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 第一章

这是一张长四米五,宽三米八超大型豪华床,即使是在汤臣一品也算的上超大型的大平层卧室中摆放才不会显得突兀。

深紫色镂空刻花丝绸床垫上,一具有着完美黄金比例的身躯穿着紫色睡袍微阖着双眸。

白腻丝滑的大腿纤细的可在掌中把玩,脚弓的弯曲程度展现其惊人的柔韧程度。

靠着抱枕的绝美面容,宛如白腻陶瓷的手掌支着精致的下巴,看着支架上的Ipad,支架后面依次排列着五张相框,Ipad传来声音:“让我们恭喜RA进入四强”

“又赢了吗?”蓬勃的希望到绝望的深沉,那种极致的撕裂感才能诞生最完美的能量。

落地折叠罗马帘上的镂空花纹开始拆分和组合,直到光线的浓烈和角度数让女孩嘴角微微翘起,才开始停止。

望着玉蝶果盘上一片片青色叶子的摆放的各类水果,赵夕颜望着一片玉叶上摆放着一只清脆的红玉苹果。

拿起苹果清脆的声音响起,苹果一分为二,果肉鲜美多汁。

“你这么大力,肯定是很壮。”想到勒颜看见这样的场面会说出直男语录,她轻轻的笑了,睫毛一颤一颤。

比赛结束,勒颜坐在回基地的大巴上,打开自己的手机。

“恭喜你乐宝,进入Nest四强,真为你感到开心呢。(害羞的开心表情)”赵夕颜。

勒颜眉头一皱,望着窗外不断翻篇的风景就一页一页被翻过的日历,靠着座椅。

一手拿着瓶子一脸生无可恋靠着椅子的往嘴里灌水,一手打字回复到:

“别这样,我们不熟,叫我勒颜好不好?仅仅只是吃过一顿饭而已。不熟的人用这样亲密的称呼,这样的做法对我很不respect。”

“还有进入Nest杯的四强也没什么值得开心的,你是不是在嘲讽我,嘲讽我打职业两年没冠军,行了,你不要解释了,我明白了。”

刚吃下几口苹果的赵夕颜瞬间石化,赤足站在地毯上感到风中凌乱。

勒颜退出微信,按下休息健让屏幕黑屏,有些情感注定不会结出甜美的果实,只会留下萎缩黑灰干枯的果干。

所以当一切还没有真正的Linkstart(游戏开始)的时候,就把这一切划上琴音健的终止符。

就在勒颜胡思乱想的时候,却猛然回神发现自己手里端着手机一直朝着眼睛。

深吸一口气,勒颜开始恶意揣测赵夕颜卸妆之后会不会是一只大恐龙,越想……,越想……,却发现自己好像是在自欺欺人。

“不过就算是玛丽莲—梦露,奥黛丽—赫本,小甜甜—布兰妮,吃饱喝足不都得大号吗?不都是会生老病死的凡夫俗子吗?”这样一想,勒颜感到赵夕颜对自己那种神秘又该死的吸引感好像消退了很多。

“他怎么敢?他怎么敢这样对我说话啊?”赵夕颜把手机扔在床上,第一次对自己的魅力感到怀疑。

“深呼吸,深呼吸,别因为一个憨憨生气,一切为了能量。”

“勒颜你到底有没有好好读礼仪常识啊,这就是你对待女士的态度吗?那天你感谢我的超级火箭的时候可不是这种态度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钱吗?我告诉你,直播礼物那是我合法的收入,就像街上表演胸口碎大石,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想要

文学

钱,一分没有。”

“你真是个憨憨,我再也不理你了。”赵夕颜情真意切的砸了手机,哭出了声。

“这真的不是个憨憨,这简直是个沙币,为什么当初三个选项,自己会觉得职业选手最好骗呢?”赵夕颜抽抽搭搭的开始哭泣,等到获得能量时候赵夕颜感到自己会早衰的。

“小姐,小姐?”推开门的女管家,看到四仰八叉躺在地毯上的小姐,吓得脸都白了。

连忙把赵夕颜扶起来,却发现赵夕颜一脸生无可恋,心死如灰的表情。

“李姨,你知道如何让一个神经病爱上你吗?”赵夕颜气若悬丝的说道。

李姨震惊了,震惊的却不是赵夕颜说的话,而是面前的赵夕颜和之前的赵夕颜完全不一样。

不在病娇!

“果然想要治疗一个病娇就需要另一个病娇吗?”女管家的在心里默默吐槽道。

“小姐,我想给你讲一个故事。”

“你讲吧。”

“从前有一个城市,叫西红柿市。”

“好让人无力吐槽的名字。”

“西红柿市里面有一个西红柿精神疗养院。”

“真的会有人把人送进这里疗养吗?一听就是莆田医院。”

“小姐!!!”

“好吧,你继续讲吧,我不在插话了。”

“里面有两个需要疗养的病人,叫做大毛和二哈。有一天大毛对二哈说:这里实在是不能再呆了。”

二哈一脸诚恳的点点头说是呀,:“这里都是管精神病的地方,就算是个正常人呆久了也会变成精神病的。”

大毛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拍了拍二哈的肩膀:“天不收贱命,佛不渡穷比,所以,我们要自救。”

二人的眼睛冒出对知己的肯定,两人开始集思广益,挖空心思的制定计划。

首先开始观察环境,收集信息。他们发现院长仗着一把手的权利得到了绝大多数的利益,而负责实际管理副院长弄不到好处对此一直愤愤不平。

有一天大毛和二哈蹲在副院长不远处聊天,“如果是我是院长捞钱的话,我会选择把这里重新装修一遍,而且要用木制家具。”

“对啊,装修柳木说成香沉木能弄多少钱?”

副院长听在耳里,记在心里,毕竟谁会怀疑两个病人呢?

工程如期展开,不少病人也成为工人,美名其曰:“劳动治疗。”

就这样大毛和二哈利用木头和胶水拼接出一把很高的梯子,并且利用装修时的杂物间,藏的很好。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两人夹着梯子一路飞奔,笑得的很自由。

把梯子架在墙上,不幸的是,梯子还是短一截。

二哈运动能力强,踩到最顶端一跃而起,手搭在墙上,爬了上去。

他站在上面对大毛说:“快上来。”

“我上不去。”

“我拉你上来。”

“不会的,你不仅不会拉我,还会在我跳起来的时候踹我一脚。”

两人眼神一凝,相互对视,然后皆是哈哈大笑起来。

良久,不在说话………,皆是转身离去,一个奔向了自由,一个回到了笼子。

三年后,已经成为全球最知名艺术家的二哈回到了西红柿疗养院里,带来了八百个国外媒体。

阐述了自己受到迫害被送进疗养院的经过,引起全球轰动,但是他却没有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大毛。

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 第二章

士兵七十九号并未拒绝,实际上他也不可能拒绝,向余烬二人点了点头,便主动离开会客厅,将谈话空间留了出来。

为了防止遭到窃听,阴影女士又以阴影歌剧院设下多重禁制,这才对余烬问道:“有何感想?”

“敌人比想象得强大,局势比想象得复杂。”余烬耸了耸肩,“得知校长先生居然就是无间魔毯,我确实是被震惊到了,恐怕他本人听到这个消息,也会感到惊讶。”

“所以,戏命稻草人不能轻易让给明日边缘。”阴影女士的清冷嗓音,满是笃定。

余烬重重点头:“就算是让,至少也要等到解决熔岩池底的事情,我担心至高剧本,给予那个人形异常项目极高定位,贸然动手,会引发严重后果,也正好借此,进一步榨取戏命稻草人的利用价值。”

“此事宜早不宜迟!这次行动本应秘密进行,结果却引来了明日边缘的人马,恐怕士兵七十九号,已经怀疑我们的真实目标了。火山炎魔的存在,愚者先生是明确知晓的,如若让他以此联想到熔岩池底,便会平白引来竞争对手。”阴影女士略作思索,向余烬提议,“稳妥起见,你向上汇报的时候,最好再申请额外援助,火山炎魔解决不难,难的是如何善后。”

“嗯。”

余烬对此深以为然。

要知道,苦难之路的起始条件之一,便是【火山炎魔】是否苏醒,虽说在造物主给出的情报中,并没有过多提及火山炎魔的存在,可是难保愚者先生有所隐瞒。

再者,为了喂养火山炎魔,至高存在专门给那个人形异常项目,造了一个只许进不需出的空间囚笼,光是冲这份得天独厚的待遇,便必须要格外重视。

让火山炎魔提前苏醒,有可能打乱苦难之路的既定路线,即便如今至高存在陷入沉睡,不太可能会被惊醒,但余烬绝不希望,苦难之路因此断绝。

“接下来的沼泽之行,是苦难教皇的崛起节点,体魄自此突飞猛进,所以不论如何,这一步都是要稳稳迈出的。”

言出法随已经得到进阶指引,永生之体却一直没什么动静,虽说他在瘟疫毒池吃了大堆元素毒鱼,把系统优先级堆到三十点极限值,却始终看不到通往神阶巅峰的道路。

因此,苦难之路哪怕要断,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疫医套装的强化工程搞定了,戏命稻草人的出现,为套装强化指明了崭新道路,却也因此增加了资源负担,四块史诗级异常合金都还没有着落呢,结果又多了一头超凡古神的献祭缺口,而吞食天地本身就是缺粮大户,这下搞得提升压力更为山大。

余烬心里不禁打鼓,事件奖励外加那半块黑色纹章,到底能否从顶头上司这里,拿到足够的奖赏?

“女士,我打算采纳戏命稻草人的建议。”

“嗯,随便你。”

“所以我能不能……”

“从我这里拿到一头超凡古神?”阴影女士慧眼如炬。

“对对对。”余烬点头如小鸡啄米。

“单以这次天灾事件来看,远远不够,我的存在,本就让你们减轻了战斗压力,而从原则上讲,我不能一味地拔苗助长,不过嘛……”阴影女士拉长了声音,嘴角微微勾起,“念你表现还算不错,没有堕我威名的份上,我可以网开一面,跟你做笔交易。”

“女士请说。”

“我用两只超凡古神,交换你肚子里的那一个。”

闻言,余烬顿时眉头一挑,觉得这个方法倒也不错,但瞥见顶头上司眼中一闪而过的狡诈之色,心知对方是在漫天要价,便立刻坐地还钱:“女士,这做生意呢,要以诚信为本,我干掉的那头肉瘤古神,可是拥有神阶巅峰的强大能力。你出两只超凡古神,未免太少了吧,照我说,五只都不嫌多!”

“好吧好吧,我加到三只,这总可以了吧?”

阴影女士稍稍提了提价,而这其实已经达到了余烬的心理价位,装备强化需要一只,吞食天地需要两只,尽管算起来,肉瘤古神的价值更高,但对玩家来说,数量才是硬性指标!

系统才不管你交付的是信仰古神还是超凡古神,总之铁定要吞噬两只古神,才能让吞食天地突破七成大关。

不过,余烬依旧没有选择松口:“至少四只!肉瘤古神的神性,都快接近突破了,三只对我还是太亏。”

“那就三只实力接近突破的超凡古神,活的。”阴影女士强调道,“这下,应该不亏了吧?”

“还要再加些残损的古神真身!”

“一言为定?”阴影女士不再讨价还价。

余烬微笑点头:“一言为定!”

交易达成后,两人当场完成以物易物。

肉瘤古神刚刚离开空间胃袋,空出的位置,便又多出三位遭到阴影封锁的新住客,而包括尖锐触手在内的古神真身,则立即进入消化阶段,有力推动吞食天地的奥义推演,逼近七成大关。

这笔买卖,皆大欢喜,至少是解决了困扰余烬的一大问题,不过他很好奇,顶头上司要这么多古神做什么?而回答的,却是一直在“旁听”的木偶少女——

“布景星空。”

“呵,还是你那木偶更懂一些。”阴影女士的清冷眸光,看向余烬眉心所在,“阴影歌剧院和怀特之家的本质,乃是尼娜以精神构造出的童话世界,所以不光要找来童话生灵,还得强化精神构造,而对尼娜的精神意念影响最大的,便是自小睁眼就能看到的【星空床幔】。”

余烬恍然大悟,啧啧称奇。

之前鱼人收藏家以上百道传奇宝物,构建神灵战甲,便已然让他大开眼界,谁曾想,阴影女士的手笔更大,居然以古神点缀剧院星空!

等到布景完成,阴影歌剧院的力量,必然能更上一层楼,自家顶头上司的大腿,也必然会变得更壮更粗。

这可一定得抱紧了!

念及此处,余烬不再犹豫,翻手亮出那半块黑色纹章:“女士请看!”

嗡!

两块纹章彼此感应,嗖的一下飞离手心,残缺部位于空中合二为一,随后被阴影女士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

她闭起眼睛,仔细感受完整纹章的内在能量,良久之后,才如获重宝的睁开闪亮眼眸,向余烬笑着问道:“说吧,这次要我怎么奖赏你?”

“敢问女士,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一把钥匙。”阴影女士笑意盎然,补充道,“你把可以用于初始火炉的钥匙!”

文学

“什么?”

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 第三章

世界仿佛一夜之间乱套了。

突如其来的战火,席卷了上百个国家,国际公约被彻底撕毁,强大的国度肆意跨越国境线,毫无预兆入侵周边的小国,发动毫不留手的闪击战。

造成战争爆发的根源众说纷纭,说的最多的便是某个星际文明的降临,带来了颠覆世界的知识,可除此之外,民众不知道任何细节。

十几个强国掀起战争的态度是那样的坚决,仿佛想要打碎一个旧的时代,不破不立,进行洗牌。

数个月之内,足足有十六个小国亡国,海蓝星上无数人成了战争难民,有的流离失所,有的被敌国军队接手,遭到集中管理。

作为一个小国,与瑞岚这个强邻接壤,歌兰没有太多选择命运的机会。面对瑞岚全力以赴的军事倾轧,歌兰在数月内便被彻底击破,丧失了所有成建制的武装力量,任由瑞岚粗暴地蹂躏。

城市满目疮痍,到处都是焦黑的楼房废墟,地面被炸出一个个深坑,有些地方仍在冒着直指天际的黑烟,还有零星的枪声时不时响起。

一个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歌兰难民在废墟中游荡,三三两两抱团,有些神情麻木,如行尸走肉,有些瞳孔紧缩,如惊弓之鸟。

肖恩跟着一群流民在废墟里寻找物资,吃力地挪动着身躯,全身都是灰尘与泥土,多日没有洗漱,肮脏邋遢,整个人骨瘦如柴,眼窝深陷,无比憔悴,神色麻木不堪。

瑞岚的入侵毫无征兆,在火力洗地之后,才派出地面部队进驻,一步步剿灭歌兰的武装力量。

而在这期间,安置歌兰难民的重要性并不靠前,难民营有容纳上限,瑞岚部队大部分精力用在清扫反抗力量上面,只是封锁了这座城市,没有太多精力收容所有流民,顶多偶尔空投一点物资,让大量歌兰难民能够在被封锁的城市里苟延残喘。

城市遭到初期一轮轮轰炸,肖恩幸运地活了下来,可是在混乱中早已与马格等人走散,这段日子只能与另一伙流民抱团行动,在废墟里寻找物资,或是在瑞岚空投援助时与其他流民争抢,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只想着能挨一天是一天。

但是这段日子下来,无数难民已经将城市搜刮了一遍又一遍,废墟里几乎再也找不到什么物资了,求生变得越来越艰难,接近极限、肖恩等人走在废墟中,随处可见饿死的、渴死的、病死的歌兰难民尸体,大多都是近几天死去。

翻了好几个废墟,仍然没有什么收获,肖恩已然饿得眼冒金星,靠着墙坐下,急促地小口喘气,只觉得身体无比沉重,像是要陷进泥土里一样。

“你还好吗?还能继续找物资吗?”

一旁的波尔看到他坐下,于是靠了过来,喘着气询问。

他是肖恩在这个流民团伙中认识的新朋友,这段日子以来互相照料,彼此相熟。

“我好饿……没力气了……”肖恩干渴得几乎着火的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

“赶紧起来,不然其他人找到了东西,也没你的份。”

波尔去拽肖恩的手臂,然而自己也气力衰竭,一拉之下,反而身子一歪,侧摔在地,呼哧喘气,吐出来的气息吹散了一小块灰尘。

“让我缓缓,我也饿得不行了……”

波尔也没了爬起来的力气,索性拱了几下,倚在墙边,横着靠在了肖恩身上。

肖恩身子一歪,差点栽倒,可是没有力气推开对方,只能自顾自闭上眼,自我催眠缓解饥饿。

这时,波尔忽然开口,语气低沉失落:

“肖恩,你说我们的军队还能来救我们吗?”

“一定能。”肖恩艰难睁开眼,声音微弱,但语气坚定。

“都已经这么久了,你真的相信么?”波尔喘着气,沙哑道:“瑞岚来势汹汹,歌兰早已自顾不暇,怎么会有时间来救我们,与其指望歌兰派兵救援,不如指望瑞岚大规模收容难民,那样我们至少还能活下来……”

肖恩咬牙:“怎么能指望敌人……之前遇到其他流民的时候,他们不是说瑞岚在清洗难民吗,偶尔会派出地面部队在城市里抓走一批流民,还有人说曾经看到瑞岚难民营一车车往外运送尸体火化,谁知道是什么情况。”

波尔有气无力:“只要能给我一口饭,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微弱的吵闹声,周围和肖恩等人一伙,正在搜寻废墟的流民同伴纷纷集结了过去,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几名状态稍好一点的流民同伴走到两人身边,将肖恩和波尔拉了起来,开口询问。

“怎么样,还能走吗?”

“还行……”肖恩摇晃了一下,扶着墙,疑惑道:“那边是怎么回事?”

“我们遇到另一批流民,大家都过去,免得别人起了心思,想要抢夺我们的物资。”

几人回答了一声,搀着肖恩与波尔一起赶了过去。

在城市里苟延残喘的流民团体太多了,流民抱团大多是互帮互助,防止被别人抢夺,即便大家都是同样的难民,但有些人活不下去了,也顾不上其他,濒临死亡的人不会放过任何一根救命稻草,互相抢夺、自相残杀的情况屡见不鲜。

肖恩等人很快来到人群后方,只见对面是另一伙不大不小的流民团体,同样瘦骨嶙峋憔悴不堪,双方正在对峙,警惕地看着彼此,而在两拨人群中间是各自团伙里较有威望的几个代表,正凑在一起交涉。

肖恩扫视着对面,忽然一愣,脸上浮现出愕然之色。

在另一波流民团伙中,他赫然看到了马格等几位死党的身影,虽然衣衫褴褛,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东躲西藏的这些日子里,肖恩没有一天不挂念着几位走散的死党,因为城市废墟太大,再加上各种通讯信号被瑞岚屏蔽,所以始终搜寻无果,他一直担心马格等人遭遇不测,没想到今天偶然间相遇了,没有遭难。

“马格……马格!”

肖恩惊喜不已,顾不上其他,高举手臂,扯着沙哑的嗓子呼唤马格的名字。

因为身体乏力,喊不出太大的声音,但仍旧吸引了一部分人的注意。

对面不远处的马格耳朵动了动,困惑地投来目光,寻找谁在喊自己的名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