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日记: 古已有之的抄字典

本文作者“草虫”,欢迎去豆瓣App关注Ta。

尔来有一种风气,伴随着说民国时的教科书好,一边也说民国的国学读本编写的好。可民国时期的这些读本,真的水平很高么?

说一件小事。

前段时长,帮一个出版社看一批民国的稿子。那些稿子是民国时很通行的学生读本,当时影响不小,版权期也过了,出版社想重印出版,要找人核对文字。

分到我手上的那个选本,是一个桐城古文的后学选的唐宋散文。之乎者也、断错句读的序言且不说,注释中总夹杂着一种引用古书的癖好。中间格外引起我注意的,是一处“蜿蜒”下的注解:

蜿蜒,屈曲之状。 李尤阳《德殿赋》“连璧组之烂熳兮,杂虬文之蜿蜒。”

蜿蜒并不难解,难解的是用了这么一个比较生僻的词例,和上下文也没什么关系。腹笥甚窘,我也不记得有什么叫李尤阳的。再去查书,方知是李尤《德阳殿赋》,德阳误乙,加上标点有误,一时才完全卡壳——但这一番查找后,标点错误的来源,也明确指向了《康熙字典》。

豆瓣日记: 古已有之的抄字典

《康熙字典·虫部》

李尤的《德阳殿赋》,原文并没有收在《后汉书》或是《文选》中,所以后人多据《初学记》《太平御览》《艺文类聚》这些类书辑佚。但比较字句,《艺文类聚》《佩文韵府》等书中,前半句作的是“连璧组之润熳兮”;而只有《正字通》、《康熙字典》是写作“连璧组之烂漫兮”的。

想想这两书的前后沿革,也不难想见,民国的这位先生的注本,是径用了《康熙字典》误乙的文献用例,至标点时又误——当然,那时用的是波浪线,也有可能是我不怀好意,把手民之误归咎注者。(推断的原因,是因为书中的标点,也有一些错误,大跌眼镜)

查证完此处出自《康熙字典》后,再去看书中其他的生吞活剥引用古书的例子,仿佛就豁然开朗了。许多浅显易懂的唐宋古文,用诘屈聱牙的汉赋去做注释,不仅汉赋与古文的语境颇觉龃龉,甚至有注释比原文难懂之感。加上《诗·小雅》《书·禹贡》而不写篇名,好几处也能确证确实是用了《康熙字典》的注释。

想想也是,今天的学者抄《汉语大词典》,民国的学者用《康熙字典》,这都是古已有之的惯例了。

反正,永远不能低估《康熙字典》《佩文韵府》《经籍籑诂》这些工具书的影响力。没有几个学者是一个个翻原文的。但只是有的人连带着把例句也抄了,而恰巧那个例句或者出处有误而已。

(全文完)

本文作者“草虫”,目前已发表了12篇原创文字,至今活跃在豆瓣社区。下载豆瓣App搜索用户“草虫”关注T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