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全班人享用的校花|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

被全班人享用的校花 第一章

徐晃深知己方运粮的艰辛,如今见到这等宝贝,当即就送到丞相那里去了。

曹操先是勉励了徐晃一番,夸奖徐晃挫败了刘备的阴谋,由此可见,刘备在虚张声势。

徐晃此次大胜,着实是这一阵子当中,曹军所取得的最大的胜利。

刘备想要悄悄的搞动作,结果被徐公明给留意到了。

基于此战,曹老板当即决定要借着这个由头,犒赏三军,以此来振奋士气。

向广大将士传递一个信号,即使刘备与张鲁联合起来,那也不怕。

刘备他想要箭悬而不发作为威慑,可惜他麾下的蜀中士卒不禁打啊!

这也是曹操见他们两家联手之后,依旧敢正面硬刚的重要缘由。

对于汉中蜀中士卒的战斗力,曹操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

别看刘备得到益州,可时日尚短,士卒缺乏训练,战斗力还没有提上来。

不这个时候打他,那还等着刘备他整训讲武完毕后,再打他,可就来不及了。

就像张鲁刘璋等人不过是占着地利上的因素,就有此等险关,就算主帅是头猪拴在这,他们都能赢。

这阳平关曹操是越打,他越心凉。

己方耗费如此多的人力物力,结果寸步难行,让他早早的心生退意了。

好在刘备麾下将领的战败,徐公明的胜利,又重新给曹操增加了一些再坚持信心。

再坚持坚持,万一侥幸能打败他们呢!

毕竟对方主帅是头猪,猪总有犯困的时候。

至于中线南阳,以及东线合肥等前线,曹操目前还都不担心。

一个是曹仁驻守,相信他的能力,足以对抗云长,守住城池。

至于夏侯惇,孙权都被文远打的那么惨,他还敢来?

况且刘备得到益州,孙权心里铁定不舒服,即使刘备给他写信,出兵不出兵,那还都不一定呢。

再加上刘备刚刚得到蜀地,可蜀中士卒焉能是他麾下这些南征北战的士卒可比的?

就算逃命的本事,自己麾下的士卒都不知道,要比他们高到哪里去!

综上缘由,尤其是对手战力不强,这才是曹操决定冒险把大军陷在西线的缘由。

曹老板刚刚把犒赏三军的命令传下去,整个军营一片沸腾,欢喜之意。

还没等曹操发表一阵感慨,就接到了奏报:“丞相,下辩县被马超所夺,曹洪将军等人退守武都县。”

“不可能!”

曹操第一个反应便是不相信,有曹洪叔侄驻守下辩。

关平他得需要多少人马,耗费多少天,才能顺利攻克下辩!

绝不会这短短的数日,己方就传来战败的消息。

杨修摸着胡须没言语。

司马懿倒是微微皱眉,此间必有蹊跷,兴许就是被关平那小子给诓骗了下辩县。

等到曹操听完战事的经过之后,便不在言语了。

事实就是如此。

曹洪叔侄被张飞叔侄给骗了。

粮道的事情要出差错了。

曹操的眉头紧皱,众人也是一番暗自揣摩,毕竟关平他用计诱杀了夏侯渊。

此等智谋之将,着实是有些难办。

尤其是曹洪为将,性格比较暴躁,最容易受到敌人的激怒。

徐晃见众人陷入沉默,遂站出来抱拳道:

“丞相,某还擒获了一个敌军运粮之物,颇为新奇,还请丞相一观。”

“也好。”

徐晃遂领着众人来到了军帐之外。

“公明,我甚感欣慰。”

曹操摸着短髯,看着眼前的运粮之物,也是极为惊奇。

他能在邺城复制赌场,广赚钱财,因为赌场只要肯花钱进去玩,就能学到。

即使不能完美复刻,但这般新鲜的玩法非常受世家大族的欢迎,钱财赚的,也是支持他能够有财力进军。

但是荆楚讲武堂戒备森严,用人眼复刻这种方法不行。

对于荆楚讲武堂的内容,曹操是好奇的。

毕竟他只给军中高级将领搞些小灶,用于作为军事思想的普及以及再教育。

而刘备则是面对广大普通士卒,这就让曹操非常好奇,他能培训出什么来?

可惜一直没有什么机会,得到确切的消息。

谍子轻易混进不去。

谁让刘备只招收一些荆州世家子,还有他军中立下功勋的士卒。

这两种人都不是能够轻易用钱财能够收买的。

尤其是这些荆州世家子,相互之间还有作保,熟人介绍,不好弄。

就连蔡家,那个先前报自己大腿的蔡中,也是直接把跟他们交流的校事给举报了。

潜伏的校事被云长直接抓捕,这让曹操一阵气恼,但偏偏在荆州使不上什么劲。

刘备坐稳荆州后,尤其是云长镇守襄阳,这些世家大族便算是正式站在了刘备的阵营内。

尤其是有了这个荆楚讲武堂,直接给了这些世家子弟一个晋升的渠道。

再加上襄阳城防并无漏洞,这些世家大族也绝了许多心思。

曹操曾经设想过按照云长的脾气,定然会与襄阳世家发生冲突,这便是拿下襄阳的机会。

但又有徐庶在荆州辅助云长处理政事,许多挑拨的计策,便慢慢失效了。

如今曹操见到这个木牛流马出自荆楚讲武堂,一时间有些好奇。

关平当初是怎么想的,要弄出这么一个学堂来?

结果从这里出来的东西,可当真是有利于战事的。

曹操细心查探了一番:“此物我军中可能仿制?”

杨修直接拱手道:“丞相,莫不如让工匠拆解一辆,足可以仿制。”

“丞相,此物乃是新得,若是要仿制,一来一回岂不是耗费时间?”

司马懿说出自己的见解:“况且我军已经要利用水运,用这个所谓的木牛流马,大可不必。”

对于突然缴获的这些个玩意,司马懿本能的怀疑。

莫不是有诈?

否则凭什么这么好的运粮东西,偏偏正好被己方获得。

尤其是己方正在为千里山路运粮的问题所发愁。

现在一下子就解决了,有了新的办法。

杨修则是拱手道:“丞相,此物极好,就算此次用不上,以后也定能用得上。

况且装的极多,可以减少我军运输粮草的次数,避免被关平等人在武都郡截杀运粮之人。”

被全班人享用的校花 第二章

昆阳之战发生在六月朔日初一,而初二这天,大司空王邑带着残兵败卒在向洛阳撤退,窦融还在向西奔走的路上。

身在常安的第五伦,则刚刚给士卒分发军饷金饼,并完成了公审民贼的事宜,还在翘首东望曰:“秀儿何在?”

虽然第五伦此时尚不知东方胜负已定,但在“定军心、顺民意”这两桩大事完成后,他睡得比前两夜好了许多。

六月初三,第五伦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离开军营,去常安城中,拜会一个人。

当然不是定安馆的黄皇室主王嬿,她在第五伦准备造访的人中,得往极后面排,若王嬿是正儿八经的“前朝太后”,那身份还比较特殊,但前前朝太后嘛……就只剩下尴尬了。

第五伦最先拜访的是,乃是替他将几十万枚金饼妥善看管的故共工,宋弘。

才来到尚冠里的宋府门前,宋弘没有出迎,出来的是其妻子,虽然不可以相貌品评人物,但宋妻确实有些丑。据第五伦所知,宋弘家也是关中士族豪门,三代人都是少府,肥差啊!身为二千石、州牧,家有丑妻确实是咄咄怪事。

但宋妻也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引第五伦及其随从入内后,就见到宋弘一身素稿坐在院中。

“宋君这是……在为新室戴孝?”老王生死不知,这早了点吧?

宋弘摇头:“这是我自己的丧服。”

他看向第五伦:“将军此来,是欲将我,也当做民贼审讯么?”

“宋君对我误会很深啊。”

第五伦道:“前几日大军初入城中,号令不明,有人竟冲撞尚冠里,惊扰到了宋君,此乃第五伦之过也,但请宋君放心,违背约法的数百人,皆已斩杀!头悬于阙上及辕门,以儆效尤,一同被杀的,还有上千名趁乱施暴的新兵、轻侠,城中秩序为之一肃。”

这是实话,宋弘无法否认,第五伦以下克上,大军入城,居然没大肆烧杀抢掠,这军纪可比新朝王师好了许多。

“至于昨日公审的民贼。”第五伦笑道:“每人都有残民大罪,百姓恨不能生食其肉。彼辈生前,宋君平素就不屑与之为伍,难道在他们死后,就愿意自降身份,与之同席么?”

宋弘缄默不言,若非杀他们的是第五伦这叛军头领,他也会去围观并拍手称快。

第五伦对宋弘作揖:“伦今日此来,是想请宋君,救一救常安人!”

宋弘只埋头道:“常安自有安民大将军来救,怎轮得到我这罪人?”

第五伦叹息道:“宋君,从我举义于鸿门,王莽下令常安戒严开始,东西市的米坊,已经断供十天了!”

“人不吃饭,能撑几天?”

宋弘终于将头抬起来。

第五伦道:“禁令已经解除,但关中如今兵荒马乱,粮食运不进来,米价每石快到万钱了!家中有存粮的还好,若是没有,已经

文学

饥肠辘辘,就差铤而走险了。”

宋弘冷笑:“如此种种,究其根源,难道不是将军给关中带来兵灾么?”

第五伦摇头:“新室建立十余年,粮食从数百钱一石涨到千钱一石,非我之过,关东已乱,宋君以为,就算没有我,战火就不会烧到关中来?”

宋弘默然,而关中粮食之所以会这么贵,因为供不应求。

第五伦从袖中掏出随身记录的简册给宋弘看:“我查阅户口薄册,发现上一

文学

次料民,还是始建国年间,常安共有户八万八百,口二十四万六千二百。”

加上流动人口、驻扎的南北军兵卒,总计约为三十多万,放在后世可能不多,但在这时代,却意味着要以低下的生产力,供应三十万不种田的工商士吏兵,一个郡收上来的租子够么?十个郡都不够!

哪朝哪代都一样,京师一城的繁华,是以周边郡县源源不断输血维持的。

关中虽自古以来有“天府”的美誉,但到汉武帝时人口爆炸,所产的粮食已经不能满足需用,不得不考虑从关东水路调运一批粮食供养首都长安,遂疏通渭水渠道,在水路东端的华阴县建立“京师仓”,功能是转运物资。

而转运的一船船粮食,则继续向西运到常安,存在宫室附近的“太仓”里,王莽还设立五均官来平抑粮价。

宋弘听后道:“太仓不归共工府管,将军找错人了。”

“没错,归纳言(大司农)管。”

“我军已经接收太仓,如今尚有粮食数十万石。”

第五伦记得,当士卒打开太仓门进去的时候,当真是惊呆了,外面的百姓却在吃狗彘食,流民饿死无数,皇宫里粮食堆积如山。这让多是流民佃农出身的兵卒颇为愤怒,又双叒叕吊死了几个太仓粮官。

但那些太仓官员确实是冤枉,京师粮食储备,主要是供应皇宫、军队——比如第五伦的几万南征大军,百姓生计都得靠后。

第五伦笑道:“我军粮食在新丰尚有数万石,足够食用。故而,我欲出太仓粮二十万石,让常安人不至于饿着。我麾下安集掾任伯卿,管四万人的军粮尚可,但若是加上城外士卒、流民家眷,常安周边一共四十万人……”

他看向宋弘:“却需要一位熟悉常安里闾,管过钱粮的大吏协助。”

宋弘知道第五伦今日所来何事了。

“将军抬爱了。”宋弘对第五伦不似前几天那样张口闭口叛逆,只婉拒道:“我已为新帝看了十年内库,如今无事一身轻,不打算替人卖粮。”

“卖粮?”

第五伦哈哈大笑道:“宋君误会了,非粜也,是发粮!我愿称之为……救济粮!”

宋弘确实么想到,本以为第五伦要借机敛财,岂料他却说自己打算做好事。

其实王莽也干过类似的事,去年流民入关者数十万人,王莽遂置养赡官禀食之,就由那个被第五伦枭首祭旗的中黄门王业主持,结果使者和常安官吏勾结,一层层揩油,导致发到饥民手中的食物寥寥无几,最后不得不煮草木为酪。

被全班人享用的校花 第三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