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这么湿想要吗,一旦试了黑人后你就不想回头

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第一章

“好冷……幸亏有火猴在,不然可得冻死了。”

“折剑山庄终年积雪,这雪石路更经常会刮起暴风雪。常人若不结伴而行,很容易就走失在风暴中。不过我说,你们吃完晚饭不好好睡觉,非要一大早天都没透亮上路干什么?”

“此地离苗疆路途遥远,早一点出发早一点到达。”

“就这么赶时间?”

风雪行道,不免危险。就算李忆如有御灵火猴照明取暖,也没过于急迫的道理。见谢云书找这么一个借口,罡斩可是老江湖一枚,定然万分不信。

不过,谢云书此刻提都提了,也不少圆谎的功夫,看着在最前面开路的罡斩,自然而然地说:“去除个妖就不早了。”

罡斩闻言这才正了神色:“雪石路这里有妖物吗?”

“有的,亏大叔你在街上晃荡那么久,都没听到有人议论,这里时不时会有人外出迷踪,事后仿佛做了场春梦,等到他们醒了过来,就都已经稀里糊涂到了山庄门口。”

“哦,这我还真没留意。”

原本罡斩是有在街上,偶然听起过这类消息。不过既然妖怪没有伤人,罡斩又不是见妖就杀的性子,因此没怎么放在心上:“想不到,小谢你对妖怪还感兴趣?”

“之前有和忆如在扬州见过被人欺负的妖怪,因此难免想去了解一二。另外,在这剑山庄见过世俗武林高手的顶尖实力,能有机会再会一会鬼怪一流,也算增长了见闻嘛。”

其实,谢云书早就清楚,这剑山庄山下雪石路偏僻角落里的雪女,并不是一个善良的妖怪,而是一只类似李忆如御灵蕴儿的冰精雪女。

然而与心地善良的蕴儿比较,雪女则无疑心怀叵测,不甘心妖类修行缓慢,时不时会掳些山野猎人、行商一流,梦中幻境采补一番再放走。

倒不是雪女发善心点到为止,愿意放走那些行人。只因她如今实力还不够强,怕惹来欧阳英丢了老巢,甚至有魂飞魄散的风险,才会行事有所克制。

但自从雪女偶然捡到了一块充满灵气的玉石,修行速度大幅提升之后,她就开始日渐不满足于此,以后还会做出草菅人命的事来,把活人生生冻成雕像吸食魂魄。就算是现在,被她掳走摄取精气的人,事后身体都会虚弱很久,精神不振,难以长寿。

说来很巧,这雪女未来还是谢云书这一世名义上的兄弟、夏侯瑾轩的“红娘”。以后某次品剑大会时,夏侯瑾轩来到这剑山庄,在雪石路被雪女诓骗迷晕拐带,结果却误打误撞于幻境中破了心中迷障,明确了对女主瑕的心意与众不同,开始对她萌生恋慕之情。

这雪女虽然杀人如麻,却也算坏心办了一幢好事。乃至于那块帮助她修行的玉石,最后都成了夏侯瑾轩和瑕的定情信物。

不过,谢云书可不会管她无心干了什么微不足道的好事,而是她实际上已经干了一连串的坏事。

至于提前铲除这个妖物,会不会影响夏侯瑾轩的姻缘……人还能被不可测的未来憋死?

因噎废食绝不可取。

真要留着夏侯瑾轩来消灭雪女,雪石路都不知惨死多少无辜百姓了。

有这个操闲心的功夫,谢云书还不如等铲除雪女后,等时机到了再帮忙撮合夏侯瑾轩和瑕就是,完全没必要无谓矫情。

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第二章

东海金鳌岛上,三位圣母娘娘凝视西方,截教诸多二代弟子三代弟子都仰首西望,无论人阐截都看向西方。

佛门大雷音寺,如来世尊不曾动眼,仍旧只是静静宣讲佛门大法。

麒玉山上空,犼凶威滔天,尸气如潮涌动,世间无数尸类生灵颤栗,激动的颤栗。祂们感应到同类无上存在的气息,本能臣服强者。

观世音显出千手千眼法相,千尊手眼放出万千法宝灵光,一尊菩萨便是十万教众!

法宝灵光汇聚成潮,声势浩大堪比当年截教多宝道人的灵宝潮汐,浩大炫彩潮流翻成大浪卷向庞大巨兽。

犼怡然不惧,只身上前,四足踏立,周身放出霍乱神火,漫天烟火缭绕,两只前爪微微伏下,胸口抬起并由黑转红,其首后仰,大口猛然一张,一股炽热无比的霍乱神火自口中喷射而出,与奔腾而来的潮汐相撞。

霍乱神火与灵宝潮汐碰撞,交接处爆裂刺目光芒,潮汐汪洋熄神火,霍乱尸火焚山海。

无论是潮汐海潮,霍乱尸火,两者都在急剧消失,彼此消耗碰撞。

潮汐显然更盛一筹,霍乱尸火被抵消。

犼怡然不惧,前双爪按碎虚空,瞬间跃起,以身直撞入剩下的潮汐宝光中,犼万法难伤之体破入潮汐扑向观音本尊。

但迎接祂的却是一条柔软又坚韧的虚灵杨柳枝,柳枝随风摆动如灵蛇翻滚缠上犼的四足与身躯。

犼身上红光亮起焚烧柳枝,张口欲咬断柳枝,祂一身最锋利处便是四爪与牙齿,尤以牙齿最为锋利,即便以脱离尸类层次,也保留了尸类原本初始身体特征。

即便是灵宝之属都难挡祂一咬之力,但这一次未能建功。

杨柳枝取自混沌,份属先天,乃是杨眉大神在开天大劫中遗落的残枝,哪怕只是区区半尺长,却具有诸多神通。

观世音立于中空,丢下杨柳枝,轻叱一声:

“缚!”

杨柳枝收紧,不是枝叶收紧而是空间叠加收紧,层层空间碾压巨力负荷犼身。

犼凶威再起,庞然巨力挣扎,竟然一时抵住空间神力,僵持起来。

观世音眉心闪动,素手持琉璃玉净瓶,倾斜倒下,小小净瓶倒下神水,一滴便化一江河,半瓶净水落下化作一片汪洋镇压在犼身,直接淹没整座麒玉山,就连犼身高八万丈都被颠覆海内。

观音复叱道:“镇!”

玉净瓶飞离观音手中,化作一九万丈巨大的琉璃天瓶镇压海上,三江五湖四海之力尽数压制犼身。

犼即便神力再大,也抵挡不住这至伟神力,瞬间被镇压深海之下,四爪难以支撑,身体趴伏于地。

观世音收了法相,显出真身,白纱轻飘渺,衣袂浮动,走在万里汪洋大海上,走在通体琉璃素净的天瓶之上,形单影只,大海苍茫浩瀚,身影渺小寂寥,生出一幅观音渡海生潮图。

这一刻,没有人再轻视观世音,这位以佛门舍利子斩尸成准圣的独特准圣,曾经她为阐教十二金仙时,亦是不甚过多出手,不喜争斗,声名不及广成子亦不如云中子等二代弟子,让天地众仙产生了她不善争斗的错觉。

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第三章

物部。

白司吏正在清点账目。

废丹劣肉多发少发无所谓,每个人的俸禄必须算清。

监考有功,调任吏部的王侍郎,前些日子上了奏折,要彻查大乾官吏俸禄体系。

甭管王侍郎在民间有多少带味道的风闻,那也是当今的红人,必须予以重视。

白司吏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到来人,顿时脸上笑开了花。

“呦,这不是周先生?有些日子不见了。”

“出了趟远门,想起今儿发俸,这不就来看看。”

周易在家休息了几日,发现门外女子又有增多的趋势,连忙来物部点卯当值。

大狱的妖魔,能增长道行,比起女子有趣多了。

现在有神牛看家,周易忽然希冀有个大贼去偷东西,然后看看倒霉蛋什么面相。

“这可太正好了,我这刚刚将您的俸禄清点出来。”

白司吏取出精致的盒子,说道:“两个月,钱两贯,废丹四颗,劣肉二十斤。”

熬了数年,周易的基本工资一文钱没涨,福利翻了一倍。

丹药是几百年不变的精气丸,黑不溜秋,直接扔进嘴里。

吧唧吧唧。

“味道比以前差了点。”

周易觉得这句话耳熟,蓦然间明白,老张才是真的神仙中人。

一路上遇到熟人都打招呼,大家都知道周易脾气好,不会轻易让人挂账,愿意与之结交。

此时已经是午后。

老张躺在椅子上,双腿搭着桌子,吱扭吱扭的晃动声很有韵律。

墙上挂着三幅画,左面是燕赤霄,右面是秦琼,正中最帅的骑牛道人。

陈英扎着马步,手中毛笔在宣纸上勾勒,已经画出了三分韵味。

周易见到这一幕,莫名的和谐。

“如果能延绵几百年,那就太好了。”

陈英抬头见到周易,面色一喜,小心翼翼将毛笔放在一旁,轻声道:“周哥,你可算回来了,张哥每日念叨你。”

“念叨我什么?”

周易注意到张诚耳朵动了动,断定这厮在偷听。

陈英笑道:“还能有什么,没了您,春风楼的头牌都不理会张哥了。”

周易凝聚阴神之后,神魂滋补肉身。

原本沧桑帅大叔,变成了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又稍稍有些憔悴,兼具故事和气质。

之前与张诚去春风楼,周易只需眼神注视就能酒水打折,让姑娘们心口发热,晕生双颊。

“咳咳咳!”

张诚忍不住咳嗽出声,警告陈英不要乱说,哼哼道:“你小子运气真不错,出个京闹好大的动静。”

文学

京城都传遍了?”

周易笑道:“回来这几天,发现牛肉价格涨了几倍。”

陈英一脸八卦的凑过来,挤眉弄眼的说:“亲眼见到没,那位……”

指了指正中墙上,挂着的骑牛道人。

周易得意道:“当然见到了,我还上前搭话了。”

张诚这下忍不住了,连忙追问:“真的?你小子还能入了那位的眼?说了什么话?”

“当时我正追杀妖魔,仙人从身边飞过,便躬身施礼说了句:前辈万福。”

“切!马屁精!”

张诚脸上掩饰不住的羡慕,说道:“幸好你没给斩妖司丢人,楚王爷亲口嘉奖,奖励了一万功勋。”

周易在金光寺封闭山门期间,不惧妖仙危险斩杀妖魔,拯救百姓,成了斩妖司内部宣传对象。

至于外部?什么外部?

天下太平,宣传什么宣传?

“张哥,昨天你还说呢。”

陈英学着张诚的语气:“老周这人,不懂得拍马屁,要是我遇上了那位,至少能混个牵牛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