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内互换,妈妈的桃花源早已

家族内互换 第一章

采蝶道:“白无常长期在地府,而且都是喝过三汤食过魔虫,早已被地藏府收买,他现在根本理解不了我们所行之事,不过我们既然答应过你,只要带我们到了地藏府,并让我们安全离开,就会放了你,我们自然会信守承诺,否则,你就休想活命。”

燕子凌道:“白无常这种人我见多了,他要不是贪生怕死,想活命,怎么会把自己的性命出卖给地藏府?”刚说完燕子凌就后悔了,所谓言多必失。

雪灵儿赶紧道:“白无常也许是这种人,但不一定如地藏府的都是这样的吧。”

燕子凌赶紧道:“对对,绝对不都是。”笑的甚是尴尬,白无常似乎感觉到什么,只是不言语,心里想:“难道他们认识地藏府的什么人?”

白无常甚至感觉,是否地藏府内有内鬼。为了避免让他们看出自己的怀疑,面带微笑道:“天下大道,各有其道,你们行使的是正义,我们更是正义,你们所谓的江湖,常年纷争,东厂无恶不作,少林寺武当派虽为名门大派,你们敢说他们不是道貌岸然之辈,还不是守着藏经阁独享天下武功。”

其顿了顿继续道:“要是他真的慈悲为怀,何不将藏经阁分享天下?”

玄真道:“佛家慈悲为怀,常年为百姓解惑施法,诵读佛经,而且广开寺庙,收养弟子,你说还能如何?”

白无常不屑道:“何不将武功秘籍公布天下,让所有人都练成绝世武功,这样人人不就不能被欺负了?”

玄真道:“白无常,你这完全是谬论,只有成为佛家弟子,潜心修习佛法,成为一个有道义的人,才能修炼少林寺绝学,少林寺武功目的是让大家强身健体,弘扬佛法,以防外侵,主为防守,少林寺有此责任保证每位修习的人都能成为对江湖有用的人。”

燕子凌道:“对啊,要是像白无常你这样的人,练了少林寺绝学,岂不是要为祸天下?”

白无常摇摇头道:“说到底还是自私,你们这些所谓正派人士,都是道貌岸然之徒,要不是你们,将我们这些人逼到走投无路,只能做成鬼人,我们岂能常年生活在地下?”

形影道:“你们这是多行不义,却又怨天尤人,都觉得自己无错。”

白无常反斥道:“我们就是要揭开你们这些人虚伪的表明,揭露你们黑暗的本心。”

采蝶最后道:“白无常,你自己想想地藏府所行之事是否为正义之事?”

白无常微笑道:“到时候你们便知,天下都是虚伪的,我们便是要代表真正的正义,让天下回归本真。”

采蝶道:“何为本真?”

白无常诡异道:“本真都不知?本真便是消除天下一切嫉妒,怨恨,仇恨,乾坤逆转,五行归始,无神无鬼,人性归一,一切都重回简单,给你们说了也不懂,”

采蝶轻微摇着头道:“病的不轻。”

白无常依然诡笑,似乎在他的眼里,采蝶他们才是异物,他们不明白他们的世界多么糟糕。

司徒闪电道:“我算是听明白了,地藏府要逆转天地,真是痴人说梦,简直就是疯子。”

家族内互换 第二章

“这副模样,倒像个落魄书生了。”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天色渐晚,云苏站在一个村口,走到路边的鱼塘照了下,呵呵,面相老实,稍微有些文弱,有些瘦削,身上的布袍已经有些旧了。

“再有个竹背篓,装上几本破书,一些文具,就能去村里投宿了。”

终于变化完全,随身而来的法力也用的干干净净,云苏还挺满意的。

考虑到这是一个和聊斋关系极大的世界,或者干脆就是聊斋世界,云苏在变化背篓时,故意避开了印象中宁采臣那个背书架子的模样,有了白蛇世界的经验和教训,他有点忌讳某些东西,知道自己属于乱入一方世界,如果有心去模仿什么,很可能真就成了,一不小心可能就招惹了一堆东西。

他是来找人的,不是来体验聊斋故事的。

“至于金银财物,却是暂时无法点石成金了。”

云苏好久没有化身凡人行走天下了,一时间还有点新奇。

而且这也是一种修行,尤其是现在属于某种极端情况下,对道心极有帮助。

他现在法力太少,只能慢慢攒,隔空传法有极大的限制,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就是先攒一些。

只要这个好不容易显化出来的化身在这个世界待的越久,对这里越了解,就能通过诸天投影过来更强的力量。

到时候,万一找不到王木玄,只要他等得及没有死,就能直接抓回去了,好好躺着当大爷不好么,跑什么跑。

现在刚开始,就只能忍着,一边走走看看这个全新的世界,一边碰碰运气,查查王木玄的下落,顺便积攒法力。

“这个世界看来不太宁静啊,守着村口的七个村民如临大敌,光凶猛恶犬便有八条。”

云苏虽然暂时用光了法力,但眼力倒是没有丝毫问题,一眼就看到躲在村口的人和狗。

随着他慢慢走近,那些恶犬明明看到了他,却是没有叫,也不敢叫。

这不正常。

“你们莫要如此,还是欢迎我一下,不然就显得太另类了。”

云苏微微停下,对着远处那些猛犬说道,那些原本傻头傻脑的狗子,这才好像幡然醒了过来,开始汪汪汪地叫起来。

“各位好汉,莫要放狗,在下是过路的书生,前来投宿的。”

云苏大声喊道,不多时就被几个紧张的村民打着火把围住了,几条恶犬也在一旁热情围观,只是村民们没有发现,这些本该恶狠狠想要上去撕咬的狗子,居然吐着舌头,趴坐在地上,老实地就像是见到了主人一样。

“原来是个读书人,敢问阁下可有路引?”

为首的一个农人,长得五大三粗,一看就是个带头的,先是对着云苏一拱手,然后就开始盘问起来。

也是云苏这长相占了便宜,看起来不像坏人,读书人的身份也比较受人待见,平日里想来路过投宿的读书人也不少,再加上天色将黑未黑,如果是再晚一两个时辰,估计就不好办了。

“有的,有的。”

云苏右手摊开,本是一张白纸,然而这农人接过一看,却是满意地点点头,小心地还给了云苏,然后才笑着说道:

“我叫吴大勇,既然是远道而来的读书先生,那便快请进村吧,正好赶上了饭点。大志,你先带先生回家,好生招待着,待我交班之后,便回去陪先生。”

这吴大勇名如其人,力气大,胆子大,是吴家村自发选出来的乡勇头头。

“多谢吴大哥了。”

云苏也没客气,他见这村子百家之火旺盛,也没有血光之灾,而吴大勇长得虽然五大三粗的,却不是短命鬼,而且随着他开口留下自己,还要招待晚饭后,这身上的福禄寿三火更是嗖的飙升起来,旺盛的不行,只是他自己不知罢了。

这吴家村临水而居,倒是比较富庶的,村里的石板路也修的不错,瓦房居多,草房都比较少见。

一个村百来户人,明明已经是掌灯时分了,除了锅碗瓢盆的声音外,倒是有一些读书声。

至于村口的乡勇,却是防鬼防盗防野兽。

“先生这一路上,可曾遇到鬼物作祟了?听说邻县有好几个村子,都被那些恶鬼祸害了,惨烈无比。”

路上,带路的吴大志,倒是对云苏颇为热情,这个十六岁的青年,对外面的世界显然很好奇。

“鬼物横行,阴阳紊乱,世道不太平啊。”

云苏点点头说道。

这个吴家村有点意思,村子四周都用桃木编成了篱笆,村口更是放着一节老朽的雷击木,而各家各户的门楣上,也都是放着一些驱鬼之物,有剪刀,铜镜,铁器居多。

“先生到了我们吴家村,便请安心歇息,寻常鬼物定然不敢轻易进村,即便进了村,我们也有办法收拾它们。”

吴大志虽然算不上读书人,但也读过书,对云苏这样的读书人颇有几分向往,很快到了吴大勇家,却是一个比较别致的小院子。

“嫂嫂,这位是大哥让我带回来好生招待的苏先生,他一会儿交班了就回来。”

吴大勇和吴大志是两兄弟,尚未分家,吴大勇的老婆是个寡言少语的老实妇人,但礼数却很周到,见过礼后,很快就拿出了饭食和米酒招待,自己则带了小孩在厨间去吃。

云苏也没客气,一边吃饭,一边和吴大志闲聊几句,了解一下这附近的情况,而他的目光,却落在堂屋里一把被供起来的大刀上面。

有线索了!

这把刀,和王木玄有那么一丝关系。

云苏自然不可能在这个世界游荡成千上万年,慢慢去碰运气,当时凝出化身时,便寻了这个稍显特别的吴家村,果然一进来就发现了此刀。

吴大志只顾着打听外面的世界,云苏也就和他闲聊起来,不提那刀的事情。

不多时,吴大勇交班回家,三人吃喝就更热闹了,因为堂屋门大打开,话题难免就到了那把刀身上。

“先生觉得此刀如何?”

吴大勇有些自豪地问道。

“好刀,虽然锋芒不显,但经年累月受人供养,自然吸收了烟火人气,此刀,能杀鬼,能驱邪。”

“咦!苏先生还懂得这些。不错,当年教我家祖上供养大刀的那位高人,也是这么说的,只要虔诚供养,大刀日久便能具有灵性,只要是血气方刚,心无恶念之人拿了此刀

文学

,就能斩杀恶鬼。”

云苏心中一动,是了,这什么高人想来就是王木玄这一世了,即便不是他,也是跟他有莫大关系的。

这刀,可不仅仅是供养在那里那么简单,不过吴大勇没提及,他自然也不会问。

从这把刀来看,王木玄应该是真遇到了什么大难题,才会借用这种养刀之法。

“苏某这些年考功名不成,倒是读了一些玄门养气杂书,上面多有提及这些,所以也就知晓一二。”

“原来苏先生还懂得玄门方术,难怪一眼便能看出此刀不凡。”

吴大勇见云苏谈吐不凡,提及鬼神和大刀时,眼神中并没有那种怯弱和躲闪,大大方方,一身正气,对一些阴阳之事,只要自己问到了,他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便知道云苏说的是真的,而且有可能还是自谦了。

如此一来,吴大勇便更加热情了,甚至将那养刀之法说了出来,却是一道养刀诀,全篇不过百余字,但每日供养大刀时都要诵读养刀诀,才能让此刀更具威力。

“这养刀诀倒是有点意思,不知那位传下此法的高人,如今身在何方,姓甚名谁?”

“此刀乃是家父传下来的,如今供养已过百年,早已不知那高人去向了。”

听吴大勇这么一说,云苏只能暗忖,好吧,线索暂时断了。

不过,不要紧,他只需要等待,一来先攒一些法力,二来也是等那高人隔空唤刀的时候,就能循迹而去了。

既然暂时不走,云苏也就顺口答应了在吴家村做一段时间的教书先生。

村中家家养刀,如果说拿来杀鬼,许多刀都到了火候了,但要说到养出了人间真火,成了刀王的,还只有吴大勇家这一把。

吴大勇这人虽然五大三粗,小时候也读过许多书,练武也练过,只是都没什么出息,直接导致吴老父一气之下,给小儿子起了个吴大志,然后撒手人寰。

这两兄弟和云苏的关系极好,不但请云苏住在了家中,还三天两头地就弄几个好菜招待,两兄弟虽然无大勇大志,但人实诚啊,上山打猎,下水抓鱼,还有贤惠的吴大嫂子养出的鸡鸭禽类,云苏倒是小生活过的有滋有味,转眼便是三年过去了。

这三年中,云苏攒下了许多法力,还活生生把这个化身弄成了修士,毕竟单纯靠攒法力,那以后干大事虽然有了保障,但平时做点小事情反而不方便了,所以就在吴家村自学成才,成了一个读书道人。

吴家村一墙之隔,就是一个鬼村。

这人村和鬼村,倒是相处的极为安宁,阴阳和谐,鬼村的鬼,生前也是附近乡邻,死后就搬个家而已,并不是恶鬼,也就不会去祸害阳村。

家族内互换 第三章

物部。

白司吏正在清点账目。

废丹劣肉多发少发无所谓,每个人的俸禄必须算清。

监考有功,调任吏部的王侍郎,前些日子上了奏折,要彻查大乾官吏俸禄体系。

甭管王侍郎在民间有多少带味道的风闻,那也是当今的红人,必须予以重视。

白司吏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到来人,顿时脸上笑开了花。

“呦,这不是周先生?有些日子不见了。”

“出了趟远门,想起今儿发俸,这不就来看看。”

周易在家休息了几日,发现门外女子又有增多的趋势,连忙来物部点卯当值。

大狱的妖魔,能增长道行,比起女子有趣多了。

现在有神牛看家,周易忽然希冀有个大贼去偷东西,然后看看倒霉蛋什么面相。

“这可太正好了,我这刚刚将您的俸禄清点出来。”

白司吏取出精致的盒子,说道:“两个月,钱两贯,废丹四颗,劣肉二十斤。”

熬了数年,周易的基本工资一文钱没涨,福利翻了一倍。

丹药是几百年不变的精气丸,黑不溜秋,直接扔进嘴里。

吧唧吧唧。

“味道比以前差了点。”

周易觉得这句话耳熟,蓦然间明白,老张才是真的神仙中人。

一路上遇到熟人都打招呼,大家都知道周易脾气好,不会轻易让人挂账,愿意与之结交。

此时已经是午后。

老张躺在椅子上,双腿搭着桌子,吱扭吱扭的晃

文学

动声很有韵律。

墙上挂着三幅画,左面是燕赤霄,右面是秦琼,正中最帅的骑牛道人。

陈英扎着马步,手中毛笔在宣纸上勾勒,已经画出了三分韵味。

周易见到这一幕,莫名的和谐。

“如果能延绵几百年,那就太好了。”

陈英抬头见到周易,面色一喜,小心翼翼将毛笔放在一旁,轻声道:“周哥,你可算回来了,张哥每日念叨你。”

“念叨我什么?”

周易注意到张诚耳朵动了动,断定这厮在偷听。

陈英笑道:“还能有什么,没了您,春风楼的头牌都不理会张哥了。”

周易凝聚阴神之后,神魂滋补肉身。

原本沧桑帅大叔,变成了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又稍稍有些憔悴,兼具故事和气质。

之前与张诚去春风楼,周易只需眼神注视就能酒水打折,让姑娘们心口发热,晕生双颊。

“咳咳咳!”

张诚忍不住咳嗽出声,警告陈英不要乱说,哼哼道:“你小子运气真不错,出个京闹好大的动静。”

“京城都传遍了?”

周易笑道:“回来这几天,发现牛肉价格涨了几倍。”

陈英一脸八卦的凑过来,挤眉弄眼的说:“亲眼见到没,那位……”

指了指正中墙上,挂着的骑牛道人。

周易得意道:“当然见到了,我还上前搭话了。”

张诚这下忍不住了,连忙追问:“真的?你小子还能入了那位的眼?说了什么话?”

“当时我正追杀妖魔,仙人从身边飞过,便躬身施礼说了句:前辈万福。”

“切!马屁精!”

张诚脸上掩饰不住的羡慕,说道:“幸好你没给斩妖司丢人,楚王爷亲口嘉奖,奖励了一万功勋。”

周易在金光寺封闭山门期间,不惧妖仙危险斩杀妖魔,拯救百姓,成了斩妖司内部宣传对象。

至于外部?什么外部?

天下太平,宣传什么宣传?

“张哥,昨天你还说呢。”

陈英学着张诚的语气:“老周这人,不懂得拍马屁,要是我遇上了那位,至少能混个牵牛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