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章 出版社的大战

“医院?大嫂没有伤到那么重啦!”看着坐在不远处占座位的田甜,龙惜雯压低了声音:“大嫂是被妈打了一个耳光,摔倒在地上时,刚好倒在了地上那碎掉的玻璃杯上,手啊,脚啊,被玻璃刺伤了,然后……她的脸今天还有点肿……那个……今天家里的气氛不对,你能躲就躲吧!”

挂掉电话后,龙泽锐傻傻的站在电梯前,不知道是要走还是要留,直到有人站到了他的身边:“总裁,您这是……”

“喔,没事,想事想出神了!”想起刚才龙惜雯说田甜今天会去出版社,龙泽锐还是有些不放心,决定先去看看田甜再说。这样决定后,他才走进了电梯。

坐在车里,龙泽锐的心总算是静了下来。龙惜雯说过曾芸是因为田甜把她送的牛奶打翻了,所以才动手打人的。再想到昨晚看到的那份化验报告,龙泽锐只觉得心中一阵阵发苦,他可以理解田甜为什么会打翻那杯牛奶,换成是他,他也会这么做的。想到这里,龙泽锐不由得将车停了下来,现在的他,真的觉得有点没脸见田甜了。

可是……如果不亲眼看一看的话,龙泽锐又感觉真的放心不下田甜,想到她倒在那些碎玻璃上,龙泽锐就觉得心如刀割,更别说田甜还要带伤上班了。重重的一拳砸在了方向盘上,从手传来的钝疼让龙泽锐的注意力再次回到了现实。想了一下后,他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保姆:“赵姐,我是泽锐,奶奶在家吗?”

“在的。你等一下!”

过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了张秀清的声音:“泽锐,你找奶奶?”这大概是这孩子进入龙家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找她吧?

龙泽锐沉默了一下后说道:“奶奶,我觉得我现在的实力不足以应对龙腾实业的各项事宜,所以……我想请辞龙腾实业代理总裁的的位置去欧洲进修一段时长。”

张秀清在听了这句话后,怔了一会儿:“你……听说甜甜的事了?”

左手用力的握着方向盘,龙泽锐做了个深呼吸后才说道:“奶奶,既然她可以为了保全这个家的和睦而让自己受伤,那么我也可以为了替她讨还公道而放弃这些本就不该属于我的东西!”

“……泽锐,就算你不再是龙腾实业的总裁,你也别忘了,你现在姓龙!是我,张秀清的孙子!”以前总是觉得龙泽锐虽然有才华却太过懦弱了,现在看来,这孩子终于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只会被他母亲控制的提线木偶了:“这件事,我会放在明天的董事大会上宣布的。不过,你真的确定了吗?”

“是的,我确定!”在说出这句话后,龙泽锐突然感觉到全身都轻松了下来,就好像多年压在自己身上的桎梏全都消失不见了一般:“这一次,我想以龙家孩子的身份好好的再活一次!奶奶,相信我,我不会让你,不会让爷爷失望的!”

“乖孩子!”挂了电话后,张秀清想了想,这才起身回房换了衣服:“小叶,帮我开车,去龙腾总部!”

“是!”

驱车来到龙腾实业的总部,张秀清拒绝了各部门部长们的献殷勤,直接走进了总裁办公室。当她走进去后,才意识到现在这间办公室是属于龙泽锐的。笑着自己的健忘,张秀清坐到了一旁的沙发里,准备慢慢的喝着茶等龙泽锐回来。可是沙发上一份散落的文件引起了张秀清的注意。

在看过文件后,张秀清的表情变得阴晴莫定,虽然没有任何证据,可是张秀清只凭这份化验报告的日期就可以猜出发生了什么事。这……或许就是田甜不肯再在家里吃饭的原因吧?还有昨天,田甜是倒在了一个碎玻璃杯上,那个玻璃杯里装的,似乎是曾芸端过去的热牛奶……

突然间,张秀清明白了,昨天田甜和曾芸冲突的真实原因。想到这一点,张秀清心中有着莫名的愤怒,这么多年来,为了曾芸,她已经让她的长孙吃够了苦头,受够了委屈,没想到曾芸还敢做出这样的事来,这叫她如何不生气?

拿起电话,张秀清就直接拨到了田甜的手机上:“甜甜!”

“奶奶?”田甜有些意外于张秀清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在哪?”

“在出版社啊!刚收拾好东西,准备工作了。雯雯和我在一起呢,您放心吧,我会好好教她的!”

“受了委屈为什么不说?真以为爷爷奶奶护不了你吗?”

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田甜耐着性子安慰着张秀清:“奶奶,昨天晚上真没什么事,不过是我不小心滑了一跤,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好么?您再这样……我真不好意思在家里呆了!”稍犹豫了一下,田甜才说道:“其实不说您也知道,当初阿泽都可以受那么多委屈,我这样算得了什么?奶奶放心吧,我没放在心里,晚上下了班,我就会和雯雯一起回去的!啊,雯雯来了,您要和她说几句话吗?”说完,田甜已经将电话塞到了龙惜雯的手中。

龙惜雯怔了一下,没问田甜是谁的电话倒是先跟他说:“小哥来了,在会客室呢,他说想见见你!”

知道肯定是龙惜雯将自己的事多嘴的说了出去,田甜不满的瞪了她一眼,这才转身离开办公室往下面一层楼的会客厅走去。

还没走到会客室,田甜便看到有人往会客室那边跑:“快叫人,老大和人打架了!啊,甜姐儿,你受了伤还是别往这里凑了,小心伤着你!”

田甜怔了一下,不但没有停下脚步,更是加快了脚步冲了过去,能让凌飞出手的,不用问也知道了,肯定是龙泽锐了。看来,凌飞是把对曾芸的恨转到龙泽锐的身上了。推开挡在身前的人,田甜一把冲了过去:“凌飞,你住手!”

手被人拉住,凌飞想也没想的用力挥开准备再打,可是在听到身后一声疼呼后,他突然停住了手,一转头,看到田甜正捧着右臂倒在地上:“啊,心肝,受伤没有?”

看到凌飞跑过来,田甜气得狠踹了他一脚:“滚!谁是你心肝了?有你这样对心肝的吗?”不用想了,刚才这一摔,伤口肯定摔裂了,还好现在入秋了,穿着长袖,就算出血,一时半会也渗不出来。

挣扎着站了起来,田甜不去理会凌飞,走过去扶走了龙泽锐:“傻了不是?雯雯肯定告诉你我没事了,干嘛还往这里跑?不知道这里是本女王大人的地盘啊?你这就是纯粹的找虐!”

龙泽锐伸手擦去嘴角的鲜血:“没事,找虐这种事,我又不是第一回做了!反正,你一定会来救我的,不是吗?”

“没出息,一个大男人,怎么老是想着要女人罩?”说到这里,田甜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了凌飞:“过来!”

凌飞虽然有些不乐意,不过在看到田甜那凶狠的目光后,也只得乖乖的走了过来:“干嘛,啊!干嘛又踹我!”

“你把我小叔子打得这么惨,我踹你两腿又怎样?”田甜瞪了凌飞一眼,让他闭上嘴后才说道:“这世上或许会有要伤害我的人,但是泽锐绝对不会是那其中的一个!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看到凌飞脸上的不服气,龙泽锐苦笑了一声:“我来之前给奶奶打电话了,我已经辞了龙腾实业代理总裁的位置了,我……想去欧洲进修一段时长。”

龙泽锐这样的话不但让田甜怔住了,也让凌飞有些意外,龙腾实业他是知道的,没想到龙泽锐竟然这样轻易的就放弃了这个位置,看来,田甜在他心中真的占着很重要的位置。想到这里,凌飞的脸色才变得好看一些:“算你小子懂事!”说完他才转身看向身后的那一群人:“好了,没事了,散了吧!”

等到凌飞和大家都走了后,田甜这才忍着疼将外衫脱了下来,短袖小衫露出田甜包裹着纱布的胳膊,只是那纱布已经隐隐的透出了红色,看来,刚才那一跤摔得不轻。

看到田甜这伤势,龙泽锐一下忘了自己身上还有伤:“我去买药!”

“坐下吧你!呆会会有人送药过来的!”话音刚落,赵小月已经一脸哀怨的拿着一个盒子和凌飞一起走了进来:“大小姐,我叫你姑奶奶成不?你还真是觉得我的工作很闲是不是?别人当编辑只是受累,我当编辑是受罪啊!!你说你这一天到晚出状况的,还要不要我们这些打杂的小工活啦?”

咬着牙将手臂上的纱布撕开,鲜血顿时顺着胳膊往下涌个不停,田甜一脸无辜的看着赵小月:“不想送我去医院输血的话,快包扎吧!再说了,这又不是我自己弄的,你怪我干嘛?要骂,有本事你骂老大去,这可是他摔的!哼,平时口口声声小心肝小宝贝的,动起手来就这么狠,谁跟他谁倒霉!”

“我说心肝,我还在这里呢!你当我不存在啊?”

“恨不得一脚踹死你算了!”看着赵小月在为自己处理伤口,田甜瞪着凌飞:“还不帮泽锐把身上的伤弄一弄,你想我回家再被骂吗?”

“敢!他们敢骂你,我就把那份……”

“凌飞!”一个纸巾盒就这样重重的拍到了凌飞的脸上:“不会说话就给我滚出去!”

见田甜真的发火了,凌飞这才乖乖的闭了嘴,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始为龙泽锐处理起他身上的伤来,其实龙泽锐除了眼角被打破了,嘴角有点肿外,倒也没有太严重的伤,毕竟田甜下来得快,凌飞其实也没有太多的时长来暴打龙泽锐。

相对龙泽锐的伤来说,田甜这破裂的伤口倒还真是有点伤脑筋了,一瓶子云南白药洒下去,血也没止住,看着田甜越来越白的脸色,凌飞没有再耽误,直接拿纱布把田甜的伤口一包:“走,去医院!”

知道可能真是伤到血管了,田甜也不敢再耽误,顺从的跟着凌飞一同往外走去,赵小月和龙泽锐自然也跟了上去,在下电梯时,又遇上了匆匆赶过来的龙惜雯,一辆车,五个人匆匆的赶去了医院。

在医院里处理伤口时,龙舛和张秀清也赶了过来,看到这么大的阵仗,田甜也有些无力了:“只是伤口不小心破了,大家真的不用这么紧张啦!我会被吓到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