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为上”带来的中国画色彩危机

文/王品康

翻开《十洲髙会》(吴门画派之仇英)画册[(苏州博物馆编,故宫出版社)2015年10月第一版]136页―140页《清明上河图》卷,只觉一片浓重墨气,怀疑编者是否错印成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细看才确认系辽宁省博物馆藏仇英《清明上河图》。过去印象仇英此图为没骨大青绿画法,精工而艳丽。此图原貌见照片(1),《十洲高会》画册140页所载局部见照片(2)。

“水墨为上”带来的中国画色彩危机

图(1)仇英《清明上河图》局部原貌照片

画册色彩失真,一般说来与摄影、数码照相后期制作等技术和管理上的失误有关。《十洲高会》画册的失真,无疑技术管理上都有原因。但笔者认为不能就事论事找根源。博物馆编故宫出版社出版的画册担负着“教导、研究和欣赏” 的功能。过份失真的画册会误导观者,是否也可能误导部分专家、教授呢?

“水墨为上”带来的中国画色彩危机

图(2)《十洲高会》画册第140页仇英《清明上河图》局部照片

与仇英《清明上河图》类同,藏于故宫博物院的北宋王希孟《千里江山图》是中国古代以色彩为主要语言山水画经典之作。《中国美术辞典》称“技法上承张僧繇、杨昇以来青绿没骨山水的表现手法” “大青绿设色,山石不见勾皴墨骨” (《中国绘画史图录》徐邦达著,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1年11月第一版)《中国美术辞典》由老一代专家编纂,徐邦达是故宫博物院的专家,有亲眼上手研究机会,说法是可信的。但八十年代以来不少专家、学者对《千里江山图》技法有不同观点:

“水墨为上”带来的中国画色彩危机

《千里江山图》局部

“画山石先用浓淡墨线条勾出轮廓和大概形体,再用柔软园润的长短线条加皴等,然后再用淡墨加赭石或者花青渲染,……” (陈传席著《中国山水画史》江苏美术出版社)

“水墨为上”带来的中国画色彩危机

《千里江山图》局部

“由于此卷……山石在画面中占有极大面积,因此……1、勾勒法:先以较淡墨色勾勒山石的结构和轮廓,並在重要部位或阳面复勾浓墨……2、皴染:在山石结构的阴面以淡墨加皴,……紧要处以淡墨染出结构……” 何加林著(《〈千里江山图〉历代山水画技法解析》西冷出版社)

“水墨为上”带来的中国画色彩危机

《千里江山图》局部

“山石以墨筆略施勾皴,再着青绿重色,使之神彩焕发。” (张丙金《宋画全集》第一卷第二期224页浙江大学出版社)

此外,各种中国绘画史涉及王希孟《千里江山图》设色方法亦多有“墨底”色之说。概括起来,共同的是“山石先以墨筆勾皴,再以淡墨渲染为底色的青绿山水设色方法。”

“水墨为上”带来的中国画色彩危机

《千里江山图》局部

显然上述专家教授的解析忽视了徐邦达等老一代专家的研究成果。没机会研究原作也不了解没骨青绿山水的设色方法,恐怕主要还是受到色彩失真的印刷品误导。由于技术上的原因,近半世纪《千里江山图》印刷品质量大都较差,眼观似乎墨色浓重,殊不知大不对头。原作上山石的赭色常印成墨色,而褐色墨绿与墨青常印成浓墨。

“水墨为上”带来的中国画色彩危机

王品康临《千里江山图》一角照片之一

山石底层色以赭色、淡褐色勾皴染,树干用褐色(不用墨骨勾皴)

這里有必要简单解析《千里江山图》山石没骨设色方法:前中景山石,着石色前首先用赭色勾皴,渲染用赭及淡褐色,勾勒皴不用墨骨;着石色基本遮盖山石外轮廓,故外轮廓勾线应稍淡。石色完成后,在各别赭、绿、青色山石上相应以赭色或汁绿、花青稍加勾皴,补画原结构之不足。远山用淡墨染出。

“水墨为上”带来的中国画色彩危机

王品康临《千里江山图》一角照片之二

以石青、石绿罩染山石,从上到下多遍罩染

笔者三十多年前开始学习研究没骨青绿山水,曾反复临摹吴湖帆《峒关蒲雪图》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局部。体会是用淡墨画山石底色,也可以画成一幅大青绿《千里江山图》,但比较而言,不可能达到没骨大青绿山水那种明亮洁净和秀丽。墨底的大青绿山水如再用浓墨勾皴染,极易髒和板。学习临摹没骨山水作品最好看原作,一定要找不失真的本子临。

“水墨为上”带来的中国画色彩危机

王品康临《千里江山图》一角照片之三

石色完成后,以花青、淡墨、淡褐色罩染竹树及山石凹面、以四青调淡墨染水面

没骨法青绿山水“是指不用墨笔为骨,直接用彩色描绘物象……用青、绿、朱、赭、白粉等色,堆染出丘壑”,见《中国美术辞典》其色彩观念类同水彩,墨仅作为色彩之一种。這是没骨山水与墨底青绿山水的根本区别。

话说回来,其实写一部美术史有个别差错也难免,受印刷品的误导有错可以改,如果不了解没骨山水技法,也可以不作解读,那还是一部好的美术史。教材错了,也可以改,免得误导学生。但是错误形成主观上的根源值得研究。

“水墨为上”带来的中国画色彩危机

图(3)《艺苑掇英》仇英《清明上河图》局部图

再谈仇英《清明上河图》一九八九年八月《艺苑掇英》也曾刊登局部(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见照片 (3))可见二十七年前印刷品尚能不失原作风貌。而在摄影、印刷技术飞速进步的今天,《十洲商会》册中此图印刷质量反而大不如前。(当然现在能基本保持原作风貌色彩的同类画册不少,尤其是那些拍卖图录。)

问题的症结在于今天大家都 “见怪不怪”对這种古代经典作品“水墨化” 失真的容忍及色彩感觉的麻木。

中国绘画古称“丹青”,五六千年前新石器时代彩陶,就有色彩绚丽的纹饰。汉代帛画色彩瑰丽神奇,淡墨线和朱砂线灵活运用,“为古代(绘画中)没骨的先驱”。(宫建华《工筆重彩人物画研究》文物出版社2010年5月第一版)汉墓壁画就有用勾线填色……,色彩造型或烘染法及“没骨法,即以色彩为主要语言,设色而不加轮廓的处理方法。” (吕子扬《岩彩画教室》辽宁美术出版社)史称南朝张僧繇创没骨山水。唐代壁画色彩更为丰富,金碧山水诞生,唐代为中国古典绘画最熣灿时期。唐以后色彩中国画逐渐衰落,但這一传统并未中断,北宋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为中国古典色彩山水绘画颠峰之作。

纵观五六千年中国绘画史,山水画先有设色画法,后有水墨画法,大部分为色彩绘画史。

近千年来没骨青绿山水传世作品少之又少,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仇英《清明上河图》为千年山水画史上凤毛麟角之瑰宝,代表宋、明色彩绘画传统精华。但今天,他们的印刷品被“水墨化”了,而且没骨青绿山水技法也被“水墨化”解析。並且,连《宋画全集》也给出“墨笔”底山石的误读。今天我们似乎走入了一个没骨法研究误区,似乎带着 “水墨为上”的主观偏见误读色彩中国画,这不能不是中国画色彩上的危机和悲哀。

今年博物馆日,陈履生先生说:“我感觉在博物馆拍照的人都很傻” 但是苏州博物馆编故宫出版社出版的《十洲高会》画册与原作差距這么大,拍照留下原作美好印象,也是部分观众无奈之举。你能说拍照的观众 “都很傻”吗?

当然事情并不十分糟,随着科学的进步,近年来高仿真艺术品已问世,眼前价格昂贵,但对立志追真学习研究者和学生总算有了一线希望。

作者简介:

王品康,1944年生于上海,对五代北宋山水画有独到精深的研究,注重师古人兼师造化,创作出自己风格的山水画。(录浙江省博物馆编《兰亭的故事》)

1962年参加上海市青年宫书法班,师从潘学固、徐伯清先生,绘画师从唐云、方增先、姜德溥等先生。部分作品为人民大会堂及海内外朋友、收藏家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