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2017」华东师大出版社顾晓清:游戏中的公民教育

「GET2017」华东师大出版社顾晓清:游戏中的公民教育

芥末堆 西瓜 11月15日报道

11月15日,在以“共建·让更好的教育来得更快”为主题的GET2017教育科技大会“学术论坛”上,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社科事业部主任顾晓清,以“游戏中的公民教育”为题进行了主题演讲。

顾晓清通过自身遇到的和游戏有关的出版经历,分享了通过游戏来实现传统教育所不能达到的探索的可能性。借助国外的顶级游戏厂商对于游戏涉及的历史知识的严谨考证,她说明了通过游戏来进行历史知识学习的可能和优势。而单个老师通过游戏化的方式对学生学习兴趣的激发的例子也表明,游戏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实现传统教育所不能达到的效果。

之所以选择公民教育,顾晓清指出游戏与公民教育的多种可能的结合方式,游戏给人的代入感和社交感可以实现人与人、人与世界的连接,而这些都是公民教育所致力于实现的。

以下是嘉宾演讲实录(芥末堆略有删减):

大家好,很高兴来到GET大会。我来自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大家可以看到这本经典著作《一个称作学校的地方》。这本书是基于美国在上世纪末进行的两次非常重大的教育调研之一写成的。这是全美优质委员会针对公众普遍认为教育系统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而发出的一个报告。这个综合调研规模非常大,针对美国非常多的学校教师、学生和家长。

「GET2017」华东师大出版社顾晓清:游戏中的公民教育

这项调研被认为收获很大,同时也是让人精疲力尽的调研。它提出了一个问题:当学生进入学校以后,他们会不会逐渐变成“为知识而知识,为教育而教育”。所有的学生变成程序游戏,只是在完成任务而已。尽管过去是十几年,这样的说法今天听起来还是很耳熟,因为恰恰是我们当下的写照。这也说明阅读是一个历久弥新的过程。

与一本书有关的故事

华东师大出版社除了做这些经典的书籍,在当前的教育创新时代,还做了什么尝试呢?我想从一个故事开始讲起,几个月前我的一个朋友,在北京四中国际部任教的马老师。他跟我说,我导师有一本书想看你有没有兴趣,这本书首先是关于公民教育的一本书,其次是他希望这本书能够让更多的人阅读并受益。所以他和其他的哈佛教授不一样,没有选择哈佛大学出版社,而是选择了一个比较小的自出版平台,希望这样能够降低成本,让更多的人买到。现在把这本书引进中国,他希望能够达成他这两个心愿。此外,教授自己放弃版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这本书传播更广。

「GET2017」华东师大出版社顾晓清:游戏中的公民教育

我觉得非常有趣,因为我自己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是出版如何不只是一次性的行为,而是一次文化事件。如果教授放弃了他的版税,他得到的可能是更多人对书中理念的传播。

何为公民教育,如何实现公民教育

前面的这段故事里面涉及到几个概念:其中一个是公民教育。这个词听起来好像有点陌生,但如果我把21世纪素养或者核心素养放在一起,大家可能会一目了然。

「GET2017」华东师大出版社顾晓清:游戏中的公民教育

一个全面发展的人需要的三个综合要素:文化基础、自主发展、社会参与。这是从2016年开始提倡的核心素养的三大支柱,对应到公民,就是讲人与人、人与世界、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关系。公民教育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宽泛,人与人体现的是一种社区参与;人与世界体现的是对更广世界的关心;人与自然涉及到环境保护、生态平衡;国家与国家,涉及到和平与冲突,民族与民族,多元文化乃至更复杂的理解。

麦金太尔这句话听起来有点绕口,但是最后的落脚点在公民教育里非常重要,也就是“我得以获得身份的历史和文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进一步解释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经发布过一个《教育财富蕴藏》,提出了四大支柱: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共同生活和学会生存。我们公民教育选的是学会共同生活,就是人与人之间的连接。

「GET2017」华东师大出版社顾晓清:游戏中的公民教育

看一下这本书的目录,它不是我们想象的消极阅读或者传统阅读,比如你觉得这个地方是金句,我可以GET到一些东西,所以划下来。它其实跨越幼儿园到高中三年级,在每一个阶段都设置了学生要掌握的技能点。也就是说你在阅读这本书的时候,其实呼唤的是一种参与式阅读。这涉及到两点,当我们想把一个新知识进行教授的时候,主要有两个途径:课程和教学法。

「GET2017」华东师大出版社顾晓清:游戏中的公民教育

第一种课程就是所谓的补充现有的课程,比如说公民课上,我们要关心现代人口贫困问题,但是我们不可能有一门课的名字叫做贫困研究或者是人口统计学,那就只能把它融入到现有的课程之中,比如说数学课,或社会课。是否能够在现有课程里面作补充。第二种就是为课程专门开课。正如刚刚提到的,不仅是在中国,在很多的国家都无法单独将公民课开成一门占用学时的课程。

所以,教授在书里面又提出了第二个途径:教学法。教学法我们现在提的很少,我可以用读库做例子。读库是一个出版品牌。在几年前,民国语文特别热的时候,大家都在说开明书店老课本,或者商务出版社老课本。读库也出过一套《共和国教科书》,装帧非常精美。但它是唯一一个在里面附赠两个东西的:1-3低年级教学法和4-6年纪的高年级教法学。

很多家长不明白为什么需要教学法?所以,出版商他只能拆分下来,或者选择没有教学法的版本,或者选择有教学法的版本。但是有教学法的版本逐渐停印了,因为大家基本都不会选择它。其实教法学是一个很有历史的概念,只是现在在普通教育学会或者课程论理论的基础上,我们已经忘记它了。当我们用那些老课本的时候,集中认字、口语训练、边讲边读这些原则,其实这些都是教学法。就像叶圣陶、朱自清他们提出来的,我们不仅要理解写作的精神,更要把它实际应用起来,这种应用也是一种教学法。

赫尔巴特提出,当我们学习一个东西的时候,其实都是从抽象到直观的过程,就是说我们对孩子最好的引导应该是直观学习。比如说他会经历三个阶段,依次说出“我看到了天花板“、”我看到了天花板上有一层纸“、”我看到天花板上面那层纸上面破了一个洞“。从短的到长的句子的组织,然后逐渐加以拓展,后面才有了编教材的过程。所以当我们在使用一个教材或者使用一个课程的时候,我们要知道如何地教授。所以他提出了一个教学方法:既然我们不能够在学校增加这门课程,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用在教学法里面,把我们想传输的知识或者是内容传递下去呢?

杜威也讲过“教授的法即教授的内容”。换成中小学教师的行话就是脱离教材的教学法是不存在的。我从里面摘了一个例子,它讲的是现代文明,相当于我们小学四年级的难度。它需要3-4周的时长。看一看这些主题,我们正常的学科里面,学科教学是很难在课上开出这些主题的。他采用的一个方法是创造游戏。

「GET2017」华东师大出版社顾晓清:游戏中的公民教育

创造游戏的学习方法有两个要求,第一,时长要长;第二,给学生建立评分标准。因为教育里面最重要的是反馈和评价。在设计完游戏以后,你要告诉学生,我的标准是什么,让他先做一次自检。这个游戏设计完了后,还要重复玩很多次。玩的时候就是我设计的游戏给你玩,你设计的游戏给我玩,作为陌生者是不是能够迅速地习得规范,并且把游戏玩下去,在规则里面获得快乐。

「GET2017」华东师大出版社顾晓清:游戏中的公民教育

游戏化的历史学习成为可能

我来回应一下上面提到的历史学习的课纲。我们先来看这个图,这个图看上去很像《国家地理杂志》上传的一张照片,可以让大家做桌面等等。这就是上个月底刚刚发售的《刺客信条》最新款,讲的是一个古埃及的故事,游戏的发布会是在大英博物馆旁边召开的。

「GET2017」华东师大出版社顾晓清:游戏中的公民教育

这是法国的一家游戏厂商开发的,之前已经发售过包括《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地理大发现》、《文艺复兴》、《维多利亚时期》等等一系列的历史游戏。所以它通常有两个名字,一个叫做被游戏耽误的历史研究所,还有一个是历史旅游城市模拟器。最近正在发起一个线上的活动,请大家去埃及旅游,在游戏中的埃及旅游,上传到你们拍到的旅行照片,这就是对自己的画面、象素,以及背后的知识非常自信。

下面这幅图是游戏里面的亚历山大图书馆,那是古埃及图书馆。我们回想一下刚刚的课纲里面提到文明的要素,如果一个学生选择了图书馆,按照原来的方法,只能从书里面或者是纪录片里面获得。但是在游戏里面,可以根据一些资料来重新复原和想象。

「GET2017」华东师大出版社顾晓清:游戏中的公民教育

为什么举了亚历山大图书馆这个例子,因为时长距今已经3000多年,那个时候的印刷术才刚刚开始,而当时亚历山大图书馆就已经有了40多万的藏书,是非常了不起的,因为现在一些大省的省图也只有大概30万图书的样子。但是就在凯撒进军古埃及的时候,他们在烧毁亚历山大城的时候,不小心烧毁了图书馆,当时很多诗人和学者就看着图书馆灰飞烟灭。在这个过程中学生是可以感受到动态的历史过程的,而不是仅仅看着那一幅黑白图片做一些记忆性的应试准备。

下面这副图是古代马战车,我需要说明的是,我这里选择的是它的NPC,就是非玩家角色的图面来分析。因为对游戏厂商来说,肯定盈利性是第一位的。所以很多情节也许过于暴力,那些我都掠过了,重点在于这些游戏里面的这些场景设置或者历史知识是非常有意义的。这种马战车起源于欧亚大草原,包括元朝都有使用,当时是一种阶级特权,只有贵族才能够使用这种运输工具,直到骑兵出现以后才慢慢地消失。

「GET2017」华东师大出版社顾晓清:游戏中的公民教育

再补充说一下,因为国内的一些游戏为人诟病,说三国形象的胡乱改变或者是严重不符合史实。但是这家法国厂商,他们有一个历史专家团队来做这件事情。他们采用一些航拍的图片,来更好地还原当时埃及的地貌和植被,甚至向NASA求助于大气中光线的折射。 他们在处理这些史实性或者是生物性的时候也是非常严谨的。

前面讲的是比较高大上的游戏,因为相当于是这个厂商花了这么多精力做了这个大型的游戏。有一个很小的游戏,是一位在威斯康辛读的历史学的本科的中学老师,后来也是在上公民课,因为公民教育课在美国还是比较普遍的。他当时就说,让学生学习地理知识觉得很困惑,美国很多孩子是不学第二外语的,美国以外的国家就是别的国家。

他觉得如果我还是拿一张地图在那儿让学生说这个国家是什么,它发生过什么,像我们曾经经历过的那一系列的考试一样,是没有意义的。所以他就设计了一个游戏,在里面引入了购买的行为,鼓励这些学生每天看新闻,关于地缘政治,这些国家发生了什么事件,哪个国家热度最高,那你买入这个国家就涨的最快。所以他的学生有一个孩子可以提到一个西非小国家,之前大家没有人知道这个小国家在哪。但通过游戏,他们知道它是一个美国的战略基地,因为那里发生过一些冲突,有过一次新闻热度上升。所以,这个孩子当时在里面获得了优胜,这样的行为就鼓励了大家。

这是一位中学老师的自发行为,他不是厂商,甚至他说他不是玩家,但是因为他有学生,才去接触游戏,这也是回答了很多老师的立场问题。

公民教育与游戏:连接人与人、人与世界

回到主题,我认为游戏对于公民教育,其实一直是与他人的连结,从古老的游戏到现在的电子游戏,整个游戏史就是这样一个通过规则和设备让人的社交互动连结起来的故事。为什么我特别看重连结这个词?就是因为教育界一直在批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些自私的绵羊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为什么意识不到群体和他人的存在?所谓的连结就在游戏里面,我们会时刻意识到我是要为他人负责的,我不只是一个个体。

下面这本书是纽约大学游戏实验室的一个教授写的,他提到了一个游戏,现在我们的生活里面摄像头越来越多,除了监视以外,它还有没有其他公共的用处?他那个游戏就是在博物馆里面,在很多方位大家可以互相看到,走到一个屏幕之前互动和交流,在那个过程中你们会认识对方,可以做进一步的讨论。这是之前没有想象过的。这些虚拟世界的玩家是带着对那个世界的深刻理解回到现实中来的,我们与其责怪他们浪费时长,不如说他们是在进行一次宝贵的交流。

「GET2017」华东师大出版社顾晓清:游戏中的公民教育

上图右边是即将出街的《纽约客》最新的一版封面故事,大家可以看到,他们似乎是在玩一个传统的画格子的游戏,但是其实他们画的只是0和1,这还是进入编程、进入电子世界,这个趋势已经不可逆转。

我之所以选择公民教育这个看起来比较古老的话题,因为它强调公共善和公共价值以及对社群的归属感。我认为在游戏里面,它可能会达成我们在通常的传统教育里面不能达到的那种探索和理解。

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