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商洛中学教师柳雪敏《所有的梦想,只有醒来才能实现》出版

推荐 |商洛中学教师柳雪敏《所有的梦想,只有醒来才能实现》出版

  内容简介:柳雪敏的首部散文集《所有的梦想,只有醒来才能实现》已由西安出版社出版。

  这是一部生活随笔,主要分为零思碎想、五味人生、女人爱情、家园亲情四个部分。

  书以抒怀写意为主,有对普通生活油盐酱醋的细碎感悟,有对高远人生诗情画意的执着探寻,有对孤独心灵起伏涨落的生动触摸,有对朝九晚五职场生活的深刻思考,有对复杂人性由表及里的大胆逼视,有对五花八门社会百态的观察剖析。

  时而面向世界,高声呼喊,义愤填膺;时而聚焦内心,沉默不语,静观自在。作者用文字的形式,努力诠释着她对生活的理解,对梦想的不懈追求,也展现了一位中学语文教师对自己职业的赤城热爱和精益求精。

推荐 |商洛中学教师柳雪敏《所有的梦想,只有醒来才能实现》出版

作者简介:柳雪敏,女,陕西商洛人,商洛中学语文教师,陕西省教学能手,商洛市青年作协会员。一个有梦就敢追的女子。讲台上,她是诲人不倦春风化雨的老师,深受学生爱戴;家庭中,她是温柔和善知书达礼的贤妻良母,丈夫和女儿心中的骄傲;朋友圈里,她是琴书为伴文笔非凡的才女,用自己的文字和生活态度影响着周围的人。

《所有的梦想,只有醒来才能实现》序文|柳雪敏

  很早以前,一直在QQ空间里写日志,或诗或文,或长或短,每天不间断地写,也不知道写了多少,写了多久,反正来来回回就围绕着生活和工作这两大主题思悟慨叹,抒情写意。虽也有很多阅读量,时时有人点赞评论,但我以为那只是朋友间的客套和鼓励,并未多想。

  后来有一阵子,工作格外忙,没顾上写。等再去空间的时候,就发现有不少朋友的留言,还有一些直接发来对话消息,几乎问了同一个问题:最近忙什么呢,怎么看不见你写的文章了?

被人惦念着,当然开心,然欣喜之余,让我也萌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揣测:是不是他们每天都在期待着我的新文章?

  如果不是,倒也无妨,那就只当是朋友间以文章为由头的寻常问候,也足够让我感动。

  如果是,那对我而言就不仅仅是感动了,它让我觉得自己被需要着,自己的文章被人喜欢着,自己的思想情感被关注着,这简直就是一种激活和鞭策,会引燃我继续写下去的热情,会加固我勇往直前的信心和勇气。

  两相忖度之下,我自以为是地认定了后者。

  于是,我越发用心地写。越写越停不下来,越停不下来,就越觉得可写的东西太多太多。不知不觉间,竟也累积了一百多万字。

  忽然有一天,有位同事说:“你写了那么多好文章,不如出本书吧!总放在QQ空间里,能看到的也就百十来人,出版了让更多的人也看看嘛。”

  “出书?!我这水平还差得远呢,出了书谁看呀?”

  “书本来就不是给所有人看的。每一本书,都有它独特的磁场,以及受这磁场吸引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的读者群。你的文章有你自己的独到之处,读后总能让人心领神会,掩卷称道,豁然开朗,肯定会有人喜欢看的。”

  我一笑,“那估计人也不会很多,为这还装模作样地出一本书,冒充作家,到时候无人问津,岂不让人笑话?”

  “此言差矣!哪怕只有一个人看,那也是读者。即便没人看,你自己也是自己的读者。不为别的,就为给这些七零八落的文字安一个温暖的家,为了给你姹紫嫣红的思想找一个绽放的舞台,为了给你孤独丰盈的心灵找一个清宁的栖居之地,你也该写一本属于自己的书。到年老时,对着夕阳,迎着晚风,一句一句读给你的儿女子孙们听,或者只自己默默吟诵,也算是留了点东西缅怀青春,告慰余生。”

  “可我的文章实在没有多少可读性和艺术性,无非就是些生活和工作中的鸡毛蒜皮,就是自己对人生的一些感悟,对社会的一点思考,纯属一己之见。我都不知道说的对不对,怎么敢出书让那么多人去看?”

  他摇头,“古今中外,哪一个作家的书,不是一家之言?谁敢说他写的所有东西都是不刊之论?哪个作家的生活又离得了鸡毛蒜皮?大到宇宙人类,小到市井街民,写来写去,油盐酱醋的生活才是最脚踏实地的,写好了才最生动感人。”

  他的话如醍醐灌顶,甘露洒心,让我在惊诧之余,震撼不已。我恍然惊觉,很多东西是不是原本很平常,触手可及,但硬是被我们想得过于高不可攀,就只能悄然止步,望洋兴叹了。

  说真的,当作家一直是我从小的一个梦想,但随着年岁增长、阅历丰富,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学识浅薄、孤陋寡闻,根本当不了什么作家,当个语文老师还算合格,而出书这样的隆重之举,终究是作家们才有资格干的事。

  渐渐地,这个梦想便一点一点被搁浅在了现实还不够肥沃和润泽的土地上,一搁就是几十年。直到同事的话一出口,一石激起千层浪,那些年少时的梦想,就如雨后春笋般窜上了心头,重又在我的心里排兵布阵,再掀波澜。

  到底什么是作家?是不是只有作家才能出书?我一边思考着这些问题,一边追怀着少时的梦想。

  或许,一直以来,是我把作家这个概念理解得太狭隘了吧。作家未必都得是郭沫若巴金鲁迅这样的,他们确是在文学创作上成就卓著盛名远播,但更多默默无闻从事文学创作的优秀的作者、杰出的写手、出色的自由撰稿人,他们也怀揣着对文学的梦想与执着,笔耕不辍、著作等身,这样的人谁又能说他们不是作家?

  作家,不仅仅是一种高贵的职业,是一个光荣的行当,是少数人才能享有的骄傲称谓,它更可以是更多普通人心里坚守的一种文学信仰,是思想对于书写的一种极致追求,是人的一种精神定位和自由蓬勃的写作状态。套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世上本没有作家,写得多了,便也成了作家。

  那次谈话之后,我发现我身体里原本沉睡着的某些东西慢慢苏醒了,并且轮廓日臻清晰,它像一只捂也捂不住的飞蛾,扑楞着翅膀随时准备冲向眼前的那点灯火。

  我想,如果我没感觉错,这些东西的名字,就叫梦想。人迷茫时,梦想自然绕树三匝,无枝可依。人缺乏底气时,梦想也必是萎顿瘦瘪、有气无力的。人昏睡时,梦想肯定也昏睡不醒迷迷瞪瞪。

  而现实是,所有的梦想,只有醒来才能实现。若一直睡着,一直迷茫着,一直没有自信,一直不去行动,梦想始终只能是梦中微微一想,心头懵懂一现。

  于是,我聚集了体内的洪荒之力,壮起胆子,向未来透支了足够的勇气,对自己说:不睡了,起来追梦去!

  这才静下心来,把以前的文字从日志空间里挪了出来,分门别类,稍事美颜,整理成册。每打开一篇,都仿佛唤醒了一段遥远的回忆;每读一个字,都能感受到有岁月的流光在指间轻轻跳跃。

  这些琐碎朴素的文字,藏着我的大半个青春和起起落落明明暗暗的曾经。我庆幸我把它记载了下来,哪怕用的是别人嗤之以鼻或大加贬斥的方式。

  我只想说,在文学这片浩瀚的天地里,我不是点石成金的作家,我只是抱朴守真的作者;我不愿再做挥鞭走马的默默过客,我想做它暮礼晨参、盛意拳拳的归人。

{ 柳雪敏作品欣赏 }

《你的世界没那么大》

  经常看到类似于这样的文字——

  “每天我们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碰到各种各样的事,所以我们必须得学会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培养自己的各种处事能力。”

  每次读完,我都在想,那得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每天都能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呢。国家元首?外交官?交际花?商业领袖?店铺售货员?……总之,他们的世界真辽阔呀!

  可即便那样,其实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圈子、所接触的人和事应该都是相对固定的吧,能每天跟形形色色的人事打交道的总在极少数。

  对大多数普通人来讲,一年四季,每天见到的几乎都是同一拨人,干的都是相同的事,连生活和工作的时长地点都没变过,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但就是有一部分人,总要夸下海口,好像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好像自己的活动圈子格外大出常人一样,非要十八般武艺,样样学完,样样精通。殊不知,什么东西,广度有了,深度往往就缩了。深广度俱全的,都是凤毛麟角的“非人类”。

  既然我们每天面对的总是几近相同的人事,有必要学会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吗?你每天总共能见几个人?有多少人需要和他们说话?有必要苦苦练就一身处理各种事件的能力吗?你一天能遇多少事?遇到的每件事都需要有新的能力来应对吗?

  当然,有人也说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能保证自己每天都顺顺当当?万一哪天怎么怎么样了,万一你遇到哪些哪些人了,你平时不锻炼自己的应急变通能力,到时候手忙脚乱错失良机什么的。于是,好些人终此一生,苦练本领,默默等待,都是为了翘首企盼那个遥渺未知的不时之机的到来。

  但其实,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自己吓自己,杞人忧天。趋利避害的本性和自我保护的意识,早就决定了人不会让自己随便摊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和事。所以我们每天的生活,基本上都是平平稳稳,妥妥当当。

  如此,与其把心思和精力花在应付各种虚构的不会出现的人和事上面,不如沉下心来只学会与周围直接相关的几个人说话交流,或者坚持不懈地练习怎样把每天要做的那几件相同的事做到熟能生巧,杠上开花。

  当你和身边的人说话大方得体,游刃有余,滴水不漏,遇到生人自然不愁。当你把同一件事做出了水平,做出了境界,做出了艺术性,遇到其他事肯定也差不到哪儿去。

  普遍撒网,总不如重点逮鱼。

  扣住一点,研深钻透,多少事都可以触类旁通,以一当十。贪大求全,面面俱到,必有缺漏,常存不足。

  别再自欺欺人地以为我们的世界有多大,就盲目地追求高远虚渺的生活技能。

  对一辈子呆在井底的青蛙来说,只要学会借力和跳跃,偶尔出井来转转即可,完全不需要学什么攀岩和登月。

  而我们,有多大的自信和勇气能否认我们就不是那只青蛙呢?

推荐 |商洛中学教师柳雪敏《所有的梦想,只有醒来才能实现》出版

{ 柳雪敏作品欣赏 }

《不是忘得太快,就是记得太深》

  记忆是有性格的,专注,倔强。

  曾经以为,历经过的人和事,最后都会打包成一种记忆,斜挂在我们斑驳的心头,或者别在嶙峋的脑畔,一逢合适的机缘,便如行云流水般从容优雅地飘散而出,点染时光,温软身心。

  但生活往往不只这样。

  恰如一位个性鲜明的画家,他有自己的作画习惯,甚至对画布的大小质地,对画笔、颜料,甚至对光线、环境、心情等都极尽考究,甚是挑剔,非得这样才能做出一流的画来,并非随随便便就饥不择食一样的敷衍而就。

  记忆便大致如此。不是所有经历过的东西,最后都会毫无悬念地铸为记忆。有些人,有些事,有些物,在我们的生命中着实出现过,但我们可能一辈子都记不起。即使旧地重游,故人偶遇,也未必会顺理成章地忆起那年那月那一天发生过什么。总有一些东西,固执地游离于记忆之外,像许许多多的沙粒,隔岸远观着大海,却总到不了大海深处,这就是记忆中最让人无奈的空白地带。

  明明在彼此生命中真实地存在过,但最后干干脆脆地沦为一片空白。这是时光太仓促,记忆太冷酷,还是彼此太薄情,抑或是那段相逢的岁月仅仅是我们生命中一道可有可无的背景,一个无关风月的摆设,它从未真正参与过我们的人生,也未沾染我们的喜怒哀乐?那么被遗忘就再也寻常不过。但不管怎么说,这种感觉总纠结着几分凉薄和惨淡。

  不是把有些东西忘得太轻易,就是将有些东西铭记得太深刻,这正是人的不可理喻。

  有些人和事,原只如蜻蜓般轻轻点在了我们内心那片辽阔的水域,一掠而过,自觉应该不会激起一丝波纹,但却那么清晰地留下了惊鸿一瞥的震撼和惊艳,以至于拿一生的时长来反复回味,都觉得不够。

  能这样出神入化的留在一个人的心里,被他当成标本一样完好无损地保存,永远如初见般清纯美丽,不随时长的衰老而模糊,不为人世的沧桑而磨灭。即便短,这也是一种虔诚的皈依。如此澄彻,纯粹,静好的一份记忆,于谁都是一种弥足珍贵的抬爱和恩惠,让你怎能不肃然起敬,而后长久地心怀感激?

  这是记忆赐予人的尊贵,让平凡普通摇身一变,瞬间幻化为独一无二,无与伦比。这其间,人是何等的幸运,欣享“虚荣”的同时,谁能不为记忆的执着和坚定暗自惊叹,心生艳羡?

  人生一世,记忆随行。你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在不停地为下一刻下一秒孕育着缤纷的记忆,恰似历史的堆积,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和毅然决然。尘埃一旦落定,记忆即刻产生,或者说尘埃尚且飘浮在空中的时候,有一部分记忆已经旁枝斜逸,侧身而出了。这就是记忆的不可超越,孤傲绝决,我行我素。

  丰富的记忆,通常有充实的生活,阔绰的精神作铺垫。深刻的记忆,多半有细腻的内心,非常的际遇为伏笔。

  那么,独特的记忆,则定然有懂得欣赏的人,用深深的思索和绵绵的感悟作支撑,从而于岁月的斑斓处构建起那一份卓然超群的美丽。

  你有着怎样的记忆呢?你留在了谁的记忆中?谁又居于你的记忆里?

  当你老去时,那些渐行渐远的往事,会站在时光的岸边,用过来人的身份倚老卖老地提醒你,这一生曾经历过什么。

推荐 |商洛中学教师柳雪敏《所有的梦想,只有醒来才能实现》出版

欢迎支持和邮购——

 《所有的梦想,只有醒来才会实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