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亿:如何厚颜无耻的宣传自己新书

许亿:如何厚颜无耻的宣传自己新书

因为之前被出版社屡放鸽子,所以对于这本新书的出版,从心里不是特别寄予希望。还好,这次编辑女士给力,从联系到出版,也就三个月的样子。新书在当当预售的时候,都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真是不好意思,居然又出了一本新书——神情可脑补胖子此刻矫情的嘴脸。

新书《本来生活多趣味》,多是近年所写的杂文随笔。可见胖子金刚怒目然后功夫熊猫之余,还是有很多的闲情雅趣,小资产阶级格调。当然,各位也别被宣传海报上的中产字样给刺激到。股灾如此绵密而胖子每回都躬逢其盛的情况下。中产这档子事情老早中断。所以卖书的神经还得绷紧,这年头出本书,搞得好的话,一年酒钱还是有得赚的。

原来以为这些年纸书难卖。后来看到一个统计,发现其实这些年纸书的销售额稳步上升之中。可见人民群众物质文化的需求确实上了一个很大的层次。让那些指望出版能吃酒的胖子们忽然真正有了指望。于是这个也算从大数据上得来信心的下午,泡好茶,好好吹捧自己。

其实胖子很久也不看书了,也许正是因为疏离,所以一旦亲近,感觉特别好。冬日的中午,阳光最好的时候,在露台小板凳上坐坐,读一本书,哪怕只读几页,也能叫一天的情绪为之舒展。所谓惬意,应该就是如是的情景。假如小猫不来打扰,又没有人此刻约酒的话,确实还是能坐上几分钟的。所谓的古典情怀,便是能叫人沉浸下来。电子读物的好处是丰富,缺点是真的叫人无法沉浸。

过去热衷看社科,而近年尤其爱好随笔。爱的是其轻巧,翻到哪页看哪页,想到停止也不怕挂碍。社科胜在数据与思辩。随笔好在趣味与细碎。都中年到这个地步了,唯一不怕的就是偏执。又不是自己在网上发言,克己复礼还要再三自我审查,看别人的书,有如隔岸观火之感。围观不怕事大,就怕火点不起来。当然,太偏执也不行,对于文字,胖子是有审美的。太偏执的文字,一定霸气侧漏到了毫无含蓄可言。不含蓄,不如在街上围观骂街。

含蓄是一种美。是品茶后的回甘,是好牛肉干切送酒的嚼头。就像看AV还是看维密,冲动是一致的。但格调有云泥之分。题外话,这次中国某个大模摔个跟头,结果被刷屏。还是说明我们这些人啊,趣味还是有待提高。当然,不提高也无所谓。保持一点小小的恶趣味,也能

恰好,胖子对于格调,还是有点力所不及的高要求。比如本书,大致还算能看到一些很好的篇什。但某处也说不定有如那个大模摔跟头的地方。大家呵呵一笑,保持与看走秀一样的趣味即可。

这本书还是有几个看处。

一是排版不错,好歹也是大社出的东西,确实做工精致了很多。

其次呢,看习惯胖子文章的人都知道,他 的文章错别字连天到即便提意见他也充耳不闻的地步。但好歹也是正规出版物,这本书,对于文字讲究洁癖的人来说,也算是宽慰。金圣叹《不亦快哉》:夏七月,赤日停天,亦无风,亦无云;前后庭赫然如洪炉,无一鸟敢来飞。汗出遍身,纵横成渠。置饭于前,不可得吃。呼簟欲卧地上,则地湿如膏,苍蝇又来缘颈附鼻,驱之不去。正莫可如何,忽然大黑车轴,疾澍澎湃之声,如数百万金鼓。檐溜浩于瀑布。身汗顿收,地燥如扫,苍蝇尽去,饭便得吃。不亦快哉!

看此书,大致也有苍蝇尽去的效果。

至于有人要问内容怎么样,

内容啊,这个怎么说呢。

说什么呢。

什么也没说啊。

是的,什么也没说。

本来感觉时长空空的,煎熬难耐。

后来读了此书,不知不觉,居然把煎熬难耐的时长给打发掉了。

再问他的读后感,答曰,感到内容空空的。但确实可以填充时长。

出版社宣传文宣,挂在这里。另外当当亚马逊上都有预售,各位捧场可以去看看。豆瓣上有专页,也劳烦各位捧场点个想看之类。

许亿:如何厚颜无耻的宣传自己新书

这么硬的行销,亏得也是一个专业地产行销人员可以做得出来的。也罢。绷到现在,大致可以自我表扬一句。

要不是自己写的好,哪敢这么赤裸裸的叫卖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