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即将出版之前

写在《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即将出版之前—-大豆

王小瓜和杨丹叔老师的新书《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即将在香港文艺出版社出版,小编今天带大家对书中的一些内容和相关情况,先睹为快!

作者简介

王小瓜:本名王朝书。女,生于1977年。现为中国四川省甘孜日报社记者、编辑。曾当过教师。已出版个人新闻纪实专辑《从大渡河到金沙江》,文学、文化、人评论专辑《康巴在哪里》。

本书策划与思想提供者杨单树简介

杨单树:本名杨丹叔。男。1961年生于中国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炉霍县。1983年毕业于成都科技大学工程力学系(现四川大学环境与建筑学院),分配在成都某大学任教。为寻找人为什么活着、世界为什么存在、上帝为什么死的绝对理由,1988年,只身赴四川甘孜藏区。1993年,落户于甘孜藏区最美的牧区罗科玛草原。1996年,因身体不能承受高原严酷的气候,被迫退居康定。2016年,身体再次成为命运,退隐于甘孜州泸定县藏汉结合处海拔1600米的小板场自然村。

三十余年来,一直在雪域、死亡、深渊中挣扎。几经生死,于2017年完成了跨越千页的宏大抒情史诗《时长的舞者》。

目前,正创作六部本的大型思想随笔《伊雅苦的启示》;已完稿第一部《绝对安宁》的初创。

写在《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即将出版之前

写在《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即将出版之前

书籍部分内容摘录

诺贝尔文学奖的前世今生

2012年10月12日早晨,尚在睡梦中,一个文友打来电话:晓得不,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了。下午,到供职的报社上班,一进办公室大门,耳里即传来“莫言、诺贝尔文学奖”这两个词。尽管,报社工作要求职工必须具备较高文字水准,可单位同事并非个个都是文学爱好者或作家,然而,当天,几乎全单位的人都在谈论作家莫言。随后,“莫言”一词在电视、网络里铺天盖地。据百度搜索指数显示:一夜间,“莫言”高居搜索风云榜“七日关注”榜首;一周内,“莫言”的搜索量暴涨了近40倍,百度百科“莫言”词条的浏览量井喷式增长到220万次,并被编辑了数十次之多。众生几乎限于癫狂中。诺贝尔文学奖为何有如此大的魔力。笔者请教于老师杨单树。以下,是笔者与老师杨单树的对话。

诺贝尔文学奖的魔力

笔者:诺贝尔文学奖因何有如此大的魔力,可以让众生癫狂?

老师杨单树:今天,要清楚地说出诺贝尔文学奖非常困难。诺贝尔文学奖的真相已湮没在历史的尘埃里,已和诺贝尔先生设立奖项的初衷不同,已和绝然的文学不同。今天,诺贝尔文学奖之于人类,具有准宗教的内涵。

20世纪以来,诺贝尔文学奖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升温,该奖项逐渐含有宗教意味。不少国家,因获该奖而举国狂欢,如:1966年10月18日,当电台发布以色列作家阿格农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后,犹太人犹如听到大卫王驾临那样虔诚和兴奋,大批记者涌向阿格农所居住的乡下陋室,就连文化部长也亲赴阿格农陋舍祝贺,前任和现任总统均打电报祝贺他,称阿格农是“以色列最伟大的诗人”;1968年,川端康成获奖后,不仅日本新闻界大量报道这件事,而且裕仁天皇亲自打电话向他表示祝贺;1988年10月13日,瑞典皇家文学院宣布埃及小说家纳吉布·马哈福兹获得1988年诺贝尔文学奖,埃及国内欣喜若狂,新闻界以大量篇幅报道了他的获奖事件……诺贝尔文学奖被罩上了神秘面纱,仿若人类世界的神祗。它,已是人们可以把握到的人在大地上存在的价值,已是人们可以把握的宗教。

笔者:诺贝尔文学奖为何被推上了神坛?

老师杨单树:诺贝尔文学奖的“神化”缘于今天文明的样态。今天,人类走过了宗教的时代。经过科学的审判后,人变得更自觉、自在、自为。现代社会,人类古老文明皆失去效力,皆不能满足人的内心需求。

人类古老文明都没有经过科学的审判。科学的诞生不可避免地冲击了古老的文明。如,当今世界文明中心的欧洲,以对上帝绝对价值的信仰,创造了其历史和文化。16世纪,随着哥白尼《天体运行论》的出版,近代自然科学诞生,神学受到挑战。随着科学对世界进一步探索,上帝不可避免地被否定。19世纪,尼采宣布“上帝死了”,西方文化绝对价值观因此而缺失。福柯说人死了,没有什么整个的人类,也没有什么整个的个体,连自我都没有了。在上帝被否定的同时,东方文明的诸神也被否定。宗教逐渐退出了人们的生活中心。中国儒家文明的道德观也受到挑战。随着现代科学对人性的探索,儒家文明对人理所当然的道德要求,无法让人信服,无法满足现代人心灵的需求。因此,东西方古老的文明无力再为人类提供成长所需的养料。

当今,互联网让地球成为一个村。人类继工业革命之后,又一次迈进一个全新的时代。从原始社会到现代社会,人类已从“幼儿园”毕业,跨进了“大学”的校门。“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已进入“大学”的人类,不可能重返“幼儿园”的校园。人类文明需要重建。迄今为止,尚没有找到代替上帝的绝对价值。

人总要为存在寻找意义。宗教之外的真理以及人间之爱都不能成为人存在的充分理由。真理对于人们太抽象、太冷漠;人间之爱对于人们太现实、太具体。真理与人间之爱,都无法代替绝对精神的信仰。然而,人来自无限,具有灵魂的无限性,在生存上总是要制造出宗教,无法摆脱宗教欲。在绝对价值观的缺失下,各种人造“替代宗教”应运而生。所以,诺贝尔文学奖超越了文学本身,在被装扮了之后,摆到虚无空中,扮演着精神上帝的角色,让人们不自觉地疯狂。如今,在人类所有奖项里,奥运会、世界杯、诺贝尔三大奖越来越受世人瞩目,它们仿似人类精神世界里的新神。因此,莫言获奖在中国引起巨大反响,也就不足为怪了。

笔者:尽管诺贝尔文学奖被披上神秘外衣,可它终究是颁发给“在文学界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的奖项,它终究与文学相关。对于严肃作家,必须拨开历史的迷雾,回归诺贝尔文学奖本身。该如何理性地客观看待诺贝尔文学奖?

老师杨单树:认识诺贝尔文学奖的落脚点是文学。什么是文学?个人理解,文学是人类的悲剧情怀凝聚成的悲剧精神、悲剧思想,并最终上升为泛及宇宙及存在的悲剧美学。文学是个体生命诗性存在的价值,是人类在大地上诗意地栖居和行走下去的精神支撑。文学是诞生的,是从文化中升华出来的。文学和历史、和人类生存状况发生关系。人类走到今天,经历了神话的时代、宗教和政治的时代,正在进入文学的时代。文学,将是人类的宗教。未来,文学将取代上帝,成为人类的宗教。文学之于人类,不仅关乎着当下人类在大地上的安身立命,更关乎着未来人类在宇宙中的安身立命。

因此,对于严肃作家,必须以文学和人类的处境为出发点,理性地客观地认识诺贝尔文学奖。

笔者:自1901年创立诺贝尔文学奖以来至2013年,共109名作家获奖诺贝尔文学奖评判文学的标准是什么?

老师杨单树:诞生于西方的诺贝尔文学奖,具有欧洲文学价值观。欧洲文学从《希腊神话》、《圣经》至今,有一以贯之的文学传承和一以贯之的文学精神,即对现实的批判和对个体灵魂的拯救。诺贝尔文学奖自然会以欧洲文学观审视全世界文学。虽不能简单用欧洲至上论看待诺贝尔文学奖,但其带有浓厚欧洲中心论色彩却是不争的事实。

从诺贝尔奖颁奖地点的斯德哥尔摩市政厅大厅的内部装修可见一斑。斯德哥尔摩市政厅内有一个被称为“会厅”的大厅,四壁有用1800块约一厘米见方的金子和各种颜色的小块玻璃镶成一幅幅壁画,左壁是从瑞典海盗时代直到近代工业化的历史画卷,右壁则是瑞典历史上有名人物的肖像。正中墙上端坐着一个女神,秀目圆睁,卷发飞拂。在她脚下,有两队人从左右两边向她靠近,右边一望而知是欧洲人,左边则是亚洲人,其中还可以见到中国人。壁画表达了一个主题:斯德哥尔摩即欧洲是世界的中心。

在欧洲中心论下,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集中于欧美就不足为怪了。据网上资料显示,自1901年设奖以来至2012年,获奖作家分布在5大洲36个国家,计有:法国14人,英国11人,美国10人,德国9人,瑞典8人,意大利6人,西班牙5人,俄罗斯、波兰各4人,爱尔兰、挪威、丹麦各3人,瑞士、智利、希腊、日本、南非各2人,比利时、奥地利、南斯拉夫、捷克、匈牙利、葡萄牙、土耳其、冰岛、芬兰、以色列、尼日利亚、埃及、印度、危地马拉、哥伦比亚、墨西哥、秘鲁、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澳大利亚、中国等20国各1人。统计或有不准确之处。但说明了大趋势。从以上数据可看出,以地理位置划分,亚洲获奖作家有4人,非洲有4人。如果根据文化和种族属性划分,亚、非只有6人获奖,南非的纳丁·戈迪默、以色列的约·阿格农等,都属于欧洲文化范畴。

笔者:在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判标准下,东方文学显得势单力薄。获奖人数的多寡与文学的兴衰能否直接挂钩?

老师杨单树:答案是否定的。东方获奖人数的稀少,并不代表东方文学的衰败。

首先,诺贝尔文学奖是不可客观丈量的奖项。与奥运会、世界杯以及诺贝尔的其它奖项相比较,奥运会、世界杯属于体育竞赛,有着严格的比赛规则,在科技的帮助下,通过精密的仪器可测量出参赛者水平的高下,可以准确丈量出比赛结果;诺贝尔化学奖、物理奖、医学奖等科学奖项,可以依据科学的准则,通过实验证明其真理性,能比较客观地丈量当下科学的水准、人类思维的状况以及人类关注的方向。然而,文学所富含的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是不可丈量的。因此,诺贝尔文学奖,绝不是文学最高的标杆、最高的判断标准。何况,现实中,诺贝尔文学奖没有达到神的境界,它是有限的山峰。每年都要颁奖,评奖过程必然有时效性,必然有匆忙性。瑞典文学院自然不会在世界范围内评选作品,自然不会等待作品经受历史的考验,所以不会将最优秀的作品纳入奖项。如:托尔斯泰、陀斯陀耶夫斯基、普鲁斯特、博尔赫斯、卡尔维诺、乔伊斯、卡夫卡、庞德、惠特曼、金斯伯格、纳博科夫、易卜生、斯特林堡等公认的人类文学大师几乎无一人获诺贝尔文学奖。

再次,瑞典文学院只能以西方文学价值标准判断全世界文学。在西方文化下孕育的瑞典文学院只能以一以贯之的文学传承即对现实的批判和个体灵魂的拯救来衡量全世界的文学,尽管这是文化的限制,不能简单以欧洲至上论看待,然而对非欧洲文学却是“不公平”的。

笔者:进入21世纪,南非作家约翰·马克斯维尔·库切、土耳其作家奥罕·帕慕克、秘鲁作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中国作家莫言等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近几年,诺贝尔文学奖向第三世界国家倾斜,有何寓意?

老师杨单树:其内因在于,当今,欧洲文化开始衰败;以中国为代表的第三世界国家在经济、军事、政治等方面崛起,欧洲不得不重视第三世界国家。其外因在于,当下,世界各国正在科技、经济、文化等方面展开国际间的合作,尤其,在互联网的作用下,地球变成一个村,加快了诺贝尔文学奖从欧洲中心转向世界。诺贝尔文学奖的转变与奥运会、世博会的转变是同步的。

1964年,在欧洲、美国和澳大利亚先后举行了十四届奥运会后,亚洲终于第一次轮到了举办奥运会。1964年10月10日,在日本的首都东京举行了第十八届奥运会。世博会也如此。1970年,日本在大阪举办世博会,成为亚洲第一个世博会举办国。2010年,中国在上海举办世博会,这是第一次在发展中国家举办的注册类世博会,象征着发展中国家也登上了世博会的舞台,世博会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在上海世博会期间,非洲国家第一次集体亮相,入驻“联合馆”。奥运会、世博会、诺贝尔文学奖的转变都表明,世界的经济重心正由西方转向东方。

写在《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即将出版之前

写在《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即将出版之前

编辑 刘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