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长青评《昼的紫 夜的白》融合与超越

吴长青评《昼的紫 夜的白》融合与超越

融合与超越——

读西篱长篇小说《昼的紫 夜的白》

作者/吴长青

传统现实主义作品以其深刻的思想性与突出的文学性成为文学的主流,而作为网络传播主体的网络文学则以建构世俗现实关系为核心作为叙事策略,同时以浅显的文字表达,在娱乐大众的同时也填补了普通读者心理的某些缺失。我主张一方面不可将网络文学的商业性和娱乐性作为网络文学的原罪,另一方面也不必将之作为与传统现实主义文学对立的理由。

网络文学与传统现实主义文学在价值核心上虽然泾渭分明,但是两者绝非严格的对立。在文学性与网络性之间是能够形成“焊点”与“交叉”的。这是符合文学艺术的一般规律。

吴长青评《昼的紫 夜的白》融合与超越

托尔斯泰在《艺术论》中有过这样一段精彩的论述:“人家说最优秀的艺术作品不可能被大多数人所理解,只有那些精选的、在理解这些伟大的作品方面受过训练的人才能理解。但如果大多数人不理解,应该对他做解释并传授给他理解作品时必备的知识。实际上,这种知识并不存在,也无法解释清楚作品,连那些自诩理解大多数人所不理解的优秀艺术作品的人们也无法予以解释,而是说,欲求理解作品,必须反复地阅读、欣赏和收听同一作品。但这并不是做解释,而是使大家习惯。人们可以习惯于一切事情,甚至是最恶劣的。正像人们能够习惯于腐臭的食物、伏特加酒、香烟和鸦片一样,人们也可以习惯于拙劣的艺术——事实上原本就是这样的。”

托尔斯泰的观点非常直接点出了人们对于优秀作品或是拙劣作品的接受都在于理解过程的“习惯”。在托尔斯泰看来,艺术存在的理由就是解构理性活动的,把在议论形式下无法理解的东西变得通俗易懂,艺术能够影响人却与其文明程度和所受教育无关。这既是对网络文学作者以激励与鼓舞,同时也给传统现实主义文学作者予以提醒与启示。

优秀的文艺作品应该有受众,传统现实主义可以吸收借鉴优秀网络文学的技巧与写法;网络文学也不止步于通俗易懂,其艺术性、文学性同样是作者应该追求的使命。两者之间取长补短,形成融合与超越是文学艺术未来发展的方向。在这方面目前已经有为数不少的作家和传统文学期刊已经有了这样的实践并形成了自觉的意识。

西篱的《昼的紫 夜的白》是一部关于亲情、成长和社会变迁的个人体验的诗性作品,讲述从1951至2050年的个人记忆和历史真相,以及未来人类命运的可能性。小说通过一个名叫紫音的姑娘带有意识流的思辨方式,穷尽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母亲和爱人,有时在现实中,有时在梦境里,有时在乡村,有时在城市,有时在过去,有时在现在。 “紫”与“白”既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又是梦想与存在的色彩象征。其文学性在于作家在独白式的故事讲述中,舒展开社会历史文化的广阔画面,在由不同历史画面之间不断切换,产生复调的艺术效果。

作品在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出版并在起点中文网连载。严格意义上,这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严肃作品,作者将宏大叙事进行了精心的拆解,形式上以片段的方式吻合网络发布连载的技术特征,但在文学性上也是一种艺术的创造,让技术流程与作者内在的意旨达到了相互映照的艺术效果。特别是以时长的裁剪,将自我与世界,亲人与故旧,历史与现实进行交叉,叙事形式上独立成章,实际上是一种高超的艺术技巧,隐藏了个人对历史集体无意识的批判,同时对当下南方在发展中采取的某些过激的行动造成的过度开发进行了适度的批评。

吴长青评《昼的紫 夜的白》融合与超越

对于这样一部反思+问题小说通过诗化的语言,瑰丽的想象,突破时空的心灵交织对话,其难度远远超过了一般传统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是一部反娱乐、反线性时长叙事、反个人功利价值先期心理设定(所谓的“挖坑”)的通俗作品。其中的“网络性”在于建构起类似于“意识流”的心理沉思。网络翻页的频率与叙事步骤的同一性作为“网络性”是这部作品的最大特点。与此同时,作者对若干历史片段与当下社会碎裂化的存在形成了互文性的比照,仿佛其中有着某种无法逾越的宿命式的关联,以寻找与建构互为编织作为文学性的核心,成为小说叙事的基本动力。

夜与昼的复杂交织正是作者对生命个体无比脆弱的隐喻修辞,在社会宿命的轮回里,人物的命运更加变化无常,卑微而渺小,但这不意味着生命可有可无。恰恰相反,正是有着这些凡俗人生的存在,并在探寻意义的过程中世界的真相才一点点被揭开。人的价值与意义也在这些默无声息的消亡中慢慢建立起永恒。这其中有着作者对自然与宇宙的重新审视与塑造,也有个体生命的不屈与心灵一刻也不愿停息的追寻,两者是永恒流动的参照物。彼此共存,使得美好人性与自然天性得以怀想式的封存与彰显。

当然,这样一部兼容着传统现实主义与网络实验题材的综合作品,在网络读者接受的过程中一定会经受着某种考验,比如读者阅读的思维度,它是需要联系具体的中国当代历史发展进程的;比如人物活动场景的描述以及虽不太久远但也是极为陌生的南方环境,等等。这些都会成为阻碍当下网络阅读与移动阅读受众的一种因素。事实情况远比我们想象的好,而且好得多。这样的结果证明了上文中提到的托尔斯泰的判断是符合逻辑的,一切在于读者的习惯,这也给会我们带来很深刻的启示。

好作品不是没人读,而是我们如何培养读者阅读优秀的高雅作品的习惯。因此,这个培养的过程很重要。是提高全面阅读质量的必经之路。

吴长青评《昼的紫 夜的白》融合与超越

作者吴长青,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新媒体文学委员会秘书长,三江学院副教授。

南国书香节首届“广东最美的书”

吴长青评《昼的紫 夜的白》融合与超越

《昼的紫 夜的白》

西篱 著

长按识别二维码

进入微店购买

这是一部关于女性成长、关于时长、关于寻找的作品。人生在不断的丧失中完成,寻找,是生的使命,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在历史中、在未来。在路上,在寻找,这就是每一个真实的现代人:失落、焦灼,最终,由梦想和岁月,将我们带至宁静……

吴长青评《昼的紫 夜的白》融合与超越

【作者简介】

西篱,本名周西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理事,国家一级作家。获首届金筑文艺奖、第四届中国传记文学优秀作品奖、贵州少数民族影视文学优秀剧本奖、首届“有为杯”报告文学奖等。

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十月》《诗刊》《星星》《诗歌报》(月刊)《钟山》《花城》等刊物发表作品多篇。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东方极限主义或皮鞋尖尖》《夜郎情觞》《造梦女人》《雪袍子》等,散文随笔文集《与人同居的猫》《迷惘的女性》等,诗集《谁在窗外》《西篱香》《西篱短诗选》等,电影剧本《十二重天》《苹果园》《我不是坏小孩》。

吴长青评《昼的紫 夜的白》融合与超越

2017相约好书好时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