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别流外人田、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肥水别流外人田 第一章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雪!

雪飘飘!

雪花飘絮如霜刀!

“呖呖唳~~~!”

凛冽的寒风,呼啸着整片大地,使得这一大地上,瞬间变成了一片银白的世界!

这一片银白的世界里,矗立着一个巨大的牌坊,牌坊上清晰镌刻着两个大字“天族”!

而这是一个有着上万人的家族领地,但却见不到一个人影在此走动。

而在那朦胧的月光映照下,这里仿佛是一个死亡之地!

话说到天族,那还得从这五宗和七族说起!

这五宗、七族,则是地域神疆里,最强的十二个门派和家族!

而这里的七族,指的又是七个各有专长技艺的超级豪门家族,他们分别是天、童、吕、金、高、蓝、年七大姓氏家族!

而五宗呢?

则是地域神疆里最强的五大宗派,分别是天仙城、龙若寺、天海阁、雪域宗、火焰谷。

五宗和七族各有各的势力,都是地域神疆里,数一数二的大门派和大家族。

而七族中,又以天族的地位最高,童族次之!

而天、童两大家族因族排名而争斗不休,从而使得两族族人常年积怨,都以消灭对方为本族的族志。

所以在七大家族中,又联合成了两大阵营,天、吕、蓝三族的关系最好,彼此首尾相卫。

而童、金、年三族又组成一派,两派彼此互相牵制,谁想要彻底消灭对方,势必另一方也非得伤及胫骨不可。

而高族则是在七族中,最为中立的一个大族,两不相帮。

同时高族也是两派极力想拉拢的一族,也是两派在此关键时刻,都不想逼他与之敌对的一族。

然而在这个雪花飘飞的夜里,在天族领地里,竟是找不到一个生还者。

天族领地上已经完全被大雪封盖住了。

“叮铃、叮铃、叮铃~~~!”

这时,从领地之中,传出一缕悠扬的琴声……

那琴声哀泣、幽绝、凄伤绝伦!

——这像似一个伤心之人,在弹出了她生命中的哀歌,也像似要将她心头的忧郁与悲伤,从琴声中发泄出来!

朦胧的月光,穿过了天族领地,照在了一个中年女子那俊美秀丽,而又略带幽伤的脸庞上。

她坐在天族领地的观望台上,凝视着这一片白雪中,竟是透着血红色的领地,手在播弄琴弦、弹出了那生命的哀歌!

飘飞的雪片,像是为这极度悲伤的音调而哭泣……

她是谁?为什么会来到这一片,已经毫无生气的天族领地呢?

琴声忽然停了下来,随着琴声的停止,四野骤呈死寂。

“天哥!我一定会为你找到他的!”

她不由扬天长叹一声,尔后对天起誓的说道!

随即,她将目光再次疑视到,那覆盖着不知有多少尸体的银白雪地上!

喃喃自语道:“童族、金族、年族,你们这无耻的三族,竟是敢勾结神疆外族中,最为不耻的魔、妖两宗,对我神疆天族实施偷袭,这笔血帐我蓝族记下啦!”

本书便是从这里开始了……

※※※※※※

天仙山,位于地域神疆的西南部,素有接天连地神疆第一仙山的美名,山势雄伟,连绵千里。

山中奇峰林立,高插云霄,那里又有当今神疆中,翘楚的修仙门派天仙城,故传言仙迹颇多。

由天仙镇南行二百余里即可入天仙山。

而从天仙山再走几百里崎岖山路,便是还有一座高峰,名叫地仙山。

而此山峰腰生满苍松古柏,峰顶

文学

更是云雾纷绕。

但是据修真门派传说,此地虽然天地灵气非常充裕,但是修真之人,鲜有人能利用和转化吸收此地的灵气。

所以,此地仙山便是长久以来,俱是鲜有人行至于此。

而此地仙山峰下有一盆地,盆地里有一村,名叫地仙村。

村里方圆约有五里大小,却是野花遍地,小溪纵横,翠竹丛生,三面浅峰环抱,风景清幽秀丽。

附近樵夫猎人,多集居此处,也有近百户人家。

这里民风纯朴,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自行垦地耕作,显得与世无争,当真是一个世外桃园。

十一年前,忽来从村外,不知名之地,来了一名青年男子,和一位风姿卓约的青年女子。

两人一来,便是一改村民的生活方式,将土木结构的茅屋瓦房,改成了砖瓦结构的庭院居室。

当时他们两人如此的举止,顿为村民侧目,议论纷纷。

便是有人猜测,他们两人是有钱的人家,或许是因为家人反对他们俩的亲事,便是双双私奔到了此地。

肥水别流外人田 第二章

那个人回答:“是的。”

灰手人问:“你就告诉他是了?”

“没有。”那个人道,“我当时……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灰手人道:“为什么?”

“因为我没想到……没想到他竟然……竟然说我‘才对他诚实的’。”那个人道,“之前他还说……我骗他,而且一口咬定我骗他。这时他又说我对他诚实了,我也……搞不懂怎么回事。”

灰手人问:“梦里你知道他为什么那样吗?”

“后来就知道了。”那个人道。

“你问的他吗?”灰手人问。

“是的。”那个人道,“我直接问他……是不是相信了我。”

灰手人问道:“他回答你了吗?”

“回答了。”那个人道,“他说……他早就知道我说的两件事都是真的。”

灰手人问道:“那他为什么还那么说?你没有问问他吗?”

“问了。”那个人道,“这时我就问他,刚才……他为什么说我骗他。”

灰手人道:“他告诉你了吗?”

那个人说:“告诉我了。他说……他刚才是在诈我。”

灰手人问:“为什么要诈你?你又问了吗?”

“问了。”那个人道,“我问为什么。”

“他又告诉你原因了?”灰手人问。

“对。”那个人道,“又告诉我原因了,他说……如果他诈我,我因为害怕他而……而在他说的那两件事里选了一件事说是自己骗了他,他就知道我给他什么答案完全……是根据他怎么问而决定的。”

灰手人道:“因为他早就知道你说的两件事都是真的,所以才那么试你?”

肥水别流外人田 第三章

黄崇守见他们的目光中,没有厌恶、嫌弃,不由得咧嘴一笑,哪怕他们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是同族。

但这不带嫌弃厌恶的目光,就已经让黄崇守对于这些年家族的发展,充满信心了!

等黄崇守来到黄昭明的洞府后,蓦然跪下,颤声道:“崇守见过小叔!”

刚回到洞府不久的黄昭明,听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后,不由得一愣,然后立马闪身出现在黄崇守面前,见下跪叩首,不见脸庞,但却能看见刺眼的满头苍发。

“崇守,你这是……”黄昭明愣了许久,才出声问道。

其实以黄昭明的修为,哪里会看不出黄崇守出现了什么问题,但他实在是不愿意相信。

“我在外历练时,不慎被人打伤,经脉彻底断裂,虽然保全了性命,但修为就止步于此了。”黄崇守抬头,虽然是笑着说的,但眼底深处的落寞,却刺痛了黄昭明的心。

黄昭明压制着自己的怒火,问道:“那人是谁?!”

因为黄昭明看得出来,黄崇守已经渡过两道灾劫了!只要再渡过一次灾劫,就能够闭关结丹!

只要黄崇守能够迈过这一道坎,以黄家的底蕴,有各种灵物加持,黄崇守绝对不会渡劫失败!一定能够突破金丹的!

但事实却极其残酷,黄崇守被人打成重伤,经脉断裂,丹田受损,别说是道途了,就连寿命都受到了影响。

也正是因此,黄昭明才会格外的愤怒!

而且黄昭明不相信,黄崇守会是那种大意的人,受到这么重的伤,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黄崇守听到黄昭明的话后,就知道小叔是想要替他报仇,但是那人所属的势力,并不是如今的黄家可以招惹的!

“说吧,你要是不主动说出来,那我自己动手问!”黄昭明不由得开口威胁道。

黄崇守还是沉默,但最终还是开口说了。

却是一年前,黄崇守和几个相熟的修士一起行动,探索一片据说有绿灵龟出没的海域。

要知道绿灵龟可是有玄龟血脉的妖兽,潜力极大,而且达到四阶之后,还能够产生一种灵水,名叫润绿灵水,能够加速灵药、灵植的生长。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

文学

绿灵龟现存极少,而且被海族保护的非常好,海外难得一见。

而黄崇守一行人,也是意外得知了这个消息,便准备去看看。

结果发现那片海域,还真的有绿灵龟出没,而且还是正在交配产卵的一对绿灵龟。

这个发现让黄崇守等人大为惊喜,只要他们能够将绿灵龟捕获,届时不过是留在自己手中,还是售卖出去,肯定能够赚取一大笔灵石!更别说还有那些龟卵。

黄崇守等人估计,将这两只绿灵龟和龟卵卖出去,他们每个人差不多可以分到二十万灵石!

但很可惜的是,这个消息不仅他们知道,还有另外一群修士也知道。

为了争夺绿灵龟,双方大打出手,但结果显而易见,黄崇守一行人输了!

不仅输了,而且输的十分惨烈,一行八人,活下来仅剩黄崇守一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