚墨身旁的龙卷风所吞噬,无影无踪。

而那老王的身影紧随而至,楚墨眼神一眯,突然身影化成一道残影,眨眼间,便有数十道楚墨身影出现在原地,一人一剑宛若迷雾,强大的剑气从这数十道身影齐齐爆发而出,在老王面前凝聚成一道光刃,迎面劈下。

老王神色一凝,来不及收拳,硬着头皮砸向那光刃!

轰!

可怕的气息如同怒浪翻腾,光刃闪烁化成无数道剑影,将老王整个身体都包裹进去,爆炸间,惊天光焰凭空卷起。

“吼!”

怒吼一声,老王的身体盘旋倒飞出去,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鲜血蔓延全身,显得狼狈不已。

傲立在空,楚墨收回长剑,冷漠地扫向老王,这一剑,足以说明很多。

“何为道?”

老王目露不甘,手捂着胸口,愤恨的看看向楚墨,这是他踏足九境以来,第一次询问他人,何为道!

“森罗万象,道法自然,这世间,人,便是道,举手投足,皆是道!”

我和岳坶双飞 第三章

张静涛就道:“恶鬼和山谷,若简单合起来,岂非就是鬼谷?难道这是说鬼谷山?”

而他说的鬼谷山,也就是云梦山。

当然,若以张静涛几人去南燕城的速度来说,云梦山到封丘的距离就简直是太远了,但去南燕城的时候,那是有人拦截,来来回回的其实是不敢前进,虽说和敌人斗智斗勇,实则却等于是在小范围中驻扎着,等突破机会而已,并非是赶路的范畴。

可此刻除非张静涛回南燕城,才会受到燕南天的通缉,否则艮本不会再有人拦截他,那么去这鬼谷山不过就七十公里而已,用马车的话,一天时间也到了。

当然,轻装的良马,一小时甚至可以跑出三十多公里,但那是轻装,并且是拼尽体力一搏的赛马。

拉着马车的马,可跑不了那么快的,一小时也就十几公里,甚至更慢一些。

这其实已经很厉害了。

若人慢跑的话,普通人一小时通常也就五六公里,比快步走快不了多少,训练马拉松的除外,常运动的也除外,或许能跑个十公里。

但这都只是在只跑1小时的情况之下。

若连跑2小时、3小时呢?

事实上那艮本跑不动的,到后面只能是走。

当然,人不是不能急行军。

但那所谓的60公里急行军,说什么预计连续走13个小时,也就是每小时4.6公里左右,更吹牛还要负重三十斤,那其实是神话。

实际上么,若真这么干,在半路上大多数人已经没有多少搏击力了,剩下的人也唯余坚持走路的力气而已。

会形成大量的非战斗减员。

这其实还是有休息的急行军,这些休息时间是排除在13小时之外的。

并非真正的连续行军。

另外,就算途中有休息,走完全程的人,难道还想用冷兵器打仗?

别开玩笑了,事实上60公里急行军的后果就是全军覆灭!

要知道马拉松会设置42公里,可不是没道理的,这就是说,这是人体一次性付出体力的极限,超越这个数字太多的话,人体的消耗会跟不上。

消耗跟不上会如何?

猝死。

这是很多喜欢吹牛的人不会考虑的问题。

很多猝死的人看似运动不多就猝死了,亦是因为器官不够强壮,器官局部的能量供应跟不上了。

包括看恐怖片猝死也是一样,那是人极为害怕,脑子虽未动,但人体本能想作出剧烈运动来,或逃跑,或躲避,于是,身体器官猛然紧张起来,但能量却跟不上,于是猝死。

那所谓的近代战争中的战士们吃得起苦,能走多少多少公里,甚至什么一天百公里,实则都是扯蛋的神话。

不要以为现代的宣传就带着科学,就可信,事实上,现代科学早变成了神学。

好在马儿一次性能付出的体力和人类是不同的。

关香香的马车更有四匹良马之多。

慢跑加休息,一天还能赶到的。

关团子对财宝之说很感兴趣,又有些见识,立即道:“鬼谷山?那不是鬼谷子的隐居之地么?听闻这鬼谷子虽厉害,却早死了,如今这兵家的山门已经移到了楚地的云梦泽,为此,这鬼谷山应该没人看管,倒是可以去一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