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境入画境,化境显臻情——陆俨少《名贤诗意册》

诗境入画境,化境显臻情——陆俨少《名贤诗意册》

陆俨少 名贤诗意册

设色纸本 册页

15×19cm×12

著录:其中十开出版于《陆俨少册页精选》,作品九、十,上海书画出版社,1995年11月。

陆俨少《名贤诗意册》,纵15厘米,横19厘米,十二开,未署年款。按隶书、行书款识风格,用笔设色的细腻程度,以及形式题材判断,或为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作品,或稍晚于《百开杜诗册》。其中峡江险水二开、剑门行旅、石壁疏松、万壑千崖五开,由题画诗可知,为杜甫诗意;幽村隐居一开,为陶渊明诗意;仿王蒙太白山图、仿高克恭云山图二开,为师古之作;另有松岩幽居、深山野樵、柳塘新颜、春耕对语四开。册中杜甫诗意占全部的十二分之五,足见陆俨少先生对于杜诗的钟爱有加,而造成这种创作题材向某一点倾斜的原因,或许与其早年的受教育经历以及其中年际遇,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陆先生启蒙于晚清翰林王同愈先生,并在王老的指点下研习唐宋诗词,但大部分是选读,唯杜甫的诗,王老要他通读全集。抗日战争爆发,陆俨少避难入蜀,扶老携幼,旅途艰难,行囊中只带一部杜诗,其后蜀中八年,无论时局动荡与境遇艰苦,杜诗仍常伴其左右。

诗境入画境,化境显臻情——陆俨少《名贤诗意册》

王同愈像

陆俨少先生抗战八年寓居重庆,走访蜀地的生活经历,与昔年杜甫因安史之乱避难,困居蜀中的身世感受非常相似。后来官军收复中原,杜甫买舟“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的急迫,又和陆俨少先生抗战胜利,伐木东归的“予昔年循径而行,探幽历险,穷极览胜”的险水之旅同出一源,这让陆俨少对杜甫产生了强烈的精神共鸣。

诗境入画境,化境显臻情——陆俨少《名贤诗意册》

《明贤诗意册》之峡江险水之一

款识:云气生虚壁,江声走白沙。写杜陵诗意。印文:陆氏、俨少

陆俨少先生在《百开杜诗册》后记中曾言,“蜀中山水,江流湍急,山石危耸,云树飞瀑之苍茫溅泻,虽一丘一壑,无有不可观者。皆是精心设置,一经杜公品题,发为诗歌,二者皆天下至美无双,足相匹配。我也自入蜀以来,面临大江,曾游成都、青城、峨眉,沿江而归,所见益广,证诸拙集,益深嗜之,于是写作杜甫诗画,极是相合。”而本册中剑门行旅一开,题有“老杜入蜀诸诗,刻划之工,出人意表”句,表达了类似的情感。

诗境入画境,化境显臻情——陆俨少《名贤诗意册》

《明贤诗意册》之峡江险水之二

款识:高江急峡雷霆斗,古木苍藤日月昏。杜陵诗意,陆俨少写。印文:陆氏、俨少

既然陆俨少对杜甫有着如此深厚的情感,又有着那么多创作经验,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将本册中未题有杜诗的画幅,在杜诗中一一对应呢?比如仿王蒙太白山图,“野寺隐乔木,山僧高下居”;仿高克恭云山图,“荻岸如秋水,松门似画图”;松岩幽居,“叶稀风更落,山迥日初沈”;深山野樵,“入村樵径引,尝果栗皱开”。或许以诗境化于画境,才是陆俨少至臻的化境。

诗境入画境,化境显臻情——陆俨少《名贤诗意册》

《明贤诗意册》之仿王蒙《太白山图》

款识:王叔明太白山图大意如此。印文:俨少

诗境入画境,化境显臻情——陆俨少《名贤诗意册》

《明贤诗意册》之仿高克恭《云山图》

款识:高房山。印文:俨少

诗境入画境,化境显臻情——陆俨少《名贤诗意册》

款识:俨少。印文:陆氏

诗境入画境,化境显臻情——陆俨少《名贤诗意册》

款识:俨少写。印文:俨少

诗境入画境,化境显臻情——陆俨少《名贤诗意册》

款识:连山抱西南,石角皆北向。老杜入蜀诸诗刻划之工,出人意表,剑门一篇犹为雄奇。俨少并记。印文:陆氏、俨少

诗境入画境,化境显臻情——陆俨少《名贤诗意册》

款识:石壁过云开锦绣,疏松隔水奏笙簧。老杜句。印文:陆氏、俨少

诗境入画境,化境显臻情——陆俨少《名贤诗意册》

款识:万壑树声满,千崖秋气高。印文:陆氏、俨少

诗境入画境,化境显臻情——陆俨少《名贤诗意册》

款识:平畴交远风,良苗亦怀新。写陶彭泽句,俨少。印文:陆氏、俨少

诗境入画境,化境显臻情——陆俨少《名贤诗意册》

款识:柳塘清韵。印文:俨

诗境入画境,化境显臻情——陆俨少《名贤诗意册》

款识:老农相对说春耕。俨少。印文: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