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天举旗对低价招标说“不”

09

28

本文作者:解慧

9月14日~15日,为期2天的第5届全国出版物馆配馆建交易会暨2017全国馆配商联盟秋季图采会在湖南长沙举行。本届交易会由中国出版协会主办,中南出版传媒集团、湖南省出版工作者协会、全国馆配商联盟承办,北京人天书店集团为执行单位。全国500余家出版社、200余家文化公司、2000余家图书馆,近3000人参会,展示新书品种20万余种。会上除全国各大出版社的专架外,还设立出版社特装区、大码洋精装书专区、少儿图书专区、电子书专区、图书馆设备专区、湘版图书专区及北京蔚蓝公益基金会公益展区等。

据采书宝实时数据传输系统显示,本届交易会采书码洋为1.4537亿,超过上届。尽管教育部近日将电子资源正式纳入官方统计体系,但从本届数据上看,图书馆对纸质资源的需求依然旺盛。

人天举旗对低价招标说“不”人天举旗对低价招标说“不”

价格并不是馆配唯一的指标

由人天书店主办的全国出版物馆配馆建交易会已成为行业的一大盛会。本届交易会,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副局长邬书林,中国出版协会副秘书长刘丽霞,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周湘,湖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毛良才,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龚曙光,中发协副理事长、中国出版协会常务理事、全国馆配商联盟理事长、北京人天书店集团董事长邹进,北京人天书店集团总经理施春生等与会。邬书林在致辞中表示,由中国出版协会发起的全国出版物馆配馆建交易会,至今已成功举办5届,是集展示、交流、交易、合作、研讨于一体的出版交易盛会。作为信息共享的平台,打通了馆社店资源交互的渠道。

随着各类交易信息平台的建立,高校馆配市场逐渐变得相对成熟和稳定,但馆社店依然受低价招标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所困扰。

日前,被评为世界上最美的18家图书馆之一的篱苑书屋因被爆馆藏中有大量的盗版书而备受争议。而图书馆界却因低价招标,导致一些馆的馆藏建设“惨不忍睹”。

人天书店作为高校图书馆市场的领头羊,其市场开拓也受到价格战的阻碍。低价招标在全国馆配市场蔓延,甚至北京也有波及。据调查,高校图书馆招标折扣正在向公共图书馆、中小学图书馆靠近。

人天书店董事长邹进说,出版社和馆配商以利益为重没错,但如果图书馆一味低价招标,出版社和馆配商也会为了生存而降低产品质量与服务。馆配市场秩序的维护,需要上中下游三方的共同努力。在暂时还不能改变招标规则的前提下,有哪些措施规范市场?一需要统一的书目作为招标标准;二用核心书目评估图书馆馆藏,目前人天已在东北师范大学建立了专门的研究所,用大数据来做核心书目,评估馆藏;三馆配市场的规则需要各方的承诺和遵守,人天组织发起的全国馆配商联盟旨在构建统一开放的资源整合平台,促进各方互利共赢,共同建立公平的市场环境。

低价下,高成本图书“见不到”读者

本届交易会数据显示,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化学工业出版社、人民邮电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电子工业出版社等社采书码洋名列前茅,订购总码洋达1.45亿。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749.6万订购码洋位居首位,其中订购册书达7万册,种数达6000种。

“高定价、低折扣”的问题在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也经常遇到,他们推出的很多高成本学术、科研图书往往“见不到”读者。

近年来,国家对科研投入大幅度提高,一些专业出版社出版了很多学术与专业并重的图书,但低价招标却直接把这些高质高价的图书扼杀在摇篮。另一方面,图书馆也有很多人在质问,为什么学术、科研图书那么贵?

众所周知,学术和专业图书的定价普遍偏高,近年来纸张涨价导致生产成本飙升,让很多出版社感到“压力山大”,据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华强说,他们出版的《纳米科学与技术》一书印张6元一张,国内定价128元,同样内容的英文版则定价198美元,在国外学术书的高定价已经被购买者(包括图书馆、研发机构、学者和专业人士)所接受,一本三四百页的书定价超过200美元很常见。而国内还在低价招标,让出版社没有利润空间。

除了出版成本,人员成本也应计算在内。科学社对于质量问题严格把关,据胡华强介绍,科学社对于图书质量问题实行“一票否决制”,三审三校制度是其根本。成书之后,还专门成立了20个人的质检团队,作质量检查监督。

胡华强说,对于学术和专业书而言,应该根据该书的价值来定价。做好学术出版非短时长内能实现,因其战线长、投入大,成本自然高,国内的图书馆需要慢慢适应。

7.5折以上才能保障质量

高校图书馆不同于公共图书馆,要以学术科研为基础进行馆藏建设。本届交易会,全国2000余家图书馆参加了图采会。其中,尤以科技类、专业化的优质文献资源受高校馆青睐。

近年来,风行的低价招标严重影响了高校馆的馆藏建设,不仅让出版社和馆配商头痛不已,就连大部分高校馆也因此利益受损。

从学术、科研图书板块来看,除个别出版商在合作过程中凭借产品过硬,能顶住折扣压力,保持相对稳定和较高的发货折扣,大多数出版商供货折扣都相对较低。对于高校图书馆而言,即使折扣在7折左右,也非理想状态,但一些地区高校图书馆的折扣甚至低到6折至6.5折左右,使得馆配商和出版社无法继续提供优质图书和服务,只能靠文学等类别七拼八凑。

北京大学图书馆就有自己的一套招标标准,不直接参与招投标,而是根据自己的馆藏需求,平衡出一个不高也不低的折扣,直接与馆配商合作。而在服务方面,一直外包,与馆配商没有后续合作,很大程度上保证了馆藏的质量与自由度。

无独有偶,浙江、吉林省高校图书馆的招投标也大同小异,他们通过高校联合招标,由专家选出10家馆配商,根据各馆情况从中挑选一家或者几家馆配商。也因此,浙江、吉林两省的招标折扣价保持得很不错。

北京交通大学图书馆的负责人则认为,折扣在7折左右,也依然采访不到高品质的图书,只有坚持折扣7.5折,馆配商提供的图书质量才有保障。此外,折扣低相对应的服务也差,服务人员的专业性和流动性不稳定,导致馆藏后期的工作进行的不顺利。

在人天书店2016年各省结算折扣列表中,海南省平均招标折扣最高,北京次之,青海最低,约为6折。像湖北这样的高等教育大省折扣也低至6.8折。值得担忧的是,在今年上半年的综合招标折扣列表里,招投标折扣依然呈现持续下降的趋势。

图书馆招标目的,是选出最好的供应商,保证馆藏资源的品质与服务。如果图书馆只求低价招标,不重馆藏质量,以“利益”为考量的出版社和馆配商也会因此无法提供优质的服务。实际上,高定价低折扣的后果最终还是由图书馆来买单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