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萝 破除 小说,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小萝 破除 小说 第一章

提到本源神,徐铉也是变得越发的谨慎起来。

他将自己的心境之力也是缓缓铺开。

只不过他和我一样,都无法确定,那股力量的具体位置,只知道,它来自龙城西边的昆仑山脉中。

过了一会儿,毫无收获的徐铉就收回自己的心境之力摇了摇头说:“找不到,你说那本源人若是在下界隐藏,那便好好藏着便是,为何非要释放这些能量故意暴露自己呢,还是说,他释放这些能量是另有什么目的?”

我点了点头说:“应该是后者,这股力量绝对不是飘过龙城那么简单,一定有它的目的。”

说罢,我把心境之力在龙城又铺了下去,我需要更详细地了解龙城的情况。

我开始观察龙城飘过那股本源之力前后的变化。

我需要查的变量很多,每个人的命理,气息我都要一一查探。

所以消耗的时间就有点多。

为了不打扰我,徐铉便在周围给我布置了一个结界帮我护法。

差不多用了一个小时,我才把龙城所有的变量仔仔细细地过了几遍,我缓缓睁开眼深吸了一口气说:“找到了。”

徐铉诧异道:“龙城的变量如此之多,你竟然能这么快找到?”

我笑着说:“我怕出错,还校验了几遍。”

徐铉摇摇头一阵无语。

我则是继续说:“龙城的这个变量很小,很难被人察觉,而这个变量便是灵气中的阴属性灵气成分增加了一些。”

徐铉愣了一下说:“这个增加也很少吧,我们刚才都没有察觉到。”

我点了点头说:“是很小,微乎其微。”

“不过这个很小的量会逐渐影响龙城每一个人,每一条龙的修行方向,不知不觉中让他们修行出现偏差。”

“一个人,一条龙的偏差是小,可久而久之,一群人,一群龙的偏差,那就是大了,阴阳失衡,会导致修行者气息逆行,轻者走火入魔,重则气爆而亡,那后果不堪设想。”

徐铉点了点头说:“我记得最近徐若卉好像一直住在龙城。”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所以说,这个本源人,不可饶恕。”

听到我说不可饶恕,徐铉也是道了一句:“很少见你这么生气了。”

我则是道:“那是因为最近已经很少有人能够触及到我的软肋了。”

我和徐铉在说话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股强大的能量。

徐铉笑了笑说:“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不一会儿徐若卉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裙就落在了我的身边。

她看了我几眼,然后一脸幽怨说:“知道我在龙城,你到了也不来看看我,你这是要学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吗?”

我拉着徐若卉的手说:“你还真生气啊,这不是龙城以西有特殊情况吗,我寻思着,等这里的问题解决了,就去找你呢。”

徐若卉笑了笑说:“少来,好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对了,你们发现什么了吗?”

说着徐若卉摸了摸一旁小妖的脑袋。

小萝 破除 小说 第二章

青衣楼的东西,是那么好碰的吗?

当年为青衣楼建造密室,朱停差一点就回不来了!

要不是知道朱停很看重段坤,希望他能继承鲁班一门,且忠心期望他能将鲁班一门发扬光大,老板娘都要以为朱停想弄死段坤了。

也正因为如此,老板娘更想不透朱停为什么要这样做?

将青衣楼的密室图纸交给段坤,这不是害了他吗?

“难道是因为陆小凤?”

陆小凤最近和青衣楼不对付的事情,老板娘是知道的。

如果是因为陆小凤,那一切就说的过去了。

“有一部分原因,但主要原因不是这个。”

朱停摇了摇头,他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将原因说出来,只是说道。

“那图纸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是个祸害,但对我那个学生来说可不一定。”

“你是说他······”

“不可说!”

朱停摇头,他认真看着老板娘道。

“娘子,我们只是个做小生意的,那些江湖上的事情,和我们没关系,我们也不需要参合进去!”

“我知道了。”

老板娘点点头,没再追问下去。

“那我们······”

“回去吧!事情都已经做完了,该回去睡觉

文学

了,这些天啊,真是累死我了!”

朱停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老板娘白了他一眼。

还说没把人家当徒弟,你这些天做的事情,比对你亲徒弟做的还多!

对于一个懒人来说,能对你做多少,显然就表示对你有多重视。

就这十几天时间,朱停的所作所为,老板娘也就见他对陆小凤做过这么多!

“收拾东西吧!”

当天下午。

朱停就带着老板娘离开了。

除了嘱咐人和花如令招呼一声,谁也没惊动,就这么悄悄地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为那么多大佬暗自打造了那么多间密室,还可以活得这么滋润,可见他在这方面的能力有多不俗。

如果朱停不想让人找到他,那几乎不可能有人找得到他。

即便有人找到了他,想对付他也是千难万难。

他为别人打造了那么多易守难攻的密室,你觉得他就没为自己打造几个?

可以说,只要朱停不想,这天下没几个人能杀得了他。

在朱停离开之后。

段坤收到了一封信。

是朱停留给他的。

信里面隐晦提到了一些信息。

“我这位朱师傅,看起来比那位号称‘天下第一聪明人’的陆小凤,可要聪明多了!”

段坤笑了笑,随手将手中的信烧了。

从那些信息来看,朱停应该猜到了他的一些想法。

比如,他想要对付青衣楼。

这有些出乎他的意外。

毕竟,他几乎从来没有显露过这方面的倾向。

朱停能从一些蛛丝马迹之中,猜到这一点,确实是很厉害!

但这也无伤大雅。

不说他猜到的只是很小一部分,单是以段坤对朱停的理解,他也知道对方不会把这事情说出去。

除非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人神共愤的事情。

否则即便是对陆小凤,他也不可能将事情说出去!

“系统!”

段坤在心中默念。

宿主(LV·3):段坤

力:180

敏:180

体:180

智:70

悟:70

气:200(年/先天真气)

能量值:360

技能:机关术LV·6、元始真经LV·5、金钟罩LV·5、铁布衫LV·5、乾坤六十四式LV·5、格斗精通LV·4、模仿LV·2、巧技LV·2、书画LV·2、语言精通LV·2、基础科学LV·2。

财富值:2200万(两/白银)

系统空间:500立方米(一千财富值一立方米)

机关术LV·6!

花费了一千一百万财富值之后,段坤终于得到了第一个六级技能,虽然这只是一个辅助技能,但其在段坤之后的计划中,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可惜,系统升到三级之后,这种技巧性技能已经不能再强行提升我的属性值了,必须要相关的功法,先增加属性值的上限之后,才能继续提升。”

段坤有些许遗憾,自己又少了一个强行提升属性值的方法。

不过他仔细想想之后,觉得这样也好。

按照他现在的属性,如果强行提升,最少的智悟属性,提升一点都需要七十点能量值,气属性更加夸张,提升一点就是两百点能量值。

段坤好不容易存到的几百点能量值,强行提升属性值的话,连两点都提升不了。

任何技能都能提升属性值,应该是系统给他开的一个新手福利。

这个新手福利,在最开始属性值不多时,对段坤是一个极好的提升自身实力的方法,但到了属性值非常高的时候,这‘福利’可就不再是福利了。

正常只需要一点能量值就能提升一点属性值,现在却需要几十点、甚至几百点,消耗一下子增加了几十上百倍,这怎么还能说是‘福利’呢?

段坤在青州搜刮了好几个大派,也才得到那么几百点能量值,放在这些属性值上,却仅仅只能提升那么可怜的几点,性价比太低了!

再加上还有饥饿感的影响,这‘新手福利’可以说几乎相当于累赘了。

“系统这样改变之后,我也能更好地借助武技等辅助性技能,不用担心提升了这些技能之后,会一直陷入到饥饿状态之中。”

总体而言。

这一改变对段坤是利大于弊的。

机关术或许还没怎么体现出来,但如果提升的是《乾坤六十四式》,能提前获得宗师级武技,对段坤的本身战力将会是一个巨大提升!

段坤现在与宗师强者之间的差距,主要有两大方面。

一是属性值。

二是武技等级。

其实现在段坤的属性值不差了,力敏体三项属性一百八十点加两百点气属性,和宗师级强者即便还有差距,也很小很小了。

武技等级方面倒是真的缺,《乾坤六十四式》相当于两门先天极品武技、五门先天上品和一门先天中品武技,这在先天武者当中绝对是碾压的!

即便对上一般的宗师级强者,也是不虚的。

可对上那些拥有宗师级武技的宗师,这样的武技等级就稍差了一些,哪怕对方只有一门宗师级武技,在战力方面也有很大可能压制段坤!

段坤目前的实力之所以还停留在宗师初期、甚至还不一定能比肩宗师,最大原因就是武技等级跟不上。

小萝 破除 小说 第三章

如果仅仅是单纯的大型水母,光从其表面散发的淡蓝光芒,以及那些触须犹如璀璨灯带一般的外观,其实还是非常令人感觉美丽的。

但现实却并非如此,因为这只水母身上的紫月能量波动实在太令季宇熟悉了。

漆黑不见五指的深海,当第一只巨型水母出现后,很快就又接连出现。

在季宇控制着洞螈冷静注视的时候,巨型水母出现的最终的数量则固定在了十五只。

这十五只巨型水母就像是漆黑深海中的十五盏蓝色的明灯一般,一直伫立海中,并全部‘慢悠悠’地靠近向洞螈。

没有任何骨质,也没有任何快速游动的技巧,仅靠着自身那伞状的头部一鼓一鼓的向着洞螈冲来,说实话,那速度真的有些不够看。

这些巨型水母在季宇看来也就声势比较吓人罢了,而它们那长且多的触须也同样如此。

水母的触须有毒这大概是作为现代人必有常备知识了吧?

所以对于这些看起来比较大,而且很吓人的大型水母,季宇完全也没有客气。

根本不待这些水母攻击向他,反而是他主动控制着洞螈冲了过去。

而同时在洞螈周身,海水的温度便迅速下降。

洞螈周身携带着一股巨大的水流旋涡,它俯冲向巨型水母所在时,这股旋涡水流直接便将这些水母想要缠绕上来的触须给掀飞。

而同时带洞螈携带这股水流冲过水母所在的周围时,周围的海水竟然迅速冰结。

要知道这里可是深海的五千米,这在海底结冰那可能也是人类认知中的头一份了。

强大的寒流袭过,伴随着海水的结冰,巨型水母的触须也瞬间染上一层白霜。

而在白霜于水母触须

文学

产生的同时,整只巨型水母便像是染上了烈性的毒药一般,很快便纷纷被冻成了冰块。

如果此时有人测试该片海水中的温度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会得到一个吓人的数值。

因为此刻,这里的海水温度竟然在瞬间降低到了零下一百二十度左右。

十五只巨型水母只是一瞬间就化为了十五个巨大的冰块物,并且很快就开始被海底的压强挤压着迅速向着海面浮去。

看到这里,季宇便已然停下了动作。

看着浮向海面的那些巨型水母的浮冰,季宇开始产生新的疑问。

那就是这些水母如果一直呆在这犹如深渊一般的深海的话,它们又是如何被紫月污染的呢?

“在海面被紫月污染然后潜入这里的?”

季宇喃喃。

但细想之下又觉得不对劲。

因为如果这些水母是在海面被污染的话,那么为什么会聚集在这个海沟呢?

而且它们的大小与污染强度还如此相同?

想到这里,季宇脑海瞬息就猜到了一个可能。

那就是在这个深不见底的漆黑海沟内存在一个界域。

如此一想的话一切都合理了。

界域能出现在陆地为什么就不能出现在海底呢?更甚至是地下?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那蓝星的情况还真的非常糟糕了。

要知道,蓝星上海洋可占了整个蓝星的近七成面积。

如此广阔的地域,如果真存在界域。

好吧,季宇已经可以想象海洋的情况有多糟糕了。

不过,仔细又一想,如果海洋界域真的很多的话,那海洋的水路上人类的船只还会像如今这么容易通行吗?

不可能吧?

总之,海洋出现界域的可能性不低,但或许数量并不多。

不过无论是那种猜测,季宇现在都必须进入这个海沟好好看看了。

所以,根本无需做什么额外的准备,季宇便控制着洞螈的身体迅速地向着刚刚水母升起的那个海沟位置前进。

六千米,海沟一切如常,但更加漆黑与深沉。

八千米,海沟内,没有任何动静,就像是一片死水。

一万米,季宇终于潜入到了海底的最深处。

而到了这里,季宇看见的又是另外一片场景了。

因为此刻,这片地域虽然还是黑暗,但海水却意外的温暖,并且还有很多气泡从海底海床上串出。

同时,季宇还在远处看见了一个正在喷发熔岩的海底火山。

这个海底火山并不大,但喷发的滚滚气浪与红色岩浆还是非常醒目的。

这些岩浆在被从海底喷出之后遇水迅速地便开始冷却并呈黑色岩石状。

对于眼前夸张的一幕,季宇也是深深的有些为之感叹。

不过,感叹的同时他也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

不过,有些遗憾,季宇来回的游动并观察,但却一丝紫月气息都未感受到。

但海沟毕竟很大,所以季宇也并未第一时间气馁,反而继续在四周搜寻。

饶过海底熔岩的喷发区域,季宇再次进入一片漆黑并平静的海床。

在这里,除了洞螈身上发出的光与游动时产生的动静外根本便没有任何其它大一些的生物了。

这种寻找是漫无目的的,也是颇为无聊的。

半个小时后,季宇依然毫无发现。

一个小时后,四周的海底依然没有什么活物,整个海沟就好似除了之前那些水母外便真的是一片死域一般。

但,就在季宇感觉这次可能真是有些想多了,并已经上浮的时候。

突然之间,在他这上浮到某个区域的瞬间,季宇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波动。

这种波动季宇并不好说是什么感觉,但却真实存在。

不是紫月的波动,但这波动之后的下一瞬间季宇却突然感觉到了一阵熟悉的能量。

而也正是此时,季宇控制下的洞螈立刻抬头侧望向某处。

刹那,一丝紫月的熟悉光辉便映入了季宇的眼帘。

这丝光辉非常弱,并且随着水流的波动还显得颇具一种波浪感。

这光辉没有任何介质就这般洒在这接近万米的海底。

存在紫色光芒的区域并不大,但只是看一眼,季宇便知道,这处海域正是一处无人知晓的界域。

在这处界域内,季宇很快还看见了一些大型的长得有些怪头怪脑的锯齿鱼。

这些鱼想要从光辉的界域中进入海底这片属于蓝星的漆黑深海,但这些锯齿鱼在出现在蓝星这万米海底的瞬间就被这万米海底的恐怖压强直接给压爆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