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年代》:追忆唐宋绝代风骨

近两年,“中国诗词大会”等节目的热播,“为你读诗”等微信公号的流行,在全民中掀起一股“读诗热”。

2017年9月,一本“探寻中国汉语的人文美感、揭示唐宋之际的时代精神”的新作《诗词年代》由北京日报出版社推出。该书用“长安月、洛阳花、汴梁雪、临安雨”四个部分,以唯美的手法讲述了唐宋时期名士大家的生命传奇,探寻唐宋时期传世名篇的来龙去脉。

《诗词年代》的作者谢青桐是生活在江南一带的文化学者、专栏作家、资深媒体人,曾在美国、澳大利亚担任访问学者。谢青桐于2014年出版文化畅销书《江湖有酒,庙堂有梦》,赢得广泛好评,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官网推荐阅读,并被《南方都市报》评为年度好书。2017年他的《越过重洋越过山》由中信出版集团推出,近百家媒体报道和评荐了这本反映海外华人“去国还乡”主题的海外随笔。

《诗词年代》以广搜史事为蓝本,以精解诗文为佐证,以奇思妙理为笔触,以浓情旷怀为泼墨,试图酣畅淋漓而又明晓畅达地绘制出中华古国历史上22位唐宋诗词名家的生命轨迹和命运蓝图,从大小李杜到欧阳修苏东坡,从醉卧沙场的王翰到樵歌声声的朱敦儒,从放浪市井的柳永到戎马征战的陆游,从西出阳关的王昌龄到客舟听雨的南宋遗民蒋捷。同样是在这个时代,诗人参禅,僧人吟诗,“诗禅合流”成为一道奇特的文化景象。王维、白居易、柳宗元、刘禹锡、黄庭坚、皎然、重显,诗人与禅僧,在身份模糊中达成自觉一致的生命共识。

任凭时光流逝,岁月更替,古典诗词仍以它无限的魅力超越时空。唐宋诗词,是用汉字形成的文本中审美价值最高的一类作品,它把汉语汉字所蕴含的审美潜能发挥到极致。《诗词年代》,以深厚的学术功底和优美的文学叙事,追忆了唐宋精神的绝代风骨成就中国汉语巅峰之美的一个个经典例证。

唐诗宋词,是中国文学发展史上的两座巅峰。一座交汇着现实和浪漫,一座辉映着婉约与豪放。登高而望远,临山而探幽,无限风景,让人目不暇接,也让人叹为观止。唐诗之美,是一种理性的美,沉淀着深邃,积蓄着厚重,凝结着辽远,负载着磅礴,是大漠里的孤烟,是长河里的落日,是客船上难眠的渔火,是山寺里传来的钟声,是海角与天涯的对接,是天长与地久的汇聚,尽管也会有碧落与黄泉的交融。宋词之美,是一种感性的美,飞扬着轻灵,蹁跹着缠绵,氤氲着温柔,笼盖着细腻,是梧桐上的细雨,是小楼上的东风,是明月光下闪过的鹊影,是稻花香里流淌的蛙鸣,是云涛与晓雾的相连,是落红与芳草的呓语,尽管也会有乱石与惊涛的交流。

《诗词年代》深刻而幸福地穿行在中华古老星群的密度和亮度之间,试图带给读者的则是无穷的能量,是美的能量,更是爱的能量。唐诗和宋词的美为何会是截然相对的美?究其深层次原因,无非就是当时的社会气质决定了文学的品味。大唐的傲骨铸就了唐诗的气度,宋朝的柔风吹就了宋词的韵味。理性与感性,言志与抒情,意境与意绪……两种美,既相互对立,又相互补充,相互依存,构成了中国古典有韵文学中最为纯美的二重奏,让人心旷神怡,令人如痴如醉。

唐宋诗词巨细无遗、真切生动地展现了我们祖先的生活情景和生命状态。简洁优美的辞章告诉我们,华夏祖先曾经是怎样生活的,以及他们人生的华彩乐章。诗心就是看到美的时候,能够被触动。一个人只要对美有足够的悟性,有赞赏的冲动,用自然独特的语句表达出来,就一定能升华为美好的诗句。通过押韵、对偶、平仄、音节等艺术手段,创造出韵律、节奏、意象等,烘托出无限美好的意境。通过这本书里的讲述,我们共享着中华祖先的厚重遗产和优雅财富,展示给公众的是:产生这些诗歌和诗人的历史流动性以及文化包容性在哪里?唐诗宋词又是如何通过晓畅的语言沉淀为中国人表达美、品味美的经典样式?

古典诗歌对我们当下的生活也有诸多启发。如今快节奏的生活,很多人下班之后常常通过玩游戏、逛淘宝、刷微信获得存在感和满足感,但这些真能让我们快乐吗?阅读唐诗宋词,仔细想想,古人与自然、与友人那种相亲相交的能力和习惯,反而更加值得今天的人羡慕。

李白说“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这样的生活谁不向往?没事干,我们就喝酒吧,不用多么精致的酒菜,就对着山花足矣,彼此没有心机也不用互相索求,就一杯一杯地喝,你醉了你就走了,明天还想喝,你再带着琴来。这种自在、放松的真情其实是现代人最欠缺的。所以,现代人可能比古代人更需要诗。古人生活中看到的都是诗,桃红柳绿,杏花春雨,而我们看到的是满眼欲望,滚滚红尘。心里若没有诗,就会被无休无止的世俗力量捆绑,内心终日黯淡无光。一个充满诗心诗情的人,才能活出意义和光明,活出自由与舒展。唐宋诗词中蕴含着美好的人际之情、天伦之乐、自然之爱、天人之感。唐宋诗词给人心灵的洗礼,对修身养性也是别具功效,它是一种永远不可低估的富足的精神养分。

(陈煕)

《诗词年代》:追忆唐宋绝代风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