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蓉不要了太大了;黄蓉不要了太大了

黄蓉不要了太大了 第一章

自从听从深渊来客莉莉安降临枯木域之后。

苏浩便发觉事情正在朝一个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不论是这块土地之名阿尔莫星球之外的透明屏障还是外太空长达万米的天眼还是深渊章鱼巨兽下的蜂巢深渊。

都透露出了不得了的信息。

且。

人体压缩机。

用神魂寄养邪物,保护宇宙生物多样性。

公共快乐。

不得藏有私心的人生观等等一系列奇怪的操作让苏浩显得如此的格格不入。

蜂巢三十六单元临时房。

苏浩看着面前盘坐着的两个各有特色的女人。

引导使莉莉安。

及她的朋友丽丝。

现在因为他拒绝了和她们一起运动而竟然落下了脸色,不复此前的温柔和善。

“不好意思,莉莉安小姐,我有些累了。”苏浩淡淡道。

莉莉安闻言则是摇摇头。

颇有些遗憾地指着窗外地烈阳道:“苏,太阳刚刚起来,你没有必要对我撒谎。”

“你不愿意,我虽然无法理解你,但我尊重你,毕竟你刚来不久,我愿意给你时间。”

“现在离你的考核还剩下六天。”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需要帮忙,可以来找我。”

“另外,我再次给你一个忠告,在这里,你需要放下那些自私的东西,我们每一个人都属于造物主。”

“嗯。”

苏浩淡淡应者。

面无表情地看着莉莉安带着她的朋友离开。

……

等确认二人离开后不久。

藏在卫生间角落里的一滩液体开始凝聚成黑衣大汉走了出来。

“复制了么?”

“已经复制好了,老爷。”黑衣汉子冰冷而机械的语言声中,脸部和身体迅速调整为莉莉安的样子。

苏浩打量了一下。

最新兵种,第五级T1000终结者在某些方面的功能来说还是相当变态。

由金属液组成的身体可以让对方随时修复和变换身体。

至少眼前站在他面前的“莉莉安”已经足够以假乱真。

傲人的身材。

童颜。

唯一不同的地方是T1000终结者转变成的莉莉安的眼神中缺乏了那股生气,里面

文学

充斥着冰冷的机械感。

不过着并不影响T1000终结者用起来真相的事实。

“走吧。”

蜂巢出口。

交通站。

”叮,一级会员引导使,莉莉安身份验证通过。”

栅栏弹开。

数分钟后。

苏浩停住身体,淡淡道:“回去吧,不要让人发现。”

“是,老爷。”

苏浩目光有些深邃地看了眼身后的城市,离开巨兽范围后,悬浮在他头顶的裁决之剑方稍稍减轻了许多。

感应一番后。

瞄准方向。

向远方飞去。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

在他利用莉莉安人脸识别离开深渊之城后不久,一队银衣执法队便冲上了三十六区苏浩的临时房。

砰~

门被暴力破坏。

文学

队长,人不在。”

“查。”

为首两米高的银衣男子冷声道。

后方手下迅速汇报。

“队长,根据记录,刚才一级引导使莉莉安和丽丝来过这里。”

“交谈十分钟后离开,奇怪的莉莉安再次返回了这里,并将对方带出了城市。”

“从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对方是嫌疑人的概率很大。”

执法队队长莫斯闻言未作表态。

里面涉及到一位引导使。

不好轻易做出结论。

黄蓉不要了太大了 第二章

第648章人生,哪有那么多重头再来

“哒哒哒。”庄sir轻叩两下房门,推开病房门,笑着走进去道:“阿力,雯子。”

“雯子”全名叫黄莉雯,是某个大物流商的女儿,长相秀丽,颇为漂亮,平时习惯叫作“雯子”。

名字加个“子”,倒不是日本佬的叫法,而是某些地区的习惯,就像叫“仔”、“佬”一样的后缀。

庄世楷提提手上的水桶,走进门道:“钓了几条鱼,带来给兄弟们补补身子,正好可以煲个汤。”

关力躺在床上,靠着枕垫,脑袋、手脚、各处都裹着纱布。

身上还插着管子。

他表情虚弱的出声道:“庄sir。”

雯子则搬来一把椅子。

“多谢。”

庄sir坐下道谢。

关力给妻子打去一个眼色。

妻子便借口拿药,离开病房。

马军则带着人守门,把走廊给堵死。

“诶,别起身了。”

“我就是来看看兄弟们…”

这时庄sir手掌虚按,拿起一个苹果,拾起小刀,给关力削皮。

关力笑着说道:“阿sir,别削了。”

他指指管子:“刚刚做完手术,只能挂水,不能吃东西。”

“呃…”

庄sir尴尬的放下苹果,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医生说你状态还行……”

关力点点头,笑道:“是啊,以我当时的状态,没死就算幸运。”

“多谢庄sir请的专家。”

“多谢你替我拼命。”

庄sir答道。

关力目光闪烁,有些感动。

可惜,大男人不擅长煽情,稍稍点到即止便可,关力马上转换话题,问道:“庄sir,今天有空去钓鱼?”

“风暴过去了吗?”

他问着风暴,也在关心案情。

当然,劫匪死光,货物抢回…

这些基本的信息。

关力肯定了解到了。

庄世楷则指向旁边说道:“陆明华钓的鱼,我拿回来给兄弟们煲汤,不过分吧?”

关力表情一滞,目光大亮:“陆明华走了?”

“走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庄世楷点点头,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关力松出口气:“死的好!”

他一想到扫毒组兄弟们的惨状,心里便涌起股恶气,要是陆明华不死,手下兄弟们心里的恶气就不会消。

当然,也许兄弟们很甘愿为大佬作妥协,不管大佬动不动陆明华,都会选择听大佬的话,但是有仇不报并非庄sir性格,而且要报就要亲手报!

真正的大佬不是永远站在台上,只会对着话筒说漂亮话,而是能上台微笑着讲话,也能撸起袖子杀人!

“这个交代给你了。”庄世楷轻轻笑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我去看看其他兄弟。”庄sir拍拍床铺讲道。

“好的,庄sir。”关力单手撑着床板起身,想要恭送长官,庄sir却按下他道:“别送了。”

“等你出院。”

“我给你扎职!”

关力脸上浮现一丝激动:“多谢长官!”

他现在已经是扫毒组总督察,再次扎职以后,便将是扫毒组主管,警司衔、着白制服!

可以说,这一战!是关力奠定卧虎系一哥的大战!

而庄sir自己上位行动DCP,挑个理由给最拼的下属升个职,自然是水到渠成,无需借口,顺便还可以给兄弟们作个表率。

毕竟,关力本身在行动的表现,便值得一身白制服。

“我替兄弟多谢庄sir的鱼。”关力再度出声恭送。

庄世楷摆摆手,单手插袋,走出门口。

“庄sir。”马军守在门旁,小声的道:“我想进去看下关sir。”

两人都是卧虎系出身、一个是总督察,一个是高级督察,都是卧虎系干将。

“也好。”庄世楷微微颔首,没有拒绝,带着一干医护再走向下一间房,一间间病房探视过去……

当天,下午。

风暴结束。

翡翠台,新闻节目。

女主持人脸蛋俏丽,打扮端庄,穿着小西装对着镜头讲道:“各位观众,根据天文台的最新消息,八号风球已经离开港岛,转向西南方,衰减为小热带风暴,渔船署统计如下…”

“共有十三艘渔船翻覆,六艘渔船失踪,总计二十一名船员失踪,水警区正在全力搜救……”

“另于昨日发生的上环枪战事件,警方公共关系科已经发布声明,是源于港岛警务处策划的雷霆行动。”

“本次雷霆行动由高级助理处长庄世楷指挥,缴获一千公斤毒品,可谓是战绩傲人啊!为净化港岛社会环境作出卓越贡献。”

“上环枪战便是匪徒试图劫回毒品一次行动,不过三十余名劫匪,皆被警方击毙,英勇的港岛警方再次挫败了毒枭的阴谋……”

黄蓉不要了太大了 第三章

石铁柱也看着石铁心:“你我灵魂相通,我已经知道你的想法,但我还是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好。”石铁心缓缓说道:“我已经明白,我,与无限个我,是相同的,也是不同的。”

“我们有相同的天性,也有不同的遭遇。”

“我们有相同的倾向,也有不同的选择。”

“而我自己,即是平凡的,也是特殊的。”

“平凡于你我共同的平凡。”

“特属于我专属的特殊。”

“未知数量的世界线中未知数量的我,视界系统偏偏在我这个世界线中、萌发在我这个个体身上,我想这其中是有缘由、有意义的。说我不自量力也好,说我心高气傲也罢,我相比于其他的我,确实需要担负更多。”

“我要担负我们的过去。”

“我要担负我们的未来。”

“我要担负我们的期望与渴盼,也要担负人生十字路口的每一个交错和转弯。”

“如果把我们看成一个跨越世界线的特殊族群,那么毫无疑问,我就是现任族长。”

“我有义务,负担起无限个选择,无限个境遇,无限个悲欢离合与生活方式。”

“这种负担曾让我迷失,让我喘不过气,让我应付不来。”

“但现在,我明白了,我完全应付得来。”

“因为我不是一个人。”

“我有无限,来承担无限。”

“在这条无限的路上,我再也不用怕孤独和迷失。”

“因为,”

“我与‘我’,”

“永远同行。”

石铁柱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他豪迈的笑,他畅快的笑,他打心底里感到开心:“你这辈子最大的、可能也是唯一的心魔,已经破了!未来,只会是一片金光大道!”

笑罢,石铁柱抬起拳头,铿锵有力的说道:“永远同行。”

石铁心也抬起拳头,认真果敢的说道:“永远同行。”

拳头与拳头碰在一起。

而后。

咚——————!!!!

钟声响!

史无前例,天钟十鸣!

玄奇造化,超越世界!

这钟声没有响在石铁心身体里,没有响在朋友们的灵魂上,观礼者无人可听到这声音。但却响在世界星图里,响在世界线上。

这一刻,世界线仿佛一根被微微敲动的弦,辉煌浩大的鸣音以这黄金一般的世界线为起点,向着世界星图的深处无限的扩散着,扩散着。

咚……

好像有回音。

黑尊世界线,东京。

黑尊身上忽然迸发出一道钟鸣,震荡出些许黑障。

他惊讶的感应着自己的身躯,原本天钟七响已经完全定型,再也不可能改变。可就在这钟声一响中,竟然凭空拔升了一响,变成了天钟八响。

这不是后来硬生生补的,而是仿佛从突破之初就是八响一样,和正常八响没有任何区别。

他的成长率,从根本上提升了。

咚……

好像是共鸣。

凤鸣一中世界线中,状元石正站在领奖台上。他手抚心口,看着东华国的国旗因为他而升,心中忽然响起钟声。

这一刻,状元石变成了天钟九响,与任何一个原生的天钟九响没有任何不同。

他的整个状态,也从根本上提升了。

不仅仅是黑尊,也不仅仅是状元石。

这钟声扩散出去,远远地扩散出去。间层迷雾笼罩着所有世界线,但这钟声穿透了迷雾的阻隔,向着未知的极深处不断扩散。

而后,未知位置未知数量的世界线,也像是共鸣的弦一样返回了隐隐约约的钟声。

这一刻,石铁心源自本能的知道,每一个与自己共鸣的应身,都受到了这一声天钟鸣音的洗礼。从这一刻起,未知数量的自己将从先天上具备“天钟一响”的特性。

不论年龄大小,不论健康病痛,不论身处何地,不论是何境遇,天钟一响的优势将惠及每一个自己。或许其他应身不懂得修行,没有精气和锐气。但杂质被驱逐,黑障被粉碎,每一个自己都自此刻起,从先天上比其他人领跑了一声天钟的距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