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潘海波先生书法作品“书道风雅”

2017年9月中旬,应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专业委员会之邀,前往沧州参加读书论坛。在开会的前几天,《藏书报》总编王雪霞老师给我来电话,她说本次沧州会议的协办单位乃是她主编的报纸,为此她与沧州书城商定好请我去该书城举办一场讲座。

在沧州会议的第二天,我前往该书城。在那场讲座中,经王雪霞介绍,得以结识河北美术出版社社长潘海波先生。在聊天中得知,原来潘先生原本是河北阅读传媒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同时兼任《藏书报》主编,他乃是王雪霞的老领导。讲座结束后,我与潘先生相谈甚欢。他的语言风格诙谐幽默,时时锦里藏针地臧否时彦,总能引起在座者回味后的大笑。

潘先生返回石家庄后,没过多久,就给我寄来了此幅法书。其字迹之潇洒,可谓跟其语言风格一以而贯之,我颇为欣赏他的这种洒脱书风。而他在个人的介绍册中也直言不讳地湛露出其偶尔显露峥嵘的直率,他的这篇文章题目就是《评判一幅字好与不好没那么复杂》。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涂涂抹抹集》韩羽著

此书为潘海波先生所赠,在沧州与潘先生聊天时,他提到河北美术出版社建造起了自己的美术馆,而此馆的第一场展览,就是为河北著名画家韩羽所办。我在几十年前就看过韩羽的动画片“三个和尚”,在那个时代如此有情趣而又有着丰富内涵的动画片,可谓稀若猩凤,故对此印象十分之深刻。此后因为偶然的原因,得以认识韩羽先生的一位好友,当时我很想求一幅韩先生的绘画作品,但那时朋友告诉我,韩羽不轻易给人画作,此事由此而作罢。

我跟潘社长聊到这段往事时,他告诉我说,而今韩羽的画作每平纸已是在几十万元之多。看来,也只能望画兴叹了。潘社长安慰我说,他帮我再向韩羽索要画作这有些不现实,但他倒是可以帮我弄一本韩羽的签名本。这句话听来颇感安慰,此后不久,潘社长果真寄来了这部大画作,而上面也同样有着韩羽先生极具特色的笔迹,见此让我颇感开心。

虽然我对韩羽先生颇为崇拜,但他的事迹我却知之甚少,从本画册中所印的个人简历,我方得知先生乃是山东聊城人。由此而让我想到了,聊城的海源阁,此阁可谓晚清四大藏书楼之一,其在藏书人的心目中崇高无比。而韩羽先生是否藏书我并不了解,但以我的私心,总觉得他应该受到过海源阁的熏陶,这才使得他的绘画风格能够打破所有桎梏,而后呈现出一片天真烂漫。

本画册序言之后,有韩羽先生所说的两句话,这些话可谓本画册的点晴之笔,我将其抄录如下:“挥毫弄墨,涂涂抹抹,忽焉兴奋若狂,忽焉嗒然若丧。不计肥瘦,但求抒发。为公乎,未敢说是,为私乎,亦不尽然。”“前人有言,堪可对号:屡败将军,空挣猿臂,厚颜老女,犹画蛾眉。不待人笑,我先自笑。转而又想,小车不倒照常推,余勇可贾。”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素简华章——明贤书札集萃》

2017年10月7日,我跟拓晓堂先生在杂书馆举办了一场对谈。其实,此对谈的目的乃是因为拓先生出了一本新作,而孔夫子网独家销售该书的签名本。主持本场对谈的韩悦思老师请我来参加此会,我当然知道自己是捧哏的角色,说是对谈,其实是来替拓先生站台。

与拓先生相识二十余年,他的开拓精神我特别佩服,中国嘉德拍卖公司从第一场大拍开始就有了古籍善本专场,而这个专场从构思到实施,全部都是拓先生一手促成者。故在本场对谈会中,我特意表扬了他对中国的古籍拍卖所做出的贡献。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拍卖,才使得中国古籍的价格体系得以确实。虽然这个结果对真正爱书人来说爱恨有加,然而“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爱书人对于价格的上涨而产生的抱怨,并不会改变古书市场的整体格局。这也由此突显出,拓先生对于中国古籍流通时起到过不可替代的作用。

虽然杂书馆已经成立了几年,而拓先生也与馆主和老师是很熟识的朋友,可是他直到今天才第一次走进该馆。拓先生看到杂书馆的宏大规模,以及在经营上的井然有序大为感喟,他说这样的馆放在国外也不会输到哪里去。感慨之余,他送给了我这部大书,他说自己退休后的一段时长比上班时还要忙,而其忙碌的原因乃是要还多年来欠下的一大堆笔债。而此书乃是他下了很大的功夫将其梳理一遍,才有了如今这样的完美呈现。

拓先生为人处事的方式貌似洒脱,然有时他却十分之认真。从本书中他给我所写的题记就能略见一斑。他的题记中写道:“时人常有以不知书之内容讥版本鉴定之家者,实不知西谛、刚主、斐云等前贤皆以积文史之后学而驾驭版本考订。愚此编虽为朋友所编,自以为其中考证足令讥版本为书皮功夫者汗颜。”

拓先生的这段话真有梁启超所说的那句:“何敢第一,何甘第二。”如此旗帜鲜明地为版本之学鼓咙呼,真让业界人大感解气,至少让我顿时有了“且让小僧伸伸脚”的舒坦。而其的认真并不只表现在他对该书考证上所下之功,就其能一笔不苟地书写这篇题记,已足令我汗颜。更令人发指的是,他在书中还附有一页该篇题记的清样。而这份清样乃是用方格纸所书写,并且其在行末又注明“誊写时文字略有出入”。想想我自己给人写题赠诗仅是随意地涂抹,字迹不堪入目暂且不论,这份认真劲儿则丝毫未备。

虽然自知其短,然而却不思悔改。我与他对谈之后,杂书馆安排签字环节。几年前我跟拓先生合著了一本《古书之媒》,其实那本书中有价值的内容全是出自拓先生之口,而我同样是个跑龙套者。然而书中作者却署了我两人之名。正因如此,今日之签字很多人分别找我二人一同签之。这种签字方法简直是故意让我出丑,我仍然在那里胡乱写几个字,而拓先生却用软笔一丝不苟地签上自己的大名。两者出现在一个界面上,这瞬间让我理解了为什么没有女人愿意跟范冰冰在一起照相。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五代刻经”

此经乃是丁德朝先生所赠,丁先生原本在北京卓德拍卖公司工作。该公司一度也是以古籍善本为主打,而丁先生在卓德正是负责这个版块,可见其对版本鉴定之学也是行家里手。每次到卓德看预展时,他均能以客观的态度向我讲述某件拍品的优点与瑕疵。也正因为如此,我与丁先生虽然交往不多,但他却是一位可信任的谈得来的朋友。

去年听说丁德朝已经离开了卓德公司,近日他给我来电话说,影印了一卷经想寄给我一卷,为此跟我确定邮寄地址。在电话中我问了他现于何处高就,他说自己没有离开拍卖行业,现在北京伍伦拍卖公司工作,仍然负责古籍版块,同时也兼顾字画拍卖。本次他征到了一卷五代刻经,因为真罕程度较高,故而他特意让北京雅昌公司以高仿真的形式复制了30卷,而后他找人装裱成了手卷,以此来赠送朋友。我当然特别感谢他的美意。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唐李问对》

此书为太原李永强先生所赠,之前几次收到过李先生的赠书,与他聊天时得知,他为了能够复制出有收藏价值的新印古籍,为此费了很多的心力。他的所言更让我感到无功受禄的不安,于是几次发微信告诉他不要再赠,这会增加我的心理压力。因为出书都不容易,但李先生始终强调,好书能够送给赏识之人,也是一件快乐事。

翻看这本影印的《唐李问对》,其正文乃是典型的精美宋体字,而书后的校勘记则为另一种字体。可是,我却从未听闻过《唐李问对》有这么一部宋刻单行本存世,故特别好奇李先生是从哪里寻得如此珍秘的底本,于是微信向李先生请教。他告诉我说:“《唐李问对》古代没有单行本,是从《续古艺丛书》影印日本静嘉堂藏宋本《武经七书》中辑出者。”而对于该书的字体,李先生在微信中向我解释道:“是庸闲斋电脑造宋体字电脑重排,我负责校勘上述宋体中《唐李问对》并出校勘记,算是重修宋本吧。共计订误五十多处,造宋体字3500个。”

看来,李先生为了制作出一部精美的影印本,确实下了很大的功夫。近两年国内大力提倡工匠精神,我觉得他的这种制作也是工匠精神在古籍影印方面的具体表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槐市书话》拓晓堂著

此为拓晓堂先生的新作,然该书并非其所赠。一个多月前,杂书馆讲座负责人韩悦思老师给我来电话,她说拓先生出了本新作,为此杂书馆想举办一场对谈,而讲座的主题则是关于《红楼梦》版本的新发现。拓先生竟然写了这样一本专著,我倒很想看看,以他那如炬的目光,又看出了哪些新问题。

然而直到讲座的前几天,我还没有收到他的这本新作,于是微信韩老师,请其寄一本来让我学习。否则的话我到现场完全不知书中之内容,真不知道如何跟拓先生对话。韩颇为吃惊地说:“拓老爹竟然没有送给你,真抠。”而后韩悦思马上快递给我一册,里面竟然也有拓先生的签名和钤印。

本书印制的颇为精雅,然何以在书话前贯以“槐市”二字,恕我孤陋寡闻。由拓先生在该书中的自序方长了知识:“汉武帝时期设立太学之后,学生人数不断扩大,至成帝时已达数千,众多太学生聚集一地,扩大了对书籍的要求,于是在太学附近的槐树林里,逐渐形成了一个定期聚散书籍的市场,这就是槐市。”

看来槐市乃是汉代自发形成的图书流通市场,接下来拓先生在自序中引用了《三辅黄图》中对槐市的记载,而后其称:“可见槐市交易包括学生家乡的地方特产,更主要的还是书籍。读书人买卖书籍,彬彬有礼,谦让和谐。可以说槐市是最早的书籍交易市场,因而槐市又成为最早的书肆代名词。宋苏轼《次韵徐积》:‘但见中年隐槐市,岂知平日赋兰台。’其中的典故‘兰台’,是汉代官家藏书之地,‘槐市’是书籍交易之地。”

既然把书的流通事追溯到了西汉,由此可见拓先生对于古书流通业是何等之志存高远。其实细想他的经历,他确实堪称当代中国善本流通业中的领军人物。关于拓先生在这方面的贡献,著名学者范景中先生在给该书所写的序言中称:“二十多年来,他日行于京津沪广,夜飞于港台两洋,奋力推动着古籍拍卖业的发展,寓目、赏玩和审定了大量的图书名迹,已成为这一领域最引人注目的鉴定专家,他的眼睛尤其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范先生特意在这里谈到了拓先生的眼睛,这句话有什么深意呢?范先生在此序中作出了如下的解释:“我们知道,鉴定家讲究好眼力,其仿佛有两只不凡的眼睛:一只注视着人,一只注视着物;一只去观察,一只去联想——而这双重的目光中有一个基本的元素,即庄子所谓的‘有数存焉其间’的‘数’。大凡人心的闪烁,想象的热情,传奇的清梦,以及所有伴随着各类故事的光彩,如此等等,无一不受‘数’这一神秘之物的支配,用雨果的话说:它从二加二等于四开始,一直上升到神的霹雳的境界。”

在古玩界有句俗语:“我花很少的钱就可以买你的眼。”这就是著名的借眼说,也就是靠行家的眼来确定古玩或善本的价值,而后自己以很少的钱就能够利用到行家多年的研究成果。范先生在这里说的眼,以我的理解,应当是从这个角度来论述的。而本书中所收内容,大多为拓晓堂从事古籍拍卖业二十余年间所见到的铭心绝品,另外还有他在征集拍品中的一些感想,余外还有他所写的几篇跟书有关的出版物的序跋。

翻看本书中谈到的书,渐渐令我垂涎三尺。而其中没有任何一件在我手中,可见自己眼光之差,实力之弱。翻看本书,也仅仅能够满足过屠门而大嚼的意淫。可是直到把本书翻完,也未找到谈《红楼梦》的任何话题。这真是岂有此理,于是去电韩悦思,与之商议应该改变讲座的题目。而韩悦思称,和老师也提出了相应的看法。故本场的讲座已经改为了跟古籍拍卖有关的话题。然而我在杂书馆见到拓先生时,他却送了我另外一部大书,我还是忍不住问到了这本《槐市书话》,他理直气壮地说:“我到现在还没有收到样书呢。”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琉璃厂的冀州人》中共衡水市冀州区委宣传部编

沧州会议期间,旧雨新朋汇在一起不亦乐乎,而新认识的朋友中有一位爱书前辈,他就是衡水的常海成先生。常先生曾经在衡水市新华书店做领导,故他对图书流通行业颇为熟识。可能是这个原因,他特别在意琉璃厂书商中的冀州人。在聊天时,常先生说,晚清民国间,琉璃厂经营旧书店者,冀州人占的比例最大。而在以往我仅留意琉璃厂的书商大多是河北人,并未归拢到冀州这样一个更小的区域内。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故我回来后不久,就收到了常先生所寄两部书,而这部书为其中之一,而另一部书则为当地所编的《冀州市志》。

翻看该书,里面是几十位业内人士所写文章的全集。每篇文章的主要内容当然是围绕着琉璃厂冀州籍书商而展开,虽然题目专门限定在琉璃厂内,然而从内容角度来看,里面还谈到了天津和上海的冀州籍书商。而文中的许多内容均为作者的亲历记,这样的文章在使用起来颇为便利。

关于冀州籍书商在琉璃厂所占比例,该书中有常来树所写《北京古旧书业中的冀人店》一文,该文中称:“据《河北省志·出版志》统计,河北人在北京创办的古旧书业共237家,南宫、冀州占111家,而冀州为冠,占104家。”

如此说来,果真比例不小。由此让我理解了为何常海成提到冀州书商时的语气总是透显着无限的骄傲。而该书中还收录由他本人所写的几篇文章,其中的《在旧书业中自学成才的学者魏广洲》一文读来令我最感亲切。因为我跟魏老先生交往有年,但却并没留意他是冀州人。魏广洲在晚年跟我谈到了许多未曾听闻过的书业故事,而我也给他做了一些录音。从他的所言中,让我听闻到了很多流传已久著名故事的AB两面。

常海成是在2006年前往北京琉璃厂,去追寻冀州人的足迹。而正是在那年的二月,魏广洲老先生病逝了。故而他只找到了魏老先生的女儿,他从那里了解到一些魏广洲的故事。虽然这些故事细节有些是我未曾听闻过的,但反而让我感觉到了与老先生交谈的重要性。同时,这也让我佩服常海成对于当地书人的关注是那样的尽心尽力。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长安笺谱》文川书坊制

杂书馆对谈期间,有不少相识的朋友前来捧场,其中之一乃是相识不久的戴建华先生。对谈结束后,戴先生拿给我两叠《长安笺谱》,他告诉我说此谱乃是西安的崔文川先生让其转赠。而坐在旁边的拓晓堂看到此谱后,立即夺去一册,他说见面分一半,熟人不讲理,此俊物当然归他。

崔文川先生的大名我早已听闻过,但却始终未曾谋面。我看到他给不少的书友制作过藏书票,也设计过封面,他那颇具个性的设计风格一望即知。然而他制作的笺纸我却第一次见到,看上去仍然是素雅的色调。而笺纸的腰封中有两段文字,前一段乃是对笺纸历史的简介,而后一段应该是崔先生的夫子自道。我将其引用如下:“文川本晋人,半生隐于长安,几间陋室,名之曰文川书坊,来鸿去雁,酬交天下相知,以为乐事。因与丹青妙手相得,集画满屋,夜思日览,遂起意效法先贤,以现代工艺,制谱以笺,引之斋号,配以图画,作笺纸百札,因地称名,号为长安笺谱。笺纸兼得书画之妙。取义高雅,又入时眸,为众所喜,风评甚佳。此不啻为今长安一椿风雅事,实可喜哉。”

由这段文字可知,崔文川虽然有很强的艺术气质,然而他同样具有北方人的豪爽。常常免费为书友们设计而印制,这份热情令人敬佩。然而他所制作的《长安笺谱》里面并无文字,不知为何还要通过三秦出版社正式出版。今后有机会向他了解其中的缘由。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纵横姑苏》王稼句著

此为王先生的新作,其所出之书基本上是围绕苏州城的方方面面,谁让这座城市太有历史,以至于让王稼句永远有挖掘不完的话题。顾颉刚在《苏州史志笔记》中说:“苏州城之古为全国之一,尚是春秋时物;其次为成都,则战国时物。”

顾先生的这段话说得有些保留,他说苏州城创始于春秋时期,而古老的成都则是战国时的产物。既然这样,那苏州城能否成为留存至今最古的城市呢?顾颉刚未下断语。故王稼句在该书的小引中也无法说得斩钉截铁:“最早的苏州城建于何时,先秦文献阙如,如果依据汉唐学者的记述,它起造于吴王阖闾时代,且进而认为它的坐落即在当时苏州。自两宋明清的方志都奉此为圭臬,遂成正统之说。一座古城,岿然不移,悠悠二千五百多年,确乎世间少有。”

一座城市有两千五百多年的历史,确实是不多见。但是不是中国保留至今最古之城呢?稼句先生绕过了这个话题。

该书中所谈的内容,基本上就是苏州城的城市史,只是这种学术话题从稼句口中说出多了几分诗情画意,而书中所配的书影大多是历史上的老照片。看来,他在资料的积存方面确实备货不少。而对于此书的来由,王稼句在后记中提及,乃是薛冰先生所筹划者。

上个月我前往南京去参加薛冰和陈子善先生七十寿诞会,此会的转天就是该书的首发式。本书籍的责编乃是许进老师,许老师邀请我前去参加首发式。可惜,之前没人向我提及还有这样的节目,而我跟海豚社的两位朋友已经买好了回程票,故而未能目睹这场首发式的盛况。而今得到本书,信手翻阅一过,以此让我了解到了稼句先生对于苏州史究竟充溢着怎样的感情。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石墨镌华——北魏碑帖廿五品》齐开国 马巍然主编

看来杂书馆是我的福地,我在那里不但跟拓先生聊得很开心,同时也认识了一些新朋友,为此还得到了一些赠书。对谈结束之后,和老师请我等吃饭,其中在座者有商务印书馆的杜非老师。杜老师乃是拓先生新作的责编,故在席间聊天听闻到一些编纂该书的故事。此后几天,我又收到了杜老师所赠一箱书,此为我最喜爱者之一。

一般说来,传统的藏书家在藏书之外都会有碑帖收藏,因为碑帖乃是从刻在石头上的文字拓下来者。站这个角度而言,碑帖是书的另一种形式。然而到如今,碑帖已经成为了单独的收藏门类。虽然如此,我还是不能免俗地藏有一些碑帖拓本。近些年来,因忙于写作,未曾对自藏拓本进行一番梳理,然而对此物之爱却未曾减少。

近五六年以来,碑帖原拓之本价格飞涨,尤其整纸拓本更受今日藏家所喜爱。这种偏爱使得此类拓本价格的涨幅远远高于剪条本。而《石墨镌华》一书虽然只是影印本,然而其每一张却为原拓整纸印刷,这样的印刷物对碑帖鉴定最有参考价值。而本书则专收最受关注的魏碑,其所收内容分为:大同和洛阳两个区域。将此两地出土的魏碑拓片汇在一起,更让人能够直观地感受到其独特风格所在。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草木缘情——中国古典文学中的植物世界》潘富俊著

此书也是杜非老师所赠,此为其所赠之本中的第二所爱。我对植物没有研究,但因为从小在山野中疯跑,故对山间的花花草草都有着挥之不去的情感。天然之美,最能让人陶醉。然而这部书却能将自然界的植物之美与文学中的文字描绘合二为一,这样的视角最能令爱书人所喜。

本书作者在该书的前言中说了这样一段话:“少年时期国文课本的《水经·江水注》说到长江巫峡,有‘春冬之时,则素湍绿潭,回清倒影,绝巘多生柽柏……’句,山峰上的‘柽’和‘柏’让人向往之。当时校园中到处是龙柏,‘柏’的形象马上在脑海中形成,但什么是‘柽’,则无人知晓,疑惑困扰多年。”

《水经注》中的这段话,在我小时的课本中题目改为了《三峡》,而那段文字我至今还能将其背诵下来,这也足见我对此文的喜爱程度。然而不知什么原因,我所背之文中的某个字却与这篇序言中的引文不同,作者在这里专门强调了“绝巘多生柽柏”,而我所背诵之文却是“怪柏”。我记得老师在课堂专门解释过怪柏乃是长得奇形怪状的柏树。然未曾想,本书作者潘富俊所读到的版本却是个柽字。但《水经注》的原文究竟是柽还是怪,我在以前从未曾在不疑处生疑。

既然读到了这样的说法,于是上网立即搜索,而所见之文则有怪有柽。在进一步查纸本,也同样是怪多柽少。究竟孰对孰错呢?这让我真想了解到,作者潘富俊所读的课本究竟出自哪一本书?虽然有了这样的疑惑,但并不妨碍我对该书之喜爱。我对植物见过不少,但大多不求甚解,因为很多花花草草的名称我都叫不上来。翻看本书,让我学到了不少植物的正式名称。然而该书中又引用了不少古典文献中提到的植物名,而他又为这些名称配上了如今的彩色照片。但潘富俊何以知道古人在诗文中提到的植物就是今天的某物呢?今后想办法结识这位特别的作者,以便郑重其事地向他请教这样的幼稚问题。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浙江省古籍善本联合目录》程小澜 朱海闵 应长兴主编

2017年9月9日,前往浙江省图书馆参加古籍编目会议。在报道之时,每位与会者收到了这样一大套赠书。

就近几年的情况看,国内省会图书馆的编目工作,浙江省走到了前列。因为这本目录并非只是浙江省馆一家,而是汇集了全省公共图书馆所藏善本。本书的前言中写道:“《浙江省古籍善本联合目录》由浙江图书馆组织浙江全省57家古籍收藏机构共同参与编纂,是迄今为止本省最权威的古籍善本收藏目录。”

浙江省馆一向重视古籍编目工作,本馆的前身乃是晚清时所建的杭州藏书楼。早在清光绪二十七年,该馆就编出了《杭州藏书楼书目》。自此之后,该馆有许多书目的出版。到了2001年,该馆完成了本馆的善本目录,出版了《浙江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该书总计著录善本7500多部。而此次所出版的《浙江省古籍善本联合目录》,其收录善本数量更高达19547部。

这份目录不仅仅是数量如此之多,而其中也著录了一些难得之本。比如该书的序言中提及本目录著录的五代、宋、元本有:“浙江博物馆的五代吴越国刻《金光明经》,温州博物馆的五代写经《大方便佛报恩经》、宋大观三年刻《佛说观无量寿佛经科文》、北宋写本《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宋写本《金光明经》;元刻本有:平湖市图书馆的元刻《纂图互注荀子》,浙江图书馆的元刻《大广益会玉篇》,元至元六年庆元路儒学刻《玉海》及附刻1种与浙江大学所藏附刻13种合为全壁等。”

时至今日,历代留存至今的典籍究竟有多少部,还未能给出确切答案。但如果,其他省市都能像浙图这样先把善本著录出来。就能够让相关的研究者更能客观地了解到,中国典籍的留存概貌。真希望这样的书能够多一些面市。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济南城记》雍坚著 《济水之南》牛国栋著

严格地说来,这两部书不能收录进本栏目,因为我的这个专栏不收自购之书,也同样不收录索要之本。然而,此处提到的这两部书,却是我索要而来者。然我索要之书乃是《济水之南》,而《济南城记》却的确为作者所赠,故一并记录于此。

某天,我在微信中看到,山东画报出版社徐峙立社长发出某新书发布会的图片,由此而看到了《济水之南》。此前不久我刚刚到济南寻访旧书店遗迹,回来后搜集资料正要写这篇小文。然而对于济南旧书店的资料,我手头较少。正苦于文献贫乏之时,看到有这样一部书,虽然我不确定该书内是否会谈到济南旧书店遗迹,但想来总应当涉及到这方面的内容。于是立即给徐社长发微信,假装问她从哪里能够买到此书。徐社是何等聪明之人,当然明白我的小伎俩,即刻回答说,马上会寄赠一本。此刻我当然要假装虚让两句,徐社又马上称,她有另外一本相应的著作,料想我了会用得着,于是我就得到了雍坚先生的这本《济南城记》。

徐社长所赠的这两部书,对我的小文果真有用。《济水之南》中谈及了孔庙及府学的来由,而这正是我访得之点。而《济南城记》中也有许多我要摘录的史料,尤其该书中提到的南新街56号老房子,此房原为加拿大学者明义士所住。我对明义士很感兴趣,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买到了很多伪造的殷墟甲骨,更为重要者他还能这些中国古文字做了系统的研究。他在这方面的著作其中有一部稿本为我所得,如果能够寻找到他的旧居,那么我的小文就会变得生动起来。可惜细读雍坚文中所记,这处小楼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被拆掉了。

这个结果当然令我大感遗憾,而我从雍坚为本书所写的自序中,也能深刻地体味到,他对这些拆城者有着何等的痛恨:“8 2为何要拆掉一条五六百年历史的老街,来建一个并不稀缺的超市?为何要拆掉一个的原汁原味的历史建筑,而‘比着葫芦画瓢’再做一个复制品来顶替?为何动辄夸口‘济南名士多’,却动辄就把与名人相关的历史建筑去掉?1992年7月,有‘远东地区’最美丽德式建筑之称的济南老火车站被拆除前,它连一个‘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头衔都没有。老火车站的拆除至今想起来令很多济南人隐然心痛。2009年5月初,时任国家文物总局局长的单霁翔发表一篇署名文章,关于济南老火车站的拆迁,文中写道:‘一时长,中国十大野蛮工程之首、这是没有文化的表现等各种各样的愤怒与批判接踵而至,令济南人蒙羞。’”

真希望能够多一些这样的对历史遗迹挚爱之人,能够有更多的人发出声音,阻止这样的事情继续漫延。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书人为伍》姚峥华著

写书人的故事,这一向是爱书人喜闻乐见的文章。而姚峥华老师在这方面所展现出的特长,特别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俞晓群先生在该书的序言中发出了同样的感慨:“9 1姚峥华写书人书事,从二0一三年末至今已有五部著作完成,除去勤奋因素,她的创作天赋也显露无遗。就风格而言,记者的敏锐、女性的细腻、南人的温婉、北人的锋利,都在她的文字中有有所体现。纵观五部书稿中的人物描写,个个新思迤逦而出,点点妙笔婉转纸上。再以赐序者观之,先是胡洪侠开篇,接着有毛尖、胡小跃、马家辉、张家瑜、杨照、初安民等文坛妙手、书业大佬纷纷‘献芹’,精彩文字,让人目不暇接。”

看来,俞社长也同样大为感慨姚老师的勤奋,但是姚那么写过那么多人,哪一篇最能符合俞社的口味呢?俞社在该序中排出了如下座次:

1. 姜威

2. 尚书吧

3. 陆灏

4. 毛尖

5. 马家辉

6. 韦力

7. 王为松

8. 钟叔河

9. 扬之水

10. 董桥

为什么是这样的排序方式呢?我想所有读到这段话的人,都会有此一问。然而俞社在这里使用了春秋笔法:“究竟哪篇更好呢?我排一个前十的顺序,不做解释。”这太吊人胃口了,下次与之见面时,一定要追问出来,他的排序理由。

而该书中还有台湾《印刻文学生活志》总编辑初安民先生所写序言。初先生的序更是写得诗情画意, 他对于《书人为伍》之书一语而蔽之的用“婉约厚道”来形容姚峥华所写该书。更为难得者,该书的封面题签也是出自初先生之手,可见其是何等欣赏姚峥华的这部新作。

感慨也没用,因为上帝给每个人的天份都不同,郭沫若为蒲松龄纪念馆写过这样一幅对联:“画人画鬼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姚老师在写人方面的确是高人一等,而她写鬼的文章我却未曾留意,想来也会有另一番绝妙在吧。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且去题壁》雷雨著

我第一次见到雷雨先生乃是在南京先锋书店,当时此店举办了薛冰、陈子善七十寿诞会,而雷雨先生慷慨激昂的讲话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在那场祝寿会上,有十几位诗友分别讲话,而只有雷雨先生手中拿着讲稿。他的这个举措顿时显现出,他是一位做事谨严极重朋友情感之人。然而在讲话之时,他却脱稿而出,其语句铿锵有力,并且所谈问题直指人心。

其实早在十几年前,我就拜读过雷雨先生所写《漫卷诗书》,那时就感慨于其文笔之犀利。而这本《且去题壁》,由序言中得知,这是他的第七本随笔集。对于该书的内容,雷雨在序中自谦地写道:“11 3无非还是读书心得、行走感悟,并无如古人一般墙壁题诗的无拘无束畅情雅意,但也不是无病呻吟隔靴搔痒的无谓感叹。不愿人云亦云,不甘拾人牙慧,不管是城外行走、大陆闲游,还是纸上风霜、心海遨游,都秉持真诚,不打诳语。”

翻看这本《且去题壁》,我感兴趣的话题,乃是他专写钱牧斋的多篇文章。他在文中的评论,完全不掩饰他对钱谦益文和人的不同态度。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2018本草澄心日历

此为我收到的第一本2018年日历,该日历列明了两位著者:若楣 寄盦。若楣为何人我不清楚,然该日历是姝合公司崔东梅所赠。我没有问她若楣为谁的笔名,然而寄盦先生却是我十分熟识的朋友,因为我的许多印章都是出自寄盦先生之手。寄盦的才气我一向佩服,然而他设计的日历我却是头一回看到。随手翻看,很多细节都能感受到他的认真。

然而我面对此日历却有愧疚之情,因为此前崔东梅找过我,她请我帮助介绍一家合适的出版社来出版该日历。我热心地帮其联络一番,可惜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未能促成此事,反而给崔东梅耽误了不少的时长。因为日历属于典型的时令货,错过了重要的日期,此物就完全无法销售。好在崔东梅能够迅速联络,终于使得该日历得以及时出版。看来人的能力都很有限,由此而让我提醒自己,对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一定要拒绝。

本日历的后端还有一段详细的文字介绍,而其中提及对于该日历的创意策划,乃是出自正安医馆著名中医师周腾先生。巧合的是,我几次前往正安医馆,请周先生给我把脉看病,他却每次都不收高昂的诊疗费,这使得我歉疚之心越来越重,反而不好再去打扰他。而今在这本日历中看到他的大名,瞬间产生亲切之感。

由这样的著名中医专家来策划一本日历,这是以往从未听闻过的事情。如此说来,这本日历不仅仅有着记时功能,更多者可以从中学到不少的中医保健之事。

2017年10月师友赠书录 韦力撰

对联一幅 易福平先生书

前一度到深圳办讲座,在那里又见到了书法家易福平先生。近几年来,我一直注意到,他在微信中展示自己的法书。由此而让我也能够感受到,他在这方面用了很多的心力。以我的所见,大概从去年开始,易先生写了多幅大篆,故而见面时我跟他聊到了这个话题,我向他请教的内容很简单:那就是他何以能够书写各种字体?然而易先生跟我谦虚一番,这令我也没有听出个所以然来。

抓住时机我还是向易先生请教了如何能把字写得好看一些,他告诉我说,笔很关键,有好笔才能写出好字来。但我觉得他的这句话,应当是针对有书法功底之人而言者。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笨妇有米也照样做不出好饭。更何况就书法而言,我边笨妇都算不上。但易福平还是很认真地告诉我选笔的方式,虽然我知道听完了也没用,但我还是频频点头做恍然大悟状。

回来后不久,就收到了易先生所赠的这幅对联,我当然能够理解他的美意:期望我能够认真体味书法之如何来下笔。但是,他的这幅作品是用什么笔写出者,我却看不个所以然来。如果有一天,我看到某幅书法能够脱口而出地讲述出这个作品是用什么笔写出来的。虽然有这样的本事还是成不了书法家,但成为一位书迹鉴定家也倒是不错的头衔。只是我的这个异想天开不知道易福平先生如何评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