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小柔两个大校花7部分|闺房趣事

小雪小柔两个大校花7部分 第一章

随着隐杀队的后勤人员,川流时慢步来到了产屋敷辉利哉的住处。

还是那个不大不小的木质房间。

房间内摆的有长桌,两侧放置着凳子,长桌主位上坐着小主公。

现在,两侧的凳子上也已经坐了不少人。

在坐的,都是鬼杀队的柱。

只是屋内的气氛有些沉重,人们都是阴沉着脸,有些压抑。

川流时一进屋,隐杀队的人低着头后撤走了出去,顺手还带上了门。

“浅草的事情,如何了?”

在距离川流时最近的位置,坐着富冈义勇。

川流时看向富冈义勇,问了他情况。

富冈义勇目光直视前方,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瞅他对面的炎柱,还是只是有些发呆。

“监狱内的人太多,我们人手不足,只好将看守的鬼击杀,然后让人们自由逃散出浅草。”

“伤亡情况怎样?”川流时再次问道。

这才是他关心的问题。

这话一出,场内的气压似乎更低了一些。

富冈义勇扭过头,轻声道:“我们去救人的第二队,没有遇到多大的麻烦,没有伤亡。”

“至于吸引鬼注意的岩柱他们…..情况不容乐观。”

主座上,产屋敷辉利哉双手交叉在一起,微微有些颤抖。

“岩柱重伤,其余人,都没能回来…”

产屋敷辉利哉环视一圈,沉重出声。

他说话很慢,一句话几乎是一字一字的艰难吐出,看得出心里并不像脸上那样平静。

眉头轻皱而起,川流时拉起一张凳子,坐了上去。

北条……早就劝你不要去趟这个浑水。

文学

川流时心里轻叹了一声。

在北条茶寺决定前往浅草的时候,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心中依旧不怎么舒服。

至于岩柱重伤,看来是鬼舞辻无惨出手了。

在岩柱觉醒血鬼术之后,川流时判断过他的实力,凭借那金刚之躯,岩柱能与黑死牟不相上下。

若是使用斑纹,则是能压制黑死牟一段时间,不过也很难杀死对方,除非黑死牟出现重大失误。

“水柱,汇报下当时的情况吧。”

产屋敷辉利哉发话了。

闻言,富冈义勇道:“那天凌晨,鬼舞辻无惨出手,再加上三位上弦,都集中在岩柱他们的位置。”

“而我们基本就没有遇到太多阻拦,鬼中的强者全去了第一队。”

“在将监狱的看守击杀之后,我们意识到第一队情况危急,让二队的甲级剑士护着逃跑的人,然后和凤竹几人立马前去支援。”

“当我们赶到的时候,音柱已经死于堕姬和妓夫太郎联手,川流时你的朋友,则是被玉壶吞食…..”

“一队的甲级剑士,也死在这些上弦手中。”

“那时候,岩柱开了斑纹,在鬼舞辻无惨手中苦苦支撑。”

“我们过去后,岩柱,我,风柱,蛇柱,一起且战且退,才支撑到了天亮。”

“岩柱主要面对鬼舞辻无惨的攻击……承受到太多重创,身上伤痕无数,双臂肌肉骨骼粉碎性坏死,现在正处于昏迷之中,蝴蝶忍正在虫屋给岩柱治疗。”

没多久,川流时也了解了大致情况。

总之就是,浅草的人基本救出来了,但是鬼杀队损失也不小。

“你觉得,这次行动算是成功吗?”

川流时抬起头,目光直视着产屋敷辉利哉。

嘴唇轻动,产屋敷辉利哉表情变幻,最终化为平静。

“我们鬼杀队,是为保护人类而生。”

他没说这次行动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

小雪小柔两个大校花7部分 第二章

孟川从来没忘记过鹏皇,这个造成沧元界巨大浩劫的罪魁祸首之一。

那场浩劫持续了九百余年,最惨烈之时,人族只能被迫镇守重要的大城,城外尽成了妖族肆虐之地,死去的人们难以计数。

孟川经历过那段惨烈岁月,见过无数城池、村落被妖族屠戮的场景。而掀起这场浩劫的,就是当初的妖界三位帝君!那三位帝君,‘星诃帝君’‘玄月娘娘’都死在了孟川手里!最强的鹏皇却是成为三劫境,一直苟活到如今。

“金鹏,妖族三位帝君,今日轮到你了。”孟川隐隐感觉,这次应该能成功。

如今自己的实力,比刚成六劫境时强太多了。

那时仅仅掌握一门雷霆规则,如今却已然是巅峰六劫境,翻手就能覆灭当初的自己。施展八劫境秘宝‘天罚图’,估摸着都有半步七劫境实力了,如此实力隔着世界击杀四劫境都有较大可能,三劫境靠自身不可能活下来。

“死吧。”

天罚图所显现的巨大眼睛,宛如混洞般幽暗,为了有十全把握,自然动用八劫境秘宝。

轰~~~

低沉的轰鸣回荡在这座七劫境秘宝世界内,令世界都在震颤,同时一道手指粗细的暗金色雷霆已然劈下,劈在了那一团悬浮着的血液上。

孟川眼眸冰冷看着这一切,这一道恐怖的雷霆顺着彼此纠缠的因果线,瞬间传递向隔壁的生命世界‘妖界’内,传递进了一直躲在妖祖洞中的鹏皇。

妖界,妖祖洞内。

“嗯?”盘膝坐着的鹏皇,忽然露出惊恐色,那顺着因果线跨界而来的攻击,让他本能感觉到无法抵挡。

“这么快,孟川又请大能动手了?”鹏皇脑海中浮现这一念头,一缕暗金色雷霆已然渗透进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仿佛在火焰中消融的积雪,瞬间便已经湮灭。

躲在妖祖洞的这具真身,彻底湮灭,只剩下些器物留在原地。

虽然妖祖洞,有妖族先祖们留下的重重庇护手段,然而最强也只是到六劫境层次的妖族先祖们,对因果影响终究是有限的。

……

千山星,囚魔牢狱内。

鹏皇的域外真身,一直囚禁于此,受尽折磨。

“我的家乡真身。”鹏皇有些蒙了,头脑都一片空白。

家乡真身都死了,域外真身那还有希望?

鹏皇呆呆抬起头,远处黑袍白发男子走了过来。

“孟川。”鹏皇看着孟川,他感应到孟川越加强大的气息,喃喃低语,“你成六劫境了?真没想到,你能成六劫境,是求七劫境出手杀的我?你可真是恨我入骨啊,不惜代价都要请七劫境出手。”

上一次跨界的攻击,鹏皇就认定是六劫境的强者出手。

仅仅两百余年后,又一次攻击到来,却是要可怕太多太多,应该是七劫境层次吧。

自己一个小小三劫境,能惹得七劫境跨世界出手,也真是难得了。

“让你付出如此大代价,我都感到荣幸了。”鹏皇看着孟川,它没奢望过能活命。

“代价?”

孟川看着他,“是我亲自动得手!请人帮忙,哪有自己动手来得痛快。”

“亲自动手?”鹏皇一愣,“你成七劫境了?”

它终究只是三劫境,即便掌握四劫境规则,肉身法门也完善大半,但终究眼力差了些,没法判定孟川实力。

孟川没再多说,直接一指点出,幻境降临。

让鹏皇在死前,陷入最彻底绝望中。

“哼。”

鹏皇陷入重重幻境折磨中,它发出低吼:“我死了,妖界破灭与又有何干?”

“哈哈哈,有胆子尽管来,我才是妖界的皇。”

“不,不,饶命。”

“我不敢了,不敢了。”

“嘿嘿嘿……”

重重幻境折磨下,鹏皇心灵意志逐渐崩溃,越加丑态百露。

孟川在一旁看着这一切,脑海中却是浮现着妖族入侵战争的无数画面。

终于,鹏皇被折磨的元神彻底溃散,身死在囚魔牢狱。

“三名罪魁祸首都死了。”孟川默默道,挥手便令鹏皇的尸体彻底化作飞灰,跟着转头离去。

……

小雪小柔两个大校花7部分 第三章

可以回去了。

在那杯加了巧克力的咖啡,喝了一半之后,陆辛有了这种感觉。

他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那是一种很难说得清楚的感觉,就像是暗中有什么人,在窥探着自己,一直盯着自己,但无论怎么寻找,都找不到那个人,整个咖啡店里安安静静,就连穿着黑女仆的服务员,这时候也已经不再与陆辛争辩,而是回到了吧台前,看起来很忙,又像是没忙什么的样子。

很多人有了这种被盯上的感觉,都会下意识的认为是错觉。

但陆辛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

他还是不知道自己具体是如何中了招的,但与酒鬼当时的经历相对比,他忽然明白了酒鬼为什么会中招,酒鬼以为,她是因为自己调查这个组织的事情,露了马脚,才被盯上,但事实上,真相很有可能和她想的不同,对方不是因为怀疑她发现了什么,才盯上了她。

原因,可能只是因为她在咖啡里掺了酒。

破坏了人家对咖啡的尊重。

……

……

想明白了这个问题之后,陆辛仍然慢慢喝完了咖啡。

毕竟很贵。

而且他要确保,对方彻底盯上了自己。

然后他才起身,将袋子背在了身上……妹妹一直抓着他的袋子,想要从里面搜出糖果来,在外面,陆辛习惯装作看不见妹妹,就直接将袋子连同她,一起背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付钱,找零,离开。

陆辛来到了马路对面后,回头看去,就见那咖啡店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阳光之下,它显得隐隐发暗,像是折射了光。

倒映着街对面景物的玻璃窗后面,有目光盯着自己的感觉,更强烈了。

……

……

陆辛乘坐电车,来到了四号卫星城列车站旁的停车场,取了自己提前放在这里的摩托车。

因为不知道自己被那个组织锁定之后,会发生什么,所以他一开始就与酒鬼约定,进入了那个咖啡店之后,就不再直接联系,以免对方会因为两个目标的接触,引发警惕。

取了车后,陆辛直接登上了高列,返回二号卫星城。

酒鬼这时候应该在某个地方观察着自己,看到了自己的举动,她就会明白,自己已经成功被对方盯上,而在自己登上高列的时候,酒鬼就会直接去安排对那个组织的抓捕准备了。

只要自己这边确定邀请对方作客成功,一个电话打过来,酒鬼这边就会立刻行动。

“会不会因为我返回二号卫星城,距离比较远,导致对方跟不上我?”

文学

这本来是陆辛的担忧之一。

不过,上了高列之后,他仔细的去感受,发现那种被盯着的感觉更强烈了,也就放心了。

只要盯上了目标,就会如蛆附骨。

到了晚上,自然就会有精神怪物过来找到目标,并且杀害。

这还真是一种杀人于无形的法子啊……

陆辛坐在了高列上,一边按着袋子,不让妹妹打开它,一边闭着眼睛,默默的想着。

月亮变红了,这世上的很多事也变了。

……

……

到了二号星城总站之后,陆辛领回了自己的摩托车,仔细检查了一下有没有刮痕,这才骑着它回家。这一次前往四号卫星城,本来以为会有一场激烈的战斗,所以才带上了摩托,有备无患,但却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一直很温和,居然没有用得上,倒算是白带了……

他没有急着回家,先骑车来到了菜市场,买了几根黄瓜,茄子,割了半斤五花肉,见到有新打捞上来的嘎啦比较新鲜,就也狠心买了一斤,然后挂在车把上,晃悠悠的回家。

骑着这辆摩托车的弊端显露出来了,买菜的时候讲价都不好讲。

人家下意识的看看自己的摩托车,就把价格涨了好几毛。

将摩托车推进楼道里,仔细的锁好,然后陆辛提着菜上楼,推门进去时,就见妈妈与父亲正一左一右,坐在了餐桌旁边,不知道他们刚才说过什么,这时候都沉默着,气氛压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