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全家130 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

乱欲全家130 第一章

暑假拍摄时间很短,秦言和楚菲湘的戏份不多,在拍完后,去周遭地方完够了,等到开学了才回去。

楚菲湘颇为不舍,“虽然能和哥哥见面了,但我还是想在外面玩。”

“回去了还得自己一个人住校,孤零零的好可怜。”

楚菲湘的抱怨秦言全当没听到,在外面了迫不及待想和王子轩见面,回去了又想继续在外面。

心思多变,听听就得了,当不得真。

把楚菲湘扔到学校学习后,秦言在家无聊,开始自学导演系研究生,演戏方面固然实践重要,可实践都是建立在理论基础上,然后通过自己的领悟去演得更好。

眨眼,就过去了三个月。

这期间云雨含的孩子生了,是个大胖小子,可把郑家一伙子高兴坏了,李梦欣和邓光举办了婚礼,婚礼举办的很低调,业内知道的人不多,等到被狗仔挖出来结婚新闻时,微博险些崩了,评论区一片哀嚎,当然祝福的话语偏多。

楚菲湘的成绩拔尖,在学校深得老师喜欢,王子轩摆脱了王家,带着奶奶在楚家安顿下来,两个孩子每天形影不离,互相上进,欣欣向荣的画面让秦言欣慰。

又过了一个月,楚祥歌从M国回来,几个月不见,秦言见到楚祥歌时,都恍惚了,然后跑过去一把抱住楚祥歌,“你可算回来了。”

异地本来就折磨人,更何况异国。

秦言抱着楚祥歌不撒手。

楚祥歌嘴角带笑,低声询问,“怎么突然粘人了。”

“想你。”

一声想你,楚祥歌心神晃动,亲吻了秦言的脸颊,低沉回,“我也想你。以后不去这么久了。”

乱欲全家130 第二章

“你们俩……是怎么凑到一起的?”太子望着白卿言和萧容衍直笑,眉目间藏不住的揶揄,“哦,孤想起来了,镇国公主是来登州接董老太君的我知道,容衍你呢?难不成是知道镇国公主在这里,所以也跟过来了?”

萧容衍儒雅地笑了笑,从容道:“说起来,衍又欠了镇国公主一命。此次……原本是有生意前往北戎的,回来之时,想起曾和长澜兄在朔阳一见……谈论起登州风情,衍便想着回魏国途中顺道过去看一看,谁知道正巧遇到大燕的和亲公主被南戎埋伏,若非镇国公主和长澜兄来的及时,衍……怕是不能活着见到太子殿下了!”

“说起这件事……”太子放下手中甜瓷描梅的茶杯,看向白卿言,“你表兄之事,还请节哀啊!”

白卿言颔首:“多谢太子殿下。”

“那容衍,你可要记得镇国公主的救命之恩,要图报啊!”太子意有所指。

原本太子急招白卿言前来,是有事要说,不料想萧容衍也在,便问起萧容衍之后行程。

“原本衍今日去董府吊唁过长澜兄后,便准备出发回魏国了,衍是听镇国公主说太子殿下来了,这才跟着一同过来拜见太子殿下,见过太子殿下后,衍便要告辞了。”

太子明日便能达到登州,却在进城之前换白卿言过来,萧容衍心中有数……太子定是有事要同白卿言说。

他过来一是为了同白卿言多待一会儿,二是来见一个人,三是为了来同太子延续延续交情,日后好利用罢了,目的达到萧容衍也不多留,起身向太子辞行:“衍听说汾平晚市十分热闹,打算去转一转便先回登州,明日一早出发回国!就在此同太子殿下别过了。”

“镇国公主替孤送送容衍吧!孤这个身子实在不适……”太子十分浮夸的扶了扶额,表示自己身体不舒服。

看着白卿言将萧容衍送出去,太子这才放下按着额头的手,端起茶杯……难免欣喜,觉得自己将白卿言和萧容衍凑做一对的目的将要达成了,等到萧容衍入赘白家,他就多了一个钱袋子,有银子上下打点……他这个太子之位,也能坐的更稳当些。

想到太子之位,太子就难免又想到如今大都城的乱局,顿时头疼不已,他疲惫道:“全渔,去唤方老和秦先生、任先生过来,就说镇国公主到了!”

“殿下,您忘了,刚到汾平时,任先生便同您说了,要回家去看老母亲,明日一早才能回来。”全渔笑着道。

太子恍然点了点头:“那……便将方老和秦先生请过来。”

白卿言送萧容衍出门后,只听萧容衍笑道:“这位太子殿下向来是有事才会想到你,小心点应对,若是有需要……可以派人去我在登州的铺子。”

这里有太子的人在,萧容衍和白卿言情话不好多说,她浅浅颔首:“放心吧!你……回魏国一路小心。”

“嗯,平安到魏国,我会派人给你送信的。”萧容衍朝白卿言背后看了眼,见身后跟着仆从未曾往他们的方向看,他垂眸看着白卿言带着淤伤的纤细手腕,上前一步轻轻握住,拇指模索着那块淤青,压低了声音,“明日你回登州后,我会让人给你送药,记得擦,还有上次的药你要按时吃,过一阵子我会接着派人给你送。”

乱欲全家130 第三章

绿茶有三宝:清纯,无辜,装可怜。

慕宝珠顶着一双肿得都快睁不开的双眼,一张长满痘痘的脸,自然是和清纯无辜完全搭不上边了。装可怜倒是慕宝珠的拿手好戏,不过没有仙女buff加成的慕宝珠丝毫没有楚楚可怜的气质了。

想内涵陆咛不成,反被内涵的慕宝珠恨恨地瞪了她一眼。怪不得陆咛会收到巫蛊娃娃,她都想对陆咛扎小人了!

吃完晚饭之后,嘉宾们围在客厅里准备进行今天的恋爱互动环节。

导演根据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临时布置了一个恋爱任务,“今天早上发生了一件不开心的事情,陆导师收到了一个巫蛊娃娃。女嘉宾们虽然都只是围观者,但女孩子都是心思细腻的存在,就算娃娃没到她们手上,她们也被那一幕吓到了,请男嘉宾们好好安慰一番自己心仪的女嘉宾,让她们今晚能睡一个好觉。”

说完,导演看向导师坐的方向,“至于陆导师,为了确保你的安全,接下去的几天里我们会多派几个工作人员贴身保护你,直到抓住那个anti粉为止。”

别说,早上的事情发生之后,导演接连接到了好几个电话,打电话来的人无不要求加强对陆咛的安全保护。一个是陆咛的亲爸,一个是沈戎的秘书,还有一个,是影帝的助理。

虽然不知道陆咛是什么时候和沈戎,景弈这样的人物认识的,但既然人家亲爸,沈戎秘书,影帝助理都来说了,他自然会尽职地把陆咛的安全摆到第一的位置。

看来,他以前还是小看陆咛了。没想到陆咛的人脉居然这么广,路子这么野。还好他并没有把人给得罪了。

陆咛闻言,淡淡点头,“谢谢。”

苏小小酸声酸气地问,“导演,今天盒子是我打开的,受到冲击最大的人是我。我受伤的心灵谁来安抚?”

导演哈哈一笑,“施导师,苏导师受伤的小心灵就靠你了。”

施仑今天心情正好,闻言,他忙不迭应承了下来,“好的。”

导演,“先让我们的团宠宝珠来吧,宝珠年纪最小,早上肯定被吓到了,需要人好好哄哄。”

如果是以前,郑束,苏符,裴戏三人肯定第一时间上前安慰她了。但是现在,苏符提前退出了恋爱综艺,裴戏态度开始暧昧不明,所以只有郑束一脸积极地走到了慕宝珠跟前。

郑束信心满满地上前说,“宝珠,别怕,我送你一只包压压惊吧,如果一只不够那就两只!两只不够就四只!总之包管够!”

慕宝珠看都不看郑束,谁要他的包了。而且他这话什么意思,她还少几只包了?

她顶着发肿的双眼,楚楚可怜地看向裴戏,嘴里喃喃地呼唤说,“裴哥哥。”

从前的慕宝珠并不是非裴戏不可,她在景弈,沈戎之间犹疑过,不过裴戏对她冷淡下来之后,她心底慢慢涌起一股恐慌的情绪。景弈和沈戎如同空中楼阁,只有裴戏才是她真正可以触手可及的。

她绝对不能失去裴戏这个追求者!

听到慕宝珠呼唤的裴戏到底还是走到了她面前。裴戏伸出左手,将她直接给壁咚了。

他垂眼看着她,“妹妹,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能让你落泪,其他人都没有资格!别怕,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虽说这两天裴戏和慕宝珠之间的气场有点不对,似乎有什么变质了,但苏小小和施仑依旧谨记自己的职责,开始疯狂吹彩虹屁。

苏小小,“不愧是我们的霸道裴总,真的很霸道!”

施仑,“这句话也太让人心动了叭,裴总冲啊!”

苏小小,“会还是我们的裴总会!甜度爆表了!”

施仑,“姐妹们,让我们磕起来。”施仑觉得自己结束这档恋爱综艺之后还可以去卖化妆品,毕竟,这么点日子下来,他似乎都快和女生打成一片了。

两人狂吹彩虹屁的时候,直播间里的观众在疯狂cue陆咛。

【陆导师,这一刻,我真觉得他俩好甜,你快来打醒我!】

【呜呜呜,陆导师,我又想磕戏珠cp了。】

【想听听陆导师的评价。】

【感觉他俩真的太甜了啊!裴戏是真的很会说情话。】

被人千呼万唤的陆咛一脸的面无表情,“甜吗?”

施仑和苏小小听到这一句标准的陆咛式反问,下意识一抖,苏小小小心翼翼地反问,“陆导师,难道不甜吗?”

陆咛耸了耸肩,“这样的霸总情话我能一口气说上百八十句,不带一句重复的。但是,这是恋爱综艺,不是偶像剧的录制现场,这话多了一点套路,少了一点真情流露,只能让我看到浮于表面的爱意,很虚浮,可能随时就没有了。”

“所以,这样,你们觉得还甜吗?”

如果裴戏一直怼她这个女配,专心致志地站在慕宝珠那一边,爱她,保护她,呵护她,陆咛可能还会敬裴戏一声汉子。

但偏偏慕宝珠颜值倒退之后,裴戏对她的爱意似乎也像潮水一般退却。

陆咛瞧不上裴戏这种男人。

一听陆咛的点评,直播间里的观众都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陆导师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是。裴总似乎不太走心啊。】

【如果在偶像剧里听到这句话,我可能甜到呜呜叫了,不过这是真人恋爱秀耶。】

【呜呜呜,咱们陆导师也太通透了。】

【不愧是爱情导师,陆导师yyds!】

导演还记得这是金主裴戏用来追求慕宝珠的综艺,见陆咛这么说,他忙把姚涵晗推了上来,“好了,现在轮到我们的女总裁了,哪个男嘉宾来呢?”

和上一次一样,这次依旧是孟珩站了出来。

孟珩上前牵住了她的手,“抱歉,早上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没有第一时间站在你的身边安慰你,哄你。别害怕,我会一直都在,希望你永远开开心心的,没有烦恼。”

孟珩话落,苏小小点头说,“嗯,这一次不是偶像剧的套路了,男嘉宾表现得还是挺真诚的。”

施仑也说,“这应该都是嘉宾心里的真实想法吧。”

两人说完,同时看向陆咛,“陆导师,你怎么看?”

陆咛双手抱胸,“这位男嘉宾莫非忘了自己早上的表现?”

众人纷纷好奇。

啥?孟珩早上的表现?

他啥表现?

陆咛接着说,“早上出事的时候,你自己恶心得脸色都变了。你这样,怎么保护女嘉宾?”

众人:???

【哈哈哈哈。】

【早上那种场合,陆导师居然都注意到了其他人的反应!】

陆咛早上其实是刻意注意了一下其他人反应的。这个巫蛊娃娃也有可能是《心动指数》节目组里的某个不喜欢她的人送的。在关注其他人反应的时候,她无意中看到了孟珩的表现。

看到巫蛊娃娃,孟珩恶心到连退了几步,然后蹲下身,似乎是在平复心情。

对比他早上的行为,显得他的话很假大空,一点都不真诚。

导演轻咳一声,将糯糯拉了上来,“好了,最后轮到的是我们的糯糯女嘉宾。谁来呢?”

导演刚说完,辛南城就端着一杯热牛奶往糯糯这边走了过来。之前他很少参与恋爱互动的环节,只不过他到底也签了合约,于是,他现在也开始慢慢参与进来。

辛南城对糯糯笑了下,“喝杯牛奶,晚上早点睡,祝你好梦。”

糯糯一脸意外地从辛南城手中接过了牛奶,水温不烫也不冷,刚刚好,她轻轻抿了一口,牛奶甜甜的,一路甜到了她的心里。

糯糯甜甜地道谢,“谢谢。”

苏小小双手捧心,“这对可以,真的可以!”

施仑同意道,“没想到我们的男嘉宾这么细心!甜了甜了!”

两人看向陆咛,“陆导师,你怎么说?”

陆咛点头,“可以。”

不愧是海王,如果辛南城想要讨好一个人,那么他可以做到很用心,很真诚。有时候说的多,其实还不过做得多。

辛南城直接给女嘉宾准备了助眠的热牛奶,这个举动很适宜。

三个女嘉宾都和男嘉宾进行了恋爱互动,至于心灵受到了伤害的苏小小,她和施仑的互动则放到了直播镜头外面。毕竟这是嘉宾的恋爱综艺,导师不能喧宾夺主。

恋爱互动环节结束之后,今晚的直播就结束了,导师各回各房,准备休息。

同一时间,景弈已经坐上了回京市的飞机。

小牧挠头,“哥,以前你拍戏几乎不请假的,拍这部古装剧你请了好几次了。”

上一次,景老爷子生病住院,景弈直接向剧组请了一周的长假。那次景老爷子身体不大好,请假情有可原,这一次景弈直接理由都不给,就说要请假三天时间。

导演想也不想就同意了。

导演都同意了,小牧自然也不敢有什么意见。他就是想不明白景弈这次回京市能有什么事。原本,景弈都快杀青了,也就这两三天功夫。

什么事不能等到彻底杀青后再解决?

小牧刚说完,只见他边上的景弈带上了耳机,开始听《心动指数》。

没错,就是听,而不是看。

小牧在边上看得目瞪口呆,“哥,你就听么?”

景弈淡淡地嗯了一声。

在梦里,不管他多么努力地去记苗苗的长相,等他第二天醒来之后,他的脑海里就只剩下一道模糊的影子,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容貌不能作为判断是不是她的依据,既然如此,那么就只专注声音就好了。

过了一会儿,小牧在边上建议说,“哥,睡一会儿吧。你昨天就没好好休息。”

景弈作为一个敬业的演员,通宵拍戏对他而言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临近杀青,他这几天确实很忙。

在梦里。他可以见到她。

这么想着,景弈摘下了耳机,闭上眼,开始浅眠。

陆咛这一次入梦之后,发现自己身处一条黑黝黝的街道。

街边的路灯散发出渗人的白光,四周空无一人。

面对这样的场景,陆咛心底倒没多少害怕的情绪,毕竟上次入梦,她可是一个人在私人陵园里溜达了那么久。

私人陵园

文学

她都不怕,难道还会怕一条寂静无人的街道吗?她的内心毫无波动,只想尽快找到梦境的主人。

陆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景弈,她开始随意地在街道上走了走。

别说,景弈的每一个梦境都很逼真

文学

,这一个梦境也不例外。街边是鳞次栉比的商铺,只不过除了她之外没有其他人。

走了没一会儿,陆咛就听到了脚步靠近的声音。

她下意识停下了脚步。

没一会儿,一道熟悉的修长身影从一条小弄堂里走出来,突兀地出现在了她的视线内。他身上穿着黑色的风衣,全副武装,似乎是刚从什么晚会上回来。

对方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背对着她往前方走去。

陆咛刚想跟过去,只见刚才那条小弄堂里又窜出来了一道影子。

不知道为什么,陆咛总觉得这道影子鬼鬼祟祟的,不像是正常人。

她皱了下眉头,没有直接出声,而是选择一路悄悄跟上去。

陆咛一直警惕着第二个出现的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