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新中国诞生的初期,上海滩大大小小的经营连环画的私营书局不下百家,小人书印量众多但大多质量低劣,渐渐沦为“跑马书”。

“人民书报供应社”成立于一九四九年六月,后期隶属于新华书店上海华东总分店。上海解放初期,以赵宏本、汪玉山、汪健、周杏生、徐正平、吕品等为骨干的一批专职画家在华东局文宣科的统一领导下,开始了新中国连环画的创作组织工作。这里就是将来占据全国连环画行业半壁江山的大本营-“新美术出版社”(后为“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摇篮。

1950年3月,第一本宣传土改工作的国营出版社的连环画《福贵》诞生,由赵宏本、周杏生合作绘制,书号“人民书报供应社”,编号“畫0001”(区别于“滬”字头编号的其它宣传画刊类出版物)。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接着,《登封惨案》(编号0002)、《大家喜欢》、《圈套》、《没有懒汉的计家屯》、《女司令刘虎成》、《老汉赵保成》、《走娘家》等一批极具特色的连环画陆续面世,其严谨的艺术创作形式配合着新时代宣传特色的画面,为市场带来了一股清新的风气。一年以后的1951年2-3月期间,“华东人民出版社”成立后,考虑到新时代连环画的创作日渐成熟,以赵宏本等为首的这批专职连环画画家们的作品无论在思想宣传还是绘画风格上都已经渐去糟粕而具有新中国特色,这样的艺术蜕变已无愧于国营“华东”的招牌。于是,“人民书报供应社”这一书号就此改为新成立的“华东人民出版社”,但连环画书目编号延续使用。上述画家也全部编入华东社的第三科—“连环画科”。

按照目前手头资料统计,编号 0040的《金牛庄的孩子们》(汪玉山、潘汉忠绘画)出版于1951年2月,很可能是最后一本使用“人民书报供应社”的书号。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编号0042的《人民的血》(徐正平、凌涛、马以鎱绘画)、0043的《三雄惩美记》(金工绘画)以及0044的《广场之狮》(沈铁铮绘画)等等,均出版于1951年3月,已经正式改用“华东人民出版社”的书号。如果能够找到中间空缺的编号“0041”的那本书,那么“人民书报供应社”和“华东人民出版社”的交接班时长以及各自书目的分水岭便能一目了然,也就可以进一步确定在整个173册“人民版”的 连环画中,上述两种书号各自出版了多少册作品。最有可能的是战斗在一起》(汪玉山、潘汉忠、陈履平、宋志平绘画)和《血海深仇》(陶长华绘画)这两册之一。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在这批作品中,可以分为以下三类:

一.由新美术或者后期的上美社再版的,再版时不加修改,几乎直接照搬。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华东版初版的《治水英雄里俊才》,编号“画0048”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华东版初版的《岳飞大破金兵》,编号“画0078”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华东版初版的《坚强的人》,编号“画0115”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华东版初版的《广场之狮》,编号“画0044”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华东版初版的《人民的女教师郎洁华》,编号不详?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华东版初版的《高玉宝写书》,编号“画0171”

二. 由新美术或者后期的上美社再版的,再版时重画封面并略作改动的。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华东版《木兰从军》,编号“画0081”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新美术再版的《木兰从军》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华东版《马老太太》,编号“画0101”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新美术再版的《马老太太》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新美术再版的《永远忘不了你》

三.后期出版社没有再版的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人面老虎》(华东人民版)- 编号“画0154”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夜袭阳明堡》(华东人民版)- 编号“画0091”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DRP特务罪行录》(华东人民版)- 编号“画0066”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火烧震东寺》(华东人民版)- 编号“画0047”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虎口救财记》(华东人民版)- 编号“画0155”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光荣花》(华东人民)- 编号“画0073”

1952年8月,华东人民出版社的第一科《华东画报》和第二科《工农画报》,与上海人民美术工场绘画科合并成立了一家兼营连环画的“子公司”-“华东人民美术出版社”(简称“华东人美”), 正副社长吕蒙、黎鲁。 1955年1月,“华东人美”改名为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简称“上美”)。

1952年9月,由华东人民出版社的第三科(连环画出版科)和大众美术等九家私营出版社组成专营连环画的“新美术出版社”正式成立。

“新美术”和“华东人美”在连环画出版方面并不冲突,而是有所互补。除了部分创作题材分工不同以外,新美术及其“子品牌”– 美术读物出版社,主要出版的是60开本的连环画;而华东人美以及改名后的上美社及其“子品牌”—新艺术出版社,总体以50开本连环画为主(从未出版过60开本书)。这样的情况一直延续到1956年1-6月间,有“大本营”之称的上海连环画创作和发展的旗帜经过一系列收购、连营、兼并,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最终修成正果,并一枝独秀至今整整一个甲子!

据黎鲁老先生回忆,新美术出版第一本连环画《赵百万》,编号是4001,于1952年10月出版。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这本由当时“中国美院华东分院”(浙江美院前身)在校高材生顾生岳、娄世棠、徐永祥合作创作的获奖作品,最早是由私营的“大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新美术成立之初,一时长还来不及组织原创作品,只能一边有选择性地再版一批高质量的前私营出版物,一边组织文字作者和画家尽快创作出版属于自己品牌的作品。当时新美术出版社第一批再版的连环画还有:

1.《佃农当县长》,刘小粟绘;编号6003,1952年10月出版,再版自“大众美术”。(这是目前有据可考的海派大师刘旦宅的连环画处女作)。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1.《卢连生诉苦》,曹振峰绘(作者曾担任中国美术馆副馆长);编号4002,1953年7月出版,再版自“大众美术”。

2.《土地》,绘画-邵宇;编号4003,1953年1月出版,再版自“大众美术”。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1.《俄罗斯性格》,绘画-朱膺;编号2023,1952年11月出版,再版自“群育”。

2.《十万发子弹》,绘画-赵宏本;编号2028,1952年10月出版,再版自“华东人民”。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1.《修造镁砖炉》,绘画-顾炳鑫、颜梅华、姚有信;编号3004,1952年12月出版,再版自“教育出版社”。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从新美术成立后不久的1952年11月开始,陆续出版了一批原创连环画:

一.《无脚飞将军》,绘画-杜东、王维;1952-11月出版,(编号2025)。

二.《伟大的友谊》 ,绘画-罗兴,1952年12月出版,(编号9003);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一.《工人当厂长》,绘画-沈铁铮、盛亮贤、卢汶、罗既张、王玉山;1953年1月出版,(编号3008)

二.《白母鸡的故事》,绘画-王流秋(著名油画家,时任浙江美院绘画系主任,后与冯法祀、靳尚谊、于长拱、俞云阶等同为“马克西莫夫油画班”同学); 1953年2月出版,(编号8020)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同时期还有《我爱苏联人》、《永远活着的人》、《祖国第一个集体农庄》等原创连环画作品相继问世,由此拉开了新中国连环画创作出版的第一个巅峰时刻的序幕。

“新美术出版社”在其不到三年半的时长里,运用当时上海连环画界的极致资源,精品层出不穷,被誉为连环画收藏中的“官窑”品牌。

(附图: 五十年代初期上海连环画版本变迁图)

珍贵的老版连环画,“连藏官窑”新美术出版社的前身

图文: 康伟《连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