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诗歌文学」一个相见恨晚最值得您关注的高端精品文学平台!

【世界诗歌文学|诗人杨晓艳|作品荐读】方亩田园,雪下桃花

——诗人杨晓艳和诗集《桃花在下雪》

「世界诗歌文学」一个相见恨晚最值得您关注的高端精品文学平台!

【序言】

“世界诗歌文学”编委重庆女诗人杨晓艳诗集《桃花在下雪》由成都时代出版社出版。东方风、光明网、新浪网广西频道、青海新闻网等120余家媒体对“美女诗人3年写诗800首出版诗集《桃花在下雪》”为题进行了报道或转载。“桃花在下雪”成为百度、搜狗等搜索引擎的热门词汇。诗集《桃花在下雪》收录诗歌138首,分为四个专辑,分别是“女子如雪、故园之恋、只因在山中、烟火人间”。诗歌文笔优美、意境深邃、情感催泪、哲思充沛又充满禅意,具有荡涤人心的思想感染力、情感穿透力、语言打击力。诗集在新华书店、网上书店均有售,作者邮售亲笔签名版。

「世界诗歌文学」一个相见恨晚最值得您关注的高端精品文学平台!

【诗集特色】

第一,催泪、打击力。“再深的冷,也不能阻止我,向你摊开命运的掌心,一步一深入,深入你水做的骨头,月光做的发丝,和雪被下藏而不露的春暖花开《女子如雪》”。“所以,亲爱,如果你听到故园有哭泣,失约琴弦的回响,那绝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风的缘故《因为风的缘故》”。“我等你,曾经以水的不朽,光的永恒,今夜以花的盛开,烟的灰烬《宛若红豆》”。这些都是爱情诗中的句子,读来不禁让人有泪奔之感,特别适合恋爱中的人阅读。

第二,玄妙、想象力。“你的圆/是拉满了弓弦的箭/只等我,抬头望你的这一刻/将结痂的心痛/刺/穿《写给中秋月》”。“这每一颗眼泪,都是着急赴约的果实/只等你,不早不迟/一刀一刀将它收割《七月的稻穗》”。

第三,疼痛、现场感。“作为千疮百孔的墙/她并不介意替他站在更为凛烈的风口/摇晃/并接受大雨一再加身《换位》”。“但她不相信此刻,不相信远方/鸽子飞不到的水岸/一个坟头的青草在雨中的停顿/如同哽咽”。

第四,冷峻、风骨、治愈。“对于一棵穷的穿不起衣服的树/风的咆哮更像掌声,它翻卷了天边的云/却怎么也吹不动它的一身轻《礼赞》”。“在一望无际的背景上/这多像一舟独秀/又像船在苦撑,那片蓝《船》”。这些诗句读来哲理深刻,对人生路上有困惑的人来说,无疑具有巨大的鼓舞和治愈的功能。

第五,乡愁、唯美。“我的百年濯水,我的天涯归鸿/是否正载一船相思/在满河灯影里靠岸/桔灯千盏《濯水雨巷》”。“结草为环相赠/趁女未嫁月未老/麒麟盖的冰雪消融,而远方的远方未到《麒麟盖草场》”。

第六,哲理、深邃、高度。“侥幸,必经的路上没有漩涡/但过程尽如此雷同,当春天整个陷入/水平面又高出一寸,更多的落花,向东而去《走进三月》”。“天地一瞬间充斥这么多的白银/如果计算/天空的空/至少需要囤积一年/这么多的骨头沫,如果来自于血性,至少需要囤积一生《抱一场雪取暖》”。

「世界诗歌文学」一个相见恨晚最值得您关注的高端精品文学平台!

【写作风格】

在写作方法上,《桃花在下雪》继承和发扬了新月派诗歌“三美”,即音乐美、绘画美、建筑美的艺木风格,同时又融入了意象派、意识流诗歌等国内外时代前沿的诗歌创作理念,加上超凡脱俗的想象力,读来使人耳目一新,获得艺术和思想的双重享受。诗集《桃花在下雪》是吹进当下诗坛的一股与众不同的新风。

「世界诗歌文学」一个相见恨晚最值得您关注的高端精品文学平台!

【作者简介】

杨晓艳,笔名“南雁南飞”,女,生于1977年,籍贯四川内江,现居重庆黔江。公务员,黔江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散文协会会员、重庆新诗协会会员,曾任《威宁诗刊》特约编辑,盛京文学网现代诗版块副主编。从事散文、诗歌、小说、纪实文学写作,作品散见于全国各级报刊杂志。多篇作品在全国各类文学比赛中获一、二等奖和优秀奖,部分收录入文集。诗歌作写观:“用灵魂写作,在生活的废墟中采摘思想的小花”。写作历程:写诗近10年,中途有中断,最近几年疯狂写诗,3年写诗达到800首。

「世界诗歌文学」一个相见恨晚最值得您关注的高端精品文学平台!

「世界诗歌文学」一个相见恨晚最值得您关注的高端精品文学平台!

「世界诗歌文学」一个相见恨晚最值得您关注的高端精品文学平台!

「世界诗歌文学」一个相见恨晚最值得您关注的高端精品文学平台!

「世界诗歌文学」一个相见恨晚最值得您关注的高端精品文学平台!

「世界诗歌文学」一个相见恨晚最值得您关注的高端精品文学平台!

【精选作品】

◆玫瑰园

落红散尽,月光撒下淡蓝色的粉沫

抚慰很柔很轻,使那些饱餐哀愁的叶片儿

低下头来,闻到尘世平凡的甜味

风是安静的。园子安静

狗的安静贴近泥土

烈焰退潮后,陷阱重重的花海,没有一朵红

高擎起危险

也就不会再有不安份的蝴蝶

遭遇小心翼翼的沦陷

担忧已过,就不必再时刻竖起耳朵

偶尔它会回头,有意无意,寻找窗框上一个

熟悉的侧影

她中年的体温呈直线,不需要看管

它看一杯玫瑰酒,被她倒进寂寞

它看灯火一刹那收紧田字格的往事,不再关照

屋后阶前

有没有不懂事的秋蝉,走漏安稳

◆春天在敲门

桃花睡了。万籁俱静中

这轻扣的响声有乐器的光泽,从叶子上

缓慢的滴落,带着香气

等待是一棵桃树长久的奔跑。目光

在花开花谢中亮起,照亮内部结茧的忧郁

满地零落的心事

总在自圆自话后,交给风雨

删繁就简,说好明年不开花了。明年复明年

与内心签订的合约不及

回味的念头,阳光下飘渺的一闪

这是怎么了?生长的高度一再压低

花枝清点额头皱纹臃肿的根系,只为了梦里

那声虚构的邀约,隔着千山

◆女子如雪

花瓣匀速下落,洁白,清透

薄纱轻掩着

乳白色的体香,在天空

在我波涛的眸中,婀娜

你的绽放,是昙花

美,如魔咒

——致命诱惑

再深的冷

也不能阻止我,向你摊开命运的掌心

一步一深入,深入你水做的骨头

月光做的发丝

和你雪被下藏而不露的

春暖花开

只是,作为一团火

该如何保持爱你的小心翼翼

才不至于让你蒸发,让你破碎

让你天使的降临成为人间

走不出来的忏悔

◆因为风的缘故

没有月亮的晚上,影子和真人一起沉默

不必点灯,情感低如石头,浸在光阴的暗处

照明,饮内心的雪

音符锈蚀,安静于墙角长久的收留

习惯被尘埃光顾,而新的尘埃正在落下来

纷扬,隐蔽,把你内心的忐忑

垫出厚实的安全

我答应过你,要许你以远方

许你以一往无前的果敢,托起成熟的骄傲

一味地黄,重,压倒秋后丰收的斜阳

所以,亲爱

如果你听到故园有哭泣,失约琴弦的回响

那绝不是因为我,而是

——因为风的缘故

◆雨想说的

隐迹于画框,桃花在落,小路

曲径你的背影,清晰,朦胧,越来越真实的

小和远

记不清转身了多少个月圆,湿漉漉的心

一直钟情逆序的花开,含着雨水

向内收敛,但回不到花苞

渐渐,日子流淌成河,心由石头

成长为海绵

容量无限扩大,而过程藏匿于深水区

——无法打捞的沉船

当钟声停靠沉降地带,突然老旧的香气在提醒

你画的伞,到了撑起的时候了

那未雨绸缪的宽恕

有遗憾的美,一朵朵起自雨中

◆红豆

1

红豆

把你的爱,用一根丝线串起来

戴在我手上

这一生路途遥远,如果我们不小心走散

就让那颗粒粒的伤感,陪着我细数

没有你的每一个,人静夜深

2

红豆红

把你的红种在胸口

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冬去春来,一年一生发

那满园的异香啊,有屋檐和一个人的温度

长久地抱着,即使月色孤单,也不怕着凉

3

送你一颗红豆

渡口,大雨滂沱。把一颗红豆放到你手心

春意既已离题千里,这潦草的部分

只能一笔删去

你知道,大雨终将要停

如果抬头,你看见夜空的星星

那是我来不及送上的祝福

4

宛若红豆

一颗两颗三四颗,今夜红烛泪流

而誓言如红豆

粒粒分明。我一直坐在“等”字的笔画中

我等你。曾经等你以水的不朽

光的永恒

今夜以花的盛开,烟的灰烬

◆姬别霸王

楚歌从四面漫上来

军纱帐飘摇,浩荡乌江中

越来越远的孤灯

水,漫上脚背了

水浸进了肉体,变换味道

吞进去又吐出来

那是泪

是血

是新妆的香

是月光的薄

是兵器的冷

是前程旧事,折扇绸裙

礼花和战火

的对饮

空了又续上

水,漫上腰身了

水漫上了红唇,喝下去

利刃正中桃花

滴血手持桃花的人

来不及狠狠爱,青丝在下沉

山河在下沉

如果渡一人就渡走了一座江山

渡一夜就渡走了今生痴恋

那就,爱别拔剑

睡一朵红莲花的永恒

你若想我,就请西风

翻史记

◆醉桃花

香,穿过阳光缠绕的午后,浸润皮肤

在身体里曲径幽深,染血液,梦,染桃树下

完整打开的晾晒

摇摇晃晃,人间倒垂于风中

云,游于足下,蝴蝶潜入水中,山川流泻成

河流的温柔

哪个方向都会触碰到你,粉红色的长发

拂面,超短的裙子兜起

甜蜜的春愁

如同酱缸,如同酱缸里

紫红色的葡萄

当清醒有了棉花的雪白

三月的小睡,异域了仲夏夜的村庄

原来是你,碎步倾倒了整个村子的酒酿

掩没了山坡

掩没了坡上归家的路

◆雪之恋

一朵一朵地纯洁

一树一树地花开

不只在你窗前,更在城之外

山之外,你蝴蝶的想象之外

三万五千亩辽阔

一样的轻盈,一样的飞扬

一样的白

白进头发的白,拼却所有能量

一路奔跑的白,白到悬崖不回头的白,白到

你无法忽视,一曲终了,白进尾音

的纵身一跃

别问前因后果

我是佛前三生三世的叩首

我是轮回,我是人间丰盈的来龙去脉

我是盛夏的后背

我是冬之果实,情到浓处

将小我,石榴般炸开

◆梅

把雪穿进风的针眼

一针一线,你刺绣十三月的极寒

你坐在雪中,雪淹没你一夜

雪封锁你一年

从何时开始?你绣根的耳朵

树杆的骨头,你绣出星辰,将树梢的灰

坠上光感。你何时?绣出的红宝石

嵌满冻土玫瑰色的梦幻

你正在绣的红瓦房,有柔软的小火焰

它照着,蕊中穿旗袍的女子

剪刀之巧,慢慢展开我的惊诧

那镂空的水韵江南

你绣的,是盼山盼水的晶莹

在玻璃的窗框里,斜逸那句老旧的问候

原来你是笑,是雪中的炭火

你是祝福,是万只归鸿在心湖上

翩跹

◆走进三月

走进波光粼粼的香气。阳光在撒欢,不小心

抖落花瓣雨,自额头而起滑至脚背

粉红触地,溅起一地清辉

干涸的身体顿时有了被理解的感动

打开裂缝,任由其泉眼般漫出来,向上生长

蛊惑胸口的冲动

水面有落花,摇晃无辜的清愁

惊雷的远到并不像提醒,倒更像是鼓点

让最后那一点点矜持,甘愿缴械

步步沦陷

侥幸,必经的路上没有漩涡

但过程竟如此雷同,当春天整个陷入

水平面又高出一寸,更多的落花,向东而去

◆濯水雨巷

青石板向晚,淅沥沥

浅吟低唱,飘窗外雨打海棠

雕梁画栋,五里古铜色

谁的往事关不住,断瓦红墙

撑一朵油纸伞的红

吊脚楼左转,入画,入诗,入篇章

远了,雕花的木门,女儿红飘香

近了,水墨江南,杨柳岸少时模样

苗家的银饰,我年轻的嫁妆

薄纱拂面,海誓山盟环佩叮当

悠长悠长的雨巷

我有丁香一样的忧伤

心事只对自己讲

不遇过客,不遇才子阿戴

只遇十八岁的你,一袭中山蓝

怀旧的旅行箱,木叶情歌

吹皱,阿蓬江水

山一程,水一程

多少次,云中锦书,杏帘在望

风一坡,雨一坡

多少次,枕边呢喃,泪湿鸳鸯

今昔何昔,风过处,春花正逝

廊桥外,渡口边,浮云野渡

我的百年濯水,我的天涯归鸿

是否,正载一船相思

在满河灯影里,靠岸

桔灯千盏

◆废弃的戏台

歌舞曼妙的前台

同样有余音缠绕天色的梁瓦,听,昨日的风扬起了

白杨树高亢的领唱

而山茅草和野百合的沉吟,配音恰到好处

哪个年代的事了?你还穿一件旧青衣

点唱凤冠霞帔的戏曲。看台那么拥挤,落叶和小野菊

再腾不出一个座位,给故人。目光打扫过

高处的台阶,能否觅到一块青石板的苍凉

安放过往

被黑夜放逐的人,又被月色招回,多么幸运

剧情变了,观众变了,不要伤悲

不要让泪水沾湿阶前草,那些被尘埃嚼烂的台词

从来没有更改过

你若不懂,自有清风淡月来听

◆抱一场雪取暖

四十八层的楼顶,城市低过群峦

低过忧伤,更高处是骨头屑和白银沬

同样的白,一望无涯的泼洒

从没有过这样受宠若惊的时刻

被尘世热捧于掌心,万物都在奔跑

唯有一粒灰尘的渺小,孤单,被突如其来的爱

裹紧

被辽阔的同心圆拥抱,不断膨胀

天地一瞬间充斥这么多的白银

如果计算,天空的空,至少需要囤积一年

这么多的骨头沫,如果来自于血性,至少需要

积攒一生

哦,如此奢侈的流放,当缘起于

怎样的破碎或欢喜

不敢细想,不敢

越接近答案,越接近美,接近冷与棉花的重逢

「世界诗歌文学」一个相见恨晚最值得您关注的高端精品文学平台!

「世界诗歌文学」一个相见恨晚最值得您关注的高端精品文学平台!

温馨敬告

《世界诗歌文学》为国际化综合性诗歌文学高端平台(含:电子日刊和纸刊年刊)。平台由两家专业传媒公司专门负责公益性推广运作(广州、香港各一家;前者负责大中华区,后者负责大中华区之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

“电子日刊”定位“高端精品”,“纸刊年刊”更是“精中选精”!所有上选纸刊年刊作品全部在日刊发表过的作品中筛选;所有上选纸刊年刊的作品将同时免费翻译成英文版本,以双语版本的形式进行国际化推广!所有上选年刊的作者将免费获得样刊赠送的资格。

本刊有专门基金支持,采用公益性模式运作(仅限原创首发作品:所有打赏全额返赠作者当稿酬)。平台采取国际化运作推广机制和模式,与国际各大高校、图书馆、出版发行文化传媒实体等合作密切,为各实力创作者打造晋级国际一流水准平台的阶梯和舞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