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带你探访石家庄首个不打烊的书店

有人说,书店是一座城市的气质。为了城市气质的提升,为了让城市里习惯步履匆匆的人停下来看看书,有一些人仍在坚守、在开拓。

12月16日,位于河北省图书馆的一层东北角、由河北教育出版社和河北教育音像电子出版社共同出资创建的呈明书店向读者打开大门,成为石家庄第一个24小时书店。其实,它也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书店,面积近千平方米分上下两层,包括图书区、文创产品区、阅读体验区、咖啡甜点吧等,俨然是一个城市的公共文化空间。

呈明书店的总经理张永生形容这是出版人的一种情怀,“有一个读者需要,它的存在就有价值。我们不单是做商业,这是你的书房,让朋友们能很舒服地在这儿看书。”

其实,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今天,和北京、天津相比,文化似乎成了河北的短板。如何补上这块短板,如何拓展城市公共文化空间?或许,呈明书店那24小时的灯光,会提供一些新的思路。

“不打烊的书店”来了

记者带你探访石家庄首个不打烊的书店

呈明书店内的场景。

12月16日夜,呈明书店,灯光微醺,人未寐,来到书店,择一书而读之。石家庄的“深夜书房”终于来了。

走进书店,大门左手的小长椅绿植环绕,绿植长椅附近是文创区,一个绿色的老式邮筒,可供读者在书店邮寄出信件和明信片。整个书店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顶天立地”的书架,充满了欧式风格,每对书架间都有特别定制的铁艺椅子和圆桌方便读者阅读和记录。而最抢眼的当属一处竹简围起来的阅读空间,镂空部分是河北省地图的轮廓,竹简上用激光雕刻了《文心雕龙·原道》,由我省书法名家杜锡瑞题写。

书店里有专门的儿童区,麦秸板的地板和阶梯上摆几个坐垫就成了“凳子”。角落里,市民段先生带着女儿席地而坐,一人捧读一本书。虽然住的地方离得不近,但是他和女儿就喜欢这样安安静静地看会儿书。“应该有这样一个书店来增加这座城市的文化底蕴,也让这座城市中的人有更多的文化活动。”虽然是生意人,但是段先生和女儿都是典型的“书迷”,曾经去过苏州的诚品书店,流连忘返。“为了在那个书店多待一阵,苏州的行程一拖再拖。现在我们石家庄终于也有这样的书店了,不用跑远处了。”段先生当天就充值了1000元的会员卡,他笑称,对女儿爱看书的爱好的投入“没有上限”。

临近次日零时,捧着《阳光姐姐小说总动员》系列图书看个没完的小姑娘才在段先生的催促下依依不舍地离开。

呈明书店的夜,却才刚刚开始。第一个深夜,不夜书店里,有随处可见的读者,也有躺着或者趴着睡觉的辛苦人。“我家住南二环附近,太远了,就不回去了。”刚从北京回石家庄工作的陈先生有些兴奋地说,在北京工作的时候,因为白班和夜班倒着上,他就经常“夜宿”在三联韬奋书店。在漫长的夜里,他或趴在桌上睡上一觉,或看看书,一直到第二天清晨6时左右。“今天是周末,我想再在这里回味一下当年的感觉。”

是书店,更是文化空间

记者带你探访石家庄首个不打烊的书店

认真读书。

“只要书店还在,就永远不打烊。”书店总经理张永生也是河北教育音像电子出版社社长,开一家特色书店是当了30多年图书编辑的他琢磨很久的事了。去年“双11”呈明注册成功,经过跟河北省图书馆协商、外出考察、方案设计等,今年“五一”动工。“省图是我们早就相中也是唯一的选择,这里可以说是爱书人的聚集之地,也是城市中心,是最好的选择。”

在张永生看来,他们打造的这个书店不仅是一个书店,它更是一个展览空间,是一个思想交流空间,是一个人和人相聚的空间。“书店就是城市的公共文化空间,它应该变成人们生活的一部分,不同的人生活的一部分。”

12月16日开业以来的这几天,这个24小时书店几乎刷爆了朋友圈,从没断过客人。不过,除了爱书之人,这里,似乎也是上班族的休闲好去处,还是学生学习的好场所。准备考研的江同学说,“自己在家复习没有氛围,我喜欢到图书馆这样的地方自习,可是没有24小时开放的。”他是误打误撞进的书店,已经连续待了三天,“在寝室待不住,以前都是去麦当劳和肯德基那里复习,肯定不如这里氛围好。这里还提供免费热水,很方便。”

其实,这几天的热闹也早在张永生的意料之中。“前两周应该人都不会少,尤其在周末,人会更多,一部分是慕名而来看书店的,一部分是真正的读书人。”张永生说,“无论云集的是哪种人,读书毕竟是一件好事,我们营造的是一种读书的氛围。可能你只是过来坐坐,和朋友聊聊天、谈点儿事,但不经意间能和你心爱的书不期而遇。能为读者创造一个安静的阅读空间,让大家享受阅读时光,就是应该做的事。”而且,石家庄作为省会城市,应该有这样一个文化空间。“哪怕深夜只有一位读者,哪怕我们只能给附近的人提供一处城市文化空间,我们的坚持就是有意义的。”

现代人需要更多“第三空间”

“说实话,我们的城市就缺这样的文化空间,这样的书店,如果可以,应该每个区都开一个。”带着女儿离开书店之前,段先生留下了这样的呼吁。“这个城市中的24小时借阅我们也体验过,书量还是太少,而高校里的图书馆我们又很难进去。总体来说,这样的文化场所还是太少。”

其实,此次省图书馆和出版社合作的初衷正是用不一样的文化空间推动全民阅读。“怎样为市民打造更便捷的文化空间,我们一直在考虑,不论是之前的24小时街区自助图书馆和流动图书馆,还是今天的24小时书店,目的都是更好地服务读者,创造更温馨的阅读环境。同时,对整座城市来说,也提升了文化形象。”省图书馆馆长李勇表示,双方计划明年每个月都合作举办讲座等活动。将来,书店和省图书馆实现系统对接之后,省图书馆的会员可以持证在书店限定的范围内办理图书借阅,看完书直接还到省图书馆就行了。

李勇说,现在人们都在寻找家庭和工作之外的“第三空间”,对诸如餐厅、咖啡馆、电影院、大剧院等场所的需求越来越多,书店、图书馆都是其中之一。

在呈明书店里,很多看书的人都表示,喜欢这种别样的书店,从单纯的经营图书的场所变成文化中心。这种地方有图书,也有相关的文化产品,比如沙龙、讲座、咖啡厅,甚至还可以有一些意思的教育性的工具、教具等。从这种角度考虑,呈明书店已不仅仅是一个书店。

打造城市公共文化空间的新思路

其实,近几年,全省都在积极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以石家庄为例,目前,全市拥有图书馆24个、文化馆23个、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207个,57个街道办事处全部建有社区文化中心。今年,石家庄大剧院、丝弦剧院相继投入使用,成了省会文化新地标。

“我觉得在打造城市公共文化空间上,除了数量的提升,还需要一些新思路。”张永生说,作为一个出版人,他们期待开一家“不一样的书店”,呈明书店背后有个图书甄选委员会,“这是一个7人小组,成员包括大学教授、资深媒体人、出版社编辑和营销人员等,业务人员提供书目由7人小组评选,7人小组半数以上通过的书籍才能进店。他们看到好书也可直接推荐。即便是我们河北教育出版社的图书也不能例外。我们的图书少而精,真正喜欢读书的人进来后绝对能找到他喜欢的书。”同时他们还为读者提供“定制服务”,“你在别的书店找不到的书,我们一定给你找到。”

而在店里的店员也不是简单的店员,出版社的图书编辑会轮流进店值班,做驻店编辑。“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书店了,店员也不单是从货架上给你拿书的店员。”张永生说,在这里,店员和顾客可以交流图书编辑、内容打造等。未来,这里还将成为开展各类文化活动的场所,每月请一位知名作家来做讲座,引领读书氛围。2018年主打文学,要在石家庄掀起一股文学热,莫言、铁凝、刘震云、方方、池莉等一线作家都会在邀请名单上。

李勇说,城市快速发展的历程中,生活的城市中没有公共文化空间,并不意味着人们放弃了对公共文化的日常需求。相反,如今的城市文化空间主要服务生活在繁华都市高压当中的人群,意在成为城市人的客厅,让每一个走进来的人可以得到身与心真正的放松和休憩。因此,需要更多的文化场所,肩负起为文化空间“燃灯”的重任,为一座城市文化气质的培养提供一些精神层面的帮助。

(燕赵都市报记者 杨佳薇/文 田明/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