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散两依依间,那一场伉俪情深的诗意人生

聚散两依依间,那一场伉俪情深的诗意人生

有人说作家先天就有文字方面的天赋,喜欢写诗的杨成军,却是遇到同样爱诗的妻子董海霞后,才将这一爱好锲而不舍的打造成他的人生追求。让他一个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也在国内最权威的出版社出版诗集,还荣幸以诗为媒成为电视选秀达人。造就了一个草根诗人的辉煌。

杨成军对诗歌的酷爱,还要追溯到中学时代。风靡校园的琼瑶爱情小说,痴迷了那个年代的少男少女,杨成军也不例外,他沉醉在琼瑶那一个个缠绵悱恻的爱情同时,对小说中大量引用的古诗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阅读时顺手抄录下来,反复吟咏、朗诵,时长长了,也想写出自己的诗歌。当老师要求大家写日记时,他每天就用诗歌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有人说,你的兴趣在哪里、成就也就在哪里。杨成军喜欢文字,语文课当然出类拔萃,每一年级的语文老师都喜欢他,他的作文常被老师当做范文在作文课上点评。曾多次获得学校的作文大赛名次,于是,还是在校就读的他,就开始编织起自己那五彩缤纷的文学梦来。

聚散两依依间,那一场伉俪情深的诗意人生

然而,命运总是喜欢难为有梦想的人,就在他考上高中,继续展开对梦想的狂热追求的时候,爸爸一病不起,妈妈四处借钱给父亲看好病,家里已经是负债累累了。远在县城上学的他,生活费也没了着落。万般无奈之下,第二学期就没去报名,17岁的他扛起行李,跟随村里一群成年人到城里盖楼房去。

建筑工地环境差、工作强度高,白天汗水摔成八瓣的劳作,晚上工友们三三两两的出去逛街,他就在那蚊虫叮咬的工棚里,打开收音机,聆听中央电台古诗词解读节目《阅读与欣赏》,边听边用笔记录。然后又打开书本,陶醉在现代诗歌里就不知今夕何夕了。室友想和他聊天,他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疲于应付。大家发现了他的秘密,有人当面嘲笑、挖苦他,有人轻蔑的叫他诗人他不应,干脆叫他“死人”,气得他和人在宿舍里干起来—–

越是这样的打击,他越是坚持每天晚上看书、写诗、听广播,宿舍里吵吵嚷嚷干扰太大,就到马路边的路灯下,继续畅游在古今中外诗歌的海洋里。工友们逛街,总喜欢围在夜市的电视机前看武打电视剧,他却偷偷溜进附近的书店,拿起席慕蓉、汪国真的书,一看就是半宿。有次看到唐朝诗人张若虚的长诗《春江花月夜》,那华美的韵律、强烈的画面感,还有那超越时空的意境,深深地震撼了他,趁人不注意蹲下来就抄,好心的店主还给他拿来小凳子。功夫不负有心人,杨成军终于写出了自己的诗歌《架子工》“上有天、下有地,我们是中间那个,顶天立地的架子工,给我一个立足点,还你一个平台;竖起一个钢管,就能把天和地连在一起——”

聚散两依依间,那一场伉俪情深的诗意人生

他当时对自己第一首诗歌的脱稿而出很高兴,不管写得怎样都是自己的努力。他所在的工地就在省作协大院附近,省级刊物编辑部也在其中,不知天高地厚的杨成军直接去闯作协大院,当然被门卫高声拦下。问明原因后,就让他将稿件放在传达室的信插里,过后,他也暗笑自己太冲动了——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正是适龄时节的杨成军先后见过十多个女孩,他总是不满意,父母和热心的介绍人都急了,问他要什么样的对象,他坦言有文化、有修养,最好也喜欢文字的,老实巴交的父亲就生气的说“咱一个农民,要文化干啥?找一个会过日子的人就成了——”,他当时也说不上文化能干啥,最起码不敢苟同父亲的观点。后来还真的找到一个爱看诗歌的女孩董海霞,两人一见如故,共同的爱好就促成了共结连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农村,结婚讲究凤凰车子、电视机,条件好的人家还要有洗衣机、双卡录音机,杨成军做不到这些,连结婚的戒指也是在地摊上两元钱买的铜片片,居然也“蒙混过关”了。就在那年春节前夕,董海霞成为杨成军最美的新娘。

聚散两依依间,那一场伉俪情深的诗意人生

新婚燕尔,两人卿卿我我间,更多的是交流诗歌心得,李白曾经说过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董海霞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李白足迹踏遍祖国大好河山,才成就了他流芳百世的诗文佳作,两人英雄所见略同。杨成军兴奋的写道“你曾经说,最大的愿望,就是旅行。牵着彼此的手,感受最美的风景。你曾经说,最快乐的时候,就是旅行。背起简单的行李,沐浴自由的风—–”

董海霞翻遍了他所有的诗作,也为他勇闯作协大院喝彩,就是心疼他干建筑那么辛苦,还坚持写诗。走完亲戚过完年,再不舍,杨成军也要进城打工去,董海霞就在家里勤勤恳恳的操持家务、细心的照顾公婆,虽然两地分居,因为诗歌、因为爱,两个人的心紧紧连在一起。打工的奔波、劳碌,让杨成军疲惫、烦闷、迷茫,他用诗歌记录,男人的担当、家的温馨他也用诗歌记录,建筑工人的淳朴、豪迈、如火如荼的城乡建设、家乡的一草一木、身边工友间那些触动灵感的好人好事,都是他的诗歌内涵,他有两个习作本子,一个是宣泄个人生活的无奈和艰辛,留给自己看。董海霞看到的他,永远都是诗意的风采、灿烂的心情。每次她都看得如痴如醉,也提出许多意见—–

爱看他的诗歌,就不考虑挣钱多少,天天盼着连续下三天雨,因为工地上连续下三天雨就可以放假回家了,他回来又会带给他许多的诗歌,外面下着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听他娓娓动听的朗诵、信马由缰的侃侃而谈,他的每一首诗歌里都有她的身影,他的每一首诗都是对她说的绵绵情话,他感受得到他的生命里就剩下了她和诗歌,那是他们最浪漫的两人世界时光。

聚散两依依间,那一场伉俪情深的诗意人生

董海霞对杨成军诗歌中的工地、城市产生了无限的向往,去了几天之后,才感到老公作为一个架子工,系着安全带、风里来雨里去的行走在钢管、脚手架之间,每天下班都是一身汗水、一身铁锈一身土,工作太脏、太苦、太危险了,十分心疼的写下一首《藤与树》:“山间有树、树上有藤,树因藤体会到自身的价值,藤与树相依相伴到金秋,在收获的季节里,共享太阳神的恩赐。”

此后,杨成军劳作之余,从写诗开始,又进行打工歌词的创作,传唱身边同事们为城市建设所付出的艰辛劳动。一次机缘巧合,他在电视选秀节目中,用舒缓深情的语气朗诵了自己的两首诗歌《我是一个建筑工人》、《哥儿们,别想家》引发观众们强烈的共鸣,雷鸣般的掌声中,他成功晋级了。不久,又出版了自己的个人诗集。

杨成军夫妇生活并不富裕,上有老、下有小,还要建房子,都少不了他在工地上的常年打拼。他们都渴望来一场了无牵挂的旅行,去圆那行万里路的梦想,直到五十多岁都难以成行。而多年打工生活中的诸多分别和重逢,以及其中道不尽的思念和牵挂,何至于行万里路呢?从而成就了他大量颇有感染力的打工诗歌。在艰辛的生活中,感受到属于他们的诗歌与远方,这是花多少钱也买不到的伉俪情深、诗意人生。杨成军常说“人活一世,最难得的就是有一个懂自己的人,却被我很幸运的遇到了——”。

聚散两依依间,那一场伉俪情深的诗意人生

董海霞生日那天,他深情地为老婆诵读了一首《如果有可能》:“如果有可能,我带你去远行。躺在德德玛的草原上,数最亮的星星。如果有可能,我带你去远行,坐在外婆的沙滩,看那最白的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