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黑的肥岳、开车晚上污痛痛的

黑黑的肥岳 第一章

许家本家到京城的,不止是大房,还有二房以及出嫁了的三姐一家,加起来二十八人。

张桂英气炸了,指着许有才骂了半天,后来是梁婉劝她才停下来。

梁婉道:“娘,这事一看就是有人故意针对我们家的,爹都跟他们断绝关系了,这事怪不到爹头上。是五郎太出色,遭人嫉妒,才惹来如此事端。大房他们入京,定然是被人指使的,若是儿媳猜得没错,幕后之人就是想用本家逼五郎犯错,抓五郎把柄。”

“不要觉得小鱼就是靠山,当政的毕竟是皇上,朝堂上的事,小鱼一个姑娘家也不能插手太多,否则会有干涉朝政之嫌。再加上祁王的身份很敏感,君心难测,这事牵涉很广,不是重拳出击就能解决的。五郎既然让我们接纳本家,那自有他的道理,我们只要配合他就好了。”

许家的人不懂,但梁婉却看出其中猫腻,旁人觉得许小鱼是公主,公主出面,解决许家本家是多简单一件事!

可是,朝堂上除了太子还有其他皇子,便是登基了也有人想要推翻称帝,心怀鬼胎的那么多,五郎摆明了是太子党,如果真的以权压人,他们只要揪着公爹曾经对嫂子意图不轨这件事,就能让五郎仕途举步维艰,甚至止步于此。

官场上的倾轧从来都是黑暗的,尤其是涉及权力替换。

“娘,我们就不要拖五郎后退,五郎让我们做什么我们照做就是,你何曾见过五郎真的吃亏?”梁婉语重心长,“京城不比清河县,我们不懂那些绕绕弯弯,就好好跟着五郎脚步走就是。”

“可娘气啊,那些个黑心肝的白眼狼,几十个人让我们来养?我们欠他们什么了?”张桂英咽不下这口气,“娘知道你说的都有道理,唉,就是不甘心。”

“没有什么不甘心的,娘,君心难测。现在小鱼受宠,她做什么都有人兜底,可是哪一天她失宠了呢?所有世人觉得出格的事,都将会成为钉死她的罪名。五郎看得比我们长远,他这么做肯定是已经有了安排的,你就别想这么多啦。”

“唉……”

“我们几个不能信,难道你还不能信五郎吗?”

张桂英沉默片刻,大概是将梁婉的话听了进去,便道:“那我让人帮忙到外头找宅子先将他们安顿了吧,这里是霍家,不能让那些人脏了地方。”

“嗯,娘你记住,五郎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千万不要自作主张。”梁婉心里跟明镜似的,许家的将来就系在许明哲身上,只有许明哲好,他们才能好,他们的孩子才能更上一层楼。

所以,梁婉坚决不拖许明哲后腿,也会盯着许家的人不让他们拖后腿。

“好,娘都听你们的!我就是想不开,缓缓就好了。”张桂英道,儿媳说得没错,京城这些绕绕弯弯,她一个没什么见识的乡下妇人真的应付不来,就听儿子的吧。

梁婉见婆母想开了,又去跟妯娌们通气,免得她们太生气失控做出不该做的事。

许有得见许有才他们这么好拿捏,心里别提多得意了,一直催促着许明哲将其他人也接回来。

许明哲好声好气解释:“大伯父,这宅子是祁王妃的,若是接人进来,还得经过王妃同意才行。”

黑黑的肥岳 第二章

王谦发布了这首关于九月九重阳节的古诗之后,就再次接到了赵磊的电话。

赵磊还是贼心不死,想拉王谦入伙。

“老弟,男一的角色,真的不要了?现在投资又增加了,投资额达到了一亿五千万,绝对是国内有数的科幻大制作,一旦大火,可是要影视留名的,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赵磊确定地问道:“我这边马上要开始组建剧组了,演员要先确定下来。我现在可还给你留着呢。”

影视留名?

的确可能留名。

但是,留的是什么名就不知道了。

王谦笑道:“谢谢赵导对我的厚爱了。不过,我是真的没时间!”

赵磊遗憾地说道:“那好吧,那我再另选一个。另选一个的话,我可能就没有这么大的话语权了。他们听说我要找你加盟,所以投资方都让我做主,都希望你能加盟。如果不是你,男一可能就要听他们的意见了,我心里没底。”

王谦:“赵导你可以建议吧,多和他们谈谈。”

赵磊:“就怕他们不给我谈的机会,现在投资已经破亿,这么大的投资,制片方还是不放心完全交给我。要不,老弟你来客串一把?没时间演男一的话,来客串一个戏份少的角色怎么样?”

客串?

算了。

王谦哈哈笑道:“赵导,您就别再说这件事了,我是真的没时间。而且,您觉得,我第一次演戏,会去客串一个小角色吗?”

赵磊一愣,随后恍然:“抱歉,是我没考虑周到,你别介意,当我说梦话呢吗,没睡醒。”

他只想着拉王谦入伙,却是忘记了,现在王谦是什么咖位?

哪怕还没有一张真正的专辑发行,也没有一部影视剧作品播出。

但是,将近两千万歌迷粉丝在那里摆着呢!

就算没有经纪公司帮忙操持。

但是这种咖位也不可能自降身份去演一个小角色。

赵磊这样的邀请,如果是其他这种粉丝数量级咖位的存在,可能就生气了,这是明显的看不起人了。

王谦对此也并不介意:“没事,我知道赵导你的心情。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好吧,以后再不提了。”

赵磊:“好,以后再不提了。那我去忙了,联系一下你的学弟刘继峰。”

王谦:“祝赵导新片大卖。”

赵磊:“哈哈,借你吉言。”

挂了电话!

王谦放下电话。

那边秦雪荣也醒了,穿着睡衣,空空如也,还迷迷糊糊地走过来趴在王谦的背上,双手搂着王谦的脖子,在王谦耳边说道:“这么早就起来,不多睡会儿?”

王谦伸手捏了捏秦雪荣的下巴,笑道:“睡不着就起床了,要不你再多睡会儿。”

秦雪荣摇头

文学

,笑道:“不,我要看你写诗。”

王谦一愣,随后遗憾地说道:“刚已经发出去了。”

秦雪荣一下子清醒过来,嘟嘴郁闷道:“怎么不叫我呀。”

王谦微笑:“不是想让你多睡会儿嘛,大家一晚上给我送上了一千五百多万的下载,我只能先发布了。”

一晚上一千五百多万下载数据?

秦雪荣也瞪大眼睛,表示震惊:“一千五百万,这么多?”

王谦点头表示确定:“嗯,所以,我就先发布了。”

王谦操作膝盖上的电脑,刷新了一下千千静听的后台数据。

只见,大地的下载数据再次提升了一截。

这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再次涨了两百多万,已经超过了一千七百万,过两千万估计也就是个把小时的事情,或许今天就能把千千静听的注册用户一网打尽,后面就是吸引新用户注册充值下载了。

秦雪荣一下子精神起来,拿起自己的手机,点开了王谦的微博,看到王谦刚刚发布的古诗。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秦雪荣轻轻读了一遍,在王谦耳边喃喃说道:“感觉还不错,虽然我不专业,但是一般我读一遍就感觉不错的作品,那肯定都是好作品了,厉害。”

秦雪荣翻看了一下几个文学圈子里的评论。

雪漫。

唐河鹏。

以及其他几个,基本上都是好评!

不过。

秦雪荣一下子看到了评论区内有人说郭壮壮?

好奇地搜索了郭壮壮的微博。

“嗯?老公,你看。”

秦雪荣瞪大眼睛,看着郭壮壮的微博页面,略微吃惊,将手机递给王谦。

王谦看了一眼,也是惊讶。

这郭壮壮,还来公开挑衅自己?

上次在浙大讲课教育了一番,王谦以为郭壮壮再也不用敢在自己面前跳了。

没想到……

他这是在蛰伏,然后找帮手呢?

这首醉花阴!

王谦看了看,就知道绝对不是郭壮壮写的,明显不是郭壮壮的水准,至少比郭壮壮高了两个水准之上。

写小说,编剧,以及抄袭方面,郭壮壮可能比较专业。

但是,在古诗词领域,郭壮壮也就勉强算是入门,比普通人强点而已。

而这首醉花阴,与那些历史名作相比,肯定还达不到名作佳作的级别,但是放在现代社会,尤其是现在这个文坛凋零的时代,也算是一首难得的好作品了。

秦雪荣看了看,轻声说道:“这首醉花阴好像还不错,我读起来感觉还可以。”

王谦点头:“嗯,还可以,应该是一个女作者写的,婉约词风格很浓郁,女性视觉明显。”

秦雪荣:“那咱们不理他?”

王谦笑了笑:“为什么不理他?你是怕我输?”

秦雪荣摇头:“当然不是,我是想,你刚发布了一首作品,可能没思路,没灵感呢。创作这种事,哪有随叫随到的。郭壮壮名声不好,上次还被你在浙大课堂上教育了,现在跳出来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你不理他也没人会说你,你的粉丝可能还会去喷他呢。”

王谦轻声说道:“我当然要理他,郭壮壮这种人,跳出来一次,我就打死一次,让他不敢再我面前跳。”

说着,王谦的手就在键盘上写了起来。

对付如记忆中郭大四同类的郭壮壮,王谦可不会手软。

虽然同样是圈内人,王谦对郭大四也是讨厌至极。

……

李青瑶和杨钰两人早上起的也很晚,一起随便做了点早餐。

杨钰操作着平板电脑放在两人面前,一边吃一边说道:“王谦的新歌,一晚上就超过一千五百万下载,现在已经过了一千七百万了。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这么追捧他,过一会儿可能就过两千万了,单日过两千万下载,这在以前想都没人敢想。”

李青瑶轻声说道:“你不也下载了?把王谦的歌和腾飞其他人的歌对比一下就知道了。”

杨钰:“我知道差距很大,但是还是太夸张了。千千静听只是一个新平台呀。王谦要是在腾飞发歌,数据不是会更爆炸?”

李青瑶点头:“那是肯定!”

杨钰:“可惜,他和腾飞闹翻了,看不到他究竟能创造什么奇迹了。他在千千静听的确有绝对的号召力,但是一天就把潜力耗尽了,后面的提升和今天比,可以忽略不计。对了,看看他的微博,发作品了没。”

杨钰点开王谦的微博!

看到上面已经有一首新作。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杨钰停下吃饭的动作。

李青瑶也停下了吃饭的动作。

“貌似还可以。”

杨钰自我感觉地说道。

她又看了看几个文学圈子的评论,都是好评。

不过!

她也看到了郭壮壮的评论:“这个郭壮壮,还跳出来?真是脸皮厚。”

李青瑶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厌恶。

她见过郭壮壮,那时候她还不怎么出名,郭壮壮想要她的联系方式,承诺将来小说改编拍摄之后,给她女主角,被她拒绝了。

她知道郭壮壮的目的,所以直接拒绝,不给任何机会。

而且,她也知道,郭壮壮所承诺的八成是空头支票。

这种事情,在圈内很常见。

很多刚入圈的新人都被这种空头支票给骗过,然后被白白睡了,还不敢说,因为害怕得罪对方。

下一刻!

杨钰惊讶道:“王谦回复了?”

李青瑶好奇地问道:“回复什么了?”

杨钰将平板转给李青瑶一起看,眼中满是惊讶。

……

山城!

萧冬梅叫住了郭壮壮:“你念念!”

郭壮壮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萧冬梅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贪婪,随后被迅速隐藏,立刻语气带着一丝激动地念道:“王谦发了一首同样是醉花阴的古词。”

萧冬梅转过身来,看了看郭壮壮,然后来到案台前,拿起毛笔,沾了沾砚台上还没干的墨,手持毛笔,稳稳地悬停在白纸上,淡淡地说道:“念!”

郭壮壮来到案台前,念诵道:“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郭壮壮轻轻的念着,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仅仅念了这几句,郭壮壮就知道,这是一首上佳的婉约词,而且是绝对的女性视觉,以及女性的用词风格。

他不禁心中惊奇!

这王谦,一个大男人,以女性视觉去写婉约词,也写的这么好?

萧冬梅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和欣赏,握笔的手腕却是稳稳当当的,笔走龙蛇,迅速在白纸上写下了一行工整的小楷,将郭壮壮念的句子都写了下来,然后淡淡地说道:“继续念!”

郭壮壮点点头,继续念道:“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嘶!

念完。

郭壮壮都沉默下来,深呼吸了一口凉气,以此来压制心中的震撼。

这首词!

以他的专业视觉,自然能看出,绝对是上佳的作品,不输给那些青史留名的古词了,也不输给王谦之前写的古词作品。

都是有成为传世佳作潜力的!

这家伙!

真的不是人!

郭壮壮心中颤抖,有些后悔这次找萧冬梅了。

而萧冬梅,依旧手腕沉稳地一口气将剩下的词句写在了白纸上,缓缓放下毛笔,站在案台前,看着白纸上自己亲笔写下的婉约古词,沉默下来。

郭壮壮压下心中的震撼,小心翼翼地看着萧冬梅,轻声

文学

说道:“冬梅,要不,我把刚才发布的微博删掉?反正,我的名声也不怎么好,每天都有一大群人黑我,删掉微博我再保持沉默,也不会有更多的人喷我。”

郭壮壮看到这首作品,不敢正面硬刚了,想的是自己背黑锅,保全萧冬梅,反正他债多不愁。

萧冬梅双眼没有离开过白纸上的作品,听到郭壮壮的话,才撇了郭壮壮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以为,你发了我的作品,别人看不出来吗?”

黑黑的肥岳 第三章

过年的时节,胰腺炎、过敏、炸伤是三大害。可还有三小害,糖、汤、烫。喝汤补钙不补钙的先不说,可这玩意是真的能增肥,这个一点都不夸张,喝多了还能让你抱着大脚拇指头恨不得嗦两口。至于烫和糖则是远期损伤。

你暂时看不出它的危害,等你看出它的危害时,它已经要了你半条命了。华国的食道癌全球排名前三,比如棒子国,人家是吃咸菜吃出来的,德国是吃烟熏火腿吃出来的,只有华国是吃烫饭吃硬食喝烫水给喝出来的。

按照最新的CDC(金毛的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和IARC(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已经把超过65℃的热饮划为2A类致癌物质,1类、2A类、2B类、3类、4类致癌物癌,是按照患癌程度依次排列的。

致癌物,很多人不理解。这里的所有分级别的致癌物质,都是按照癌症确凿信息排列的,但并没有强度关联。

说人话,其实就是,比如烟熏的火腿,这玩意的确能引起食道癌,可和吃多少没有必然联系。

就如擦枪走火一样,年轻的毛头初哥给半个小时都未必能找到靶心,而油腻男隔着马赛克都能看出大小一样。这玩意就是一个道理,你吃了一辈子或许都没事,就如初哥一样。

有时候,你吃一口,就被点燃,就如油腻男一样。

所以,以后拜托各位大爷吃火锅喝开水,请放温一点再吃再喝,说不定你就碰到了油腻男。

张凡开着车朝着县城跑。说实话,酷路泽在高速路上在城市里,绝对没有小轿车舒服,甚至比SUV的驾驶感都差,可上了山路,上了雪地,才显示出它的功能来,这玩意就是个工具车。

大雪,又是大年三十晚上,张凡行车在高速路上,就如同行驶在无人区一样,别说人影了,连个狗都没有。“你开慢一点,千万要小心一点。”

邵华一边担心的自己的姑姑,一边又扯心着开车的老公。“你就不应该给张凡打电话,这么大的雪……”邵华妈妈悄悄埋怨邵华。人分远近,这个有时候,真的没办法说。

其实张凡当时想的是给县医院的院长打个电话,但又一想,从结婚以来,邵华几乎没有这么无助过,而且张凡觉得自己给县医院的院长直接打电话,也不是太好,所以他直接亲自前往。

大雪中开车,最忌讳的就是快车急踩刹车,一脚下去,直接就如同冰猴子一样在冰面上打转转。张凡在雪地上开车的技术是老练的,毕竟当年学车的老师傅是120司机!

医院的大门轻易是不能闭上的,如果真的闭上了,要不就是医院倒闭了,要不就是被封严了。张凡的车直接开到了急诊科的门口。

“怎么回事?”大门口,张凡的爸爸在门口等待着自己的儿子。

老爷子这辈子估计没这么煎熬的期待过自己的儿子,说实话,自从张凡上了初中后,老子儿子就如同是相互较劲的友军一样。

“说是过敏了,华子大姑姑也是胡闹,差点把人家小姑姑给火化了!”

张凡瞅了一眼自己的老子,啥话都没说,老头差点把张凡给说笑了。进了急诊科,看见邵华着急的扶着她小姑,几个表哥也是一筹莫展,邵华的小表弟都快发飙了,抓着急诊科医生的手不撒手。

“内科的让你们转院,你们就转院,别耽搁了。她这种情况,我们也没把握啊,皮肤科的也没上班,医院也没对症的药物……”说实话,当听到这话的时候,张凡一肚子的气,但他忍住了。

“放开!你拉着人家的手干什么。”张凡对着邵华的表弟呵了一声。

人未到,声先到。邵华一看张凡,立马跑了过来,眼睛红红的。

“我来了,你别担心了。”拍了拍邵华的肩膀。

“姑姑……”

邵华都哽咽了。

因为她姑姑气憋的样子,仍谁都明白,这情况不太对头啊。

“行,我先看看!”

说完,张凡走到了邵华小姑身边。

“你是……我还是建议你们赶紧转院吧。”急诊科的小医生没认出张凡来。

张凡也没说什么。快速的查体,当张凡做出查体的动作后,小医生知道了,这是个行家。因为查体的动作太专业了,比他们科室的主任都专业。

张凡一检查,心里就有数了。

“葡萄糖有没有?盐水有没有?”他问小医生。

虽然是小医生,其实看样子绝对比张凡都大那么一半岁。

就如很多行业一样,你一个大拿报名号,普通的人都未必知道,更别说让别人认出来,毕竟医生这个行业不是明星。而且,说个不好听的话。在华国,急诊科的医生总是在其他医生面前抬不起头来。这也让急诊科的医生好像有点游离于这个圈子以外。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