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出版社

这件事她没有告诉唐禹辰,因为苏芷沫觉得没有必要。加上这本就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更因为她不想唐禹辰分心。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想什么来什么,在苏芷沫反和秦牧双双飞往长沙的飞机上,唐禹辰的电话就这么被高空阻隔在外。

“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sorry,thesubscriberyou……”不等电话里那个女人说完,唐禹辰便不爽的挂断了电话。

什么情况,苏芷沫竟然会关机,这到是很少见。

不过也许她在忙着什么也不一定,唐禹辰没有多心。

“唐,发生什么了吗?”背后,合作伙伴是个金发碧眼的帅气小伙。见唐禹辰一个人凝眉的模样,关切的过来问。

“没什么,我们继续吧。”

而远在飞机之上的苏芷沫,此刻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呼呼大睡。

倒不是她没心没肺,实在是昨天晚上辗转反侧,脑子里一直惦记着这个事情,直到今天早上才将将睡去,结果……是被秦牧的电话给吵醒的,否则就迟到了。

好在秦牧有先见之明,直接来苏芷沫的家里接她。苏芷沫坏心眼的问,难道不怕撞见什么不该撞见的?

秦牧说,反正你老公不在家,不如我们直接来个婚外情吧,被苏芷沫反手就是一巴掌。

偷偷看已经熟睡的苏芷沫,几个小时的航程让秦牧有久违的欣慰。至少在发生事情的时候,她还能想到自己,已经让秦牧十分满足了。

即使现在两人之间因为他的关系已经有了无法挽回的裂痕,但是只要能这样看着她,秦牧就很满足。

反正秦父的意思,也不想他们两个在一起。现在好了,即使是他想,苏芷沫也不会同意的。

像这样和她一起旅行,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知道这一次,会发生什么不一样的故事。微微闭上眼,秦牧在梦里期待着这次的旅程。

到达长沙,虽然是深秋,但是长沙的天气依然有些热。不过,秋高气爽来形容到是不为过的。

苏芷沫一身嫩粉色的呢子大衣,将自己完美的裹在衣服里面,整个人显得青春又时尚。

“知道地方在哪里吗?”秦牧问。

苏芷沫把早就查好的杂志社地址翻出来,秦牧拿过来看了看,拉着她就往停车场走。

“诶?秦牧,你干嘛?”

“别说话跟我走就是了。”

带着苏芷沫穿梭在停车场,来到一辆车边上,早有人在此等候。

“秦先生,您的车。”这人把车钥匙递给秦牧,秦牧点点头,打开车门招呼还在发呆的苏芷沫,“上车吧。”

“秦牧,你这是……”然后她恍然明白过来,秦牧早在来长沙之前就已经着人备了车。当真是心思缜密准备周全。

“和你出来,怎么能不带着脑子呢?”

杂志上只说了这是个什么杂志社,并没有具体的地址。所以两个人先去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出版社。

“您好,请问您知道金鹰杂志社的地址是哪里吗?”苏芷沫来到这家出版社,找到了负责出版的工作人员来询问。

“金鹰?我没听说过啊……你从哪里知道的,是我们家出版的吗?”

苏芷沫连忙给那个人看拍摄下来的照片,证据充足。显然那个人还有些印象,看过图片之后恍然大悟。

“哦,你说这个啊!知道知道,就是在我们这印刷的。不过这家杂志社就只在我们这出版过一次。”

“一次?”苏芷沫有些诧异,“那您能告诉我,他们的具体地址吗?”

按照那个老先生给出的地址,两个人又再次启车前往。结果来到的地方,是一个……相当破旧的工厂。

能够看得出荒废了许久,大门紧闭。周围都是住户,而且似乎经济并不富庶的样子。

“大爷,请问这里是不是有过一家叫做金鹰杂志社的?”

“嗯?杂志社?”路过的大爷被苏芷沫抓过来问,好在这里虽然是小地方有些穷乡僻壤的意味,但是民风淳朴。

“好像是有过这么一家,不过早就已经黄了。”

“黄了?”

“对啊,在这干了一个月,不知道在干些啥。然后就黄了,人都搬走了。就是前不久的事儿,急急忙忙的,都走了。”

苏芷沫有些无奈,不管这是不是预谋好的,总之线索到这里就断了。

“别着急,你告诉我那个主编叫什么名字。”秦牧见她一脸的颓废,不由得安慰她。

“杨继云……”秦牧看了好几眼,然后走到一边去打电话。等了大概有十几分钟,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满面笑容。

“走吧,知道那个杨继云主编的地址了。”

苏芷沫简直用看神明一样的眼光在看着秦牧,“哇,秦牧,以前怎么不知道,你居然是小叮当啊!”

秦牧一笑,“我可不是什么小叮当,不过如果是你的小叮当的话,我倒是很乐意。”

两人辗转又来到杨继云的家中,敲了敲门倒是有人来开门。

是个中年男人,戴着一副眼镜,一看就是知识分子的模样。

“请问,是杨继云,杨主编吗?”

“是我,请问你们是?”

三个人坐在杨继云的家中,两人简单说明了来意,杨继云登时露出了几分为难的神色。

“嗯……这本杂志,其实初衷是好的,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我的上司不让办了,所以就只出了一本便停刊了。”

“那……我想找这个设计师,您知道这位设计师的具体联系方式吗?”苏芷沫把手机里存着的图片和设计师的名字拿给杨继云看。

“其实我们有规定,是不允许透露设计师联系方式和地址的。”

“您放心,我不是什么坏人。我只是很喜欢这位设计师的作品,看见这本杂志上刊登的作品之后,就被她的作品所惊艳,马不停蹄的赶过来。所以,您能帮我一个忙吗?”

杨继云还是有些犹豫,苏芷沫又说,“我们两个见面,如果发生任何有损于设计师的行为,那她也一定会制止我的。况且,我真的是很崇拜她,想要和她交流一番。”

许是苏芷沫看上去真的不像是坏人,而秦牧儒雅的气质打动了杨继云,最终杨继云一拍大腿,“好吧!但是,她会不会见你们,那我可就管不了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