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春叫的声音、领导每天在办公室做我

女人春叫的声音 第一章

第356章你带钱了么

“才不是,”他恼羞成怒地否认,“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才不在意。”

“我受不了了,”西厢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你这个人吃醋能不能有个底线,我之前那个特别难缠的女朋友都没你这么矫情。”

“你说什么!”叶灵川气恼地瞪着他。

“你们两个慢慢吵吧,我还有很多事要忙,”西厢懒得再和他们耽误下去,“开机推迟到下周六,在这之前你脸上的伤必须给我处理好,否则就算是威胁我也要考虑换角。”

“威胁?”叶灵川疑惑地问,“你什么意思?”

“谁知道,”萧蒻尘心虚地笑着,暗中狠狠剜了西厢一眼,“他这个人本来就怪得很,胡言乱语也是有的。”

西厢自嘲地笑笑:“没错,我是个怪人,全世界我最怪你满意了吧。还有剧本我已经寄到你们公司了,虽然开机延迟了,但在这之前你必须把剧本看熟,拍摄行程不能再拖延了。”

“知道了。”叶灵川没好气地答应着。

*

西厢离开后,萧蒻尘感到更加不自在了。走出树林的路上,她一直都在偷看叶灵川,虽然他一直沉默着不说话,但心里一定在生气吧。

看见他在一棵树下停了下来,萧蒻尘不安地等待着他和自己算账,却半天没有动静。她好奇地抬头,却发现叶灵川正在认真观察着路边一棵正在落花的樱花树。

女人春叫的声音 第二章

被爸爸发现自己吃了好多好多零食的唐棠一脸心虚。

她抿了抿粉嘟嘟的唇,拖着一口稚气的小奶音转移话题:“爸爸,你是不是要给喵喵生一个妹妹?”

镜头对着的不是霍云承,屏幕上依旧是盛若虹那张气极败坏的脸。

唐棠皱了下稚气的小眉毛,不高兴的说:“爸爸,喵喵能不能看着你说话,不要看这个叔叔呢?”

盛若虹:“………”

怒火在她心头蹭蹭蹭的燃烧着,可碍于霍云承在场,她不好发作。

但即便霍云承就站在旁边,她还是将视频通话挂断了。

霍云承见状,眸色蓦地一沉,深邃立体的脸庞仿佛在一瞬间覆满了寒霜。

“你在做什么?”男人声线低沉冷冽,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立刻给我拨回去。”

盛若虹放下平板电脑,娇娇一笑,声音却是粗哑的:“霍总,宝贝女儿你已经见到了,现在可以放心跟我聊天了。”

霍云承:“我要见到她本人!”

“会的霍总,过了今晚,我一定会让你见到宝贝女儿本人的。”盛若虹说这番话时,眸底闪过一抹算计。

她计划的是,今晚霍云承留宿在她房间,半夜或者明天一早,就叫一群媒体来拍照。

到那时候,新闻铺天盖地报道的肯定是她和霍云承关系不同寻常。

然后,她再顺理成章的发一条微博,坐实这件事情。

盛若虹想得很美,气恼的脸庞再次爬上了笑意。

“霍总,我们到房间里慢慢聊吧!”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要去牵霍云承。

男人直接避开了她的碰触,眉眼冷峻的盯着她,命令道:“现在立刻把视频拨回去。”

女人春叫的声音 第三章

苏筠怡点点头,没有答话。

她的脑子还有些晕沉沉的,过了好半晌,苏筠怡才猛地拍了拍脑门:“遭了,要去给雪儿打针。”

而后,苏筠怡拉起霁华,闪身进了空间。

雪儿一直按照苏筠怡说的,窝在沙发上躺着,一动不动,旁边的阿豪,时不时地端茶送水,苏筠怡和霁华进来的时候,就瞧见,雪儿正在啃一枚苹果,她躺着,阿豪举着一个比他身体还大的苹果,在雪儿的旁边伺候着。

瞧着这一对雪蚕如人一样,苏筠怡只觉得有些莫名地想笑。

听到苏筠怡进来,雪儿示意阿豪放下苹果。

“我有些渴了,所以……”雪儿解释。

毕竟这空间是属于苏筠怡的,他们俩在里面住着,没有经过苏筠怡的同意,就随意翻找东西吃,是有些不礼貌。

苏筠怡道:“无事,你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这也是你们的家。”

对于苏筠怡口中所谓的你们的家,雪儿和阿豪听了,都觉得十分感动。

帮雪儿打了针,苏筠怡也在空间随便找了一点东西,填肚子。

“阿粉醒了。”在苏筠怡吃饱之后,霁华突然开口。

“什么?”苏筠怡诧异,连忙带着霁华,又离开了空间。

走到阿粉的房间,远远地,苏筠怡听到,小白在阿粉房间里,带着哭腔,碎碎念着。

“阿哥,你以后别丢下小白……呜呜呜……”小白趴在阿粉的床边,抽噎。

阿粉醒了之后,一直有些沉默,回忆起那日的场景,他心里终究是过不去那道坎儿。

以前他想着带着妹妹好好过一辈子就好了,但是现在见到了杀害父母的仇人,他就想着,不报仇誓不为人。

听到小白的哭泣,阿粉一下从仇恨中惊醒过来。

他不是那个杀手的对手,那日那杀手就那么轻轻松松一下,就差点要了自己的命,若是自己真的死磕到底,那结局注定就是一个死字,若自己死了,小白一个人,该怎么办?

阿粉满脸写满了惆怅和挣扎,先前那副与世无争的面容上,全是与性子不符合的情绪。

文学

苏筠怡进来,瞧见的就是阿粉双目无神,脸上带着狰狞,望着屋顶,一言不发。

“可还有什么不舒服的?”苏筠怡问。

阿粉缓缓地收起视线,看着苏筠怡,苦涩地点了点头:“已经无事了。”

小白双眼通红,从床边抬起了头,站了起来。

小白从小被阿粉带大,对阿粉的心思一向琢磨得透彻,刚才她那般哭闹恳求,阿粉都不曾许下一分承诺,小白就知道,阿粉还存着要杀了那人的心思。

此刻的小白,深埋着头,站在苏筠怡的身边,可怜巴巴的模样惹人疼惜。

她不知道为何哥哥突然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的阿哥连杀只鸡都害怕,现在居然敢拔刀杀人了。

“若是好了,你想回去,我们就送你和小白回去。”苏筠怡开口。

阿粉单纯,所有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苏筠怡一瞧,就知道他还是没能放下仇恨,只得提议让他离开。

也许回到以前生活的地方,能让阿粉重新恢复道以前那般平缓的状态。

但是,在苏筠怡的话音刚落的时候,阿粉就表现得很是激动,他甚至想要坐起来。

“不!我不回去!”阿粉剧烈地挣扎着,似乎害怕苏筠怡不顾自己的意愿,带自己离开异域本族。

小白见哥哥如此激动,害怕他将伤口撕裂,赶紧扑到床上,用瘦小的身体压在阿粉身上:“阿哥,阿哥,你别激动,你别激动……”

小白的声音带着哭腔,求助般地盯着苏筠怡。

苏筠怡见状,只得道:“若是不愿意,就算了,你别激动。”

阿粉得到苏筠怡肯定的答复后,稍微冷静了下,但是他突然想到什么,身体又控制不住地战栗起来:“那个人,你认识吧?”

黑本来是大长老的人,若是按照绝对给敌人留活口的思路,苏筠怡是不会留下黑的。

但是苏筠怡也不知道,为何胥五和黑如此投缘,不仅留下了他,似乎还和他成为了过命的朋友。

所以对于黑,苏筠怡不能说不认识,但是熟络,谈不上。

瞧着苏筠怡沉默的模样,阿粉知道,苏筠怡定然是认识黑的。

阿粉有些激动,想要伸出手,拉住苏筠怡的衣角。

奈何他本来就受了伤,现在也才刚刚苏醒,连举起手的力气都没有。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阿粉双目猩红,跟一头困兽一般。

苏筠怡迅速从空间里,拿出文无忧交给自己的镇静剂,给阿粉打了一针。

小白压制不住阿粉,但是却在见到苏筠怡拿出一根管子一样的东西,插在阿粉的身上的时候,猛地从床边站了起来,想要过来拉苏筠怡的手:“姐姐,姐姐,别杀阿哥,别杀阿哥……”

小白以为苏筠怡会对阿粉动手。

但是小白的手都没触碰到苏筠怡,就被霁华一把抓住了衣领。

小白只能泪眼朦胧地盯着苏筠怡,将那不明物体,打进阿粉的手臂

文学

里。

很快地,阿粉就安静下来,沉沉地睡了过去。

“果然,还是要有药物傍身才好……”苏筠怡轻轻叹了一口气。

霁华松开小白,小白又扑倒床边,以为哥哥是死了。

她伸出小手,颤颤巍巍地往阿粉的鼻翼上面,探了探,感受到有些呼吸,小白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后,小白起身,站在苏筠怡的面前,“扑通”一下跪地,重重地磕起响头来。

“姐姐,看在我和阿哥救过你份上,你扰过阿哥吧?”小白一边哭,一边哀求,“我们走,我们可以马上离开异域的。”

小白不明白,以为苏筠怡是想保护那个人,所以对阿粉动手。

苏筠怡见小白可怜巴巴,一把鼻涕一把泪哭成了个泪人,十分无奈,难道她的脸上,写着就是忘恩负义四个大字吗?

苏筠怡蹲下来,伸手,想要扶小白起来。

可是小白也许是受到了惊吓,条件反射地就往后缩了缩手。

苏筠怡见状,胸口那股炙热,慢慢地冷却了下来。

先前因为阿粉和小白救过自己的命,所以她对两人掏心掏肺,想要报答两人的恩情,可是毕竟人心不是说焐就能焐热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