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君”《海错图笔记》续集推出

“博物君”《海错图笔记》续集推出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去年,“博物君”张辰亮推出解读故宫藏品《海错图》的科普作品《海错图笔记》广受好评,该书的续编——— 《海错图笔记·贰》近日也由中信出版社出版。

张辰亮对《海错图》继续深入解读,第二册共考证39幅《海错图》原图,涉及50多种生物,收录了新的24篇考察、论证笔记。与第一册相比减少了现代照片的比例,增加了古代日本、欧洲的博物学手绘,用图风格更偏古韵。

实地考证 “破译”清代奇书

“海错”是指中国古代对水族之中种类繁多的海产品的统称,《海错图》是一本面世不久即被皇家珍藏的清代海洋生物图谱。我国古代有一些以“务专”而出名的文人画家,通常只画某一画科之一两种,或梅,或兰,或竹,或菊,或松。至于把毕生精力全投入到海错画绘制之中并取得较大成就者,画史中记载极少。

《海错图》作者聂璜就是一位具有现代博物精神的清代手绘师。他“画海错三百七十一种,每种各系说赞,间有考辨”。《海错图》第一至第三册有画111开,其中第一册有作者自题《海错图序》、《观海赞》及《跋文》、《图海错序》《观海赞》及《附跋文》共8开。第四册有画44开,已失群,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从《海错图》的笔墨形式和内容来看,聂璜是一位以工笔重彩见长的画家,同时也是一位见识过人的生物学家。可惜,聂璜的生平资料极少,可资佐证的存世文献零星有限,某些问题尚难遽然定论。只能从画家自题《海错图序》中片言只语可知,聂璜是钱塘人,因“与江甚近,而与海稍远,海错罕见。”为了能更近距离地观赏到更多海物,聂璜于康熙六年(1667年)前后移居台瓯,1687年完成绘制《蟹谱三十种》,晚期云游滇、黔、荆、豫、闽等地,详细考察不同生态环境下海洋生物的产地、特征及繁衍习性,并加以考证,最后客居福建,经六年的系统归纳整理,完成《海错图》。

受时代所限,书中记述虽妙趣横生,但时有夸张,亦真亦假。张辰亮自2015年7月起,亲赴辽宁、福建、广东、广西、天津及日本、泰国等地搜集素材、实地考证……通过分析、比对,抽丝剥茧地鉴定、解读书中所绘,包括西施舌、江瑶柱、海月、撮嘴、海荔枝、河豚等海洋生物。

“希望更多人能感受生命的美好”

从某种程度上,张辰亮和聂璜很像,阅读《海错图笔记》就像是目睹一场跨越时空的科普“对谈”。张辰亮对书中每种物种的描述,既有观察记录,又有文献考证,并沿袭了他科学考据一贯的高冷严谨又有接地气的趣味调侃。

从小热爱观察自然的张辰亮告诉南都记者,自己为这个小小的爱好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是大学报了一个“几乎半个班都是调剂过来”的植物保护专业,更疯狂的是,之后还继续读研深造,在中国农业大学学习“昆虫与害虫防治”专业。

后来,张辰亮到《博物》杂志实习,接到的工作就是专门负责运营官方微博。这个账号擅长用幽默的文字为网友鉴定物种,尤其喜欢使用“灵魂画作”为粉丝答疑解惑。截至近期,《博物杂志》已经从一个小号发展为拥有700多万粉丝的重要微博号。

一个科普账号走红,张辰亮自己也感到有点意外。那么,当下年轻人群中是否迎来了一股“博物热”呢?张辰亮认为,目前来说,喜欢小昆虫、小植物还不算是一个特别主流的爱好,“要到了告诉别人自己喜欢昆虫,不会被人觉得你很奇怪的时候”,才能算被大众接受、甚至称得上“热”。很多人害怕昆虫或软体动物,作为一位科普工作者,他希望让大众了解,其实很多“貌似吓人”的生物都很可爱,也希望大家能够发现健康的、天然的生命都是美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