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射雕》英译版出版社:英国读者不会理解困难,只会欲罢不能

封面新闻记者 宁宁 薛维睿

专访《射雕》英译版出版社:英国读者不会理解困难,只会欲罢不能

日前,沉寂已久的武侠江湖再掀波澜。

据英国出版社MacLehose Press称,他们将要陆续出版“射雕三部曲”英译本,每部4卷,共12卷。第一部《射雕英雄传》(Legend of the Condor Heroes)的第一卷《英雄诞生》(Hero Born)将于明年2月面世。三部曲里的另两部是《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

虽然《射雕英雄传》的第一卷于明年2月才正式登陆英伦,但现已经在亚马逊上开始预售,纸质版的价格是14.99英镑(折合人民币133元),有望成为英国畅销书。

专访《射雕》英译版出版社:英国读者不会理解困难,只会欲罢不能

已经在亚马逊上开始预售

虽然有一种说法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人读金庸小说”,但这也说明了,在某种程度上,金庸小说始终只在华人圈子里盛行,在英语的世界里,金庸的名字无人知晓。究其原因,可能因为他的作品结合了深厚的传统文化和奇幻的武侠世界,其中包含着的中国自古以来的的文化认同和伦理共识,让许多翻译家望而却步。

那么,这本被英国媒体称为中国版《指环王》的武侠作品能被西方世界的读者所理解、接受吗?它能否就此打开英语市场呢?为此,封面新闻记者独家专访了MacLehose Press的母公司Quercus出版社。(Quercus出版社以出版犯罪类图书著名,旗下的MacLehose Press专注于出版各类翻译图书,此番《射雕英雄传》12卷都由后者出版)

对话Quercus出版社对外发行宣传部Paul Engles

封面新闻:出版社是怎么想到要出版共12卷的《射雕英雄传》系列呢?

Paul Engles:想要出版这一系列的书和我们出版其他书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一位出版经纪人给我们提交了翻译样本,我们立马就被吸引了,很惊讶居然一直以来都没被出版过,于是我们达成了交易,买下了版权,着手出版。

封面新闻:在您看来,英国读者在阅读时会因文化差异遇到哪些困难呢?

Paul Engles:我认为这对大多数英国读者来说不是什么问题。金庸笔下的武侠世界与沃尔特·司各特(Walter Scott )和大仲马(Alexandre Dumas)描述的世界其实区别不是很大,他们三者都着力勾勒和刻画荣誉光环与骑士精神,这对于英国这类小说的读者来说并不是很陌生的概念。故事基于的历史背景也许不同,但是,了解远方的世界与时代一直是阅读历史类小说的乐趣之一。

同时,不要忘了英国历史小说家康恩·伊格尔登(Conn Iggulden)撰写了征服者系列小说(该系列包括《成吉思汗1:瀚海苍狼》Wolf of the Plains、《可汗的弓:大汗王朝的史诗故事》Lords of the Bow、《一柱擎天》Bones of the Hills 、《六合为家》Empire of Silver 、《征服者》Conqueror)也是将故事时长背景设置为与《射雕英雄传》一样的时代(《射雕英雄传》中写道:郭靖深受成吉思汗赏识,做了“金刀驸马”,而后追随成吉思汗西征金国),这系列小说在英国可是卖出了超过50万本呢。

我相信,读者会被这个故事吸引住的。他们也许会花上几个小时在网上搜索关于女真族、蒙古人以及宋代的历史,接着就会欲罢不能地期待下一卷故事赶快出版。反正我就是这样做的!

封面新闻:有预计过此番会卖出多少本吗?您预计读者的反馈会是怎样的?

Paul Engles:这不太可能、我也不想去猜测能卖出多少本。要知道,在图书母语地区的销量并不能完全转化到英国市场上。实际上,很少能转化过来。但在有些情况下,以斯蒂格·拉森为例(瑞典推理小说家,从2001年开始撰写“千禧”系列小说,此系列售出全球超过34国版权、轰动全欧。2004年完成三部曲后,他不幸于2004年11月因心脏病突发辞世,来不及看见首部曲《龙文身的女孩》在2005年出版),他的书在英国的销量甚至超过了瑞典。对于《射雕英雄传》的此番英译版,我只能说,其销量能持续很长一段时长。

专访《射雕》英译版出版社:英国读者不会理解困难,只会欲罢不能

影视作品中的郭靖与琼恩·雪诺

封面新闻:有的英国媒体将《权力的游戏》中的琼恩·雪诺和《射雕英雄传》的郭靖做对比,您认为这种联系是否能更加吸引英国的读者呢?

Paul Engles:我认为这样的对应是有一定意义的。这确实是一种有趣的比较,是我没有想到的。的确,他们都没有跟随父亲长大,又都有很强的责任感;雪诺和野人与郭靖和蒙古人之间的关系也有一致的地方;而且,郭靖并没有被塑造称最牛的那个人,同样也没有雪诺也是。

回到问题,我的确认为将《射雕英雄传》同《权利的游戏》或者《指环王》这类的作品联系起来是有帮助的,既然整个产业都将它们联系在一起作比较,我们何乐不为呢?再者,我也明白为什么将它们对比会在中国引起争议。

封面新闻:之前已经有一些金庸(查良镛)作品的英译本,但市场的反应并不乐观,您认为这次的出版会有什么不同吗?

Paul Engles:比起之前的版本,我们试着以不那么“学术”的方式译介这些书。这个系列的书在中国、美国和英国被翻译,我觉得是特别让人激动的,而且,如今已经有那么多新闻在关注着这件事。

牛津大学出版社曾在1997年首次出版过《鹿鼎记》(The Deer and the Cauldron),那个时候没有推特,也没有脸书,所以人们在世界各个地方缺乏交流的渠道。我希望这次相比以前能够有更多对金庸的关注和讨论。

以前市场的反应不够积极吗?或者只是因为大家不太了解这个事?我们不要忘了,我们这次已经有了一个很棒的翻译郝玉青(Anna Holmwood),她也正在不遗余力地推介这本书。

专访《射雕》英译版出版社:英国读者不会理解困难,只会欲罢不能

金庸,原名查良镛,1924年生于浙江海宁。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创作武侠小说,他笔下“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享誉中原

封面新闻:出版社已经买下了该系列的版权,以后有打算与影视业合作将这个故事搬上英国的大小银幕吗?

Paul Engles:我们目前只买了图书出版权,不是电影版权,因此,目前我们自己还不能就此事定下来。但是Ampersand Agency图书机构的出版经纪人Peter Buckman在处理该系列在亚洲市场外的版权问题,他告诉我有人表示出了将故事搬上荧幕的兴趣。

封面新闻:除了该系列,未来还打算翻译和出版金庸的其他作品吗?

Paul Engles:我们正在翻译、出版四卷《射雕英雄传》,然后是四卷《射雕侠侣》,接着四卷《倚天屠龙记》。这总共12卷得花我们几年的时长来完成。但是,我不会排除以后还出版其他作品的可能性,一切皆有可能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