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他是一位罕见的通才,是出色的艺术出版经营者,是学者型的理论家,更是一个具备诗人才质的画家,他的见识之广,见解之高,在业界有目共睹。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

1949年生,浙江东阳人。1982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现任上海书画出版社社长、总编辑,兼《书法》、《朵云》、《艺术当代》等刊主编。为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上海中国画院兼职画师、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擅长中国画、连环画及美术理论。

作品有中国画《旧游》。连环画《钗头凤》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银质奖章,藏于中国美术馆。作品曾参加多次全国美展以及在日本、美国、法国等地的联展。曾主持“董其昌”、“四王”、“海上画派”等多次国际学术研讨会。

卢辅圣笔下的人物,看起来有些怪诞,依着卢辅圣的造型能力,准确描述形象,是轻而易举的。历来中国画在“似”的问题上,有见智见仁的空间,而他偏偏在“似”的上下左右做文章,这正合了“狂怪求理”的古训。他的高明,在于他能不露痕迹地将广博的见识、高超的见解、严密的条理、深邃的意境和自己厚实的绘画功力捏合成各种人物形象。

|卢甫圣:我自己并不把绘画仅仅当成绘画来做,因为我其实从事很多不同的工作,绘画是其中一部分,而且绘画所投入的那部分精神追求跟其他方式,比如说用文字写作,跟那种方式不一样的,但是相互之间也不能互相取代。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作品欣赏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卢辅圣|一个集学者、诗人、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75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