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而非的语言》之序言

《似是而非的语言》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

《似是而非的语言》之序言

似是而非的语言

《似是而非的语言》之序言

似是而非的语言

《另一种飞翔》

全雪莲 / 荆门

.

在某一个冬日,当郭坤军揣着盖有“荆门市人民政府残疾人工作委员会”印章的介绍信来找我时,我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直到他拿出厚厚的一摞书稿,我才知道,他是给我布置“作业”来了。是的,作为我市比较优秀的残疾人作家,郭坤军早在2007年就出版了诗集《迟到的春天》,并获得中国大众文学学会2006-2008年度大众文学奖.百花优秀奖。迄今时隔近十年,他又有了沉甸甸的收获,那就是这本诗集《似是而非的语言》。郭坤军明确地说明来意,他想请我帮忙作序。

我一时有些懵圈。依稀记得还是在十年前,我在某报社主持编务工作时,他拿着诗集《迟到的春天》去过我办公室。那时我的第三本书刚出来不久,我们俩就有关出版方面的话题闲聊了一会,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他强调说他的书是单书号。后来又一次遇见他是什么时候有点模糊,他告诉我成立了一个文学网站,希望我能为他的网站写点稿子什么的。我答应了,可因为公务繁忙一直没有兑现。再后来我们完全没有任何联系。严格说来,我与他甚至都还不算很熟悉,为什么他那么笃定我会答应他呢?

这些年来,熟识我的朋友,差不多都知道我的原则,逢讲课和作序我是断不会应的。之前在报社,因为主管宣传业务,常有单位请我去给通讯员培训辅导,我都是毫不犹豫地拒绝。哪怕一家国企的相关负责人专门找到我的朋友,让她辗转带信给我说希望我能给个面子;还有一公司分管党务工作的领导,也直言不讳地跟我说报酬不菲。就在2015年至2016年间,我曾就读过的一所高校,负责新闻评论研究的一位教授也几次跟我提说,请我去跟他的学生讲文学课。我都一一婉拒了。印象中,似乎只有一次是应妇联之邀,我参加了“优秀女性进高校”的公益活动,在本地某高校与大学生们做交流。拒绝讲课,这固然是我才疏学浅底气不足的原因,但更多还是我内敛低调的性格使然。我从不认为我有什么才华能为别人讲课,我也不认为我有什么资格能给别人作序。

我心里很清楚,我更没有资格来谈诗。尽管早年我也曾写过几首歪诗,侥幸有人记得说那是情诗,现在偶尔兴起也还能鼓捣一二,但对于诗歌我是毫无研究毫无建树。为一个诗人的诗集写序,这不是自损羽毛自折形象吗?我还没那么愚蠢,也不愿授人以柄,徒增诗家对我的嘲笑,人不可以无知无畏到这种地步啊。

郭坤军没有在意我的态度,他坚持着他的想法,很固执。我不得不郑重起来。

“为了倡导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弘扬人道主义和关爱残疾人文化事业,请各单位和领导作为扶残助残行动予以帮助。”这是介绍信中的话,我起初觉得似乎也应该响应,这是一个文艺工作者的担当,但在看了他的部分诗稿后,同时作为一个文学写作者,我改变了看法。很显然,郭坤军的诗歌已达到了一定的艺术水准,我们应该倡导的,恐怕不仅仅是他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还有他面对创作孜孜以求的努力态度。

我开始翻阅这部《似是而非的语言》诗稿。首先发现诗集里分标题是按季节命名编排的,其四辑依次是“躁动的初春”;“暴虐的仲夏”;“困惑的深秋”;“含蓄的隆冬”,一下让人感受到四季的轮回,也嗅到了生命每一个阶段的味道。接着开始读诗,难忘故土的《坚守》《等候》《春天去家乡看看》;回首往日峥嵘岁月的《漳河》;饱醮真情的《姐姐,放下该有多好》《春天,一个女孩的故事》;对世事无奈的《混在一起》;《栗子树》中似是而非的爱情,含蓄而明丽。还有也是写姐姐的《失意的稻田》,读得让人有些许的心疼,我猜想是不是诗人对母爱有所缺失,所以才对姐姐有所期待。

诗人是敏感的,敏感的人更易孤独,《应约》中去赴一场置身事外的饭局,相信是很多人身处热闹却体验孤独的共同经验。《爱的原因》《重组》中不乏对婚姻与爱情、婚姻与家庭的思考。也许是诗人独特的生命个体,使他疲于在现实里奔命,所以更多时候他选择了网络作为一种与外界交流的通道,诗集中有许多关于网络的诗篇,比如《盗刷》中涉及到的网络诈骗,与网恋有关的《感受爱的片刻》,还有《群红包》等都在触摸着时代脉搏……;整部诗稿240多首诗,大抵不过涉及亲情、爱情、友情,还有国家、民族、家园,端的是贴近生活、关注现实,坚持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方向和“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创作道路,可谓诗人目之所及,皆为诗文。

荆门的山水风物不会知道,郭坤军每天面对它们,是怎样深情地写下了一系列的作品。

诗集的开篇即是《放风筝》,诗里的那个小孩,我宁愿看作是诗人的自喻。我尤其喜欢最后一段:小孩迎风奔跑的样子/是攀登高峰的模式,迎风而上/可不知顺风借力的方法,一味使劲/难以体会顺势而为的轻松。还有《江湖之远》中诗人是这样描写燕子的:几只清瘦的身影/低垂地穿过大门/从屋檐下/飞入细雨中,乌黑的尾巴/贴近天空/翅膀拨开朦胧的云雾,柳枝/感受微风吹拂/喧闹如斯/一些不知名的野花/悄悄探起头。/四月春天,浓郁的花香/湮没在雨中,风里……

我注意到,郭坤军的诗歌文本中会经常出现“翅膀“‘’”的字样,《折翅的天鹅》《蝴蝶与花》《蝴蝶的宿命》,等等。他似乎对一切长有翅膀的东西心生艳羡。《折翅的天鹅》中,那个摔伤了脊柱和颈骨的女子,虽然如天鹅折翅但依然自强不息网上创业。诗中郭坤军对她充满了由衷的赞美与祝福。我总感觉这其中有诗人的信念,郭坤军一定是想到了自己的身体,觉得残疾使他有如鸟儿折翅,难以高飞。殊不知,他正以诗人的身份,在乘着思想的翅膀翱翔。

刚刚落幕的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中主持人董卿在面对断臂女孩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完整,只不过有些是看得见的残缺,有些是看不见的,用乐观、坚强、勇敢追求一颗完整的心灵和完整的精神世界,是值得钦佩的。我要说的是:渴望飞翔的人注定会寻找到翅膀–我们怎能否认,郭坤军这部《似是而非的语言》不是另一种飞翔哩。

《似是而非的语言》之序言

全雪莲

2017年2月

《似是而非的语言》之序言

作者照片

作者简介:全雪莲,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北省优秀中青年文艺人才、首届百名湖北文学人才,荆门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在《人民日报》《美文精粹》《青年时代》《小说界》《长江文艺》《福建文学》《小说月刊》《中国故事》《芳草》《黄河文学》等报刊发表散文、小说逾百万字,获“榕树下”全国网络原创文学奖、“孙犁散文奖” 及本地政府最高奖“象山文艺奖”“五个一工程奖”等,部分作品收入初高中生读物和年度文学选本。《湖北日报》《湖北作家》等报刊曾专文推介其创作情况。出版有中篇小说集《玉玲珑》、散文集《俗世徘徊》、杂文集《“第四种权力”的责任感》等著作多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