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 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

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 第一章

冯一主动提议,舒宁自无不可,转身对一旁的摄像师道:“小赵,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小赵很懂事,什么都没问,恭敬的向舒宁点点头,提着摄像机离开了。

两人来到咖啡馆,点了两杯咖啡后冯一开口道:“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你了。”

舒宁莞尔道:“你说了我想说的话,上次一别,都二十多年了吧,你居然没有任何变化。”

冯一微笑道:“你也一样,还跟那时候差不多。”

“我说的是实话,你说的可就是套话了。”

舒宁轻轻摸了下眼角的鱼尾纹,看着冯一光滑如初,满是胶原蛋白的面孔轻叹道:“我都快五十岁了,虽然看起来年轻,但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

早知道你有这样容颜不老的本事,我就放弃当记者,跟你修行了。”

冯一苦笑道:“千万别这么说,其实我更羡慕你这样。”

舒宁点点头,却没有再问下去,如果能说的话,冯一不是吝啬的人,如果他不主动说的话,问也是多余。

她一直都是个聪明的女人,不然也不可能以一个外乡人的身份在现如今的港岛混的风生水起。

见舒宁没有追问,冯一心里暗赞一声,开口道:“舒宁,你现在还是记者么?”

“算是吧。”

舒宁用勺子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道:“我来的早,创建了一个报刊,在港岛发展的还不错,这里的环境比当年的甘田镇要好上不少。

本来这次的新闻交给其他人就可以,但因为事关众大,关

文学

注的人很多,我想着还是自己来一趟比较好。”

“看来该喊你舒老板了。”

冯一听出舒宁的言外之意,看来她现在的报社风头真劲,应该在港岛颇具影响力,再联系起蔗姑之前惊讶的表情,想来是认出了舒宁。

连蔗姑都认识舒宁,足以说明很多事情。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所以冯一夸完舒宁后转移话题道:“你说这次的新闻事关重大,能跟我好好讲讲么?”

“被抓的青年男女跟你很熟?”

舒宁抿了口咖啡问道。

“嗯,女的是我徒弟,男的是我朋友,我之所以来港岛是因为我师父在这……”

冯一将经过简单介绍了几句后道:“我们昨晚才抵达了港岛,还没办理来这的证件,原本是不准备出门的,但为了送毛小方的弟子回家,所以我便让罗桑和张云逸走了一趟,没想到居然遇到了这样的事。”

舒宁听完后瞪大眼睛道:“毛小方的弟子?”

“是这样的,在小海去世,达初和阿秀离开甘泉镇后,毛小方收了最后一任徒弟,是一个小孩,名叫何应求……”

冯一将他去甘田镇的事大致解释了一遍后道:“我去过毛师傅和小海的坟墓拜祭,前段时间又遇到了阿秀,没想到在我离开后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舒宁听完后表情有些莫名,手指轻轻摩挲着咖啡杯,好一会儿才轻声道:“我见过达初。”

“哦?”

冯一挑了下眉头,舒宁略显尴尬的说道:“其实达初也在港岛,我们俩,结婚了。”

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 第二章

偌大的虔城中,只见一个个身着僧袍的和尚还有尼姑,从各式建筑中走了出来,有的来到了街道上,有的站在了阁楼顶,还有的则矗立在法场上,具是抬起头,看着半空的同一个位置。

在众人中,还包括从洞府中走出来的东方墨、穆紫雨、姑苏野以及孱离。

现身后,四人也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

这时他们就看到,在头顶虔城的半空,一道道金光从四面八方宛如蝴蝶一般飘飞而至,最终凝聚在了一起。在众人的注视下,化作了一团十余丈高的金光,金光先是的大涨,而后缓缓收敛,这时众人就看到这是一尊盘膝而坐,宛如肉山的佛陀。

这尊佛陀给人一种宏伟巨大的感觉,但是面容却极为朦胧,让人看不清真容。

虽然并非第一次看到这尊佛陀现身,但是此刻东方墨等人的脸上,依然浮现了显而易见的震色。

因为头顶由金广凝聚的这尊佛陀,正是佛祖的法相投影。

从这尊法相投影上,虽然没有丝毫的威压散发出来,可是面对之下东方墨等人的心中,无一不生出一种敬畏之心。

而且这种敬畏,还是发自内心的。

虽然他们都知道,眼前的这位乃是佛门的最高掌权者,他们依然无法抗拒那种敬畏。这种敬畏,是对此人修为、以及那种至高无上地位的敬畏。

“阿弥陀佛……”

现身之后,从半空佛祖法相投影口中,传来了一声佛号。

这一声佛号直击众人心灵,嗓音轻柔温和,让人听闻有一种身心舒缓的感觉。

在这一声佛号落下后,只听整个虔城中的僧侣异口同声:“我佛慈悲……”

声浪汇聚成一股之后,让人听闻有一种心血沸腾的感觉。

话音落下,诸多僧侣纷纷就地盘膝坐了下来。

随之从半空那尊佛祖法相投影的口中,继续传来了滔滔不绝的晦涩佛门经文。

虔城中的诸多僧侣,也随着半空佛祖法相投影,念诵起了相同的经文。

听到城中响起宛如海浪,一浪接着一浪的经文声,一股浓郁的佛性,充斥在整个城中。

在佛性的笼罩之下,东方墨等人内心更加的平和了。

眼下的他们,习惯性的选择将这股佛性从体内给抗拒出去。

虽然他们能够轻易的做到,但是每一次依然有些许佛性的气息,在他们的体内根深蒂固,难以驱除。

他们来到虔城当中,眼下已经是第五十个年头了。

五十年来,每一年佛祖法相都会降临此城,重复眼前的情形。

只是区区五十年,可无法撼动东方墨等人的心神丝毫,能够走到第十四层地狱,他们几个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但是他们都知道,随着每一次他们体内沉淀一些佛性,到了最后他们极有可能就像青木兰和慕寒一样。

就在这时,拄着拐杖的孱离,还有身形笔挺的姑苏野,转身向着身后的洞府行去,踏入其中后,就将洞府的大门紧闭。

虽然这样做,佛声依然会徐绕在脑海中,让他们无法躲避,浓郁的佛性,也依然会将他们给笼罩,可是在他们看来,至少眼不见心不烦。

这时东方墨身侧的穆紫雨,看了他一眼,而后也转身回到了洞府中。

东方墨依然站在洞府外,此刻他看着头顶那尊佛祖法相投影,陷入了沉思。

被困在此地五十年,在这五十年中,他将拂

文学

尘还有七妙树借给了穆紫雨,只是后者的参悟,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进展。

照此下去,穆紫雨恐怕无法去冲击半祖。

心中叹了口气后,东方墨看向了城中的诸多佛门弟子。

五十年的时间,他对此地的诸多佛门中人,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让人惊讶的是,此地的佛门中人,不管修为如何,但无一例外的,各个都是天资绝顶之辈,随便拿出一个放在外面,都是诸多宗门还有家族争抢的对象。

东方墨猜测,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些人才会受到佛门的重视,要让这些资质绝佳之人,一心向佛,从而助长佛门的实力和势力。

就这样,东方墨驻足在原地足足一整日的时间,直到黄昏来临,半空那尊佛祖的法相投影,重新化作了一片片金光,向着四周扩散消失。

这时东方墨下意识看向了前方不远处一个席地而坐的和尚,只见此人站起身来,向着某个方向行去。

而这和尚所行去的方向,赫然是虔城的一处城门。如果东方墨所料不错的话,此人应该虔诚向佛了,所以可以离开这十四层地狱。

这些年来,每一年佛祖法相投影降临,并在城中讲道诵经,都会有人被成功的度化。

跟东方墨所想的一样,那和尚走到城门的位置后,城门主动的打开了,此人一手滚动着念珠,一手竖放在面前,口中念诵着经文迈步离开了虔城。

东方墨叹了口气,也转身回到了他的洞府。

他盘膝坐在石床上,法决掐动之下,周围一缕缕灵气涌来,被他给炼化成法力。

现在他所在的地方,是在第十四层地狱,而他的修为只是破道境,所以他能够尝试去冲击归一境。

只是五十年过去,他尚未触摸到归一境的瓶颈。想要突破到归一境,他需要领悟法则之力。

因此东方墨决定,若是穆紫雨依然毫无所获的话,那他就要将他的拂尘法器给收回来,以此宝来感悟法则之力,从而尝试冲击归一境了。

“笃笃笃……”

就在他心中如此想到时,只听他洞府的大门,被人给敲响。

东方墨从打坐中回过神来,起身来到大门前。打开门他就看到穆紫雨正站在门外,这时嘴角含着一丝笑容看着他。

“原来是穆师姐,请进!”

说着东方墨就缓缓侧身,穆紫雨顺势踏入他的洞府。

将石门关闭后,只听东方墨道:“不知道穆师姐最近可有什么收获?”

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 第三章

物部。

白司吏正在清点账目。

废丹劣肉多发少发无所谓,每个人的俸禄必须算清。

监考有功,调任吏部的王侍郎,前些日子上了奏折,要彻查大乾官吏俸禄体系。

甭管王侍郎在民间有多少带味道的风闻,那也是当今的红人,必须予以重视。

白司吏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到来人,顿时脸上笑开了花。

“呦,这不是周先生?有些日子不见了。”

“出了趟远门,想起今儿发俸,这不就来看看。”

周易在家休息了几日,发现门外女子又有增多的趋势,连忙来物部点卯当值。

大狱的妖魔,能增长道行,比起女子有趣多了。

现在有神牛看家,周易忽然希冀有个大贼去偷东西,然后看看倒霉蛋什么面相。

“这可太正好了,我这刚刚将您的俸禄清点出来。”

白司吏取出精致的盒子,说道:“两个月,钱两贯,废丹四颗,劣肉二十斤。”

熬了数年,周易的基本工资一文钱没涨,福利翻了一倍。

丹药是几百年不变的精气丸,黑不溜秋,直接扔进嘴里。

吧唧吧唧。

“味道比以前差了点。”

周易觉得这句话耳熟,蓦然间明白,老张才是真的神仙中人。

一路上遇到熟人都打招呼,大家都知道周易脾气好,不会轻易让人挂账,愿意与之结交。

此时已经是午后。

老张躺在椅子上,双腿搭着桌子,吱扭吱扭的晃动声很有韵律。

墙上挂着三幅画,左面是燕赤霄,右面是秦琼,正中最帅的骑牛道人。

陈英扎着马步,手中毛笔在宣纸上勾勒,已经画出了三分韵味。

周易见到这一幕,莫名的和谐。

“如果能延绵几百年,那就太好了。”

陈英抬头见到周易,面色一喜,小心翼翼将毛笔放在一旁,轻声道:“周哥,你可算回来了,张哥每日念叨你。”

“念叨我什么?”

周易注意到张诚耳朵动了动,断定这厮在偷听。

陈英笑道:“还能有什么,没了您,春风楼的头牌都不理会张哥了。”

周易凝聚阴神之后,神魂滋补肉身。

原本沧桑帅大叔,变成了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又稍稍有些憔悴,兼具故事和气质。

之前与张诚去春风楼,周易只需眼神注视就能酒水打折,让姑娘们心口发热,晕生双颊。

“咳咳咳!”

张诚忍不住咳嗽出声,警告陈英不要乱说,哼哼道:“你小子运气真不错,出个京闹好大的动静。”

“京城都传遍了?”

周易笑道:“回来这几天,发现牛肉价格涨了几倍。”

陈英一脸八卦的凑过来,挤眉弄眼的说:“亲眼见到没,那位……”

指了指正中墙上,挂着的骑牛道人。

周易得意道:“当然见到了,我还上前搭话了。”

张诚这下忍不住了,连忙追问:“真的?你小子还能入了那位的眼?说了什么话?”

“当时我正追杀妖魔,仙人从身边飞过,便躬身施礼说了句:前辈万福。”

“切!马屁精!”

张诚脸上掩饰不住的羡慕,说道:“幸好你没给斩妖司丢人,楚王爷亲口嘉奖,奖励了一万功勋。”

周易在金光寺封闭山门期间,不惧妖仙危险斩杀妖魔,拯救百姓,成了斩妖司内部宣传对象。

至于外部?什么外部?

天下太平,宣传什么宣传?

“张哥,昨天你还说呢。”

陈英学着张诚的语气:“老周这人,不懂得拍马屁,要是我遇上了那位,至少能混个牵牛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