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负gl,我洗碗时在厨房要了我

欺负gl 第一章

(上一章内容大幅修改,刷新页面就能看了)

……

南市。

米兰西点。

顾玲珑独坐一角,秀眉微蹙,多少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咖啡馆房门一响,陈怀部迈步走了进来。

顾玲珑起身相迎。

陈怀部紧走几步,温言说道:“等很久了吧?”

“我也刚到。陈大哥,请坐。”

“好。”

“我给你要一杯菠萝果汁,可以吗?”

“当然。”

“陈大哥,请坐……”

“那个、玲珑,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

“请说。”

“我们都这么熟了,就不要一口一个请字,那样显得太生分。”

“好的。”

陈怀部拉开椅子坐下,脸上掩饰不住喜悦之色。

他心里一直喜欢顾玲珑。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今天,顾玲珑主动约他单独见面。

对于陈怀部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两杯鲜榨热果汁很快端上来。

顷刻间,果香四溢。

陈怀部端起杯子呷了一口,赞道:“这才是真正的纯果汁,好喝。”

“陈大哥,听玉蓉说,你的西洋拳很厉害?”顾玲珑问道。

陈怀部笑了笑:“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倒是在拳馆学了一段时间,主要是为了强身健体。”

“前段时间,在虬江长途汽车站,你一个人打跑了五个坏蛋。”

“这也是玉蓉告诉你的?”

“嗯。”

“这个玉蓉,快赶上长舌妇了……说起来,幸亏警察赶到及时,要不然,那些家伙也不会善罢甘休。”

“陈大哥,你是一个好人。”

“算不得什么。”

“我说的是心里话……”

顾玲珑继续说道:“倾城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陈怀部说道:“听玉蓉说了一些。请放心,事关你的人身安全,我不会出去乱讲。”

“我当然相信你和玉蓉。陈大哥,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太冒失……”

“只要我能办到,一定竭尽全力!”

“谢谢你,陈大哥。”

“说吧,什么事?”

“最近一段时间,那个人会离开上海……”

“你说的那个人指的是?”

“就是害倾城那个人。抱歉,是我没说明白。”

“他是什么人?”

“只知道是一个日本人。”

“那你怎么知道,他近期会离开上海?”

“家父跟警察局打了招呼。”

“哦,原来是这样……”

“明知道是坏人,拿她也没办法。”

“就因为她是日本人?”

“嗯。在租界抓日本人,无凭无据肯定不行。”

“你想怎么做?”

“就这么让她走了,太便宜她了!我是这么想的……”

顾玲珑压低嗓音,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陈怀部皱眉沉吟不语。

似乎在权衡利弊。

顾玲珑察言观色,看出了陈怀部的犹豫,说道:“陈大哥,你也不用为难,我确实太冒失了,这件事和你无关,犯不着无缘无故的去招惹日本人……就当我没说过吧。”

陈怀部说道:“玲珑,你误会了。我刚刚在想,你为什么不去找徐探长?作为华捕探长,他比我更适合做这件事。”

“他不同意。说什么公器私用的话,万一要是走漏了风声,他那个华捕探长也当不成了。”

欺负gl 第二章

象房被查封了,太上皇勒令朱厚照到东暖阁阅奏。

但来东暖阁的大臣,仅严成锦。

“要是无法推行这道政令,新皇和臣的盛世大治就泡汤了,新皇不想想办法?”

朱厚照趴在御案上做俯卧撑,嘴里不忿道:“你要设立教籍,又要将私塾和学院归到礼部,算违反祖制,本宫刚被父皇揍一顿,你自己想法子。”

他与太上皇约定,令诸公臣服于他才能真正掌权。

如今,诸公还是不听他的。

“守业比创业更艰难,难在创立制度,如今将私塾和学院归于礼部,是创立一种新的制度,本宫虽认同你,可诸位师傅不认同。”

严成锦暗啐这厮一口,还挺聪明:“新皇可否帮臣一个忙?”

“如果是让本宫去说服靳师傅,就免了,靳师傅只认圣旨,老高你自己去,本宫的盛世就靠你了。”

严成锦恨不得将这狗皇帝的冕冠摘下来,自己戴上。

“新皇继续懒政吧,臣告退了。”

回到都察院,

严成锦查看靳贵的宗卷,靳贵为人刚直,是从五寺升上来的尚书。

曾在光禄寺任寺卿,熟悉礼制,有个八岁大的儿子。

“才八岁啊。”

还太小了些,就算问他那句话,估计答案也是要个玩具什么之类的。

八岁的幼童能有什么远大的抱负。

头一回,这句话排不上用场了。

礼部值房。

靳贵将官帽丢在一旁,愤然道:“礼部管理天下私塾和书院,亏严成锦想出这膄注意!”

几个一同上朝的官员,纷纷点头附和。

“此事关乎礼部今后之事,大人不可松口。”

靳贵当然是不会轻易松口。

下值了,靳贵坐上轿子回府,路过长安门时,发现兵卫变多了。

“怎么多了如此多的兵卫?”

管家道:“近日盗贼增多,增设了七十二红铺,每铺十余名士卒,夜间摇着铜锋巡逻。”

铜锋,是皇室用的铜铃。

为了保证京城的安全,初更时,巡查的士卒就摇着铜锋巡视,一来是让盗贼听到不敢作恶,二来是让百姓听到铜声安心。

靳贵深以为然,一脸后怕的样子:“京城如此危险了啊!吩咐少爷,这一年都不许离开府上半步,以免遭遇不测。”

将近四十岁了也没有子嗣,好不容易找汪大夫看了病,生得一个儿子。

如同掌上明珠般养着,唯恐弄丢了。

管家连忙道:“好的老爷。”

回到府门前,等下人们走进府门中,靳贵反手就将大门关起来,这才放心的走进正堂。

没来得及喝上一口茶,靳贵便轻唤了一声:“松儿?”

“松儿见过父亲,父亲上朝辛苦。”

穿着儒裳的少年郎微微躬身。

这时,管家走进来禀报:“老爷,严大人来了。”

“不见!千万不可开门!”

管家有点慌了,吞吞吐吐:“可有个少年郎,说他是当今圣上……”

靳贵彻底慌了神:“松儿,你快到后院藏起来,爹若不叫你你不许来正堂!”

听说谢丕和王延昭见了严成锦,一旦被问出那句话,跟中了邪似的。

此子莫不是想对松儿下手?

严成锦这禽兽不如的狗官,松儿才八岁啊!

靳松不明所以:“父亲,为何要我回避?”

靳贵急得拉着管家的手:“来不及了,你快带松儿去柴房躲起来,若有人去后堂,就带松儿逃出府邸。”

欺负gl 第三章

朱温的声音在节堂中回荡着,听得在场一众将官心中仍不由有些发颤。毕竟这些年来,他们效命的帝君不但行迹愈发荒唐,这次出征用兵,愠怒时动辄杀人的现象也是愈发严重。

而陛下的心腹谋臣敬翔,以往几乎也不会随军征讨,他更善于处理政事,毕竟本国治下尚需要有重臣主持稳定局势…那么除了那敬翔之外,谁眼下要是稍惹得朱温不快,那么朱温喝令斩落的屠刀,随时也将会落到他的脖颈上。

“李天衢占我中原,方今魏国兵强马壮,是以我军东出潼关,他亲自统领大军前来全无顾忌。而分兵袭扰,该派出的军旅都已派出,朕如今据弘农力抗李天衢敌军主力,想必李克用那厮不出数日光景,也将抵至此处,而我军再无援手,若要克敌制胜,也唯有兵行险着了……”

朱温一面说着,一面又眯着双眼,打量在场众人脸上神情:

“所以朕意已决,趁着这几日交锋观望,既大致能确定李天衢行营大帐的位置…我军当趁夜袭营,在魏国军寨内到处制造混乱,再趁机袭杀李天衢!”

而朱温此言一出,节堂当中大多将领神情立变。既然是魏国帝君御驾亲至,守备必然十分森严,而且对方倘若早就有所防备,夜袭无法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那么担负袭营重任的将官,只怕要往龙潭虎穴里面跳相比也没什么区别。

陛下这些时日愈发偏执,趁夜袭营之举也未免有欠妥当,也不知是谁要领受这般差遣,只怕是凶多吉少……

在场有些将领正心下腹诽之时,朱温忽的把脸一沉,厉声喝问,语气中已带着几分杀意:

“怎么?当日出兵之时,你们口口声声的说誓要夺回失地,与魏国决一死战

文学

。也情愿死战到底,以报答朕浩荡皇恩,眼下却要反悔不成!?”

不少军将闻言,惊得身上登时渗出一层冷汗,不觉面色也有些发白,更无一人敢出言质疑朱温,也只得大表忠心,连称陛下旨意,臣等自然不敢违背。

而朱温打量面前众将的目光虽然已然阴冷,他语气略微放缓,继而又道:

“你们也无须顾虑,到底是谁又会被朕勒令要身赴险地。今日趁夜袭营,朕要派出的不止是一拨军旅。除了留两万兵马把守弘农城关,其余诸部各按朕旨意行事。

先行部曲,杀入魏军连营各处制造混乱。再派一拨精锐骑军,直捣敌营大帐,务必尽快搜寻李天衢踪迹取其项上人头。就算一拨骑军失利,由朕亲自督军,还会派出第二拨、第三拨…直至统领全军掩杀,兵锋所向,只顾袭杀李天衢这个朕的毕生之敌!”

发动夜袭,意图直取敌国君主性命古往今来的战例固然不少,但是通常趁夜袭营的军队规模往往不会很大。毕竟袭营若要成功,不但要兼备熟识地形、辨明道路、军队的执行力与组织性,部队夜间战事演练是否足够…等诸多因素,最为很重要的一点则是敌方会不会有所防备。

然而按朱温的打算,他不但准备派遣奇兵袭营,更是已经做好将七八万兵力都投入进夜袭战的准备。而能歼灭多少敌军,又将付出多大的代价,朱温不在乎,他如此谋划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取李天衢的性命。

因为朱温也意识到,自己不得以只能尽快与李天衢进行决战的最重要因由,

文学

就是因为这个死敌更为年轻,而自己的子嗣,只怕更不是他的对手…然而只要李天衢一死,魏国后继无人的隐患,也将会比他梁国更为严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